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文学
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

小说《离婚后:我天下无双》全文阅读

热门小说《离婚后:我天下无双》已上新,它是著名网络作者佚名的又一力作,主角是陈阳任夏月洛萱。主要讲述了:陈阳的声音,清晰的响在每一个人耳边。头顶上的飞剑,更是瞬间分开。一柄柄,指着下面站立的每一个人。以一敌万,一人当国!也不过如此!陈阳走到曹家大宅外面,几万人注视着他。他脚步不停,背后飞剑随之而动。…

小说《离婚后:我天下无双》全文阅读

《离婚后:我天下无双》精彩章节试读

陈阳的声音,清晰的响在每一个人耳边。

  头顶上的飞剑,更是瞬间分开。

  一柄柄,指着下面站立的每一个人。

  以一敌万,一人当国!

  也不过如此!

  陈阳走到曹家大宅外面,几万人注视着他。

  他脚步不停,背后飞剑随之而动。

  “陈阳,得罪曹爷,你是在找死!”

  “我们这里有几万人,你走的过去吗?”

  有人开口,头顶一把飞剑瞬间落下。

  穿胸而过,将人钉在地上。

  陈阳身着白衣,继续向前。

  他前面,有几万人,挡住了去路。

  但他的脚步,依旧没停,也不曾减慢。

  和人群,在一步步贴近。

  咕咚!

  有人吞咽唾沫的声音响起,有人两腿开始打颤。

  有人几乎已经站立不住。

  随着陈阳和他们越来越近,那些飞剑,同样越来越近。

  他们似乎感受到剑尖的寒意,侵入骨髓。

  被飞剑穿透的人,还躺在地上哀嚎。

  “啊!”

  在陈阳靠近他们的时候,终于前面的人顶不住了。

  疯狂的向后拥挤。

  一时间,人仰马翻。

  在陈阳的前方,空出来一条路。

  他步履不停,跨过几万人,在他们的注视下,走进了大宅。

  “曹玉堂,我听说你要杀了我给你儿子报仇,我来了。”

  陈阳的脚步终于停了下来。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曹玉堂被吓得,动也不敢动。

  这漫天的飞剑,实在是太吓人了!

  “曹玉堂,我听说你在江城烧杀掳掠,无恶不作,无人能奈何你。”

  陈阳声音威严:“你这等土鸡瓦狗,本配不上这等威势。不过今日借你人头,告知天下。”

  “我夏国万万里河山之上,绝无黑恶势力的土壤。”

  陈阳举手,飞剑颤动。

  曹玉堂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您到底是谁,就算是死,也让我死个明白。”

  “有人叫我无双战神,有人喊我无双医神。”

  “无双战神!”

  曹玉堂两眼陡然瞪大,怎么可能!

  可眼前的飞剑,有容不得他不信。

  如此神仙一般的手段,整个夏国,除了声名赫赫,天下无双的无双战神,谁还有这等本事!

  “战神大人,小人有眼无珠,饶命啊!”曹玉堂怕了,连连磕头,只求活命。

  “我取天下飞剑于此,斩你头颅,你死的值了。”

  陈阳抬手,飞剑凌空:“这一剑,是告诉所有人,夏国绝无黑恶势力存在的土壤。”

  飞剑落,曹玉堂头颅飞起。

  “尔等几万人,为虎作伥,本应全部斩杀在此!”

  陈阳的声音在此响起:“但今日给你们一个活命的机会,你们愿意赶赴南疆为国奋战的,现在就去。”

  他没说不去的结果,但飞剑凌空。两万人,一个出头说不的人都没有。

  陈阳刚要开,看到潘云缩在角落里一脸震惊。

  陈阳抬手就想顺便将她斩杀,但眼前却想起一个画面。

  任夏月最开始创业,也最艰难的时候,这个势利眼很重的女孩却一直对她不离不弃。

  他叹了一口气,淡淡开口:“今日的事情任何人不得外传,否则…”

  他手指一勾,漫天飞剑齐齐向下。

  仿佛天被压低,只在头顶三寸高。

  所有人一动不动,潘云吓得腿底下湿透了。

  这一夜,曹玉堂身死,黑龙潭三万余人赶赴南疆参军入伍,保家卫国。

  同样,江城上方百万飞剑凌空的事情,传遍了全世界。

  任家这一夜,彻夜不眠。

  任夏月坐在客厅沙发上,眉头紧锁。

  任玉成开口问道:“夏月,要是那小子死了,他们找到咱们咱们家怎么办?”

  任夏月闭上眼睛。

  任宁浩忍不住开口说道:“他死了,那曹少的气肯定也消了,不会有事的。”

  “这么久了,他也该死了吧?”

  任玉成摇了摇头。

  那可是曹玉堂,陈阳一个卑微的小人物,能撑得了多久?

  众人纷纷点头。

  这件事情让整个任家人都提了一口气,生怕连累到他们身上。

  “他肯定是死了。”

  “那可是曹爷,他想杀的人,哪有活得下来的。”

  “再说,他就算侥幸活下来,咱们也必须跟他切割干净关系。”

  姜兰撇着嘴不屑说道:“反正你们离婚协议书已经签了,离了婚这件事情凭什么跟我们有关系?”

  “再说,他肯定是个死人了,不用纠结这种事情。”

  “妈!你怎么能这么说话?他是因为我,才会发生这次的事情啊!”

  任夏月已经忍不住湿了双眸:“再说的清楚点,他是为了保护我,才会死的。就算更多的事情我做不到,我也一定会替他收尸!”

  “不行,那你们之间还解释的清楚吗?那怎么嫁人?”潘云也怒了。

  两人正在对峙。

  潘云跌跌撞撞的闯了进来,浑身上下沾满泥泞,一进门就喊道:“不能嫁人,不能嫁人!”

  任夏月被她的模样吓到,急忙起身过去扶住了她,担心的问道:“云云,你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没事,你也别管我发生了什么了!”

  潘云抓住任夏月的手腕,急切的说道:“你听我说,你只是和陈阳签了协议书,离婚证一定不能领。你千万,千万要把他挽回。”

  任夏月摸了摸潘云的额头:“也不热啊。”

  她眼角露出苦涩:“我最早本就没想过因此离婚,但你们所有人都在逼我,劝我!现在离婚协议书已经签了,而我也想明白了,我想在事业上做出一番成就,他确实帮不上我,是个累赘!”

  “不是这样子,我…”潘云忍不住想把今天看到的场景说出,但忽然想到当时陈阳看向她的恐怖眼神。

  第一眼,就让她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惧!

  以及那无穷尽的,悬在头上三尺高的飞剑!

  都让潘云不敢将真实情况说出来!

  她只能急切中带着哀求的对任夏月说道:“任总,我求求您,这次就听我的吧。一定一定不能和他领离婚证,一定一定要把他追回来啊!”

  “好了,我知道了。这件事情你就不要管了,跟我上去换一身衣服。”

  任夏月轻叹了一口气,拉着潘云的手上楼:

  “好好休息,明天,还要去金鼎集团开会。”

1 2 3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