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文学
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

已完结小说《寒门医圣》在线全文阅读

经典小说寒门医圣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咖啡伴酒是个网文大神,主角是咖啡伴酒。主要讲述了:华胥国,林城。刚刚下过一场阵雨,炎热却并没有减少一分。重新出现的太阳,吞吐着烈焰,直射地面,连一丝风都没有。长街两侧,插笋一般矗立着一栋栋高楼大厦。玻璃墙上反射出耀目的强光,令人目眩神迷。从长街的尽头…

已完结小说《寒门医圣》在线全文阅读

《寒门医圣》精彩章节试读

第1章

华胥国,林城。

刚刚下过一场阵雨,炎热却并没有减少一分。重新出现的太阳,吞吐着烈焰,直射地面,连一丝风都没有。长街两侧,插笋一般矗立着一栋栋高楼大厦。玻璃墙上反射出耀目的强光,令人目眩神迷。

从长街的尽头,缓缓走来一名少年。

一根淡赭色的竹竿上挑着一个小小的包袱,穿一身早已过时,土到掉渣的旧衣裳。遍布灰尘的凉鞋,系扣掉了,随意用根带子绑着。手中攥着一张纸条,纸条上是毛笔写就的一个地址。

他已经不记得是看了多少遍这张纸条,而纸条上的地址却依旧找不着。将纸条叠好收起,深深叹了口气,四处打量这座钢筋水泥的丛林。

冷不防,脚下人行道上铺就的方砖松动,被他这脚踩下去,立即溅起一蓬污水!

少年身形一晃,轻飘飘向旁边跃开,而迎面走来的时髦女子却没有这么好的身手,被污水扎扎实实溅了一身。

穿着热裤架着一副太阳镜的时髦女子一声尖叫,污水顺着白皙的小腿往下滑。

“你特么的走路不带眼睛啊,溅老娘这一身脏水!”时髦女子怒道。

“对不起,我走神了。”少年轻声道歉,从口袋里掏出一方皱巴巴的手巾,蹲下来,想去帮时髦女子擦去腿上被溅落的污水。

时髦女子见他掏出来的手巾又黄又旧,还带着一股浓郁的中药味,脏兮兮的就往自己小腿上擦去,尖利的声音再度响起:“滚开!乡巴佬!拿开你的脏手!别碰我!”

她往后一退,正好又踩在一块活动的方砖上,污水再度四处飞溅!

“大姐,这水太脏,不擦干净,对皮肤不好。再说,你是过敏体质,容易起疹子。”少年轻声答道。

“你叫谁大姐呢?滚开!乡巴佬!”薄薄的两片红唇,不耐烦的吐出一句话。从随身挎着的手包内拿出一张纸巾,拭去双腿上的污水。

少年修长眉毛微微一皱:“你眉头已开,双腿微分,分明已是早经人事的少妇,还有妇人之疾。不叫你大姐,难道还要叫你小姐?”

“你神经病啊!你叫谁小姐呢?你们全家都是小姐!”时髦少妇将刚刚擦完污水的纸巾,揉成一团就朝少年的脸上扔来。

少年侧身避让开那团满是污水的纸巾,淡淡地道:“人中歪斜,上有横纹,身患妇人隐疾。”

光洁的鼻翼稍微一皱:“刺鼻的香水味掩盖不了蛇床子、艾叶、独活、苍术、薄荷、黄柏、黄芩、苦参、地肤子、茵陈的味道。嗯,是了,是洁尔阴洗液的味道。”

“你找死!”时髦女子又羞又怒,飞起一脚就朝少年踢去。

少年轻描淡写侧身避让:“大姐,湿热下注加心肝火旺,用洁尔阴是不对症的。”

时髦女子粉面通红,愈加暴怒:“你还说!”

“宝贝,出什么事了?我就去给你买个哈根达斯而已,怎么站在大街上人吵架?是这个乡巴佬得罪了你?我给你出气!”染着一头金发的年轻男子将手中拿着的冰淇淋给时髦女子。

金发男子也不问详细情由,回身抡圆胳臂,就朝少年白皙面庞上打去。

少年手腕一翻,两根修长的手指,宛若铁夹一般钳住了金发男子的手腕。

“打架?你不成。”少年轻轻摇头。

金发男子神情骤然变得痛苦,手腕却无论如何也挣不开那看似瘦弱的两根手指:“松手!乡巴佬!你知不知道她是谁?”

时髦女子将手中的哈根达斯往地上一扔,高高的鞋跟死命朝少年穿一双破旧凉鞋的脚面上跺去!

