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文学
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

小说《嫁衣倾城,王妃不好惹》在线全文阅读

小说《嫁衣倾城,王妃不好惹》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风信子袅袅,主角是伺琴田氏丫头阿爹。主要讲述了:回了田氏的主屋,就看见年堇霖坐在厅堂的圈椅里,静静的等着他们,身侧伺候的却是伺书,从打进来就没有看见伺琴的影子,似锦心里冷哧了一声,不动声色的扶着田氏坐到了父亲身边。“怎么没见着伺琴?那丫头又跑哪里去…

小说《嫁衣倾城,王妃不好惹》在线全文阅读

《嫁衣倾城,王妃不好惹》精彩章节试读

第17章

回了田氏的主屋,就看见年堇霖坐在厅堂的圈椅里,静静的等着他们,身侧伺候的却是伺书,从打进来就没有看见伺琴的影子,似锦心里冷哧了一声,不动声色的扶着田氏坐到了父亲身边。

“怎么没见着伺琴?那丫头又跑哪里去玩了?”田氏看了一眼伺书,在年堇霖身边坐下,接过了小婢女递来的热帕子,擦了擦脸和手。

似锦也擦了把脸,又擦了擦手,才放下就见着伺琴低着头,手里端着托盘进来了,只是似锦眼尖的发现,伺琴得脸似乎有些红肿,不由看了看父亲。

“这般的下人,留着也只是破坏家风,还是打发了,重新培养几个吧。”年堇霖冰冷着脸,声音有些冷厉。似锦已经很少见过,这样恼怒的父亲,不由得锁紧了眉头,看向了匍匐跪在地上的伺琴。

“夫人,伺琴只是进来伺候侯爷,并没有。。。”

“你还敢说?都是夫人好性子,惯坏了你们,连脸面都不用要了!本候也是你们想要设计的?”年堇霖实在是说不出口,这个丫头谁给她的胆子?居然敢趁着田氏不在,连他都设计?若不是被他发现了,要怎么面对妻子儿女呢?

“阿爹怎么了?不过是这么会工夫,阿爹怎么就发这么大的脾气呢?伺琴伺候的不好,阿爹尽可以传唤他人,一个婢女而已,阿爹小题大做了吧!”似锦缓缓的走到了年堇霖面前,看着他不善的脸,心情瞬间好了起来。阿爹是个专情的,这么些年没有如其他官员一般,三妻四妾的往家抬,后院除了阿娘,就是他们这些子女,清静的很呢。

“是奴婢心大了,还请侯爷恩准,放了伺琴家去吧!”伺琴低眉顺眼的,却没有哭闹一声。

“为什么呢?伺琴,你伺候了我近十年了,为什么要这么做?”田氏也锁紧了眉头,伺琴是一直跟着她的,若是有心,早就算计了她,爬了侯爷的床了,怎么这个时候偏就闹了这么一出了?

“夫人,是伺琴眼皮子浅,伺琴错了,还请夫人。。。”

“阿爹阿娘,不如这样吧!反正我哪里也缺人手,暂时让伺琴去我那里吧!女儿也好调教调教她。”似锦闪动着迷人的笑容,拉着年堇霖的手摇了摇,似撒娇般,让年堇霖的心情好了一些,却不认同似锦的做法。

“这样的人,留着能有什么好的?锦儿还是年少,莫让他们给带坏了。”年堇霖很是恼怒的瞪了一眼伺琴,那丫头就是跪在哪里,低垂着头,不哭不闹的才更让他心烦。

“阿爹,伺琴不论怎样,在侯府也伺候着阿娘近十年了,相信她只不过是一时糊涂,还是让她去我院子里,做些杂事就好了。阿娘。”似锦知道,若是这个时候让伺琴出去了,只怕灾祸会来的更快!那人会一计不成,再生一计,让侯府防不胜防的。

“锦儿,。。。”田氏还想要说什么,见似锦轻摇了摇头,也就选择了无条件的信任了女儿。

“伺琴,去收拾了东西,去姑娘院里好生的伺候着,若是再生枝节,就莫怨着侯府无情了。”田氏也觉得不舒服了,自己身边贴身伺候的,居然敢设计了侯爷,这让她如何能安心了?

“阿娘,我让青枣陪着伺琴去收拾了,一会就带去我的绣楼,不过既然犯了错,就要接受惩罚,伺琴即日起只是我院里二等丫头。”似锦冷冷的看了一眼伺琴,后者依然低垂着头,看不清她脸上的情绪,但是明显可以感受到她的失落。

处理了伺琴的事,似锦把空间留给了爹娘,就从主院出来,回了自己的绣楼了。进门就被柳儿拉住进了里间,看了看外面低声说。

”姑娘怎么要了伺琴过来了?这丫头。。。”

“我知道,你日后多留意着她些,别再生出什么事来,就不好收拾了。”似锦说着,坐在了主位上,静静的等着伺琴进来。

“给姑娘见礼,多谢姑娘收留伺琴。”伺琴抱着个小包袱进来了,衣衫已经换了,是回来的时候,青枣问管事嬷嬷要的,一身青翠的二等丫头的服饰,在没有了大丫头的光环,伺琴看上去有些颓然。

“伺琴,知道我为什么留着你么?”似锦慢悠悠的喝着茶水,眼眉却不看跪在脚下的伺琴,反正已经揭穿了,也不过就是个背主的东西,留着在然会有用处。

“姑娘好心!”伺琴不敢正眼看似锦,总觉得这丫头鬼精鬼精的,大有洞悉一切的精明。

“好心?本姑娘再好的心性,也不会放过背主的东西的。”似锦放下茶碗,把玩着手里的帕子,洁白的帕子上,绣着一串串的红梅,很是灿烂。

“姑娘,是伺琴错了,伺琴不该觊觎侯爷,更不该背叛主母,伺琴只是。。。”

“你认为你只是一时糊涂么?伺琴,本姑娘给了你机会了,自己看着办吧!”似锦丢开了手里的帕子,起身慢悠悠的往里走去。

“柳儿啊!你说这种背信弃义的是不是。。。”

“是该杀,该灭满门的!”柳儿恼怒的瞪了一眼伺琴,正好看见她眼里的一抹疼痛,不由得咬了咬唇瓣。

“姑娘,是祁王爷,他抓了婢子那不成器的弟弟,婢子也是别无他法,只能答应了他,在侯府里造孽!”伺琴哭了,这一次是真真正正的痛哭了起来。

若说本就是伺候人的奴才,走到哪里都不会高贵的起来的,可是她伺琴自打跟了夫人,就在府里高人一等了,出了门也是并不比府里的姑娘差到哪里去,可是自己的家,却是个不成气候的。先是找到她索要银两,而且越要越高,她一个伺候人的婢女,哪里来的那许多银子?可是不给,他们就要到侯府来闹,无奈之下,伺琴几乎把自己所有的体己,都给了那个家,说白了就是那个最小的弟弟,被他挥霍,被他拿去赌了。伺琴已经山穷水尽了,可是那个弟弟还是不争气。那人说,只要她肯给他通风报信,告诉他有关府里的事,就照顾她的弟弟,不让他来打扰。她信了,她能知道的也就是些琐碎的事,也就那么说了些。

却不料前些日子,那人突然说,就这么着,他的弟弟也是个扶不起的,只有她做了侯府的姨娘,就有了大把的银子,可以帮着她的家人了,若不然只怕她的家人会连住得地方都没有了。那人的用意就是要她争取侯爷身边,能够有一席之地,其他在没有什么交代了。

1 2 3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