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文学
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

《玄幻:别人修仙我渡鬼》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苏墨小说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玄幻:别人修仙我渡鬼》,作者是油子吟,主角是苏墨。主要讲述了:凉夜袭人,落雨惊魂。苏墨握着强弩的手微微发抖,手中黑色的强弩也在漆黑的夜里也显得格外的冰寒。它就是……苏墨的依仗。它在前世有一个名字……特种单兵作战强弩。苏墨没见过前世的强弩,只是凭借…

《玄幻:别人修仙我渡鬼》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苏墨小说

《玄幻:别人修仙我渡鬼》精彩章节试读

第19章

凉夜袭人,落雨惊魂。

苏墨握着强弩的手微微发抖,手中黑色的强弩也在漆黑的夜里也显得格外的冰寒。

它就是……苏墨的依仗。

它在前世有一个名字……特种单兵作战强弩。

苏墨没见过前世的强弩,只是凭借着基础机械结构的认知画的结构图。

对于一个前世之人而言,这并不难。

这个世界特有的玄铁和玄兽筋,玄兽筋和玄铁是仙材,两相结合自然是一柄恐怖的仙兵。

非筑基拉不开此弓,可运用了一些构造之后。

这弩成了世间唯一一把,凡人只需要花费一些时间就能拉开的仙兵!

它,如同一只黑夜中的恶鬼,悄无声息中,杀死了为首的黑袍人。而这个世界的仙修并不像前世小说中的那样,筑基便可翻江倒海!这世界的练气和筑基也只不过是比普通人强上一些罢了……结丹才能御空飞行,筑基的飞行也只不过是暂时的脱离地面,算不得结丹那种御空飞行。

和尚和道士见到这峰回路转的一幕,面面相觑。

苏墨看着跪在地上,垂着首,生机逝去的黑袍人,神色恍惚。

他比和尚和道士来的要早,在黑夜之中远远的躲在另一侧院墙外的树杈之上。

他看着一群黑袍人送来十几个凡人入了院子,看着十几个凡人意图逃跑,看着这十几个凡人如同畜生一般被屠杀。

他目呲尽裂,却毫无办法。若无和尚和道士,他便也只是看看罢了,然后离开!他有自己的牵挂!

他只是一个凡人,手握一把区区强弩又能如何面对十几个修炼的人?

可他等来了和尚和道士,并且入院中……

等和尚和道士杀尽其他人,只留下了一个筑基。

他知道,这是他的唯一一次出手的机会,且只有一次,要么仅剩的这个筑基死,要么他趁着筑基被要顾及道士和和尚无瑕顾及自己时跑路。

抉择之中,他还是在黑暗之中举弩上弦……

和尚收回了金钵,和道士对视了一眼。走到苏墨跟前,抱拳对着苏墨行了一礼:“多谢这位小哥出手相救。”

刚才苏墨和黑袍人的对话他们都听到了。

他居然是一个凡人?

他竟然能凭着凡人之力杀筑基强者?

二人看向苏墨手中的黑色强弩。

是这把强弩的原因吗?这又是什么神仙兵器……

苏墨缓缓起身,把手中的强弩往后背一挂,对着两人回了一礼:“无需谢我,你们做的正是我想做的事情。而我一个人根本做不了什么……”

苏墨看到了两个人之前的举动,也看出了两人对自己并没有恶意。

道士看着苏墨欲言又止。

和尚奇怪的看着道士的反应。

“你真是凡人?”道士还是问道。

苏墨点了点头,没什么好遮掩的,修仙之人肯定也能看得出来。

道士问道:“小哥怎么称呼?”

