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文学
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

江意李玉梅小说在线全文免费阅读(涅槃而生:八零娇娇戏渣爹无弹窗无删减)

涅槃而生:八零娇娇戏渣爹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网络作者李宝珠,主角是江意李玉梅。主要讲述了:李玉梅拉着女儿一直出了服装厂的大门,就茫然了。要去哪里?“去吃饭。”江意挽着母亲的胳膊,亲热道:“哦,不对,要去菜市场,买肉!五花肉!七层楼!我要吃妈妈做得东坡肉!”李玉梅脸上又带了苦涩,她没有钱。“…

江意李玉梅小说在线全文免费阅读(涅槃而生:八零娇娇戏渣爹无弹窗无删减)

《涅槃而生:八零娇娇戏渣爹》精彩章节试读

第14章

李玉梅拉着女儿一直出了服装厂的大门,就茫然了。

要去哪里?

“去吃饭。”江意挽着母亲的胳膊,亲热道:“哦,不对,要去菜市场,买肉!五花肉!七层楼!我要吃妈妈做得东坡肉!”

李玉梅脸上又带了苦涩,她没有钱。

“我有!”江意掏出兜里剩下的30多块钱。

李玉梅一愣。

江意继续道:“这是管江繁要的,他兜里好几百块呢,我第一次管他要零花钱,他竟然只给我30多。”

“要不是我挤兑他,30多他都不想给我,我猜只会给我几块钱!”江意说道。

李玉梅刚刚要对江繁升起的一点点好感顿时没了。

江意嘻嘻一笑,拉着母亲去了不远处的菜市场。

李玉梅这才想起来问:“就算买了东西,我们去哪做啊?”

没锅没灶,食材又不会自己熟。

“唔,回招待所,我有好东西给你!”江意说道。

“什么东西?”

江意没有回答,只拉着母亲往菜市场去。

李玉梅对女儿向来溺爱,只要不是大事,女儿说什么是什么。而她们之间也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大事。

这次的离婚算是大事了,但是实际上李玉梅还是听了江意的。

她本不想离婚,离婚后的日子不好过,但是看见女儿坚持,她就没坚持。

江意也知道母亲有多爱她,她忍下眼底的泪光,拉着母亲进了菜市场。

菜市场庞大、嘈杂,各种怪味道,李玉梅一脸感慨地看着眼前的繁华热闹。

来到杭城10年了,这是她第一次进菜市场,因为江老太太怕她藏钱,只让她做饭,从来不让她买菜。

她在后厨工作,也只做饭不买菜,采买那都是“能人”的活。

母女两个好好在菜市场逛了逛。

现在虽然是87年,但是能逛的地方只有两个,百货商场和菜市场。

菜市场说是卖菜的,但是实际上已经变成了杂货市场,市场边上已经出现了卖衣服的、卖小吃的,卖杂货的。

她越看,眼底的光越亮。

每一个小吃摊,她都停下来问问,有些问完不好意思地拉着江意赶紧走了,有些却会忍痛花钱买上一两一块尝尝。

还有卖衣服的卖布的,她都要问问价钱,看看样式,但是什么都没买。

江意一直跟在她身后,双眼亮晶晶地看着母亲。

母亲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出色。这么快,她似乎就发现了商机。

最后,李玉梅停在一个鞋摊前,紧紧捏着手里的钱,看着台面上的一双运动鞋,眼里带泪。

女儿脚上的鞋是堂妹江凤穿小了剩下的,本来就有点小,现在脚趾上的补丁眼看都要破了。

而那双鞋要10块,她手里却只有30多,还要吃饭,甚至租房子…..

都是她,对不起女儿。

江意发现了母亲的表情,刚要说话,就听母亲说道。

“等以后,妈妈肯定给你买最好的衣服,最好的鞋!让那江凤眼馋死!”李玉梅咬牙道。

江凤只比江意小几个月,两人同年。

但是江凤有父母护着,从来都是穿新衣服新鞋。

而这些钱,都是江简从江老太太手里要出来的。

江老太太手里的钱,就有她李玉梅的份!

最可气的是,每次穿上新衣服新鞋,江凤总是明里暗里在江意面前显摆!

穿旧了的小了的衣服,江凤也是先分给她的那些表妹,最后破得没样子的,才会送给江意,然后一不顺心,就会要回去!

李玉梅眼里含泪,这些她都看在眼里,但是过去为了江繁,为了她们的“小家”,她都狠心当做看不见。

现在想想,自己真是糊涂,苦了女儿了。这么多年,她心里不知道有多难过。

江意靠在母亲肩膀上,过去她真的因为这些事怨过母亲,有时候走路多了鞋子夹得脚疼,她就会跟母亲生气,说些气人的话。

也伤了母亲的心了。

“妈妈,我知道你的难处,过去的事不是你的错,也不是我的错,我们就都放开吧。我们朝前看,以后有的是好日子呢!妈妈也会穿上新衣服新鞋,比谁都漂亮!”

“乖。”李玉梅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掉下来,又赶紧擦掉。

“走,我们买菜,做东坡肉去!”母女两个同时说道,说完又欢喜地相视一笑。

然后去蔬菜生鲜区,买了一堆做东坡肉的食材。

肉只有一斤,葱姜蒜也只有一点点,最后李玉梅又忍痛买了瓶黄酒。没有黄酒的东坡肉是没有灵魂的。

两人带着食材回了招待所。

进门之前李玉梅又有点犹豫,昨天晚上人家看在江繁的面子上让她们白住了,今天还能让她们进门吗?

“妈妈,不是白住的,江繁会付钱的。”江意说道。

这个李玉梅知道,她的意思是:“你爸…江繁,会不会跟服务员交代,不让我们进?”她担心的是这个!

江意眼睛一亮,母亲真是可造之材!这么快就开始恶意猜测江繁了。

不过,也许也不是恶意,而是准确?

“他敢!”江意转头,视线对准招待所大堂里正跟服务员说话的江繁,大声道:“他敢不让我们进,我就去找招待所的所长,问问他,这里是不是不招待干部家属!”

江繁将要出口的话顿时收了回去。

她们猜对了,他找服务员,确实想让她拦住她们。

当然不是以夫妻矛盾为借口,而是他品德高尚,家属就在本地有居所,就让她们回家住好了,不要占用国家资源。

但是现在…..

江意拉着母亲进去,江繁立刻转头,装作没看见一般上楼了。

1 2 3
继续阅读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