鲁班文学
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

废物三小姐:帝尊,请自重楚陌九帝承季龙炎小说免费阅读

《废物三小姐:帝尊,请自重》是以楚陌九帝承季龙炎为男女主角的小说。主要讲述了:管事心下一喜,急忙说到:“如果战公子能长期为本行提供好的丹药,本行只收取十分之二的利润,战公子也将得到我龙炎拍卖行赠送的金卡。”龙炎拍卖行的金卡在整个北虬大陆都是千金难求的,据说就算是皇室的人没有达到…

废物三小姐:帝尊,请自重楚陌九帝承季龙炎小说免费阅读

《废物三小姐:帝尊,请自重》精彩章节试读

第10章

管事心下一喜,急忙说到:“如果战公子能长期为本行提供好的丹药,本行只收取十分之二的利润,战公子也将得到我龙炎拍卖行赠送的金卡。”

龙炎拍卖行的金卡在整个北虬大陆都是千金难求的,据说就算是皇室的人没有达到拍卖行的要求也只有银卡。

龙炎拍卖行的银卡也只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其他的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但若是金卡,则可以提前得到自己的拍品预计价格的百分之三十,这也正合楚陌九的心意。

她来龙炎拍卖行本就是为了钱,如今可以提前预支一点,她也不必再等到每日拿到钱才去买东西了。

当即楚陌九就答应了下来,并拿到了金卡和三万金币。

管事本来还想邀她谈事,但楚陌九表示自己还有其他事要做,待晚上拍卖开始的时候再过来,管事只能亲自将三人送到了门口。

手里握着三万金币,楚陌九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一夜暴富的感觉简直是爽到爆!

有了钱,楚陌九自然要好好准备去暗黑森林的事情了。

除了一些日常用品,楚陌九还特意多带了几套衣服,反正玉界大,她也不怕装不下。

除此之外,她还给银笙和张妈添置了不少东西,甚至还给她们买了一些丹药,林林总总花了近一万金币。

暗五看着她这花钱的速度都忍不住一惊,那可是金币啊!不是铜币!但见她毫不犹豫的就拿出四级晋升丹,暗五也没说什么。

一来他只是一个暗卫,没有身份去管别的事情,二来以他对自家爷的了解,这些丹药绝不是王爷给的。

虽然不知道楚家三小姐怎么会有这些丹药,但毕竟是人家的东西,他没有权利过问。

楚陌九不知道自己在暗五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丝神秘感,她现在最想要的还是一件趁手的兵器,准确的说是想要打造兵器的材料。

前世她擅长近身搏斗,匕首和毒就是她最大的武器。

若是远程攻击,她也会使用银针,前世她可是玩儿得一手漂亮的银针,有不少人都是死在她的银针下的。

但她现在想定制一种银针后面有线的,否则就像前世那样,事后还要去取回银针,很麻烦不说,还很浪费时间和精力。

北虬大陆有炼丹师自然也有炼器师,分普通炼器师、宗师、大宗师、幻圣、幻神,也是有初、中、高、巅峰四个时期。

炼器师跟炼丹师一样,都是十分罕见的存在,只是比起炼丹师,炼器师修炼更加不易。

楚陌九本想找个炼器师为自己打造一套银针的,但奈何没有合适的材料,简直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这么逛了一圈,天也渐渐黑了下来,银笙的易容丹药效也要过去了。

