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文学
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

废物三小姐:帝尊,请自重楚陌九楚雨烟银笙小说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废物三小姐:帝尊,请自重》是由网文作者落水三千所著,主角是楚陌九楚雨烟银笙。主要讲述了:“你是谁?”不知道为什么,楚陌九总感觉这女子莫名的熟悉。“我就是楚陌九。”女子答到,似乎想起什么,又补充道:“你占用的是我的身体,你要帮我报仇,帮我找到我的父母。”楚陌九蹙眉,知道眼前这女子就是原主了…

废物三小姐:帝尊,请自重楚陌九楚雨烟银笙小说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废物三小姐:帝尊,请自重》精彩章节试读

第3章

“你是谁?”不知道为什么,楚陌九总感觉这女子莫名的熟悉。

“我就是楚陌九。”女子答到,似乎想起什么,又补充道:“你占用的是我的身体,你要帮我报仇,帮我找到我的父母。”

楚陌九蹙眉,知道眼前这女子就是原主了,但她并不想参与其中。

“我不想参与那些勾心斗角的事情。”她的计划是在楚云修回来后,接机带着银笙离开楚家,天大地大任我逍遥。

女子轻声一笑:“你我本是一体,你逃不掉的,我的责任就是你的责任。”

闻言,楚陌九目光一闪,什么叫“你我本身一体”?

“这就是你原本的样貌吗?”为何与她前世竟是一模一样的。

女子点点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或许当你打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就会知道了。”

楚陌九不明白她这是什么意思,正要开口,她却忽然从床上醒了过来。

好真实的梦!不对,或许那根本就并不是梦!

楚陌九揉了揉脑袋,她总感觉原主身上藏着许多秘密,而这些秘密都将变成大麻烦。

楚陌九甩了甩脑袋,似乎想把那些麻烦都甩掉。从破烂的窗口看了看屋外,天马上就要亮了。

她当即就翻身起床,还去把银笙给叫醒,想一起继续昨天的训练,银笙却提醒她还有宴会的事儿。

这事儿楚陌九倒没忘,只是请帖上不是说午时开始吗,现在急什么?

对此,银笙苦笑着:“赏花宴虽是从午时开始,但小姐你需要好好准备一下。”参加皇室的宴会,哪个大家小姐不是需要精心准备的?

楚陌九倒是乐了:“你觉得你家小姐有什么需要准备的吗?”

银笙一愣,眼眸瞬间就暗淡了下来。是啊!她家小姐什么都没有,昨日难得有件体面的衣裳还因为有毒而烧了。

楚陌九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她倒不在意这么,拍了拍银笙的肩膀:“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银笙张了张嘴,却没有反驳她的话,只是眼底的担忧依然没有消散。

楚陌九也没多解释,一边拉着银笙训练,心里又在想其他的事情。

楚家她肯定是不会长久待下去的,她和银笙都得生活,看来她要在外面试试看有什么商路了。

午时的宴会,巳时便有人来通知楚陌九出门了。

来人只是将话带到,也不管楚陌九有没有听到,转身就离开了,似乎这院子有什么脏东西一般,脚下速度极快。

楚陌九也没在意,只是让银笙打来一盆水,将头发全都打湿了。

在银笙的一脸震惊下,楚陌九一脸委屈:“你家小姐要进宫太高兴了,一不小心掉池塘了怎么办?”

银笙倒也聪明,微愣之后就回过神来了,咧嘴一笑:“奴……我自然是要带小姐回院子收拾一番,换套衣服,所以去晚了些。”

这样不仅不用担心楚雨烟会问为什么不穿她送的那件衣裳,还可以让那些人等着小姐一个人,让她们都吃吃瘪。

只是银笙到底还是有些担心,原本她还不知道为什么皇后这场赏花宴要邀请小姐,毕竟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但她昨晚听到府里那些下人的传言之后,饶是再愚钝的人也知道皇后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小姐她那么喜欢太子殿下,真的没事儿吗?

