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文学
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

已完结小说《六位哥哥护航,我是农家小锦鲤》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六位哥哥护航,我是农家小锦鲤是作者风中的叶子所著,主角是苏老头苏老太太。主要讲述了:“娘,依我看,不若给小姑穿土裤子吧?”赵春花提议。所谓“土裤子”,就是用棉布缝一个屁股肥大的小裤子,然后在里面装上干净的细沙子。细沙子都是先在锅里炒热,再晾到温度适宜了,才装入小裤子里面。小孩子的小屁…

已完结小说《六位哥哥护航,我是农家小锦鲤》全文免费阅读

《六位哥哥护航,我是农家小锦鲤》精彩章节试读

第12章

“娘,依我看,不若给小姑穿土裤子吧?”赵春花提议。

所谓“土裤子”,就是用棉布缝一个屁股肥大的小裤子,然后在里面装上干净的细沙子。

细沙子都是先在锅里炒热,再晾到温度适宜了,才装入小裤子里面。

小孩子的小屁股,正好放在温暖的细沙上。

这样一来,无论是拉了尿了,都好打理。

穷人家没有那么多布来做尿片,这种土裤子既省事儿,又省尿布。

特别是冬天,但凡是几个月大的小孩子,都穿土裤子。

沙子炒的热热的,也算是高温消毒了。

不但如此,小孩子冬天穿土裤子睡觉,还可以保暖。

苏老太太听了大儿媳的建议,沉吟了一下,道:“也行,你让老大去河边,背点儿干净的沙子回来。”

“行,我这就去。”

赵春花答应一声,风风火火的出去了。

但凡是牵涉到小姑子的事情,赵春花都特别的上心。

小糖宝当然不知道什么是土裤子,但是当她穿上之后,就明白了。

心里不由的感叹劳动人民的智慧。

咱也算是穿上原始版的纸尿裤了。

**

吃吃睡睡的日子过的特别快。

一眨眼,小糖宝就快满月了。

“赶明儿,要不……不办满月宴了?”

苏老头坐在炕头上,一脸愁容。

虽然前些日子卖鱼,换了一些米面粮油的回来,可是办酒席总得有肉吧?

总不能桌子上只摆青菜。

那也显得太寒酸了。

“不办就不办吧,咱自己的闺女,自己宝贝着就行。”苏老太太道。

虽然心里有遗憾,觉得对不起小闺女,但是也清楚自家的情况。

苏老头看到苏老太太答应了,心里反倒是更不得劲儿了。

一低头,看到炕上的小闺女,眨着如同琉璃珠似的大眼睛,看着他这个当爹的,苏老头就更觉得亏心了。

闺女的满月宴他都不给办,太对不起闺女了!

苏老头本能的去抄烟袋锅子,一抄没抄到,这才想起自己已经戒烟了。

“我出去转悠转悠。”苏老头下炕穿鞋,背着手就出去了。

苏老太太看着苏老头的背影,知道自家老头子心里不得劲儿,也没有在意。

苏老头溜溜达达的,不知不觉就到了山脚下。

“窸窸窣窣……”

不远处的草丛中,一阵响动。

苏老头连忙看过去。

一只灰毛兔子跳了出来。

苏老头眼睛一亮。

弯腰抄起地上的一块石头,扬手向着兔子砸了过去。

兔子慌不择路,一脑袋撞到了前面的大树上——不动了。

苏老头这辈子第一次见识到了,守株待兔的典故。

正待过去捡兔子,不远处再次传来了响动。

“窸窸窣窣……”

“咕咯咯……”

两三只兔子飞快的冲了过来,后面还扑腾着几只野鸡。

用鸡飞兔跳来形容现在的场景,最为合适不过了。

苏老头的眼睛瞪圆了。

这都是肉呀!

然而,再往后一看,瞳孔猛地一缩。

野猪!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兔子和野鸡奔逃了。

原来,后面有野猪。

苏老头回身就跑。

这么壮实的野猪,撞上他怕是能直接要了他的命。

苏老头可没有自信能空手对战野猪。

野猪也发现了苏老头,可能是觉得苏老头块头大,好欺负,直接就向着苏老头冲了过来。

苏老头知道自己跑不过野猪。

一咬牙,看准前面一棵两人合抱粗的大树,直直的就撞了过去。

他当然不会往树上撞。

他是看到兔子撞树受到了启发。

千钧一发之际,苏老头猛地往旁边一闪。

然后——

“砰!”的一声巨响。

大树一阵剧烈的晃动。

野猪肥硕的身子,歪倒在地。

苏老头不敢含糊,搬起地上的一块大石头,对着野猪的脑袋就砸了下去。

一直把野猪砸的彻底没气了,苏老头才扔掉石头。

腿一软,跌坐在地。

冷汗已经把他的衣服,都浸湿了。

苏老头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随即,巨大的惊喜袭上心头。

闺女的满月宴,有肉了!

**

苏老头猎了一只大野猪的消息,如同一阵风般,迅速的在大柳树村传开了。

老苏家再次荣登大柳树村,娱乐八卦的榜首。

大柳树村沸腾了。

不管是羡慕的,嫉妒的,眼红的,还是真心恭贺的,都跑到老苏家来看野猪。

“老苏头,厉害呀,这么大的野猪,你是怎么猎到的?”王老爷子一脸惊叹的问道。

“也没啥子,运气好。”苏老头低调谦虚,哈哈一笑,“野猪自己撞树上了,我就是捡了个漏。”

王老爷子:“……”

“显摆!你就显摆吧!”

王老爷子说完,气呼呼的磕了磕烟袋锅子。

不得不说,苏老头一句话,真是拉足了仇恨。

若说是费尽千辛万苦,冒着生命危险,猎了一头几百斤重的大野猪,别人羡慕之余,也就是心里偷着酸酸。

可是苏老头这样说,这不是明摆着让人心里不平衡吗?

怎么自家就捡不到这么大的漏呢?

苏老太太抱着小糖宝,坐在炕上,听到院子里的对话,不由的摇头失笑。

自家老头子这是表面低调,内心膨胀呀。

小糖宝眨巴着眼睛,心里暗搓搓的想,原来老爹是个这样的老爹。

1 2 3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