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文学
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

重生后,我闪婚了渣男的死对头陆依依依依潘婷婷妮娜小说在线章节目录阅读最新章节

《重生后,我闪婚了渣男的死对头》小说是网络作者炽爱如初的倾心力作,主角是陆依依依依潘婷婷妮娜。主要讲述了:陆依依办完转专业手续从教务处出来,与三个女孩擦肩而过,中间的那个女孩还用一种敌意的目光将她从头看到脚打量。擦身时,轻蔑地发出冷哼。陆依依懒得搭理这种不知所谓的人。谁知,后传来女人的声音,“这就是商城第…

重生后,我闪婚了渣男的死对头陆依依依依潘婷婷妮娜小说在线章节目录阅读最新章节

《重生后,我闪婚了渣男的死对头》精彩章节试读

第11章

陆依依办完转专业手续从教务处出来,与三个女孩擦肩而过,中间的那个女孩还用一种敌意的目光将她从头看到脚打量。

擦身时,轻蔑地发出冷哼。

陆依依懒得搭理这种不知所谓的人。

谁知,后传来女人的声音,“这就是商城第一美女?呵!我看不过如此!”

“哪有妮娜你漂亮啊!”

又是她们?陆依依回头,却见她们已经转身走进了教务处。

商城第一美女?谁给她按的头衔?她知道自己长得漂亮,尽得妈妈遗传,却也不想去争什么头衔惹一身麻烦。不过,这三个妒妇居然这么轻贱她,实在可恶!

又干那种坏事,不惩治惩治,以后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

陆依依拿出手机,拨通了潘婷婷的电话,“你今天来不来学校?放学后,帮我约一下宁诩。”

“谁?我哪有他呀?”潘婷婷还在睡梦中,迷迷糊糊地听着,直到被挂了电话,才猛然从床上坐起,“这丫头是疯了吗?要去招惹商城第一大魔王干嘛?”

转头,又扑在床上,呼呼大睡。

金融管理、工商管理这些专业都是城中富二代富三代居多。

陆依依在这里倒是碰到不少熟人,见到她免不了调侃一下昨晚的宴会。

“依依,你服装设计不学了?我还等着穿你设计的衣服呢。”许承的妹妹,许诺跟她攀谈。

“已经有这么多服饰品牌了,我就不凑热闹了。许诺,你有没有宁七爷的联系方式?”

“他?没有哦。”许诺八卦地靠近她,“你找他什么事?听我哥说,他前天救了你,还做了人工呼吸呢。”

“你不会也看上他了吧?”许诺捂嘴一笑。

也?看上他的人还不少。

陆依依伸出左手,耀眼的恋恋星辰夺人眼球,“我的品味不至于……”

“那倒是,你好幸福啊。”许诺夸张地做了一个极其羡慕的表情,“那你找他干嘛?”

她低头翻着手机通讯录,“哎呀呀,我认识他这么久居然没有他的联络方式,好丢人啊。要不,我问问我哥呗?”