银笙发现,自从小姐醒后整个人都变了,虽然在大小姐面前依然表现得自卑懦弱,可私底下她发现小姐更加开朗活泼,也更聪明了。

这样的变化自然是好事,只是对太子殿下的感情这事儿……

看银笙的表情楚陌九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了,她觉得有必要跟这丫头说清楚。

“银笙,我从鬼门关里走了一遭,早就不再是以前的那个楚陌九了!”她不屑说到,“这宴会是什么意思我相信你也清楚,但我并不在乎。”

“本小姐现在就想要自由,谁稀罕那太子妃谁就拿去便是了。”这么说着的时候,楚陌九眼底一片清明。

银笙久久的望着她的眼睛,一时间竟愣了神。

小姐的眼睛,好漂亮……

虽然不知道这一番说辞银笙能信多少,但楚陌九并不在意,以后有的是机会让银笙相信她的话。

因此,两人就这么心安理得的在院子里呆着了,顺带还洗了个澡。

巳时三刻,楚雨烟身边的丫环翠儿怒气冲冲的跑来这破院子里找人了。

银笙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低眉顺眼的对翠儿说:“小姐因为太高兴了,在去的路上不小心掉进了池塘,现在正在梳洗。”

闻言,翠儿眼底嘲讽更甚,面上却聪明的没有表现得太明显:“让三小姐快点儿,大小姐还在门口等着呢!”

虽然表现得态度恭敬,但翠儿那不屑一顾的目光却很是明显。

银笙的眼底瞬间闪过一抹冷光,但被她很快掩饰过去,进屋去复命了。

翠儿匆匆赶到门口,将银笙的话夸大其词的说了出来。虽然称述的事情一样,但翠儿的话将楚陌九描述得更加废物了。

得此消息,楚雨烟也是不由嘲讽,但脸上却掩饰得很好,柔声说到:“无妨,那我们就再等等三妹吧。”

此话一出,她身旁另外一个衣着华丽的女子却是不屑一笑:“大姐你就是太善良了!那废物连走个路都要掉池塘里,怎么配得上太子殿下!”

“五妹,休要胡说!”楚雨烟神色一正,一副训斥的模样,但眼底却是划过一丝笑意。

这女子是楚家的庶女,排行第五,叫楚小小是个没脑子的。

平日里她就是楚雨烟拿来当枪使,专门去欺负原主的。也正是如此,楚雨烟才会在众多的庶女中带她参加今天的宴会。

“本来就是嘛!”楚小小一脸不甘,“明明大姐你与太子殿下才是天作之合,那个废物算什么东西!”

这话不仅是楚小小这么想,几乎整个青炎国的人都是这么认为的。

楚雨烟掩饰住眼底的得意,笑容颇为苦涩:“这都是命……好了,五妹,以后这样的话还是别再说了,毕竟这是先皇赐的婚。”

楚小小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却被楚雨烟一个眼神给止住了。

有些话多说多错,少说几句更是让人遐想,此刻那些下人们同情惋惜的神色不就证明了这一点吗?

这个时候,楚陌九和银笙终于带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姗姗来迟。

楚陌九的头发只是用一根白色的发带简单绑着,身上的衣服勉强看得过去,比起银笙身上洗得发白的衣服已经算不错了。

“大姐,对不起……”论演技她楚陌九还从未输过,前世为了任务她不知道扮演了多少角色,一个懦弱自卑的样子还不在话下。

楚小小正要开口讽刺两句,楚雨烟却先她一步开口:“没事儿,快上车吧,时间不早了。”

