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文学
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

求老好人张建中小说免费资源

经典小说官路的规则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怎么了东东是个网文大神,主角是老好人张建中。主要讲述了:顾名思义,边陲镇是离县城最远的镇,路又不好走。红旗县有这么一个说法,宁愿去省城也不去边陲镇,虽然省城路远,但路好走,耗时不用那么长。一早上车,摇摇晃晃几个小时,临吃午饭才到。那时候,面包车都没有,更没…

求老好人张建中小说免费资源

《官路的规则》精彩章节试读

第15章

顾名思义,边陲镇是离县城最远的镇,路又不好走。红旗县有这么一个说法,宁愿去省城也不去边陲镇,虽然省城路远,但路好走,耗时不用那么长。

一早上车,摇摇晃晃几个小时,临吃午饭才到。

那时候,面包车都没有,更没有进口名牌车,部队退役的吉普、解放牌大卡车也少得可惜,县委办只有李主任出差才可以叫市府车队派车,副主任以下,当然也包括老好人之流的科室科长主任,出差只得坐公共汽车。

老好人在办公室里话很少,坐上公共汽车话就不停,把沿途经过的镇都述说了一遍,说概括,说经济发展,那时候,主要还是农村发展。有什么特色?近年来,有什么重大突破?张建中不想听也不行,只是默默地听也不行,偶尔还要很虚心地搭几句:怎么叫这个镇名呢?总有些来由吧?

这种特色是不是跟地理环境有关?

经济发展与当前的政策,与现任的镇委书记一定很有关系吧?

老好人更是眉飞色舞。

车上其他乘客也有喜欢听的,就说:“这位同志对红旗县了如手掌,一定是大干部。”

老好人说:“我对红旗县只是稍知一二,我和你们一样,都是普遍老百姓。”

一开始,张建中是非常不想听他在身边,或者说,在耳边叨叨的,心里还想着昨晚的事,还想着阿花说的那个割包皮的故事,原来,阿花紧张的不是你,而是怕把自己搭进去,跟你做尽男女之事,不嫁给你不行。原来阿花一点不喜欢你,从头到尾都是你自作多情单相思。

渐渐地,他却把老好人的话听进去了,一个镇一个镇记在脑子里了。昨天,为了了解边陲镇,他倒腾了十几个小时,又是查找资料,又是一行行地阅读,对那个镇还只是一知半解。这路上,只是一会儿时间,就弄懂了沿途几个镇的基本情况。看来“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这句话仍然有着强烈的生命力。

这也是张建中以后不耻下问的开始。

这有什么不好呢?

自己可能要花许多时间才能弄懂的事情,人家三几句话就说清楚了,这其中,还有人家几十年的经验积累。

公共汽车经过边陲镇府的时候,老好人指点给张建中看,说:“那就是镇府了,就是我们要去的地方。”

他说话的声音很大,全车的人都能听见,就有人说:“你一定是县里的大官,一定是微服下基层,体恤民情。”

老好人似乎很愿意听到这个结论,连连说:“应该的,应该的!”

又谦虚,又让人琢磨不透,便更让人觉得他是大官了。

公共汽车从镇政府一掠而过。

那时候,搭乘公共汽车不是想停就停的,非要到站才能停才能下车。

下了车,老好人与张建中便往回走。

刚才那一掠而过,张建中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会儿想起来,那个镇政府就像以前那个张建中第一次考公务员去的那个镇,只有几幢两三层小矮楼。

老好人说:“不知镇府门前为什么围了那么多群众?好像发生了什么事了?”

张建中也看到了,却没老好人想得那么多,毕竟,他是新人。

近前才发现,镇府的铁栅栏门是关着的,那些围在门前的群众非常激动,不停地摇晃铁门,甚至有人企图翻越进镇府,铁门内却站着一排穿制服的警察,再后面,还有几个像是当领导的,指指点点指挥警察别让那些人爬进来。

“开门,开门。”门外的群众气愤地叫。

门里的人当什么也没听见,只是有人往铁门上爬,警察才跨前一步,手里的警棍一挥,虽然没打中人,倒把往上爬的人吓回去了。

身后那几个领导似的人商量了一下,就有一个人拿着手提喇叭对门外的群众大声说:“回去,你们都回去!有事回去再解决!”

“村干部呢?你们的村干部呢?”拿着喇叭的人在人群里看到村长了,指着村长说,“你马上叫村民们回去,不要在这聚众闹事。你们再这么干,警察完全可以以‘冲击镇府’把你们一个个抓起来。”

村长不仅不听,还站在群众一边,大声说:“你们放我们进去说话。我们都到门口了,你们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去?你们心里没鬼,为什么怕我们闹事!”

“你到底站在哪一边?你是谁的干部?你帮谁说话?你信不信我撤了你?我不但撤了你,我还要警察扣留你,判你的刑!”

这话激怒了群众。

“只要你敢动村长一根毫毛,我们一把火把镇府烧了!”

“只要你敢欺负我们村任何一个人,我们会以牙还牙!”

铁门被摇得“咣咣”响。

“叫书记出来!”

“叫他出来向我们说清楚!”

拿手提喇叭的人说:“书记很忙,书记去县里开会了。”

张建中看了看老好人,昨天不是联系过吗?镇委书记在家,他们才过来的。如果,镇委书记不在,不能跟他接触了解他的想法,怎么能写好那份经验材料?

老好人贴着张建中的耳朵说:“不这么说,群众意见更大,更气愤,多偏激的事都干得出来!”

张建中点点头,想原来是书记不想出来见他们,不想给自己惹麻烦。不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群众集体闯到镇府来,而且,村长也参与进来了?

“让开,让开,快让开。”有一伙人在后面叫。

张建中回头看,见好几个壮汉抬着一根大圆木冲过来。

围挤在门前的人欢呼雀跃,立马让开一条道,群情激昂,挥舞着拳头高喊:“把门撞开,把门撞开!”

那几个壮汉抬着大圆木,“一二三”狠狠地向铁门撞去。

铁门摇晃着,铁链栓紧的两扇铁门还是咧开了一道口。

“你们这是犯罪,你们必须马上停止你们的犯罪行为!否则,我们绝不会手软!”手提喇叭的人大声叫。

那几个领导慌忙往后退,甚至有那么三两个仓惶逃回办公楼。

警察也往后撤了几步。

群众更得意了,大声叫:“再来,再来!”

1 2 3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