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文学
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

嫁给首富继承人后,她一日三作免费阅读,嫁给首富继承人后,她一日三作全文在线阅读

热门新书《嫁给首富继承人后,她一日三作》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花惊鹊的又一力作,主角是穆乐乐晏习帛阿华。主要讲述了:穆乐乐尴尬的回忆刚才,明明想起自己刚才脱口而出的称呼,却死不承认。“我没喊。”典典:“穆妈妈教坏小孩子。”穆乐乐幼稚的吵架,“我也是小孩子。”典典激动的拿着奥特曼要消灭穆乐乐,怎料,大魔鬼穆乐乐反手直…

嫁给首富继承人后,她一日三作免费阅读,嫁给首富继承人后,她一日三作全文在线阅读

《嫁给首富继承人后,她一日三作》精彩章节试读

第9章

穆乐乐尴尬的回忆刚才,明明想起自己刚才脱口而出的称呼,却死不承认。“我没喊。”

典典:“穆妈妈教坏小孩子。”

穆乐乐幼稚的吵架,“我也是小孩子。”

典典激动的拿着奥特曼要消灭穆乐乐,怎料,大魔鬼穆乐乐反手直接抢走小孩儿的玩具。

医院走廊,顿时响起小孩儿的哭声,典典急的跳脚,“穆妈妈抢奥特曼,那是我的。”

见穆乐乐无动于衷,典典哭着小手抓着晏习帛的大手,委屈告状,“爸爸,穆妈妈抢奥特曼,坏大人。”

晏习帛听孩子哭声扰的医院不安静,故而喊穆乐乐,“乐乐,把奥特曼还给他,别让他再哭。”

穆乐乐不屑的撇脸,她双手背后,行动表明自己的决定,“我不,他还要代表奥特曼消灭我呢,我才不给他这个机会。”

晏习帛看了眼幼稚的还没长大女孩儿,低笑。

典典哭声更大了。

晏习帛只好安慰道:“这个奥特曼让乐乐玩儿,男孩子要让着女孩子,我回家再给你买个新的。”

“爸爸,穆妈妈不是女孩子,她都是大人了。”典典委屈。

晏习帛:“不对,乐乐永远是女孩子。”

抢孩子玩具的“大魔鬼”淡淡瞟了眼说这句话的男人,暗暗翻了个白眼:嘁,别以为她不知道,晏习帛故意说好听话让自己听,就是为了讨好自己,替他照顾小孩。

“你再哭,信不信,我让你奥特曼缺胳膊少腿?”穆乐乐严厉,典典立马闭嘴,睫毛上挂着泪珠,可怜巴巴怂怂糯糯的坐在凳子上,视线却一直盯着穆乐乐手中的奥特曼。

穆乐乐行为自由,且拥有小屁孩们最羡慕的手机!她故意打开奥特曼的电视剧追了起来。

听到熟悉的主题曲,典典有点坐不住了。

接着,穆乐乐仰着高傲的小脸,说了句典典此刻最爱听的话,“想和我一起看的就过来。”

话音刚落,典典立马迈着小腿跑过去,双手撑在一边的椅子上,踮着脚尖,扭头看穆乐乐的手机屏幕。

不多久,晏习帛也起身,去到穆乐乐身边,替她拿着手机,为两人举着屏幕让两人追剧。

典典想坐在穆乐乐的腿上,结果直接被晏习帛抱了过去,“乐乐的两条小细腿腿,别被你压折了。”

穆乐乐看了眼晏习帛的腿,又看了眼她的腿。不服气的从他怀中抢走典典,“看不起谁呢?”

晏总:“……”他活该心疼人!

两个小时后,许珞被推出手术室,“晏总,手术很成功。”

门口等候的三人脸上都浮现出笑容,穆乐乐腿麻的看着小豆芽的典典,也松了一口气的笑了,“看来这小屁孩也有救了。”

晏习帛的目光,落在穆乐乐的身上,淡笑。

只有典典,兴奋的围在母亲的病床四周,开心不已。

见到她无碍,穆乐乐拿着自己的小洋包,一走一晃哒的要走。

她也不知道为啥突然有点开心,开心了,当然要去商场横扫一番啊。

当刚走了两步时,穆乐乐突然愣住,她忽然想起,自己没钱!

听听,说出去让不让人笑话,她堂堂首富的亲孙女,竟然没钱!

晏习帛坐在病房床尾的沙发上,高跷腿,手在腿上慢慢敲打,嘴角微扬淡笑。

“爸爸,你在笑什么?”

“一会儿你穆妈妈就要进来和爸爸吵架了。”

话音刚落,病房门“啪”的一下被打开,典典吓了一跳。

穆乐乐直接将包甩在那个斯文清隽的男人怀中,“晏习帛,你准备封我卡到什么时候?”

晏习帛拿起妻子的小挎包,起身,走到她面前,俯视着矮她一截的妻子,“是爷爷封的,想解封去找爷爷。看在你这几日听话的份儿上,想花钱也可以,至于买什么,必须我同意。”

“晏习帛,别我给你几天好脸色你就蹬鼻子上脸。”

典典怕怕的去了许珞身边,“爸爸猜对了。”

后来,还是虚弱的许珞阻止了二人的争吵。

晏习帛拉着穆乐乐的手腕,结果被穆乐乐生气甩开,他扫了眼穆乐乐,继而道:“我们先离开,你安心养伤。”

被拉出医院后,穆乐乐从晏习帛的手中夺走自己的包,然后故意和自己的异性好友打了个电话,“阿华,来医院接我。”

冬日阳光明亮中带着丝丝寒意,一如晏习帛眼中的冰冷。“阿华是谁?”

穆乐乐斜睨了眼身边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的男人,脸撇过去,“你不解封我卡,有的是人愿意给我钱。”

穆乐乐小时候最喜欢穿西装的男人,后来因为晏习帛总是西装革履,面子上总是淡然,仿佛永远都是运筹帷幄的样子,让她对穿正装的男人开始讨厌——特别是晏习帛!

也因为穆乐乐,晏习帛在L市名媛圈子,豪贵公子的圈子里没有一个朋友。

晏习帛打开了车门,又关上,他双手插入口袋,“我倒要看看,谁敢在我眼皮子底下劫走我老婆。”

“嘁。”穆乐乐不掩饰的翻了个白眼,“别喊我老婆,少恶心我。”

不一会儿,一辆法拉利停在了医院门口,从车上下来了一个染着一头红发的年轻男人,“大小姐,你怎么突然来医院了,你车呢……晏,晏总?”阿华下车,本以为是简单的接个穆小千金,结果看到了她身边站着的男人,吓得结巴。

晏习帛身姿挺拔,修长身材高高的站在那里。常居高位,掌权整个穆氏风云,眉宇间皆是冷厉。“华盛药业的小少爷,你要接我老婆去哪里?”穆乐乐的朋友,晏习帛都认识。

穆乐乐走到车旁,准备打开副驾驶坐进去。

结果,副驾驶的门被阿华给堵住了。“阿华让开,让我进去,你怕什么晏习帛啊。”

阿华之前就被晏习帛收拾过,对他家企业施压,害的他老子拿过皮带抽他,命令他远离穆乐乐。

这次被抓到现行了,“晏总,那个,我,我我不接乐乐,我就是遛弯,对不起,我走了。”

说完,阿华准备立马逃走,穆乐乐抓着他,“欸!你能不能有点骨气,怕什么晏习帛?”

阿华看了眼冷傲的晏总,“纵观历史,有骨气的人都难逃一死。我想活着, 求你成全。”

说完,车子立马跑了,医院门口还能听到跑车的轰鸣声。

1 2 3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