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文学
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

男女主人公刘瘸子小说赶尸人:我的师娘不简单全文免费阅读

赶尸人:我的师娘不简单小说是作者东顶的倾心力作,主角是刘瘸子。主要讲述了:我扭过头,一股寒意从我脚底板顺着脊梁骨爬到了脑门子上。此时养父身上穿着一件红绿相间的风衣,脸上还涂着一条条不知道是油彩还是血液一样的诡异纹路。他伸手在我脊梁骨上轻轻一点,我感觉身上的力气瞬间消失的无影…

男女主人公刘瘸子小说赶尸人:我的师娘不简单全文免费阅读

《赶尸人:我的师娘不简单》精彩章节试读

第3章

我扭过头,一股寒意从我脚底板顺着脊梁骨爬到了脑门子上。

此时养父身上穿着一件红绿相间的风衣,脸上还涂着一条条不知道是油彩还是血液一样的诡异纹路。

他伸手在我脊梁骨上轻轻一点,我感觉身上的力气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养父掰开了我的嘴巴之后塞进来一个羊屎蛋一样的东西,一拍我的后脑勺,我咕咚一声吞了下去。

“小兔崽子,还学会找外人来对付我了?”说着,他手里拿出一个铃铛。

随着摇动,我感到皮囊之下有个什么东西在乱窜,我甚至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这东西钻到了我心脏的位置,盘踞至此。

爬是不爬了,可随之而来的剧痛跟酸麻却让我意识都变得很模糊,几近昏迷。

养父很气愤的骂道:“老子特么养了你十五年,竟然还抵不过那小贱人的三言两语?要不是为了那个计划,老子现在就弄死你。”

他殊不知我是闭着眼睛,却没有完全昏迷过去。

等我恢复一些力气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傍晚。

我此时被他丢在屋门口,而他则坐着小板凳看着街上的人来人往。

已是冬夜,可街上那些叫卖的、吆喝的、赶路的不减反增……

养父呵呵的笑了起来,他高声喊道:“瘸子,既然来了就进来吧,咱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了,怎么净来这些虚的?”

话音刚落,街上那些往来的人跟叫卖的声音戛然而止,仿佛在一瞬间被摁下了暂停键。

片刻之后,一大片黑雾将整个小院罩住。

哪怕是在黑夜,那黑雾依然能一眼就区分出来。

养父笑了,从自己的长袍下抽出一把剔骨刀,说:“瘸子,你不出来,我可要去找你了。”

“绺子,这娃子是不是你十六年前就开始布局的关键?”

“要站在道德制高点指责我了么?你一直在暗中调查我的一举一动不也是为了这个小子么?说的这么正派,咱们五大阴门什么时候冒出你这么个大圣人来了?”

“我呸,我老刘岂是你这种欺世盗名之辈?与你齐名,乃我之耻辱。”刘瘸子声嘶力竭。

养父不再多言,提起剔骨刀走向黑雾。

突然,两个纸人从黑雾中飞了出来,一男一女,手中还捏着一把纸刀。

纸刀跟剔骨刀相撞,竟然能发出铁器碰撞的声音。

但是不出五个呼吸,纸人就被养父砍成两半。

落地之后,纸人自燃。

这不是结束,而是开始,无数的纸人开始从黑雾中飞出。

养父全然不惧,依然手起刀落手起刀落,手起刀落……

这一夜,我家小院鬼哭狼嚎,喊杀声四起;小院之外却如平日,静的出奇。

当养父砍杀九十九个纸人之后,黑雾散去。

刘瘸子拄着一根拐杖出现在大门口的位置,养父眼中寒光一闪,就奔刘瘸子去了。

刘瘸子也不是个善茬,手中的拐杖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跟养父的剔骨刀狠狠的撞在一起之后,竟然拼了个不相上下。

养父诧异之间,再度提步而上,一刀给刘瘸子来了个腰斩。

可是那飘洒在空中的血突然变成了纸屑,被腰斩的刘瘸子也变成了一个纸人。

我还在好奇刘瘸子去了哪儿的时候,一只手已经解开了我身上的绳子。

刘瘸子声音传来:“娃子,万一我打不过他,你找机会先走,柳家丫头已经被我救下了。”

但养父能让刘瘸子这么忌惮,也不是泛泛之辈。

当他看出刘瘸子用的替身之后,想也不想直接将手中的剔骨刀直接朝我面门甩了过来。

刘瘸子双手一拽把我拽到了地上,那剔骨刀当的一声插到了门上,深入一寸,可见这一刀的威力有多强。

养父此时也到了跟前,一拳就给刘瘸子给打趴下了,而且他还做出了一个人神共愤的举动。

那就是猛踹刘瘸子那条好腿。

刘瘸子这个岁数被踹了三脚之后就基本上就爬不起来了。

我看在眼里,想要去帮忙的时候,屋里突然穿出一条碗口那么粗的大青蛇,一口咬在养父的手腕上。

养父骂了一声贱人,旋即手腕一翻,不知道从哪儿变出一条软鞭,随着一声脆响,青蛇竟被那细细的鞭子抽飞出去。

在地上翻滚几圈之后,竟然变成了姐姐。

她,是一条蛇?

没了绳子的束缚,我刚要爬起来就被养父一脚给踹到地上,感觉肠子都快被他这个老东西给踹断了。

放倒我跟刘瘸子后,养父全然不顾流血的胳膊,手里攥着鞭子,一下一下的抽打在姐姐身上,姐姐被打的皮开肉绽,在地上翻滚咒骂。

说养父是个死太监,别人都是不行,他是压根没有之类的话。

不行对于男人来说是莫大的耻辱,更别说压根没有,可想而知养父下手会有多重。

刘瘸子一把捏住我的脚腕:“娃子,救人,柳家丫头跟你有一段渊源,她是你摆脱活人祭的关键点。”

我当时一听,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

噔的一声拔出门上的剔骨刀就冲了上去。

姐姐看我持刀冲来,眼中终于有了一抹喜色。

结果只是送菜。

下一秒,养父空手夺白刃,一巴掌把我给抽到了地上,我也是发了狠了,也不嫌弃他半年都不洗一次澡了,张口就朝他脚腕咬了上去。

养父吃痛,捏紧拳头就打,纵然如此,我也没有松口的意思。

姐姐也从地上爬起来咬住了养父的手,养父哪怕身手不凡,此时被疼痛刺激的他也会做出下意识的动作。

我重新夺回了剔骨刀,一咬牙,一刀刺进了他的心脏。

想到姐姐先前的叮嘱,我掏出兜里的红色药丸就塞进了他的嘴里,然后一只手紧紧的捂着他的嘴,另一只手抓着剔骨刀在他胸前不断的刺入、拔出。

随着养父瞳孔逐渐涣散,我也松开了手。

不料我刚松一口气,他的手猛地攥住我的脚腕直接把我绊倒,我当时已经被吓毛了,下意识的反手又是一刀。

养父闷哼一声,用尽最后的力气把脑袋贴到了我的耳边:“儿子,昆仑墟,一定要去,还有,小心…瘸子。”

说完,养父挣扎了几下,彻底没了动静。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拄着剔骨刀大口的喘着粗气,想着养父最后那句话,一股复杂的情绪席卷了我。

后悔、悲痛、自责、孤独……

我错了吗?我是不是不该……

姐姐此时却一下子钻进我的怀里,双手环住我的腰,娇柔的身子紧贴着我。

我下意识的搂着她的身子,说:“从现在起,没人欺负你了。”

1 2 3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