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文学
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

小说《少年术士》全文阅读

《少年术士》讲述的是主角庄重乔可可之间的故事,一起看看他们曲折的人生之路。主要讲述了:不过周若茜眼里莫名的一丝担忧出卖了她。说实话,周若茜是不看好庄重的。正如刘东说的,之前庄重是算计了高桥野,可是那是暗算,现在正面比拼风水造诣,庄重使不得任何的小伎俩。高桥野的风水功力可是十分深厚…

小说《少年术士》全文阅读

《少年术士》精彩章节试读

不过周若茜眼里莫名的一丝担忧出卖了她。说实话,周若茜是不看好庄重的。正如刘东说的,之前庄重是算计了高桥野,可是那是暗算,现在正面比拼风水造诣,庄重使不得任何的小伎俩。高桥野的风水功力可是十分深厚,连他都要花费十个小时才能看出的风水局,庄重能在六个小时内看出吗?
   周若茜不相信,所以她有些担心。
   只是很快,周若茜就将这种莫名的担心强行驱逐掉了。自己为什么要担心那个色狼?像是他那种色狼,自己巴不得他输呢!
   周若茜生气的想着,端起杯子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你好,问下,这个酒吧昨天是不是发生斗殴事件了?”庄重抓住一个顾客问道。
   那人看一眼庄重,却是没有回答,走到了一边。像是这种事情,没有人愿意主动讲出来,免得得罪了酒吧老板。
   连续又问两个人,却都是没人肯回答,纷纷避开。
   “靠,一群胆小鬼!”庄重骂一声,看看四周,猛的抓住一个喝得差不多的酒鬼。
   “你好,我是警察,请跟我走一趟,我怀疑你跟昨天的斗殴事件有关。”庄重一脸严肃的对酒鬼说道。
   “啊?斗殴?我没有啊,警察同志你一定误会了,我昨天根本就没有上二楼!”酒鬼一听,吓了一跳,顿时辩解道。
   原来是在二楼!庄重心底暗笑,接着吓唬道:“我怎么听人说在二楼看见过你?你是不是曾经出现在过现场?”
   “天地良心啊,警察叔叔,一楼就有卫生间,我干嘛要去二楼的啊。再说昨天斗殴的都是一些大富家少,我就是想参与,也参与不进去啊。”酒鬼快被庄重吓哭了。
   二楼卫生间!庄重却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那我暂时相信你,以后注意点,不要被我逮到!”庄重警告酒鬼道。
   酒鬼慌忙保证不敢,灰溜溜走了。
   庄重则直接上了二楼。
   二楼都是一些包厢,专门为有钱人服务。若是在这里被人下了煞,得罪了富家大少们,确实足够刘东喝一壶的了。也难怪刘东这么巴结高桥野,他还指望着高桥野给他化解呢。
   问明二楼卫生间位置,庄重来到了卫生间里面。
   卫生间位于星皇酒吧的西北方向,这也是一个卫生间的标准风水位。北、东北、西南这三个方位都是禁忌,属于凶相,卫生间不宜开在这三个方位。
   进入卫生间,没有一丝异味,打扫的非常干净。墙面贴砖都是白色。卫生间属水,白色的贴砖属金,金生水,对于秽气有化解功用。洗手的池子边上摆着几盆绿色植物,还摆着一炉檀香,两者都可以净化空气。在卫生间的隐蔽角落则挂着一个瓷葫芦,是用来吸收卫生间里的秽气煞气的。
   卫生间的整个布局也是合乎风水,不存在问题。庄重却是有些看不明白,这问题到底是出在哪里了。
   按理说,这样的风水,是根本不可能出现血光之灾的啊。
   庄重绕着卫生间连续转了几圈,却是都没能看出症结所在。似乎真的如同高桥野所说,这个局十分的隐蔽。
   此时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两个小时,庄重已经在二楼溜达了好几圈。不止卫生间,整个二楼的包厢都被庄重看过了,却是仍然没有发现一点问题。
   “妈的,难道老子要输给那小鬼子?”庄重郁闷的骂一句,再次走进卫生间。这两小时的走动,让他憋出一股尿意,要赶紧解决一下。
   站在卫生间窗口,庄重痛快的小便着,眼睛四处打量外面的夜景。
   这明珠市的夜景还真是繁华啊,简直是火树银花不夜天啊。庄重心里感叹。
   突然,庄重目光落在不远处一个小山包上。
   那里似乎在实施一个工程,挖出来的土堆积在道路上形成一个小山包。而小山包正巧对着星皇酒吧卫生间。
   这是……
   庄重提好裤子,眯起眼睛看着那个小山包,小路笔直,跟堆在路上的山包构成一个弧形的弯月状,仿佛是一把镰刀,镰刀口就正对着星皇酒吧。
   镰刀煞!
   镰刀煞有两种,一种是指天桥,另一种是指由小山丘和马路结合而成的,是由弯形路所造成的。星皇酒吧对着的小山包,正就是第二种。
   镰刀煞可是很凶恶的一种风水煞,会导致血光之灾。星皇酒吧发生的多起斗殴事件,却正是跟这个镰刀煞有关!
   那个小土包八成也是有人故意堆在那里的,只要让土包保持一个月,星皇酒吧就得因为频繁的斗殴伤害事件关门大吉。事后再将土包平掉,神不知鬼不觉。这个做煞的人,却是一个高手。
   庄重嘴角微微上扬。问题症结终于找到了。只用了两个多小时!比高桥野足足快了数倍!
   这下那小鬼子该认输了吧?庄重得意的想到。
   酒吧包厢内,正在喝酒的高桥野却悄然露出一丝阴笑。目光闪烁,释放出阵阵杀意。
   “庄重,我说了要让你死,就一定会做到!给老子死去吧!”高桥野低声自言自语道。在音乐的遮掩下,却是没有人听到。然后高桥野猛然握了一下右手,像是发动了什么。
   作完这一切之后,高桥野则谈笑风生的站起来,举杯对乔可可、周若茜道:“来,我敬两位美女一杯。先干为敬!”
   说完,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乔可可跟周若茜不好意思拒绝,也是举起杯,喝了几口。只是在喝下的时候,两人没有察觉,方才倒入她们杯中的酒早已被刘东调换了。
   庄重找到了问题所在,正准备出去打高桥野的脸,然而脚步才一动,却陡然浑身一个激灵,大叫一声:“不好!”
   接着就见庄重如同发狂一般在卫生间内扭曲着身体,似乎在躲避什么。
   而此时庄重双眼充血,目光变得异常诡异。这一刻呈现在他眼中的卫生间已经没了实物,全都是各种气机。这种情况之前庄重也出现过一次,是被那个白衣女人看了一眼之后发生的。至于究竟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怎样才能出现,庄重却还是没弄明白。
   卫生间内气机纵横,有从酒吧风水局中心传来的生吉之气,也有卫生间内的污秽之气。而夹在这些气机中间的,却是一道尖锐狭长的暗红色气机。这道气机在卫生间内肆意流窜,声势猛烈。时不时的射向庄重,要将庄重身体穿透。
   庄重就紧盯着这道暗红气机,不断的左躲右闪,免得被这道气机命中。

1 2 3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