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文学
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

官脏民腑穆德仁刘阳小说免费阅读

热门小说《官脏民腑》已上新,它是著名网络作者风中往事的又一力作,主角是穆德仁刘阳。主要讲述了:还比较随意的刘阳听到穆德仁的话,立刻惊讶的张大了嘴,很是不解的看着穆德仁。穆德仁很满意刘阳听完他说话后的表现,笑了笑说:“你或许很疑惑吧!呵呵!你应该听说了高副局长的事,现在盯这个位子的人很多,不瞒你…

官脏民腑穆德仁刘阳小说免费阅读

《官脏民腑》精彩章节试读

第14章

还比较随意的刘阳听到穆德仁的话,立刻惊讶的张大了嘴,很是不解的看着穆德仁。

穆德仁很满意刘阳听完他说话后的表现,笑了笑说:“你或许很疑惑吧!呵呵!你应该听说了高副局长的事,现在盯这个位子的人很多,不瞒你说,今天还有不少人约我吃饭,都被我拒绝了,因为我在家里要等你!”

刘阳很是吃惊的说:“等我!为什么?!”

穆德仁:“很简单!我对你期望很高!你能力很强,又有冲劲,更重要的是你很有自己的思路和手段!但是你还欠缺一点!就是自信!”

刘阳轻声说道:“自信?”

“不错!就是自信!为官者,除了能力和手段外,最重要就是一颗自信的心,这样无论在什么场合或遇到什么措手不及的麻烦都能一一化解,我一直以来都没发现你的超强自信心!今天你来了,就证明你想争副局长的位子,也向我证实了你有一颗很自信的心!我很欣慰!”穆德仁微笑着说道。

刘阳很是苦笑了一声,心里暗想:要是穆德仁知道我就是因为没有自信心,才来找他的,不知会有何感想!当然心里所想是不可能跟穆德仁讲的,刘阳略一斟酌了一下语词,满怀期冀的说道:“局长!你的意思是说,让我接任高副局长的位子?”

穆德仁很是惭愧笑了起来,说:“小刘啊!你真是够抬举我,我哪有权利定副局长的人选,只能有推荐的权力罢了!”

刘阳听后,心里略感失望,但脸上并没有表露出来,穆德仁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对刘阳喜怒不形于色的能力还是比较赞赏的,也坚定要好好培养一下刘阳的决心。

穆德仁顿了一顿,说:“我虽然没有权利定副局长的人选,不过我的老领导却可以,我想把你推荐给我的老领导,至于你能不能抓住机遇就要看你自己的了!”

刘阳眼睛一亮:“老领导?你是说,是县里的。。。。。。”

“不错!我也不瞒你了,就是县委李国荣书记,他一向很欣赏有能力的年轻人的!”穆德仁点头道。

“县委书记?这怎么。。。。”刘阳激动地说道,刘阳闲时很是用功了解了一番平阳县的政局,知道现今的县委书记就叫李国荣,是空降的干部,来到平阳县已经有2年多了,是一位很强势的书记,在县里的话语权很重,很多人想攀上李国荣这棵大树,都苦于没有机会,没想到,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居然被刘阳碰到了。

很快,刘阳就镇定了下来,张了半天嘴,终于犹犹豫豫的问道:“局长,我有件事情很想不明白。。。不知。。。。”

穆德仁瞥了一眼刘阳,张嘴说道:“你是很疑惑我为什么这么帮你吧!”

刘阳忙点头应道。穆德仁想了想,说:“其实我也说不上为什么要帮你,只能说,我看你很顺眼,而且我也很欣赏你的能力!你不用这么感激我,以后发展好了,别忘了你的老局长就好!”

刘阳对穆德仁的回答不是很满意,对于穆德仁说的所谓看着顺眼之类的,明显是借口,但穆德仁不想说,刘阳也没有办法,只好以后慢慢查清楚就是了,虽然刘阳没有得到满意的答案,但是对穆德仁真的是从心里感激!

刘阳诚恳的说:“局长!你放心!我刘阳一辈子也不会忘记你的栽培之恩!”

穆德仁微笑着点点头,说:“好了!感激话以后再说不迟,这样吧!过两天,找个时间,我约李书记和你见个面,具体怎么样,就要看你自己的了!不要让我失望!”