楚陌九给了她一颗新的,便往龙炎拍卖行走去了,一路上还在继续找材料。

其实她也说不清自己是想要什么样的材料,只是看了这么多也没有一样能让她满意的。

去龙炎拍卖行之前,楚陌九还在暗五的带领下去了一趟万草阁。

万草阁是帝重寒手下的铺子,只是没人知道这是他的而已。

作为青炎国最大的药材铺,万草阁有无数分行,都城里的自然是主店。

楚陌九让人把所有的药材都买了一份,有些特殊的还多买了一份,身上的金币也花得差不多了。

楚陌九还发现这青炎国都城非常热闹,有些人看上去似乎并不是本地人,但她也没多想。

这么逛下来,当三人走到龙炎拍卖行的时候,里面已经有很多人了。

楚陌九自然不需要跟这些人挤在一起,直接在小厮的带领下上了三楼。

龙炎拍卖行的二楼都是持有银卡的贵宾,三楼才是金卡贵宾。

不过三楼却有一间最好的雅间是从来没人进去过的,据说那是给持有黑卡的贵宾准备的。

持有黑卡的贵宾可以在每次拍卖之前就先行看到拍品,遇到想要的可以通过龙炎拍卖行直接跟卖主商量定价。

但放眼整个北虬大陆,据说只有一张黑卡,那个人就是一帝二殿三族中的一帝——帝尊。

没人知道帝尊是什么来历,世人只知道他就是北虬大陆的神,实力深不可测,无论走到哪儿都是座上宾。

只是帝尊行迹神秘,从来没人知道他的踪迹,也从来没人知道他长什么样子。

只是传言他终年戴着一张银白色的面具,总是一身白袍,神圣不可侵犯。

楚陌九对那个帝尊的了解并不多,因为那个人太过神秘,楚陌九觉得他们之间根本不会有什么交集,所以也没在意。

楚陌九三人大大方方的走上三楼,一时间竟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青炎国里能拿出龙炎拍卖行金卡的人都是人尽皆知的大人物,可如今这个看上去格外羸弱的小公子很是眼生,难道是其他地方来的?

楚陌九根本不知道这些人的猜测,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在意。

落座之后,茶水点心自然就有人奉上,还给了一份今日拍卖的名单。

楚陌九看了一下,上面的东西虽然都很珍贵,但并没有她想要的。

其中也有跟四级丹药一样珍贵的东西,但比起能在关键时刻救人性命的晋升丹还是差了一截。

楚陌九倚在窗口看着楼下热闹的竞拍,此刻二楼、三楼一片寂静,都是底下大厅的人在竞拍。

楼上的设计很不错,能清楚的看到楼下所有的情况,楼下却看不到楼上。

渐渐的,楼下的叫声小了,二楼便陆续有人开始竞拍。

就在楚陌九百无聊赖的时候,楼下的司仪小姐却开始竞拍起了一把剑。

那把剑看上去不错,不过那一看就是女子用的剑,起拍价是两万金币。

楚陌九并不是对那把剑感兴趣,而是在对第一个出价的人感兴趣。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刚才那个声音应该是帝承季的吧!

他一个太子爷,刚跟未婚妻解除婚约,现在却来这儿竞拍一把女子用的剑。

楚陌九嘴角忽然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若是她没有猜错,帝承季是想把这把剑送给楚雨烟吧!

既然如此,她怎么可能让他这么舒服呢?

不过楚陌九并不着急,虽然帝承季第一个叫价,但这个大陆并不是绝对的皇权至上,有中意这把剑的自然就会开口。

一阵叫卖之后,帝承季一口八万之后,整个楼里便没有声音。

“八万金币第一次!”

“八万金币第二次!”

“八万金币第……”

“八万零一金币!”就在司仪要落锤的时候,楚陌九刻意压低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那司仪显然也愣了一下,不过到底是经验老道,很快就回过神来:“八万零一金币第一次!”

“八万三千!”帝承季的声音带着一丝冷意。

“八万三千零一金币。”楚陌九再度慢悠悠的开了口。

帝承季不死心:“九万!”

“九万零一金币。”

这下子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楚陌九那个窗口,若刚才还还有人觉得是巧合,现在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他那是故意膈应帝承季的。

一时间,所有人都在纷纷猜测他是什么身份,不仅拥有龙炎拍卖行的金卡,还敢跟帝承季杠上。

那把剑虽好,但八万金币已经算高了,现在却被抬到了九万去。

帝承季也黑了脸上,目光冰冷的看着楼上的窗口:“不知本太子可是有哪里得罪了这位公子了?”

楚陌九抿唇:“太子殿下说笑了,你我未曾谋面,自然谈不上什么得罪不得罪的。”

接着,她又说了一句膈应死人的话:“但本公子就是喜欢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一时间,整个楼里都是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就连有着多年经验的司仪也愣了,管事自然急忙跑了出来。

楚陌九并不在意,当初他帝承季和楚雨烟不就是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她的痛苦之上吗?她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帝承季眼底闪过一丝杀意,但他还是维持着自己的形象:“严掌柜,龙炎拍卖行对待闹事者是如何处理的?”

