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文学
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

不好啦!王妃杀了那只替嫁拜堂鸡秀云镇王林燕儿周明武,不好啦!王妃杀了那只替嫁拜堂鸡全文在线阅读

强推一本网文大神爱吃兰花蟹的新作《不好啦!王妃杀了那只替嫁拜堂鸡》,主角是秀云镇王林燕儿周明武。主要讲述了:一道明脸上浮现不忍之色,只是,他已经使尽浑身懈数,药灌了三大碗,针扎数十枚了,一点效果也没有。再不忍也无可奈何!“王爷,老夫暂时无能为力,只能回去,尽快让昊天医谷送来火虫草,快的话,半月便能上门给王爷…

不好啦!王妃杀了那只替嫁拜堂鸡秀云镇王林燕儿周明武,不好啦!王妃杀了那只替嫁拜堂鸡全文在线阅读

《不好啦!王妃杀了那只替嫁拜堂鸡》精彩章节试读

第8章

一道明脸上浮现不忍之色,只是,他已经使尽浑身懈数,药灌了三大碗,针扎数十枚了,一点效果也没有。

再不忍也无可奈何!

“王爷,老夫暂时无能为力,只能回去,尽快让昊天医谷送来火虫草,快的话,半月便能上门给王爷治脚!”

“王爷再忍耐些时日吧!”

止不住周明武的疼痛,但是,一道明却有治疗之法,就是缺一味至关紧要的罕见药材火虫草。

只要有了火虫草,一道明便有把握半年之内,让周明武站起来。

只是,恢复如初是不可能了,勉强能行走而已。

这些,一道明已经跟周明武说过了!

周明武知道,一道明继续留下来没有意义,便勉强地颔首,“有劳老先生了!”

“青明,派人护送老先生回去!”

“是,王爷!”

一道明对着周明武微微躬身,转身跟着青明出去,不一会儿,青明重新回来,眉头紧皱,“王爷,真的不担心一道明老先生吗?”

周明武咬牙忍着剧痛,艰难地吐字,“不······不怕!”

“老先生是昊天医谷谷主,昊天医谷实力雄厚,皇宫御医有大半出自昊天医谷,就算是父皇都对老先生客客气气的,没人敢动一道明!”

“相对于一道明,他们会觉得,我更是软弱可欺,所以,为预防我被一道明治好,会更加迫切地想要杀了我,以绝后患!”

“尤其是他们知道,阴雨天是我最弱的时候······”

周明武的声音戛然而止,缓缓抬头,眼中寒芒迸闪,看向屋顶。

“他······他们来了!”

青明同样抬头,眼中杀意盎然,大手一挥,四道身影出现,拔刀护于周明武之前。

突然,屋顶上,传来刀剑相交的声音,雨夜下,几道身影,在上方你来我往地交锋着。

雨夜下的王府,不停地有黑衣人,如同一个又一个的幽灵,跃过围墙,向着王府中央的战魂楼进发。

战魂楼不远处的青竹院外侧一棵高大的树上,站着一道纤细的身影,一道闪电亮起,赫然是萧青青的贴身丫环秀云。

她隐于树干上,借着微弱的光亮,注视着战魂楼的方向,一队黑衣人摸到大树下,领头一人身形一晃,跳到秀云身边。

“秀云,确定镇王的病发作了吗?”

秀云肯定地点头,用只有黑衣人才听得到的声音说,“奴婢从他的护卫那里打听到的,一道明神医刚离去,没办法为镇王止痛,此时,镇王很虚弱!”

黑衣人嘿嘿一笑,“好,只要今日成事,秀云,主子那里会记你一大功。”

“镇王一死,你便不需再伺候什么商户之女,而会成为主子的侍妾,替主子管理府中暗卫!”

秀云大喜,“奴婢谢过魏统领!”