“一定的!一定的!我会努力做好的!”刘阳急道。

“嗯!说了也不少了,今晚就在这吃吧!也陪我这个老头子说说话!”穆德仁说道。

刘阳也没有推辞,点头说:“那就打扰局长了!我去厨房帮丽姐一下!”说完急匆匆冲进了厨房。

穆德仁失笑道:“现在这些年轻人啊,真是。。。。。”穆德仁真是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

从穆德仁家吃完饭出来,就已经将近9:00了,刘阳晃了晃发晕的脑袋,不由想到:“没想到穆局长还挺能喝,一人半斤多白酒愣是没事,倒是自己喝得迷迷糊糊的。”

刘阳想醒醒酒再回去,免得到家,被李梅闻到酒味就不太好了!就这样,刘阳一个人在马路上慢慢溜达,这段马路比较偏僻,而且马路上很清静,几乎没有行人,走着走着突然发现前面有几个像小混混的人围着一个小姑娘不停地调笑着,刘阳不是菩萨,所以并不想管,谁叫那个小姑娘大晚上的不在家,瞎跑出来,人要为自己所做的每一件事负责任的。

刘阳走到离小混混们约有五六米时,小混混们说的话就已经听得很清楚了,只听一个尖尖的声音叫道:“小妞!这么晚了,怎么不回家啊!是不是寂寞了啊!哥哥陪你啊!哈哈哈。。。”其他小混混也都跟着起哄,吹口哨!更有不要脸的直接伸手去摸小姑娘的脸蛋,边摸还边*笑道:“我草!小脸真白嫩啊!来!让哥哥我摸摸,看看啥滋味啊!”小姑娘紧紧抓着自己衣服,恐惧的躲闪着,眼睛里含满了泪水,只是倔强着没有掉下来!看样子也就十四五岁的样子!

刘阳本想绕过去,装作看不见拉到,可突然看到小姑娘含泪欲泣的委屈样,不由心里软了一下!站住了脚步,盯着小姑娘看了起来,但是并没有上前制止!也许小混混们太专注了,居然没有发现路边站了个人,这时一个染着黄毛的小青年,吹了声口哨,直接上前拽住了小姑娘的手腕,一边往外扯,一边*笑道:“呵呵!跟哥哥走吧,去乐呵乐呵,哥哥保证会温柔的!走吧!”说着加大了手上的力道,往外拽去!其他小混混更是笑得大声:“对啊!我们大哥会温柔的,放心!你以后跟了我们大哥,吃香的喝辣的,那绝对没问题的!”小姑娘剧烈的挣扎着,此时在小姑娘的角度正好望见了刘阳,起初眼中很是明亮了一下,可后来看见刘阳根本没有出手的意思,不由转为满眼的绝望,小姑娘牙齿紧紧咬着下嘴唇,慢慢咬出了血,愣是一声不吭,此时眼中的泪水也终于掉了下来,满脸的泪痕,眼中更是充满了凄凉。。。。。。

刘阳被小姑娘的倔强和眼中的凄凉给深深震撼了一下,尤是他铁石心肠,此时也不由软了几分,心里不由叹了一口气,喊道:“我说!朋友们!玩得差不多就行了,别太过了!放小姑娘离开吧!”

小混混们正玩得开心,心想今天肯定能度过一个非常销魂的夜晚,正扯着小姑娘往路边的胡同走去,眼看就大功告成时,半路杀出了个程咬金,其中一个小混混很是愤怒的看向刘阳,嘴里还不干不净:“草!谁他妈裤裆没系紧,把你给露出来。。。”

小混混正骂的带劲,可看清刘阳的容貌后,立刻一激灵,出了一身冷汗,把下面的话硬是给吞了回去,愣在当地,没声了。

领头的黄毛,正拽得起劲呢,听到小混混说了半截话,没音了,不由很是生气的说道:“二疯子,你平常不是挺能瞎掰的嘛,今天怎么哑巴了!草!”说完抬头看向不出声的二疯子,当看到二疯子的呆样,不由一愣,接着顺着二疯子的目光看到了刘阳,当看清楚刘阳的脸时,不由一哆嗦,拽着小姑娘的手也松开了,站在当地也傻了。。。

其他几个小混混也好奇的看向刘阳,其结果就是二疯子一样,个个都呆在了当地,细心看的话,还会发现有的人腿肚子还在不断的打颤。

刘阳本来听到二疯子的话,很是生气,还没等有什么动作的时候,小混混们都一个个呆在当场不说话了,让刘阳很是纳闷,心里还琢磨,难道自己内功完全恢复了,能够直接用气机伤人了?可是自己明明感应到内功还是老样子,少得可怜啊!怎么回事?刘阳又仔细看了看眼前的小混混们,依稀的感到有些面熟,只是,实在想不起在哪见过!

