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文学
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

已完结小说《算命大师》最新章节

算命大师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网络作者鲍尔日,主角是邓总。主要讲述了:果然,邓总说道:“西城有块地,我想要。只是感觉那儿的风水不好,想请大师看看。”师父喝了一口茶,盯着邓总,问道:“西城风烟亭那块地?”邓总点头道:“对,对对。”师父从喉咙里挤出一声笑,很有爆发力——我已…

已完结小说《算命大师》最新章节

《算命大师》精彩章节试读

第17章

果然,邓总说道:“西城有块地,我想要。只是感觉那儿的风水不好,想请大师看看。”

师父喝了一口茶,盯着邓总,问道:“西城风烟亭那块地?”

邓总点头道:“对,对对。”

师父从喉咙里挤出一声笑,很有爆发力——我已经习惯他这种笑,一种洞透人心的笑。

从这一声笑,我就知道,师父并不同意邓总的说法,那块地不仅不差,而且是一块上等好地。

但是,让我吃惊的是,师傅竟然说:

“对,那块地风水极差。”说到这里,他极有艺术地补了一句:“如果投资,十有九个要失败。”

邓总那笑弥勒的脸上,一片崇敬,翘起大拇指,一句话也不说,脸上保持着可爱的笑容。

师父说:“来,喝茶。这茶不是龙井,胜过龙井,是南门口陈十二爹亲自炒制,经晒,揉,炒,凉,压……十二道工序制成。”

“陈十二爹本来是可以发财的,他老人家就是性格决定命运。至今仍是手工做茶。”

师父说道:“从生意的角度,你说得对,他上午不见客,不管是谁,不过茶倒是制得相当好。”

邓总顿了顿,说道:“我非常崇拜陈十二爷,中国历史上,从屈原到李白、杜甫再到曹雪芹,没有这点傲骨,哪能名垂青史?”

师父哈哈大笑:“邓总除了不崇拜自己外,红的绿的黑的,你都崇拜啊。”

邓总尴尬了一下,马上说道:“给大师汇报一下,黑的不崇拜。”

这两人说的都是平常话,可是处处机锋,字字机关。接着,他们好像忘了要谈什么正事似的,竟然谈起了美食。

这时,师父望了我一眼,我立马续水。

师父又瞟了我一眼,我竟然不知是什么意思。

师父对我说:“去厨房看看,留邓总到这儿吃饭。”

邓总连连摆手:“您事情多。”

师父脸一沉:“你以为我是催你走?还有个事要你解决呢。”

邓总身子前倾,说道:“古人怎么说的?愿效犬马之劳。”

师父轻描淡写:“别人送我一辆车,我想在旁边的荷花池上修条桥,从侧面开门,这个事,你去办好。”

邓总扑哧一笑:“我都做好为你跳楼的准备了,你叫我从窗户上往里跳。这不是小菜一碟?帮大师办好一切手续,修好桥。”

说完,他就站起来。师父留他,他说还有个会要参加。

行前,他握着师父的手,意味深长地说:“风烟亭那块地,风水确实差啊,大师,我是来您这里问个确信。”

师父也话中有话地说道:“你没来之前,我就知道那块地风水差。”

邓总仰头大笑:“您不愧是大师,神算,神算啊!”

送走邓总,师父还坐在书房。我叫了他一声,他好像从梦中惊醒似的。然后招招手:“你什么时候学会开车的?”

“佛树新店开张以后,就用我家那台破别克当教练车,也怪,我天生就跟车子熟,练了几天就能开了,后来考了驾照。”

师父点头:“会开就好。以前外出,都是龙伢子给我开车。”

说罢,师父若有所思:“现在去城西,看风烟亭那块地。”

我高兴极了,师父终于第一次带我看风水了。

到了风烟亭。我们下车,师父走在前面,一句话也不说。到了一个山脚,也不说话,只往山上爬。那山不高,却是平地突兀而起,显得有些险峻。

爬到山顶,站在开阔处,师父说道:

“南面是春水河,西面是秋水。两水合一就叫春秋江,是我们这个城市的母亲河。你觉得这地方好吗?”

我说:“您还没教我看风水呢。”

“凭直觉,你感觉怎么样嘛。”师父盯着我。

我说:“是块好地。”

师父感叹道:“这是两水交汇之地,春水婉然而至,秋水施施而来,两水相交,这叫千古春秋,万世不易。”

我吃惊地望着师父,问道:“您不是和邓总说是一块差地吗?”

师父仰头大笑:“徒儿,我平生也要做许多违心事啊。不过,我留了点尾巴,说这块地,十有九人投资要失败,那么总有一人会成功。这是为我留条后路,免得以后别人说我断风水狗屁不如。”

一瞬之间,我突然开了大窍。

原来下午这场会面,机关重重。邓总是借师父之口,打消别人投资这块土地的想法。

师父感叹道:“这处地方,有远见的人都会舍得投入,因为它目前不显眼,邓总先下手为强,又怕别人抢走。拿老夫当枪使啊。”

我有些不服:“您这么高的威望,不一定听他的。”

师父摇摇头:“你还年轻,不懂世事,他那憨是装出来的,明看像头猪,其实是头狼。我若不照他的说,在这儿还能混得下去?所以,咱们师徒得有个口径,就说这儿风水差。”

驱车回来,我有点沮丧,我原以为师父是人人尊重,想不到师父活得也累。

果不其然,原来政府放风,有意出让风烟亭地段。想争这块土的人不少。而房地产老板都有一个通病,就是特别信风水。

上门来找师父的人络绎不绝。

他们只为一件事:风烟亭地段值不值得投。

这是个大好机会,我正好学一学师父怎么昧着良心说假话。

一天,来了一位男子,寒暄过后,他问风烟亭值不值得投资。

师父一笑,说道:“看机缘,有的人可以投,有的人不能投,写个字吧。”

男子写一个“上”字。意即这个项目能不能上马。

师父拈须一笑,问道:“目前你只是一个想法,对吗?”

男子点头:“对,心里想想而已。”

师父摇头:“不成。心上,征兆不好,乃是忐忑不安之像。”

改日,又来一人,写一“成”字。问上这个项目会不会成功。

师父说道:“成,万戈,万字,就是万难。戈者,争斗之像。此事不仅难成,还会引起纷争械斗,惹官司上身。”

第三个人来问,写“火”字。

师父说:“别的地方可成,此处两水交汇,水火不容,劝你别用票子打水漂。”

不几日,外面传出风闻,弘一大师说风烟亭那地段风水极差。这话越传越开。总之,弘一大师的话,别人都抱着宁信其有,不信其无的态度。

大家对这块地的兴趣就渐渐降温。

不久,传出邓总要接手那片地,邓总对人说:

“我非常尊重弘一大师,但弘一大师说的也不一定是真理,你们不要,我要,偏僻地段就不投资吗?我们民营企业家也要为政府分忧啊。”

于是,这块地就归到了邓总名下。

众人皆笑,说大师看地还没走过眼,邓总也是钱多发烧。也有人说,邓总只读了个小学,驾驭几十个亿没问题,驾驭上百个亿,他就要垮台。

我倒是为大家的智商抽了口冷气,因为从荷花池征地到建桥,这邓总没出面,连建筑队都是百里之外请来的,修好就走了。

经历了这件事,我才知道,师父当初收我为徒时,为什么再三犹豫。所谓测字,岂止是纸上风云,桌前谈笑?

道长若是真会预知世间一切,那他能测准邓总为什么送他楠木书柜吗?

这楠木书柜可不是好消受的。

1 2 3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