从楚家到皇宫需要近半个时辰的路程,她现在只希望宴会早点儿到了,可没心情在这儿跟这个废物耗下去。

一共有两辆马车,楚小小自然不愿意跟楚陌九挤一起,便跟着楚雨烟走了。

许是想到一会儿宴会要发生的事情,楚雨烟也难得心情好,自然接受了她。

楚陌九和银笙坐一辆马车。许是为了脸面,这马车虽不及楚雨烟的豪华,但也说得过去。

其实说起来,楚陌九也算是楚家的嫡女,穿成这样进宫着实不妥。

但楚陌九的“美名”在青炎国人尽皆知,就算她在楚家待遇不好,只要没在明面上说,自然也没有人会在意。

马车一路摇摇晃晃,在楚陌九就要睡着的时候终于停了下来。

因为楚陌九的故意拖延,楚家的人到的时候已经快要午时了,宫门口也没什么人了。正是如此,楚陌九倒是避免了被人嘲讽一番。

以前楚家三小姐只要是出门就会遭到嘲讽,原主也因此不爱出门,越发自卑起来。

在银笙的搀扶下下了马车,却见楚雨烟早已经在一旁等着了,楚小小脸上还满是不屑。

“三妹,走吧!”楚雨烟脸上尽是温柔的笑,似乎是在特地等她。

楚陌九并不想跟她过多纠缠,低垂着脑袋一言不发的站在她身边。

楚雨烟温和一笑,正要再开口,宫门口却再次迎来了一辆更加奢华的马车。

马车一片黝黑,连拉车的马和点缀的珠宝都是黑色的,看上去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

楚陌九原本对这些并没有兴趣,却发现周围的人都盯着那马车看,就连楚雨烟眼底也带着一丝期盼。

楚陌九不禁抬眸看去,只见一只骨骼分明的手掀开了车帘,一个一身黑衣的身影从里面走出。

那是一个五官精致的男子,一双星目充满寒光,比女子好好看三分的容貌带着丝丝刚毅,在他脸上却丝毫没有违和感。

四皇子帝重寒,人如其名,冷酷无情,关于他的名号就连原主那种足不出户的人都知道。

传言这四皇子帝重寒七岁时,因母妃御前失态,其实是与侍卫私通,被关尼姑庵,至今没有放出,他也因此失去了皇上的宠爱。

但帝重寒天赋极高,如今不过二十便是青阶八级,这在整个青炎国,甚至是在整个北虬大陆上都算得上是高手行列了。

但传言他不近女色,皇上曾下旨给他赐婚,他却在成亲当日禁闭大门,命人严守府邸,连皇上亲自来了都不开门,还派人送上了一纸休书。

新娘恼羞当场撞墙,自杀未遂,请旨退婚,皇上只得答应,并收了他的兵权。

此事不了了之,但所有人都觉得这不过是皇上忌惮帝重寒战功赫赫、手握重兵,使计收回兵权而已。

甚至为了安抚帝重寒,皇上将还是皇子的他册封为王爷,称号陵越王。

传言陵越王不近女色,王府内没有一个女的。

传言曾有大胆女子拉过陵越王衣袖,却被陵越王当场砍去手臂,连衣服也烧了。

传言陵越王冷血无情,自母妃被关押之后,十几年未曾去见过一次。

传言……

关于帝重寒的恐怖传言有很多,但这依然不能阻止他成为青炎国万千少女的梦中情人,其中楚小小就是他的爱慕者之一。

帝重寒的目光往这边扫了一眼,很快就转了回去,直接抬脚就进了皇宫。

“大姐,刚才……刚才王爷是不是在看……看我?”楚小小一脸像是中了大奖的表情,激动的抓着楚雨烟的手。

对此就连楚陌九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她却肯定帝重寒那一眼看的不是楚小小,而是她。

楚雨烟倒是个能忍的,把自己的手抽出来之后,依旧是笑得满脸温和:“快走吧,一会儿迟到了可不好。”

闻言,楚小小连忙率先进了宫门,那样子似乎真的是怕迟到一般,但有心人都知道,她不过是想追前面的那个人罢了。

因恰好是午时的宴会,皇后便决定先让众人用了午膳再开始赏花宴。

楚陌九几人到的时候皇后还没到,午膳自然也还没开始,大厅里却已经有很多人了。

楚陌九带着银笙在一个角落坐下,并不想参与到这群人当中来,楚雨烟自然也不会带着她。

大厅里似乎其乐融融,楚陌九倒像是个局外人一般,只是她心里还有一个疑问。

这个赏花宴邀请的不仅仅是未出阁的小姐,还有一些家族的夫人,但为何楚雨烟的娘却没来?

如果这个赏花宴真是为楚雨烟准备的,楚夫人定然是不会缺席的才对。

楚陌九心里有预感,今天这场鸿门宴等待着她的不仅仅是退婚这么简单。

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只要这些人不找死,随便她们怎么闹腾就是。

但楚陌九偏偏没想到,这些人还真是喜欢找死的那种。

虽然午膳还未开始,但大厅里已经摆上了一些糕点,楚陌九早上也没吃东西,又训练了那么久,也早就饿了,自然不会客气。

虽然这宫里不比外面,规矩多,但她仍然悄悄给银笙塞了几块糕点。这丫头昨晚可是吃得比她还少。

主仆两人在角落里乐滋滋的偷吃着东西,但麻烦这东西有时候就是喜欢自己找上门来。

两人正吃着,翠儿便跑了过来,说是太子殿下有事找她,让她去一趟。

看着翠儿眼底闪过的那一抹光亮,楚陌九便知这其中怕是有问题。

但她现在还在伪装自己,并不能拒绝,便决定让银笙留下,自己独自去看看。

毕竟她虽然暂时没有完全恢复前世的伸手,但要想出其不意的逃脱并不困难,若是带上银笙反而不方便。

于是乎,楚陌九便跟着翠儿离开了大厅,去见那个所谓的“太子殿下”。

1 2 3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