管事一愣:“这……”

“本公子规规矩矩在这儿竞拍,何时闹事了?”楚陌九忽然开口,“龙炎拍卖行的规矩,价高者得!严掌柜,本公子可以违反?”

闻言,管事连忙陪笑:“战公子说笑了,我龙炎拍卖行一直奉行价高者得,战公子自然没有违反规矩。”

这位大爷可是他今天好不容易结交的,没想到居然会跟太子殿下有仇。

不过他也不会在意,只要没在他龙炎拍卖行捣乱,无论这两人有什么矛盾都与他没有关系。

龙炎拍卖行的背景可是三族中的柳家,就算帝承季是太子他们也不怕。

管事都这么说了,帝承季自然也不可能再纠缠下去:“本太子出十万金币!”

此话一出,大厅里面瞬间就沸腾了。八万金币都绰绰有余的剑居然被抬到了十万,这太子殿下是不是太冲动了?

帝承季心里却不这么想,他自然看得出这男子对自己的敌意,所以才故意这么说的。只要那人再出价,他立马就收手。

但事与愿违,就在帝承季等着对方钻进他的套子时,人家却轻飘飘的来了一句:“既然太子殿下如此喜爱这把剑,本公子也就不夺人所好了。”

“噗嗤——”不知道是忽然笑了一声,帝承季黑着脸低头,只见大厅里的人虽然没有笑出来,但都在那儿抖着肩膀。

管事也是个聪明的,使了个眼色,那司仪连忙开口:“十万金币第一次……十万金币第二次……十万金币第三次!成交!”

本来每拍掉一件物品她作为司仪都要说一声恭喜的,但现在这话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笑话!她现在真要是说句恭喜,还不得被太子殿下的眼刀子扎死!

即使如此,当下人捧着宝剑送去雅间的时候,帝承季差点没拿着那剑砍了那下人。

好在他身边的人拦住了他,毕竟这里是柳家的地盘,他就算是太子也惹不起。

柳家的人虽然多是隐世修行,但其底蕴却是深不可测,在三族当中排名适中,就是皇族也轻易不会招惹。

让帝承季吃了这么大的亏,楚陌九心里别提多舒服了,连看接下来的几场拍卖都没那么无聊了。

十万金币对帝承季这个太子爷来说并不算太多,但用来买这样一把剑却着实贵了些。

那把剑现在就是卡在帝承季喉咙里的一根刺,想要扔掉就是随手扔掉了十万金币,心里自然舍不得。

但要是送给了楚雨烟,只怕外界都是他一掷千金为红颜的故事。要知道,有时候一掷千金为红颜可不一定都是好事。

后面的几场拍卖楚陌九都没有开口,帝承季倒是花十五万金币拍下了一颗六级魔兽的兽核。

值得一提的是,在帝承季叫价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楚陌九的窗子,期待着下一场好戏。

但楚陌九却丝毫没有开口的意思,帝承季心里也不由松了口气。

楚陌九才不傻,有了第一次帝承季肯定有戒心,何况她现在还不打算真的跟帝承季叫板,偶尔膈应一下就行了。

不过看到那颗六级魔兽的兽核,楚陌九才忽然想起当初被她拖回楚家的那只疾风狼。

当初她遇到那只疾风狼的时候就已经是重伤了,所以楚雨烟才会靠着出其不意杀死了那只六级魔兽。

她醒来这短短几天里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所以也就忘了那回事儿了。

这次突然想起来,她自然就问起了银笙,毕竟这丫头比起她要更了解外面的事情一些。

但银笙的脸色却有些奇怪,这让楚陌九不由有些好奇了。

当初她刚醒过来的时候,银笙就一直避免跟她说起外界的事情,开始她并不在意这些,所以才没多问。

见她忽然问起,银笙沉默了一下,终还是说了出来。

小姐现在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虽然她不知道张妈那天说的小姐回来了是什么意思,但她相信小姐。

“那疾风狼的兽核被大小姐拿去了,说是疗伤用的。”说到这个,银笙心里就窝了一口气。

原来当初楚陌九凭着一口气走回来的时候,在都城的城门口就被楚雨烟看到了。

当时因为人多,楚雨烟已经没有机会下手了,便心生一计。

1 2 3
继续阅读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