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文学
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

主角唐宓唐枫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神医王妃又掉马了免费看

热门新书《神医王妃又掉马了》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流心蜜糖的又一力作,主角是唐宓唐枫。主要讲述了:“我没有想掏鸟蛋,我就是想爬上去看看那窝里有什么?”唐枫放松下来,忍不住为自己辩解。“下次想看直接让方砚把鸟窝拿下来就是了。”唐宓笑着揉了揉他的脑袋,便拉着他进屋。方砚看着唐宓的背影,又呆呆地看向半夏…

主角唐宓唐枫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神医王妃又掉马了免费看

《神医王妃又掉马了》精彩章节试读

第17章

“我没有想掏鸟蛋,我就是想爬上去看看那窝里有什么?”唐枫放松下来,忍不住为自己辩解。

“下次想看直接让方砚把鸟窝拿下来就是了。”唐宓笑着揉了揉他的脑袋,便拉着他进屋。

方砚看着唐宓的背影,又呆呆地看向半夏:“你觉不觉得大小姐今天好奇怪啊?”

半夏也盯着唐宓的背影,然后晃了晃脑袋:“没有啊,小姐很正常啊。”

……方砚无语地看着半夏。

好吧,他忘了这丫头有多崇拜大小姐了,只要是大小姐就没有不正常的。

屋里,唐宓关上房门,便看着唐枫道:“把衣服脱了。”

“啊?”唐枫呆呆地看着她,像是没听清她说的话。

“把衣服脱了,我看看你有没有受伤。”看着他吃惊的表情,唐宓轻声解释。

唐枫又脸红了:“我真没事,衣服就不用脱了吧。”

平时调皮的孩子还知道脸红,把唐宓都给逗笑了:“你是我的亲弟弟,你怕我吃了你啊。”

唐枫俊脸更红了:“男女授受不亲……”

男女七岁不同席,他都快十二了,她怎么还能看他的身子。

“真是长大了啊,还知道男女授受不亲了,长姐如母,我看看怎么了。”唐宓好笑地看着他,就要动手去脱他的衣服。

唐枫连忙跳起来,“我自己来。”

知道自己躲不过去,唐枫视死如归地脱了上衣。

白白嫩嫩的小身子,还半遮半掩,看得唐宓一阵好笑。

确认只有手臂上那一点儿擦伤,她才终于放下心来:“还好只是手臂上有些擦伤,若是伤筋动骨看你怎么办?”

唐宓一边心疼地叨叨,一边温柔地替他上药。

唐枫呆呆地看着唐宓,只觉得她今天特别不一样。

从小她就对他特别严厉,每日都逼他读书写字,要求他用功上进,他脑袋上就好像被她戴了个金箍似的,折磨得他烦不胜烦。

刚才他还以为自己死定了,没想到她竟然没有骂他,反而还关心他受没受伤,还替他上药,他怎么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一样呢。

上完药,唐宓替他拉好衣服。

“我自己来。”唐枫羞得不行,立刻拉着衣服自己扣了起来。

唐宓好笑地看着他,顺口问道:“这几日在学院可有什么趣事?”

唐枫的动作一滞,有些呆滞地看着唐宓,像是不相信这是她问的一样。

见他这幅表情,唐宓好笑地捏了捏他婴儿肥的小脸:“发什么呆啊?”

唐枫终于回神,呆呆地看着唐宓:“你怎么不问我功课了?”

以前她不是从来都只会关心他的功课好不好?有没有被先生夸赞?策论会不会写?哪会问他这种问题啊?

唐宓扬眉戏谑道:“怎么?你希望我问你功课吗?”

“不是不是。”唐枫连忙将头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我们学院前几日刚收来一批宝马,有一匹还是汗血的,可名贵了。”

“是吗?那汗血宝马允许你们骑吗?”唐宓很配合地问道。

“别人是不可以,但是我可以。”唐枫一脸骄傲地拍了拍胸口。

“为什么?”唐宓好奇了。

“只有骑射得优的人才能骑到汗血宝马,学院里我的骑射最好,这次我一定能得优,下次我就能骑汗血宝马了。”唐枫势在必得般,兴奋得很。

唐宓突然便有些心酸,从前她只关心他的学业,却从来不知道原来他骑射这么好。

以前的自己实在是太失职了。

唐宓眼中闪着泪光,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我们枫儿真棒!”

听到唐宓的夸赞,唐枫瞬间便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

这是他第一次听她夸他,他功课不好,所以她从未夸过他。

见唐枫笑得这么开心,唐宓从食盒里拿了水晶糕出来:“这是我亲自做的,算是给你的奖励了。”

唐枫看到那水晶糕瞬间又呆住了:“你是做给我吃的?”

以前她可从没做过吃食给他。

唐宓笑了:“做了两份,还有一份送去给了祖母。”

唐宓说着,拿了一块糕点给他:“你尝尝。”

唐枫接过水晶糕,小心翼翼地咬了一口,那甜甜的滋味一下甜到了他心里。

“好吃吗?”唐宓一脸期待地看着他。

“很甜。”唐枫拨浪鼓似地点头,也拿了一块给她。

唐宓吃着水晶糕,忍不住又捏了捏他婴儿肥的俊脸:“明晚中秋宴结束之后,姐姐带你去看花灯好不好?”

“你想要出去看花灯吗?那也是我带你去,你都没出过府。”唐枫嫌弃地撇开她的手。

唐宓依言笑道:“好,枫儿带我去。”

翌日,中秋佳节。

一大早,茯苓和半夏她们在院里挂满了花灯。

唐宓倚着栏杆,看着她们忙得欢快。

前世的中秋节她在做什么呢?

应该是还沉浸在那致命的打击中无法自拔。

想到前世,唐宓便想到了那个男人,回屋从笼箱里拿出那件斗篷。

那个人为什么会给她这个?

还有,他到底是谁?

“小姐……”茯苓进屋,便见唐宓正捧着一件斗篷发呆。

唐宓回神,立刻便将斗篷塞回到笼箱里。

茯苓眼眸轻晃,进屋道:“小姐,时辰不早了,奴婢们为您梳妆。”

半夏也端着热水进屋来。

两人一起伺候唐宓梳洗完,便开始替她上妆。

见茯苓要往她脸上上浓妆,唐宓皱眉:“我来吧。”

“是。”茯苓愣了下,只能停了。

唐宓简单地往脸上化了淡妆,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她这张脸,她不似唐楹那样艳丽,她属清雅,若是妆容过浓只会适得其反。

略施粉黛,娥眉淡扫,朱唇轻点,却已然美得不可方物。

“小姐……”半夏愣愣地看着唐宓,眼里直冒心心,激动得都说不出话来了。

茯苓也是看呆了,小姐是真的美,那种不加修饰便能俘获人心的美。

“小姐,咱们穿礼服吧。”半夏将架子上的礼服取下来,就要帮唐宓换上。

茯苓见状,立刻过去帮忙。

礼服刚换到唐宓身上,便听“撕拉”一声,有什么裂了。

茯苓紧张地吞了口口水,立刻将指尖的刀片收到了袖兜里。

1 2 3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