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文学
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

张小柱徐慧欣小说《长生不死仙医》在线阅读

《长生不死仙医》是以张小柱徐慧欣为男女主角的小说,主要讲述了:冯尘山真的非常生气。“你们TMD随便说一个地方啊?都是一帮什么狗杂种,非得暴露老子的位置?”冯尘山相信,要是张小柱去了别的地方,他就别想找到自己。这样一来,冯尘山就可以放心大胆,好好玩弄刘玉凤了。可现…

张小柱徐慧欣小说《长生不死仙医》在线阅读

《长生不死仙医》免费试读第22章 无耻之徒

冯尘山真的非常生气。

“你们TMD随便说一个地方啊?都是一帮什么狗杂种,非得暴露老子的位置?”

冯尘山相信,要是张小柱去了别的地方,他就别想找到自己。

这样一来,冯尘山就可以放心大胆,好好玩弄刘玉凤了。

可现在,张小柱估计最多十分钟,就能赶过来!

冯尘山眼睁睁看着床上的刘玉凤,妖精一样的性感娇躯,不断扭动着,显然是药物的劲力,已经上来了。

现在这个时候离开,真是太让人郁闷了!

冯尘山一咬牙,“妈的,老子跟你拼了,老子多的是药!”

他舍不得走,于是立刻去翻找衣服里的迷药。

此时,张小柱风驰电掣的赶到凤鸣大酒店。

他才刚进电梯,就看到各种骚动的性感女人。

每层楼都有让人销魂的声音,此起彼伏!

大晚上的来到这里,酒足饭饱的男人们,有无穷的精力,需要发泄!

张小柱也管不了这么多,直奔冯尘山所在的房间。

他连敲带打,但里面根本没人回应。

“姓冯的,滚出来!”

张小柱哪里还会再等,他满脑子都是刘玉凤,生怕这丫头,遭受侮辱。

嘭!

张小柱猛踢房门,进门就看到,刘玉凤半裸的娇躯,性感美艳。

而她是自己在扭动,显得极为妖娆动人!

“TMD……”

张小柱看得出来,刘玉凤被下药了,他气得半死,赶紧脱下衣服,要给刘玉凤遮挡,并顺手将她抱起,打算离开。

可就在这时,一个黑影,忽然从床下钻出来,直接给张小柱的小腿肚,一记猛扎。

张小柱惊觉不好,药剂的气味,立刻散发在空气中。

他立刻就觉得,浑身麻痹,摇摇欲坠!

“哈哈哈……小瘪三,臭保安,干你娘!”

一击得手,冯尘山激动坏了。

迷药的效果非常好,管他是谁,都会无力反抗!

冯尘山只要把张小柱绑起来,他就可以和刘玉凤,好好玩玩,不怕被人打搅了。

“狗日的,看你死不死!”

看着张小柱,站都站不稳的样子,冯尘山根本不理他,而是扑上了床。

他搂着刘玉凤,在她白皙的玉背上,贪婪的摩挲着。

“臭保安,好好看着,我是怎么玩你们家大小姐的,好好给老子学,啊哈哈哈!”

说着话,冯尘山就把刘玉凤,摁倒在床上,作势要去撕扯她最后的衣衫。

可张小柱强忍着巨大的药劲,还是缓了过来。

他猛地运足体内的真气,立刻封闭心脉和大脑的通道,让药力无法继续发挥,他的情况,好转了很多。

“王八蛋,老子打死你!!!”

眼看着刘玉凤的晚礼服,就要被冯尘山扯下,张小柱发了疯一样,猛扑上去,拼命捶打。

冯尘山吃痛,大惊失色。

“你……怎么会这样?为什么没有……没有昏迷?”

张小柱懒得和这个狗杂种解释,他的拳头,完全没有控制力气的想法,一个劲的朝着冯尘山拼命暴打。

冯尘山好像一条死狗,被张小柱打得头破血流,满嘴都是鲜血。

他拼命挣脱,好在张小柱也不完全清醒。

冯尘山玩命的逃跑,张小柱也无力再追。

“……这什么……什么破药,后劲真大……”

张小柱赶紧运功,想要把药劲,全部挥洒出来。

可刘玉凤,好像一条美人蛇,嘴里喃喃自语,拼命搂抱,全身缠绕住张小柱。

“小凤……你清醒一点……你不能这样……”

“……小姨……我是张小柱啊……”

无论张小柱如何呼喊,刘玉凤根本没有任何回应。

她放肆的扑倒张小柱,一次又一次,激烈的香吻,不停落在张小柱的嘴上和脸上。

张小柱在这一轮一轮的美人攻势中,也逐渐来了劲,药力让他变得意志薄弱,失去了最后的抵抗!

这一次,张小柱和刘玉凤,就好像是一个人,身体再也没有分开过!

狼狈逃跑的冯尘山,越想越生气,越想越窝囊。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张小柱这么猛,他不敢回酒店,就只能开车回家。

刚回到家,冯尘山就大吼大叫,找到自己的亲爹哭诉。

“废物,老子让你干一点点事情,你都办不好。蠢货,真没见过,你这种窝囊废啊,女人都被你下了药,衣服都脱了,临到要办事了,被别人的男人上了?”

冯龙听闻了冯尘山的遭遇,抬手就给了他两耳光。

今天的事情,其实就是冯龙安排的。

冯家一直想和刘家,结成亲家,就算是私生女,冯家也无所谓。

毕竟,刘明山是武学大师,这是一个大靠山啊。

本来他们打算,先强行生米煮成熟饭。可谁知道,冯尘山这么不中用。

“现在怎么办?老爸,这个事情,绝对不能让刘明山知道啊!”

“哼,现在立刻召集人手,我们杀回去!”

“什么?”

冯尘山完全傻了。

他的亲爹,满脑子都是什么鬼心思啊,现在张小柱和刘玉凤,肯定在床上男欢女爱啊,事情早就成了,现在再带人去干什么?

“你懂个屁,既然那小子被下了药,那他肯定一时半会,不会清醒,那我们就栽赃他,把这件事情,做成铁证,让这小混蛋背黑锅!”

冯龙的一番话,让冯尘山激动得不行。

亲爹就是亲爹,果然有办法啊!

“嘿嘿,爸,你太狠了。那这样的话,我等会还可以继续玩弄刘玉凤,哈哈……”

“哈哈,就是。反正都下了药,不玩白不玩,走,赶紧带人杀回去捉奸,不能便宜那小子一个人!”

1 2 3 4 5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