就在刘阳还回想在哪见过眼前一群小混混时,领头的黄毛“扑通”一声跪下了,颤抖着双唇说道:“大。。。大。。。大哥!我实在不知道是您来了,不然我说什么也不敢骂你啊!!”

其他小混混看见黄毛跪下了,心里也一激灵,一回想自己身上的伤疤,也不由腿一软“扑通、扑通。。。”都一一给刘阳跪下了,这些小混混全体一下跪,着实把刘阳给惊的不低,实在搞不明白,眼前这群混混为何看到自己会吓成这样!

而已经躲到一边的小姑娘也满脸好奇的看着刘阳,一时都忘了自己刚才的厄运。

试想七八个人一起跪在你面前,嘴里还不停的讨饶,其场面何其壮观!就在刘阳还疑惑不解打量着小混混时,黄毛或许看出了刘阳眼中的疑惑,忙解释道:“大哥!你贵人多忘事,我们就是上几个月和王志刚那小子在土地局门口找你麻烦的那群人啊。。。。。”

刘阳随着黄毛解释,终于想了起来,原来是他们!心里不由大是叫了一声:“我靠!”刘阳记起是他们后,态度更是阴冷:“原来是你们几个啊,上次没揍够,这次是不是又找抽来了啊!!”

“不敢不敢!大哥,上次你打我们那一顿,让我们整整住了一个星期的院,到现在,身上还没好利索呢,又怎么敢来惹您老人家啊!”“是啊!大哥,这全是误会,误会啊。。。”小混混一听刘阳要揍他们,不由吓得一个个讨饶起来,追根究底,上次刘阳实在把他们几个给揍得够呛!从心里埋下了阴影。

刘阳很是不耐烦的摆摆手,说:“你们并没有得罪我,只是我碰巧来到这,算你们倒霉,你们不应该给我道歉,应该跟那位小姑娘道歉,只要她不追究了,你们就可以走了,不然!嘿嘿!我正好手痒痒了,想找几个人练练手呢。。。。。”说着就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

听到刘阳的一番话后,小混混们集体打了一个冷战,忙跪着转过身,冲躲藏一边的小姑娘哀求道:“小姑娘,啊!不!是姑奶奶,姑奶奶,你就大人大量,饶了我们这些不是人的东西吧。。。”一时,场面全是哀声哀语,小姑娘冰冷着一张脸,恨恨的盯着小混混们,并没有因小混混们的哀求而心软,反而更加充满了怒火。

黄毛一看小姑娘不说话,就知道今天是不能善了了,狠狠心,一咬牙道:“姑奶奶啊!我们也不奢求您能原谅我们,我们只想给您消消气,只要您能消气,怎么着我们也行,我们绝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其他小混混听到黄毛的一番话明显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都附和着点起了头。。。

小姑娘听完黄毛的话,不由一愣神,紧接着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们可是说的当真!”

黄毛等人忙指天发誓的应道:“绝对说的真!要是有一句假话,天打雷劈!”

小姑娘确定后,冷笑一声,二话不说走到黄毛面前,抬起手掌,照着黄毛脸上就是两个大嘴巴,接着又来到别的小混混面前,照脸上也扇了俩嘴巴,此时场中只剩下此起彼伏的“啪!啪!”声。

刘阳看到这一幕是目瞪口呆,心里不由哆嗦了一下,想到:什么时候,现在的女孩子变得这么强悍了!

小女孩照一群混混扇了个遍后,退到一边,喘了几口粗气,甩了甩打疼的右手,厌恶的说道:“可以了!本大小姐现在气消的差不多了,你们赶快给我滚,记住!以后不要再让我看见你们!否则!哼哼。。。。。。”说着还不忘威胁了几句。

黄毛等人听到小姑娘的话之后,忙齐齐看向了刘阳,在看到刘阳略微点了点头后,终于如蒙大赦般,飞也似地跑没影了。。。

刘阳看到黄毛等人跑光后,也抬步继续往前走,压根就没有搭理小姑娘的意思,走出大约10米左右,身后终于传来了很是愤怒的声音:“喂!!!你这个人怎么招呼也不打一声,就走了!”

