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文学
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

招揽贤才后,暴君稳坐大唐江山小说,招揽贤才后,暴君稳坐大唐江山全文在线阅读

如果你喜欢看小说,一定不要错过吹口哨的熊的一本书《招揽贤才后,暴君稳坐大唐江山》,主角是杨辰林幕江瀚。主要讲述了:太和殿。文武百官肃然伫立,鎏金龙柱,气势恢宏。龙椅之上,杨辰神清气爽,威严落座。伴随着曹公公尖锐的一声。“有事启奏,无事退朝!”杨辰才觉得,自己不是做梦,自己真的是皇帝啦!望着脚下的文武百官,杨辰只觉…

招揽贤才后,暴君稳坐大唐江山小说,招揽贤才后,暴君稳坐大唐江山全文在线阅读

《招揽贤才后,暴君稳坐大唐江山》精彩章节试读

第3章

太和殿。

文武百官肃然伫立,鎏金龙柱,气势恢宏。

龙椅之上,杨辰神清气爽,威严落座。

伴随着曹公公尖锐的一声。

“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杨辰才觉得,自己不是做梦,自己真的是皇帝啦!

望着脚下的文武百官,杨辰只觉得豪情万丈!

这时,一身穿紫色朝服的五旬老者,上前一步。

此人正是兵部尚书,赵无极。

赵无极躬身,朗声道。

“臣有事启奏!”

“吐蕃国近月余,屡次犯我大唐边境。”

“而三日前,吐蕃在丛海关,屯兵八万,事态紧急,请陛下定夺!”

“吐蕃这等小国,也敢犯我大唐边境?出兵!”

杨辰一听,怒道。

在他的记忆里,在这个世界。

吐蕃只是一个边陲小国,国土面积不足大唐十分之一。

就这也敢来犯大唐?

“不可!陛下!这仗一打,少说也要百万两白银用作军饷。”

“现如今国库空虚,实在拿不出这么多银子啊!”

这时一个肥头大耳的老者,站出说道,正是户部尚书刘龚。

杨辰一听,有些恼怒,不悦道。

“我大唐,百万军饷都拿不出?你在诓朕?”

他可记得,大唐国土辽阔,物产丰富,极其富饶。

一年税收就有数千万两白银之数,怎么可能百万军饷都拿不出?

“老臣不敢?”

“这……实在是,今年工程繁多,所耗甚巨,如今国库只余七十万两白银可用!”

刘龚拱手说道,低垂的三角眼闪过一丝不屑。

真是昏庸无能之辈,连自己的银子去哪了都不知,这种人也配做皇帝?呵呵……

“什么工程?花那么多?把国库都花空啦?”杨辰眉毛一挑,质问道。

“陛下,今年,在红拂山造海,又修建云霄帝宫,这工程……”刘龚低声道。

刘龚这么一说,杨辰还真想起来了。

原主人那个混蛋,确实先是,要在山中造海,而后又要在,万丈悬崖上,修建宫殿。

不过红拂山造海,是因为林贵妃要赏山中海景。

悬崖建殿,是因为林贵妃要在云霄之上观云海。

他喵的,这个林贵妃,就是一个祸害啊!还是江贵妃好,温柔又贤惠。

念及至此,杨辰大手一挥。

“停工!都停工!把银子用作军饷!”

一听杨辰之言。

殿下大臣们都面面相觑,这皇帝陛下,怎么转性了。

一个月之前,户部侍郎付舍己,谏言,暂缓修建云霄帝宫,把银子用来赈灾。

可是被打了二十大板,罚了一年俸禄呢。

就在这时,一年过五旬,刀条脸,鹰钩鼻的老者,站出来,朗声道。

“陛下!”

“这两处工程已是完成十之八九。”

“就是停工,这对于百万军饷来说,也是杯水车薪啊!”

“臣有一策。”

“可解丛海关之危。

此人正是当朝尚书令林幕!

当今朝堂,林幕可谓是一手遮天。

林幕一开口,众臣无人敢反驳。

“嗯?此话怎讲?”

杨辰眉头一挑,打量着林幕,眼中一道锋芒划过。

一看这货就是个二五仔,不是个好东西!

把他那个狐狸精女儿,送皇帝身边,都把国库掏空了!

杨辰发问,林幕不慌不忙,侃侃而谈。

“丛海十八镇人口不多。”

“有史以来,多受外族侵扰,甚是贫瘠。”

“不如割让给吐蕃,以此议和,不仅避免劳民伤财,也可体现我大国气度!”

林幕话音刚落。

户部尚书刘龚,兵部尚书赵天极,以及十数名大臣,全部躬身齐声道。

“林大人所言极是,臣等附议!”

杨辰闻言,太阳穴直跳,大声呵斥。

“放屁!”

“此等小国来犯,就割地议和?”

“笑话?你们是狗脑袋吗?”

杨辰这一句粗口爆的,让林幕一怔。

满朝文武也都惊掉了下巴。

平日里,皇帝对林幕是言听计从,今日怎么反应这么大。

“陛下息怒!臣话还没说完……”

林幕脸色阴沉,强忍着怒气,躬身道。

割地这只是,林幕计划的一部分,他还有下文,只是没想到,杨辰一反常态,给他一顿臭骂。

“那就快说!”杨辰不悦道。

林幕继续说道。

“在割地之前,我朝应派出精锐之师,以雷霆之势,击溃敌军。”

“但我朝军饷不足,不宜久战。”

“此时挟胜者之势,我朝割地,吐蕃献宝,双方议和。”

“即可彰显我朝大国之气度,也可解国库燃眉之急!”

