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文学
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

《嫁衣倾城,王妃不好惹》小说全文在线试读,《嫁衣倾城,王妃不好惹》最新章节目录

火爆新书嫁衣倾城,王妃不好惹是由网络作者风信子袅袅所编写的小说,主角是似锦伺琴萧珞丫头。主要讲述了:似锦去看过了雪莹了,总觉得这丫头似乎就是故意的,可是想想上一世,她为萧珞做的一切,似锦也就不再说什么了。只是安排了青枣夜里陪着雪莹,自己又拿来药膏,给她脱去鞋袜,轻轻地挑起一些,涂抹在了她白皙的脚踝上…

《嫁衣倾城,王妃不好惹》小说全文在线试读,《嫁衣倾城,王妃不好惹》最新章节目录

《嫁衣倾城,王妃不好惹》精彩章节试读

第7章

似锦去看过了雪莹了,总觉得这丫头似乎就是故意的,可是想想上一世,她为萧珞做的一切,似锦也就不再说什么了。只是安排了青枣夜里陪着雪莹,自己又拿来药膏,给她脱去鞋袜,轻轻地挑起一些,涂抹在了她白皙的脚踝上,轻轻的揉着。

“大姐姐,怎么就觉得你变了好多呢?”傅雪莹忽闪着经营的大眼睛看着似锦,咬着牙不敢呼痛。

“是么?那你呢?”似锦并不看雪莹的神色,只是低头轻揉着药膏,那是活血化瘀的,必须要揉开了才能起到最好的作用,这个似锦在军营的时候,就学会了。

半天没听见雪莹的声音,似锦抬起头,就看见那丫头拼命咬住了唇瓣,脸上已经一片通红了,显然是疼的狠了。

“傻丫头,疼了为什么不说呢?”似锦抬手随意的戳了戳雪莹的额头,放下了药膏,走去洗了手才回来。

“大姐姐,你说过的,即使是女儿家也不能太娇弱了,没得让人看不起,只有受欺负的份了。”雪莹脸色苍白的看着似锦,想亲近却似乎又不敢亲近她。

“我说的?我都忘记了,只是真的痛了,叫出来也不是娇弱啊!”似锦抬手理了里雪莹的发丝,清扬起了温和的笑容。

“大姐姐,雪莹是不是很傻?”傅雪莹低下了头,拼命的咬住了唇瓣。似锦看出来了,这丫头内心的卑微,令她做什么都那么的小心谨慎,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似乎上一世的傅雪莹不是这样的。似锦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却怎么也想不明白,也就不想了。

安抚了傅雪莹,似锦把青枣留在了雪莹身边照顾,毕竟她一个姑娘家伤了腿脚,会很不方便,而她今天出来就没有带人,原也是说的今日就回,谁会想出了这么个事呢。

似锦想着雪莹的心思,不由得为她担心,就算是她不会害那人,可是他的亲哥哥可是一直都在算计着呢,怎么会知道上一世的情结,这一世会不会重演呢?似锦慢悠悠的走回了田氏的屋子,却只有伺琴在,说是田氏用了饭就去佛堂了,似锦看了一眼桌上的馒头米粥,还有几样素菜,就将就着吃了些。

才用罢了饭,以瑾就来了,看着似锦的样子有些心疼。

“锦儿,怎么累了?”以瑾的关怀让似锦扯了扯嘴角,哥哥的关心令她温暖的同时,又有些愧疚。上一世的自己,竟然可以那么决绝的,伤害到这么好的哥哥,让他伤心难过不说,还害的他尸骨无存,而父母更是伤心绝望。

“哥,对不起!”似锦趁机靠在了哥哥的肩臂上,环抱住了他的一条手臂。

“怎么了?锦儿可是从来都不会道歉呢!这又是为什么呢?”以瑾咧开了嘴笑的很是开心,就知道自家妹妹是最好的,谁也比不过。

“哥,我们才是最亲的,对么?”似锦仰起头,就看见了以瑾的下巴,都有胡子了呢,就是不知道很久以后,哥哥还会不会这么宠着她了。

“你知道就好!”以瑾揉了揉似锦的头发,眼里满满都是宠溺。兄妹俩又说了会悄悄话,以瑾才离开了田氏的屋子,似锦见田氏半天都没有回来,也就自己回了她的屋子,在伺琴的照顾下睡下了。

似锦做了个梦,那个梦很杂乱,却很清晰。她看见了那个红衣似火的自己,站在山崖之上,遥望着天际翻腾的云雾,放心里满满都是悲哀绝望,就那么纵身跳了下去。。。

风在耳畔呼呼的呼啸着,怀里是已经没有一丝温度的骏儿,眼前却是弥漫着浓厚的云雾。。。

似锦似感觉到了一只手的温度,划过了脸颊,只是那只手略显粗糙,不似伺琴的手,小而柔软,那只手是宽大冰冷的,不由得张开了眼睛,惊愕的看见,床边坐着的竟是萧珞。

“你,怎么进来的?”似锦有些紧张,裹紧了被子,就那么看着萧珞冰冷的脸,一时有些莫名的哀伤。

“就是觉得好奇,所以过来看看。”萧珞也不掩饰自己的行为,定定地就看着似锦,总觉得哪里不对,就是说不清楚,所以就出来走走,不想听见了她在哭泣,那么凄厉哀婉,令他一时冲动,就闯了进来。

“伺琴。。。”似锦看到伺琴睡在门口的小踏上,似乎睡得很沉,不由得有些心惊。

“若想要害你,早就死了,也不必等到今天了。”萧珞收回了手,静静的看着似锦,手心里还留有她的泪水。

“为什么帮我?”似锦突然问道,总觉得这人怪怪的,又说不清楚。

“为了你哥!别害他!”萧珞说着起身就要走,似锦却低垂了眼睑,用被子紧紧的裹住了身子。她不是冷,而是说不清楚心里的情绪。

似锦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只觉得后半夜再无梦无纠缠,就那么安然的睡了。却不知萧珞并没有里去,而是站在床前,静静的看着她的睡颜,却没有任何动作。

“去查,那一日落水之后,发生了什么?”萧珞出门的时候低语了一句,才匆匆离开了似锦的房间。

似锦醒来就看见伺琴正端了洗漱的水来,看见她醒了,忙过来要扶她,却被似锦谢绝了。她习惯了自己动手,做自己的事。

“夫人说,吃了早饭,她去听大师讲经,晚点才能回京城去。”伺琴说着,已经帮着似锦整理好了衣裙,拿来了梳子,帮她梳起了发辫。

“雪莹怎么样了?”

“青枣在那边,不会有什么的。”伺琴说着,青枣已经端了早饭来,看着似锦笑了笑。

“这表小姐还真是的,自己没带人来,我去伺候还觉得不好意思,一晚上疼都没有吱一声。”

“这丫头就是这个性子,什么都藏在心里。”似锦叹了口气,前一世竟然把这么好的个女子,当做了仇人一般。

收拾停当,吃了早饭,似锦让伺琴在屋里等母亲,自己要出去转转,伺琴紧跟在后面叮嘱青枣,不可带姑娘跑远了。似锦笑伺琴像个老妈子,带着青枣笑着跑了,丢下了伺琴直跺脚,嚷着会告诉夫人,似锦也没有在意,反正都会知道,她又不会做什么坏事。

1 2 3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