许诺刚要拨号出去,一只素净的手捂住了手机屏幕。

她抬头就见陆依依甜甜一笑,干净明媚的笑容一下子触人心弦,连她一个女孩子都觉得好看。

“不用啦,我能有什么事找他。就是想谢谢他的救命之恩,请他吃顿饭呗。不过,他是大人物哪有时间应酬我。”想想还是算了。

他的安危,轮不到她担心。

更何况,大魔王呀,怎么可能一而再的中伏,那不是太没用了嘛。

“也是,他平常超忙的。偶尔遇见都是在和我哥谈公事,行色匆匆的,连和我安安静静地坐在一起,脑子里都在想生意。唉……”许诺的叹息声中偷偷泄露着女儿家的心事。

陆依依也不点破她,笑了笑。

一天的课很快就过去了,陆依依听得头昏脑胀。这个学期的课已经过半了,现在才转来实在吃亏,她得找个老师补补课才行。

陆依依这么想着顺着人流走出教学楼。

“喂,让让!让让!”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突然有几个人横冲直撞从身后跑来。

陆依依没来得及躲避,直接被撞倒,膝盖磕在了地面,疼得她皱起眉头。

“谁啊?走路不长眼啊!”潘婷婷从人群中冒出来搀起了陆依依,生气地嚷嚷着。

“哦,又是你。”轻蔑的口吻再次传入她耳内。

陆依依艰难地站起来,抬头就见到一脸不屑的鹏妮娜,还有她的两个跟班。

“你们怎么回事,撞到别人不知道道歉,还一副趾高气扬的态度,有没有搞错?”潘婷婷生气极了,转头查看陆依依的伤势。

“没事吧?依依。需不需要去医院看看?”潘婷婷收敛怒火,轻声询问。

“至于吗?就这么轻轻一碰。”妮娜身侧的烟嗓女人开口找茬。

陆依依一直秉持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甚至心情好的时候还可以帮人的混世原则。

无论前世,还是今生,这一条原则始终未曾改变!

陆依依拎起背包往后甩,拉着潘婷婷走。

背包正好甩到烟嗓女人的脸,疼得她大喊大叫。

烟嗓女人捂着半边脸,追了上去“你打我?你他妈敢打我!”粗口连篇!

陆依依回头学着她们轻蔑的口吻,“至于吗?就这么轻轻碰了一下。”

“对啊对啊!依依根本不是故意的!人家就是把包背起来,根本不是故意打你。”许诺出声帮腔。

有不少人附和起来,“要说不对,也是你们先把人撞了没有道歉!”

烟嗓女人被围起来口诛笔伐,看着情形讨不了便宜,就用眼神向妮娜求救。

鹏妮娜也不想犯众怒。想不到陆依依的人缘这么好!

“好啦好啦,紫萱。我想人家不是故意的。”妮娜走过来抱着紫萱,示意她不要再闹了。

陆依依轻笑了一下,转身要走。

谁知,鹏妮娜喊着她的名字追上来,“依依,陆依依,对不起,我们刚转学过来不习惯这里的学习氛围与习惯,在这里跟你说一声对不起。希望可以和你交个朋友。”

陆依依狐疑地看着她伸出来染了美甲的手。她可不想跟坏女人成为朋友。

“学校里面有辅导员,他们可以帮助你们很好的过渡转学阶段的不适应。”陆依依眯眼笑了笑,“很抱歉,我们赶时间。”

说罢,陆依依拉着潘婷婷头也不回地走了。

乘鹏妮娜尴尬地站在原地,气得咬牙切齿!什么东西还敢跟她摆谱?

校门口,何睿森像往常的每一个读书日一样,开着跑车等在门外。

见到陆依依出来,他极快地下车,迎了上去,“依依,”热情地喊了一声之后,他立刻发现了异样,“你怎么了?”

“没什么,”陆依依拉着潘婷婷,“我今天想和婷婷去看场电影,你想去吗?”潘婷婷向来看不惯何睿森,在一起就是狂怼。

他是不愿意和潘婷婷呆在一块的。所以,前世的陆依依经常在两人间横跳约会。

“正好晚上公司有一个会。你们玩得开心点。”何睿森温热的眼神如过了电流,弯下腰,轻轻地在她颊边印下一吻。

脑海的画面如断了片,他狰狞的脸突然与这张温柔恭良的模样重叠,陆依依心脏撕裂般地疼了一下,仿佛被捅了一把刀子。

为了不让他看出端倪,她紧紧地握住潘婷婷的手,强颜欢笑,“别晚了。”

他仍然是一丝不苟的温笑着。

从前,她真的以为他去工作。

每一次和她分开,他都会立刻投入沈梦的怀抱吧。

今晚就是一个获取他们苟且证据的好机会。

陆依依目视他离开,脸色立刻沉了下来。

“咦!那个坏丫头居然上了宁七爷的车?”潘婷婷自后将下巴枕到陆依依的肩胛上,颇感好奇。

陆依依顺着她的视线望去,妮娜已经上了车,而立在车旁的宁诩戴着黑墨镜,修长背影略显单薄,抬脚正要上车。

突然,他转身望来。

1 2 3
继续阅读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