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文学
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

凶案侦查者陈芳胡明海小说免费阅读

看小说一定不要错过北斗二娘写的《凶案侦查者》,主角是陈芳胡明海。主要讲述了:顾南恺无法通过陈芳的话语完全想象墨菲林当初的遭遇,但是他无比清楚,那一定痛彻心扉。“她是怎么死的。”他问出这个残忍的问题,陈芳愣了一愣,眼神空洞,看着地板许久,才缓缓的开了口。“跳楼,她找机会,终于跳…

凶案侦查者陈芳胡明海小说免费阅读

《凶案侦查者》精彩章节试读

第9章

顾南恺无法通过陈芳的话语完全想象墨菲林当初的遭遇,但是他无比清楚,那一定痛彻心扉。

“她是怎么死的。”他问出这个残忍的问题,陈芳愣了一愣,眼神空洞,看着地板许久,才缓缓的开了口。

“跳楼,她找机会,终于跳了下去……当我知道她身份的时候她的抑郁已经很严重了,她开始大喊大叫,胡明海怕了,他塞住她的嘴巴,将她捆绑起来,害怕我知道的太多,胡明海给了我一大笔钱让我离开,可是我怎么能走呢,我的孩子在受苦,我已经放弃她一次了,这些年来我日夜都在良心的谴责中度过,我怎么能再次抛弃我的孩子呢。”

看着面前奔溃的女人,顾南恺感觉自己也被她的情绪感染了,他轻轻的吸了吸鼻子:“给赵莉治病的钱,是墨菲林是托你之手的,对吗?”

陈芳沉默着点了头,顾南恺又道:“为了不引起胡明海的注意,你假装离开了,可是当你再去救人的时候,墨菲林已经死了,对吗。”

”她是当着我的面死的!就落在我的眼前,我看着我的孩子在我的眼前落下,你如何能懂得我的心痛!你经历过,你的孩子在你面前落下的场景吗!我一辈子都忘不了,忘不了的!所以,胡明海必须死!他要去向我的孩子赎罪!我回到老家,找到了剩余的百草枯,我早就准备好了他家的钥匙,我支开了谷眉,她帮我支开了新来的保姆,所以那天晚上,我很容易就进入了胡明海家。”

她轻声笑了一下,满脸的泪水,却又觉得万分迷茫:“让胡明海死,太简单了,他死的太快了,可是我的月月经受的丝毫他都未曾感受,他死了,是要下地狱的啊,可是我的月月呢,这一生,我再也见不到她了。”

顾南恺看着这个女人,她这一生仿佛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有了一个缩影,让人唏嘘,直到他离开审讯室的时候,陈芳依旧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

“顾队,你是怎么确定,凶手是陈芳的?”

李猛懵懵的,在他看来,这个案子自己从头至尾都参与了,可是却跟什么都没做似得,让他摸不着头脑。

顾南恺拿起杯子喝了口水,说起了自己的推论。

“其实我不过是整合了大家的线索,这个案子我们没有一开始就参与,很多东西都已经没有价值,所以最终给我们的线索实在很少,一开始曹仓在胡明海家发现了手铐的残骸,我们初步认为胡明海有特殊癖好,但从谷眉那里却难得知胡明海并未有这方面的嗜好,墨菲林线索的出现让我们了解到了胡明海和墨菲林之间或许有不为人知的关系,而随着胡凯女朋友和胡明海情人这个双重身份的出现,我们查到了胡明海对墨菲林的残忍行为,这一点我们从陈芳的口中得到了证实而所有嫌疑人和墨菲林的关系让我们缩小了查找范围,墨菲林对凶手的意义一定及其重要,当时来看,胡凯的动机最为明显,但案发当日他和赵莉的确有不在场证明,这些我们已经走访过了,胡凯当时拒绝我们调查的行为,经过吴老师的推断,是有所隐瞒的。”

大家瞥了一眼吴青鸾,她淡淡的点了点头,但心里却有些暗喜,要知道她大概是提出这个观点的时候顾南恺并未有所表示,她还以为这家伙并不在意呢。

顾南恺接着说:“他的确有所隐瞒,后来我又去了胡凯所在的宿舍,发现他曾搜索过杀人方法,但又是什么让他放弃了呢,他和赵莉的不在场证明皆有人和监控作证,显得有些刻意,所以我推测,他是否和凶手认识呢?果不其然,审讯过程中他承认了,此时曹仓和商陆关于我们在胡明海家找到的两枚指纹和毛发的鉴定也出来了,毛发上的额DNA证实,毛发的主人和墨菲林有亲缘关系,而此时谷眉的自首,恰恰又让她自己的嫌疑洗清了,我更加断定,谷眉也是认识凶手的,他们都是为了掩护凶手,那如今,那个凶手,与我们而言,近在眼前,又远在天边。”

李猛挠了挠脑袋,高原也开口道:“可线索还是连不到陈芳身上去啊?”

顾南恺又笑了一下:“这就又得感谢吴老师了。”

吴青鸾不说话,但脸上的得意表情还是有所显现,她接着顾南恺的话头:“在去找陈芳问询的时候,我曾观察过她的家里,发现有一间房子里满是女孩子喜欢的毛绒玩具和衣服,从小到大都有,所以我推想,陈芳应该有个女儿,但从现场的痕迹看,这些东西都是全新的,所以她对女儿应该很有愧疚之情,她想弥补却没有机会。”

“而且我在陈芳家里发现许多关于治疗抑郁方面的书,所以结合吴老师的发现,我们对陈芳的身份有了初步的猜想。”顾南恺叹了口气:“陈芳当初说过,墨菲林的事情是谷眉告诉她的,你们也看到了,谷眉自首的时候我问了他一个问题,我问她认不认识陈芳,她对这个人完全没有印象。”

“陈芳一开始就做好了报仇的打算,而且她也察觉到了胡凯和谷眉的想法,她救了这个两个孩子。

谁都没想到这个案子背后竟然是这样的隐情,一时间大家都陷入了沉默之中,半晌之后顾南恺站起来:“陈芳那边,能帮多少就帮多少吧。”

没人否认对这个女人的同情和唏嘘,可是就在他们结束这个案子半天之后,众人就得到了一个让人难以接受的噩耗。

陈芳死了。

“她身上藏着剩余的百草枯,足以要了她的命。”商陆垂着头,小姑娘心里难受的紧,在她看来,胡明海那样的人就该死,却白白搭上了这对母女,叫她难以接受。

顾南恺沉默了许久没有说话,他知道这些都是一个从警人员必须经受的过程。

“通知一下胡凯和谷眉吧,陈芳的后事就让他们办吧,很多事,他们应该知道。”

顾南恺起身离开,外头阳光好得很,微微有些刺眼,一个身影缓缓向他走来,竟然是胡凯,他带着满脸的沉痛走近:“我收到两封信。”

顾南恺和他并排而立:“谷眉和陈芳的,是吗。”

胡凯沉默着点头:“胡明海的财产转让书,谷眉给我的,陈……”他很快停住了,又很快哽咽:“阿姨将她的所有财产,也都给了我。”

“拿着吧,你就当这些是小月为你留下的,不要辜负她,不要辜负任何人,你知道胡明海那样的人会带来多大的危害,所以你知道该怎么做。”

胡凯攥紧双手,悲戚的脸上那双眼睛却透出郑重的微光,不会的,他不会辜负的……

1 2 3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