“姓苏名墨,字景言。”

“我叫牧德,这个死秃驴叫智玄。”牧德介绍道。

智玄和尚听了牧德的介绍,瞬间不爽了起来。

“我看你骨骼惊奇,定是修炼奇才。要不你来我们道门吧,我让师尊收你做弟子!”道士笑嘻嘻的说出了目的。

和尚听了一愣,看着道士露出了不敢置信的样子。

“这么无耻的话,你是怎么说出口的?”和尚说道,“这位小兄弟一看就是佛缘深厚之人,要也是去我们禅院啊!”

“去你们禅院吃草吗?天天一点肉都没有。”道士嗤笑。

和尚暴怒:“那也比去你们道门天天骗人好吧!”

“你话说清楚,怎么就天天骗人了。我们都是讲道理的人……”

这两个人的话像是苏墨前世学校里的好友一般打闹,熟悉的感觉让苏墨的心有些舒缓了一些。

苏墨打断了他们:“多谢两位的抬爱,可我是一个读书人。不会去道门或者出家!”

读书人啊……和尚道士双双叹了口气,他们的宗门也没有读书人,也不知道怎么给读书人悟道,只能作罢。

“小兄弟为何会来到这里?”和尚问道。

苏墨眼睑低垂,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回来,为什么会出手。

按说,只是死了一个跟他毫不相关的路人。

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只是来看看……

又是看什么呢?

还不是害怕……同为凡人,今天可以是他们,明天就可以是自己。

“来找一个答案!”苏墨说。

“什么答案?”和尚问道。

苏墨转身,看向一旁的房子。

房子里亮着暗淡的烛光,门开着。风雨飘摇,吹进屋内,烛光摇摆不定……

“现实与小说之间的差距!书中……修仙之人不会无端对凡人下杀手!”

那一支羽箭,就那么穿透那个妇人的胸膛,杀死了两个人!

这修仙世界,真的没有强者对弱者的保护规则吗……

一阵阴风吹来,三人忽感寒毛竖起。

“我们撤吧,先离开这里再说。我总觉得这里有些邪乎。”和尚提议。

道士赞同的点了点头。

苏墨摇了摇头,一身黑衣,踏着雨水向屋子走去,开口说道。

“你们先走吧!既然此地仙修已经死完了,我想进去看看。”

苏墨要去房子里看看,那里血气滔天,他想知道那妇人让自己看的到底是什么……

和尚道士对视一眼,一咬牙,跟了上去。

苏墨一个凡人都敢去,他们好歹也是筑基……可不能让人看扁了。

屋内烛光暗淡,几盏微弱的烛光在风中摇曳,除了血腥气息浓郁,好像并没有什么其他特别的东西。

苏墨从背后摘下强弩,拉动杠杆上弦,又从箭袋装上了一支无羽箭到强弩之上,小心戒备着。

墨黑的强弩配上幽黑的无羽箭,凌厉的气息散开,和尚和道士看了有些牙疼……那可是能杀筑基的凶器啊。

三人在屋内环视,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忽然,又是一阵阴风吹过。

苏墨忽然感到有一种奇异的感觉……

道士和尚二人瞬间寒毛炸起。

智玄和尚哆哆嗦嗦的开口道:“阿弥陀佛,贫僧总是有一种不祥的感觉。”

“无量……他个天尊,贫道也感觉有些不对劲。”牧德道士也说。

两人看向苏墨,却发现苏墨像是有所发现一般,眼神直勾勾地盯着一面墙。

两人全身皆备的靠过去,问道:“小兄弟,你有什么发现吗?”

不知为何,苏墨明明是一个凡人,可他们二人却不自觉的忽略了这一点。

潜意识中,苏墨是和他们一样的修炼者一般的存在。

这时,苏墨感觉到了一种非常诡异的东西。

他听到一种声音!

一种像哭,又像笑的声音。

这个声音如同就在苏墨的耳旁呢喃。

“你们有没有感觉,这里除了我们之外,还有一个人?”苏墨问道。

和尚道士闻言,立刻感觉头皮发麻!

“不会……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和尚紧紧的握着法杖,有些忌讳的说道。

1 2 3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