林幕言罢,赵无极直接上前一步,附和道。

“此策可行啊,陛下!”

“那也得先打!打赢了再说!哪位将军愿往?”

杨辰没有答应割地的事,直接点起将来。

赵无极赶紧接上话。

“臣觉得,段罡将军可以胜任!”

“对,段将军,智勇双全,确实是最佳人选啊!”

这时,刘龚也附和道。

杨辰看着,一唱一和的林幕、刘龚、赵无极三人。

心里恶心的不行,这三老货一看,就是穿一条裤子的。

那段罡是林幕的外甥,现任京师右大营统领,掌管着三万精兵。

这要是派他去,还得增兵,这是又要军功,又夺兵权啊!

杨辰没有理会,赵无极和刘龚。

而是扫视一众武官。

“除了段将军,可还有人能往?”

此言一出。

太和殿内,落针可闻,无人应答。

这很明显,林幕给自家人铺的路,谁敢截胡。

再说皇帝宠信林家,说不得,之前辱骂林幕,是做戏呢。

看着满朝文武,竟然无一人敢站出说话。

杨辰心中又是恼怒又是叹息。

仲太师若在,定会站出反驳林幕一派。

只是老太师年事已高,昨日一跪数个时辰,今日便卧床不起了。

没了仲晨带头,朝中再无人,敢与林幕争锋。

“江瀚!你可愿往?”

正在杨辰焦急之时,他的视线落在了,一个三十出头的将军身上,开口问道。

只见那人身长八尺,身姿挺拔,大刀眉,豹环眼。

一身铁血气概,英武非凡。

一看便知,是久经沙场之人,此将正是江贵妃的叔父,金吾卫都统江瀚。

“啊?臣愿往!”

江瀚闻言,一愣,他没想到,这昏君竟要重用自己。

今日之局,江瀚已经看明白了。

林幕要夺的,就是自己的兵权,他本不报希望。

没想到,杨辰竟然点了自己,可能是这昏君,也发现了林家权势太大了吧。

江瀚对杨辰可没什么好感,江家世代忠良,江家先祖更是大唐的开国元勋。

可到了他这一代,昏君独宠林家。

朝中忠臣皆被打压,自己的侄女,江清彦入宫,也不得宠,而且时常被杨辰毒打。

“好!那就由江将军前往退敌!”杨辰朗声道。

林幕此时脸色阴沉,仿佛要滴出水来。

向赵无极使了个眼色。

赵无极意会,激动道。

“不可,陛下,臣有事启奏!”

“东海十二郡边境,这是江将军的管辖军区啊!”

“近半月以来,马匪猖獗,四处烧杀抢掠。”

“而江将军毫无建树,臣认为,江将军不能担此大任!”

“臣等附议!”

林幕一派的朝臣,接上赵无极所言,齐齐躬身道。

“一派胡言!那马匪,本将早已荡平,哪来的烧杀抢掠?”

江瀚一听这话,怒不可遏,怒斥道。

“早已荡平?那昨日,夜袭十镇的马匪,是怎么回事?”

“不信?你可以去查啊!”赵无极不屑道。

“不可能?有这等事?本将怎么不知?”江瀚怒道。

赵无极冷哼一声,又是进谏道。

“陛下!臣进谏。”

“辖区内发生此等大事,身为统领竟浑然不知,应治江瀚玩忽职守之罪!”

杨辰眼中寒芒闪动,看着赵无极说道。

“这罪名严重了,今日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择日再议!”

这群混蛋,这是非要把江瀚拉下马啊!

今日这早朝,杨辰算是见识了。

尚书令,户部尚书,兵部尚书,沆瀣一气。

这局面,就是要夺江瀚兵权啊!

林幕一见,杨辰不愿治江瀚的罪。

想起昨夜,宫中眼线传信,杨辰宠幸了江贵妃。

心道:小皇帝看这样子,是被吹了枕边风。

林幕心中冷笑,给刘龚使了个眼色。

刘龚会意,赶紧出来进谏。

“臣建议,册封段罡为骠骑大将军。

“帅三万禁军,三万金吾卫,与十万丛海关将士汇合,定能击退敌军!”

“臣,定不辱圣命!”

刘龚话音一落。

一黑甲青年,单膝跪地朗声道。

此人正是右大营统领段罡。

有着林幕这颗大树庇护。

段罡年仅二十,便统领京师右大营。

官拜三品,正是年轻气盛,志得意满之时。

林幕派系朝臣紧接着,跪下一片。

“臣等附议!册封段罡将军为骠骑大将军!”

“……”

杨辰看着脚下跪下一片的大臣,气的三尸神暴跳!

这是逼我册封啊!

到底谁是皇帝啊?

“朕意已决!江瀚上前听封!”

杨辰龙袍一摆,喝道。

“陛下!不可,这……”

林幕坐不住了,出言阻止,今日本是计划夺江瀚兵权,这要反过来了,那还得了?

“闭嘴!”

“你是皇帝,还是我是皇帝?”

杨辰一拍龙椅,愤然而起,怒斥道。

“怎么?”

“你想当皇帝吗?”

杨辰龙颜大怒。

太和殿,一瞬间安静了下来。

1 2 3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