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文学
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

主人公叫顾南恺胡凯的小说凶案侦查者在线阅读全文

凶案侦查者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网络作者北斗二娘,主角是顾南恺胡凯。主要讲述了:“怎么说?”睡意沉沉的众人被他这个想法给惊了,连忙凑了过来,希望从他口里听到推理的证据,顾南恺清了清嗓子:“不管是谷眉,还是赵莉,还是胡凯,这三个人的作案动机实在是太明显了,不是吗?”众人不可否认,但…

主人公叫顾南恺胡凯的小说凶案侦查者在线阅读全文

《凶案侦查者》精彩章节试读

第7章

“怎么说?”

睡意沉沉的众人被他这个想法给惊了,连忙凑了过来,希望从他口里听到推理的证据,顾南恺清了清嗓子:“不管是谷眉,还是赵莉,还是胡凯,这三个人的作案动机实在是太明显了,不是吗?”

众人不可否认,但还是不理解他话里的意思。

“胡凯是个聪明的人,更是个孝顺母亲的人,试想一下,当这样一个人,他的母亲生病,他怎么会不了解,又怎么不会知道那些药的价格有多昂贵?”

“他迟早会察觉药的价格有问题,他一定会去查,而这个时候,凭借他的聪明,定然会发现墨菲林早就给了医生一大笔钱了!”

高原这次倒是挺机灵的,一拍桌子兴奋道:“所以胡凯这家伙肯定骗了我们,他很有可能早就知道了墨菲林的遭遇!他肯定对胡明海恨之入骨了!”

顾南恺点了点头,眼中透出一丝精明来:“说起来我们第一次去找胡凯的时候他用了点计谋让我们误以为他情绪激动,现在看来仿佛在隐藏些什么。”

“那还等什么,把这小子抓回来审讯,看他交不交代!”

李猛眼睛一瞪就起了身,吓得两个一直以来昏昏欲睡的女孩惊了一下,顾南恺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了,便挥了挥手:“都这么晚了,大家都回去休息,明天一早,李猛,你去抓人,我和吴老师得先去一个地方再了解了解情况。”

夜色越发深沉,商陆被三个男生护送回家,顾南恺坐在吴青鸾的车里,此时他已经十分累了,但还是强打精神思考着什么,吴青鸾浅浅的打了个哈欠:“都已经找到凶手了,还想什么?”

顾南恺低低的嘿了一声:“你以为胡凯就是最后的凶手吗?”

吴青鸾不解:“动机这么清楚,还不是吗?”

“不会是他,他只是我们找到真凶的途径。”

吴青鸾沉默了,而此时顾南恺已经闭上了眼睛,她不懂这个男人,很多东西或许他心里已经有了想法,但他不说出来,谁都不知道,她也不去问。

经过短暂的修整,第二天几人再见面的时候都显得比前两日精神,顾南恺一进门就直接问到:“胡凯人呢?”

“审讯室呢,一早就带回来了。”李猛答了一声,跟着顾南恺直接往审讯室走,吴青鸾留在了外面,高原顺势凑上去:“一大早的,你们两个去哪里了?”

吴青鸾显得有些疲惫:“去找胡明海以前的保姆了解情况,真是累死我了。”

高原嘿嘿笑了两下没有再打扰他,就在顾南恺进去没多久的时候,曹仓接了个电话,脸色微微变了一下,连忙向审讯室走去,此时胡凯正在接受顾南恺的审讯。

“墨菲林是谁,你早就知道了吧。”

胡凯懒懒的看着顾南恺:“警官,我说过了,我不认识什么墨菲林。”

顾南恺并不着急,而是缓缓的换了个话头:“那我们来聊聊你母亲的病吧。”

这话一出,胡凯愣了一下,像是想到了什么,但很快他就挑着眉看了一眼顾南恺:“我母亲的病跟案子无关吧。”

“的确无关,但据我们掌握的消息,你母亲治病所需要的费用,不是你们能负担的起的吧,治病的钱,是墨菲林偷偷交给医生的吧。”

顾南恺看到胡凯的脸色变了,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继续道:“你是什么时候知道钱的事情的,又是什么时候知道你父亲囚禁她的?”

顾南恺说话的时候盯着胡凯,他能够清楚的看到这个孩子脸上表情的变化,从隐忍,到痛苦,再到愤怒,最终化为额头青筋暴起的一声怒吼:“那个混蛋不是我父亲!他就是个畜生!他死有余辜!”

看着胡凯眼中的怒气,顾南恺能够理解。

“但是他的罪,不是谁都能定的。”

胡凯冷冷一笑:“所以是你们吗?要等他害够了人,有一天终于纸包不住火了,才能为受害者喊冤吗?这对胡明海来说多么像是解脱,可是对于那些被他残害的人呢,要死多少个,才能等到他被制裁的一天?这就是法律的意义吗,这就是所谓平等的法律给予人的保护吗?”

听着他的话,顾南恺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回应他,因为从某个角度来说,胡凯说的没有一点错,可是从他们的立场来说,却有自己不得已的立场,他看了一眼李猛,见对方也是有些动容,微微沉默了一下,他回过头去:“可很多时候,没有必要牺牲另一个人来制裁他,你说呢?”

胡凯脸色僵住,他双目空洞的看着看着地上的某一处,顾南恺和李猛也不说话,等着他的回答,直到很久之后,胡凯才泄了气,却万分悲伤:“我不知道她是谁……”

“不知道?那个他?”这倒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是的,我不知道,胡明海本来该死在我手里的。”他抬起头看向顾南恺,疲惫的眼里露出恨意来:“当我顺着那笔钱找到小月的时候,她已经死了。”

胡凯说完这话就沉默了,像是在压抑自己的痛楚,顾南恺等人也没有说话,趁着这个空档,曹仓走了进来,俯身在顾南恺耳边说了什么,顾南恺眉眼一挑很快也给出了回应,曹仓走了出去,胡凯才缓过来,他重重的呼了一口气:“所以我想要胡明海死,十四号那天,我原本想要杀了胡明海的,可是她阻止了我。”

“一个女人,对吗?”

胡凯又深深的吐了口气:“是的,一个女人。”

“你认识她吗?”

“我看不到她的脸,可是我能感受到她的恨意,和我一样,她深深的恨着胡明海,她的恨不比我少。”

“顾队,难道是谷眉?”李猛探过身在顾南恺耳边低声说了一句,顾南恺眼眸中闪过一丝精光,不着痕迹的摇了摇头。

“你的计划里,想要胡明海怎么死?”

“我不知道,我只想杀了他,我没有想过我要如何杀了他,事实上,我没想过要逃避警方,是那个人,她说胡明海的死,不该连累我,我还有我妈,如果我杀了胡明海,小月做的一切,就没有意义了。”

顾南恺心里有些认同这个凶手的说法,的确,胡凯有点冲动,小月的死将毫无意义。

“你妈妈知道这件事吗?”

胡凯皱了皱眉:“她什么都不知道,甚至在你们找过她之后,她以为胡明海是我杀的,而你们也应该查清楚了,胡明海死的那天,我的确和她在一起,不是吗?”

顾南恺知道他说的没有错,该核实的他们已经核实过了,的确如此。

“你可以走了。”

顾南恺拿过李猛记的笔录看了看,确认无误之后开口,胡凯却是有些踌躇,他抬头看向顾南恺:“如果找到凶手,可以告诉我吗,我想见见她。”

他如此悲伤又热切的见到那个人,不是因为她杀了自己的父亲,而是因为她保护了自己,也保护了妈妈唯一的儿子。

1 2 3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