黑衣人向着下方大手一挥,底下那队飞速向着战魂楼扑去。

不一会儿,战魂楼的外围,响起打斗之声。

雨在淅淅沥沥地下着,不时电闪雷鸣,双方似乎都刻意压低声音,战魂楼的打斗,并没有让得整座王府都惊动,其它区域还是很平静的。

青丝院中,林燕儿正呼呼大睡,有着数道身影落于屋顶上,互相追逐,瓦片被踩得吱啪响。

有人落于屋顶的一瞬间,林燕儿猛地张开眼睛,疑惑地看着屋顶。

二十四世纪的林燕儿,是顶级医疗专家,也是罕见的天才科学家,受到敌对势力的忌惮和仇视,遭遇过不下二十次暗杀。

林燕儿一直保持着高度的警觉,即使再累,有什么动静,也能瞬间警醒。

有人在屋顶上打斗?

这想法一出现,噼里啪啦一阵响,一个人砸穿屋顶,落于林燕儿床边的地上,有破碎的瓦片,落向林燕儿床铺!

林燕儿一惊,从床上一跃而起,赤脚落于地上,手上出现一把银色的手枪,看向落于地上的人,竟是一名王府护卫。

那名护卫受伤不轻,浑身是血,对着林燕儿挥手,低声说,“你······你快躲起来,有刺客!”

快死了,还担心她啊?

她还以为,整座王府,都不会有人待见她这个王妃,不会有人理会她的死活呢。

毕竟,她是太子塞到镇王府羞辱周明武的,没人觉得,她配当镇王妃。

就凭护卫的这句关心的话,林燕儿就不会让他死。

她心念一动,眼睛扫描他的全身,发现他前胸背后有五道刀伤,并未伤及内脏,此时的虚弱,是出血过多。

外伤的死因,大多是流血过多导致的,所以,现代针对这一点,研制成功一种内服的快速止血药,能让身体内外的出血口半分钟内,迅速凝血止血。

林燕儿没有躲起来,手上多了一粒白色的快速止血药。

“张嘴,把药吃下去!”

这护卫是周明武的心腹,知道林燕儿一拳将周明武的毒给打出来,宣称能治好周明武的腿,见林燕儿要给他吃药,他犹豫了一下。

说实话,他并不是太相信林燕儿的医术。

但是,作为一名久经战阵的战士,他深知此时的状态不好,流血过多,血止不住,很快会死去。

此时,只能死马当活马医,试试林燕儿的药了。

一念及此,便张开嘴巴,将林燕儿手上的药片咽下去。

才几息的时间,他眼睛一下子睁大了。

他感觉得到,几个伤口的出血量在快速减少,才一会儿,便止住了。

他勉强坐起来,正要感谢林燕儿,一个黑衣人从屋顶的洞口一跃而下,带着风雨之气,挥刀向林燕儿劈来。

那护卫大惊,用最后的力气站起来,想用身体去挡住黑衣人的刀,却是听到呯的一声响。

黑衣人的刀离那护卫尚有一米,不可思议地看向林燕儿手上指着他的银色手枪,然后低头看一眼心脏的位置,向后轰然倒下。

那护卫没有力气站稳,同时歪倒在地上,震惊地看着淡定自若的林燕儿手上的枪。

好厉害的暗器!

为了自卫,林燕儿早就有开枪击杀暗杀者的经历,她做得极其的娴熟。

护卫是想以身给林燕儿挡刀的,没想到,反而是林燕儿救了他,也就相当于,这么一会儿,林燕儿救了他两次。

她察觉到那护卫眼中的震惊,得意地吹了吹枪口,冲他晃了晃手上的银枪。

“你躺好即可,莫要扯裂伤口,再次出血,你便危险了。”

“我有此物,普通人杀不了我!”

即使没有枪,她好歹也是古武世界冠军,还是能同这些黑衣人相搏一场的。

要不是力量增强剂二十四小时内,不能吃两次,暂时不能吃了,她的实力更是强大十倍以上。

不用靠枪,也能轻松解决那黑衣人!

话说,这镇王府还真是要命的地方!

上午才要毒杀镇王,晚上又索性大举来刺杀!

究竟一个坐轮椅的镇王,有多少至死方休的仇人啊?

果然,这古代的皇室,当真是腥风血雨的修罗场!

不行,得赶紧开始给镇王治腿,早点同镇王脱离关系,否则,会被殃及池鱼的。

1 2 3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