少年身形轻轻一转,避开高跟鞋的袭击。

“你应该庆幸,我不打女人,尤其是有病在身的女人。”少年的手指仍未松开,两行青紫缓缓在金发男子手腕上浮现。

“你特么给劳资放开手!”金发男子抬脚,劲风四起,狠命朝少年胯间踢去!这一脚的力道倒是不弱。

少年肩上挂着包袱的淡赭色竹竿,瞬间下落,在金发男子膝盖上轻轻一点。

“喀嚓!”整个膝关节脱臼!

“哎哟!劳资的腿断了!打电话!快打电话叫人来!将这乡巴佬扔进林江去喂王八!”金毛男子倒在地上翻滚,口中大声嘶喊。

远远,有好事者想过来围观。

却被另一人悄悄拉住:“快走!那是云胡哥的妹妹,等下就会出大事!那个外乡人也不知道走了什么霉运,偏偏惹上这群人。”

少年并不阻拦时髦女子拨打电话,眼睛张望四处高楼林立的长街。在这座城中逛了一天一夜,他,仍然不知道龙井巷究竟在何方。

“你给老娘等着,别想跑!在林城,你就算躲进乌龟壳里,老娘也能将你拖出来挫骨扬灰!”时髦女子挂断电话,在金发男子那条伤腿上轻轻一踢,骂道:“废物!”

金发男子刚刚缓和的伤处,复又剧痛起来,眼底寒光一闪而过,口中却连连大声叫起来:“哎哟!哎哟!疼!”

“其实,你们只要告诉我龙井巷在哪里,我立时会出手将他的手伤脚伤治好,又何必这么大张旗鼓的自招麻烦?”少年依旧扛着那个旧包袱,俯视这一男一女,淡淡地道。

时髦女子满面怨毒,薄薄的嘴唇中抛下一句狠话:“乡巴佬,你别嚣张,我哥马上就到,你洗干净脖子等死吧!”

金发男子一手捂着剧痛不已的膝盖,看看少年古井无波的脸色,连忙又低下头去,眼珠子骨碌碌直转,不知道在转什么念头。

正午的长街,忽然变得一片死寂。

没有人围观,更没有人报警,距离三人最近的几间商铺,连忙拉闸下铺,店主逃也似的离开现场。

宽阔的长街上,呼啸着冲来四辆汽车。为首一辆路虎,方向盘急打,一头撞上人行道,朝毫无防范的少年冲来!

于此同时,那委顿在地上的金发男子手中两道乌光一闪而逝,直射少年双眼!

乌光中传来一阵淡淡刺鼻的味道,有毒!

少年手中淡赭色竹竿在车头上轻轻一点,身形顺势拔高而起,随手将那金发男子抓在手中,朝车窗砸去!

“嘭!”一声巨响!

前窗炸裂!

路虎半架在人行道上,金发男子口中顿时鲜血狂喷!

“啊!杀人了!哥哥!救命!”时髦女子爆发出一声尖利高叫!

车门打开,一条身高起码有一米九高,满身花绣纹身的大汉走下车来。这大汉正是林城人见人怕,车见车闪的云胡。

后面三辆车上窜出十来个身上纹着青色纹身的壮汉,手中一人握着一根三尺来长的钢管,在刺眼的烈日下,闪耀着寒光。

“先将这个废物送去医院。云琴,你有没有事?”云胡打量了那个金发男子的伤势一眼,转头问道。

金发男子眼中的怨毒之色一闪而逝。

云琴尖声叫道:“哥,给我杀了这个乡巴佬,扔进林江去喂王八!”

“胡说八道,大庭广众的杀什么人?要你别跟那金毛小白脸混在一起,你偏不听!回去,闭门思过,三天不许出来!”云胡朝身后两名男子使了个眼色。

两名男子上前,带着云琴与金发男子上了一辆汽车,绝尘而去。

“这位小兄弟,我妹妹是怎么得罪你的?她不懂事,我帮她道个歉。”云胡朝少年拱拱手,右手小指却以一个奇异的角度弯曲,他在试探这少年是不是条过江龙。

少年自然认得这些江湖礼节,却装作没有看见。

见云胡态度甚好,也笑着拱手道:“没什么大事,道过歉也就算了。”少年将淡赭色的竹竿一晃带起旧包袱,抬脚便欲走开。

“慢着!我妹妹得罪了你,我已经向你道过歉,这事就算了了。但是,你捏伤那废物的手腕,打脱他的腿,又撞断他几根肋骨,这笔账要怎么算?”云胡接过一根钢管,在手心中轻轻击打。

这看似粗豪的汉子,眼力倒是不错。一瞥眼间,已经将那金发男子的伤势看了个七八分。

少年霍然转身,牙齿雪白,笑容灿烂:“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打断他一手一脚,外加三根肋骨。记住,多一分都不要。”云胡厚实的手掌轻轻往上一扬。

“是!云胡哥!”

1 2 3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