刘阳顿了顿脚步,头也不回的说道:“小姑娘,今天我救你实属意外,你不用放在心上!既然事情已经解决完了,我还不可以走吗?”说完还想继续往前走。

小姑娘屡次被刘阳无视,终于是生气了,从小到大,都是公主般的生活,何时受到过这种冷遇,小姑娘大声冲着刘阳背影喊道:“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你就这么放心把我一个体质柔弱的小女孩扔在这!?”

刘阳终是停住了脚步,转过身,看到小女孩气的通红的脸,不由乐了,笑道:“我说!我好像根本就不认识你,更没有保护你的义务,你一个小女孩家家的,大晚上不在家睡觉,瞎跑出来乱窜,就理应做好被伤害的准备,不要妄想博取我的同情心!因为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跟别人无关!懂了吗?小丫头!”

小姑娘是彻底被刘阳给打败了,想想自己跟家里闹别扭,赌气从北京跑到这么个破地方,还险些被欺负,最后还碰到一个冷石心肠的家伙,越想是越委屈,不由眼圈一红,“吧嗒吧嗒!”掉起了眼泪。

刘阳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就唯独受不了女孩子哭,刘阳实在被眼前的小女孩哭的心烦意乱,最后终于投降,柔声道:“好了!好了!你别哭了!你再哭!我都要跟着你哭了!”

“扑哧!”一声,小姑娘被刘阳的话给逗笑了,终于是止住了哭,用手随意擦了擦眼泪,嘟囔着嘴说道:“还算你有点良心!”

刘阳是被小女孩弄得哭笑不得,高声说道:“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我可是很忙的!有什么事赶快说,说完,我真要走了!”

小女孩听完刘阳的话,略微一顿,低声的说道:“我。。。我饿了。。。”

“饿了?饿了,你就去吃饭啊!找我干什么!我又不能吃!”刘阳很是疑惑的说道。

小女孩听完刘阳一番话,很是白了刘阳一眼,接着,脸不由一红,吞吞吐吐的没有说话,最后小女孩终是看见刘阳不耐烦想走后,鼓起了勇气,小声嘟囔道:“我。。。我钱包被偷了。。。。”说完脸更加红了。

要不是刘阳耳力超脱常人,还真会听不见,刘阳一愣神,终于醒悟过来,眼前这个小姑娘是没钱了,刘阳暗叫一声“晦气!”随后在口袋里摸索了半天,终于摸索出200多块钱来,刘阳很是心疼的看了手里钱一眼,一咬牙,把钱递给了小女孩:“喏!我全身上下,就只有这么多了,这可是我一个月的生活费,都给你吧!不够我可没办法了,嗯!看你也不像本地人,吃完饭,剩下钱,自己找个旅馆住一夜,明天买车票快回家吧!外面不是你能混的!你自己保重吧!我可真要走了。。。。。”说着就转身,逃也似的向前快步走了。

小女孩拿着手里的钱,愣神的功夫,刘阳就直接走出了老远,小姑娘看见刘阳马上要走掉了,心里一急,大声喊道:“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怎么把钱还你??”

远远传来刘阳的声音:“我们萍水相逢,以后估计不会再见面了,就没必要知晓我的名字了,至于钱,就不用还了,当做我送给你的好了。。。最后,好心提醒你一句,你最好赶快离开这里,等我走了,那群混混再回来,可就真没人救你了!”说完,刘阳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了夜幕中。

小女孩紧紧攥着手里的钱,看着刘阳消失的地方,心里好像失去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般难受!小女孩等了一会,看到刘阳是真走之后,终于一晃小拳头,恨声说道:“哼!跑的倒是够快!不过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你别想跑出我的手掌心!”说完,突然想起来什么,慌慌张张的左看看右看看,最终是发现没有人来时,才稍微放下了点心,不过还是很快的跑走了,生怕再有坏人来似的。。。很快小女孩的身影也慢慢消失在前面的夜幕中。。。

1 2 3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