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文学
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

男女主人公栗吱傅斯淮小说温柔缱绻全文免费阅读

正在热载中的都市言情文《温柔缱绻》,是作者佚名精心力创完成的,本书主角有栗吱傅斯淮,无删减无广告。主要讲述了:“草!栗吱!你给我滚下来听到没有。”
栗吱心里骂娘,你他妈怎么不滚上来?还不是只敢在楼下叫嚣,对着她满嘴喷粪,有本事打电话给傅斯淮啊。
还不是知道自己惹不起。
栗吱也知道傅斯淮在生气,因为他的动作只…

男女主人公栗吱傅斯淮小说温柔缱绻全文免费阅读

《温柔缱绻》精彩章节试读

“草!栗吱!你给我滚下来听到没有。”
栗吱心里骂娘,你他妈怎么不滚上来?还不是只敢在楼下叫嚣,对着她满嘴喷粪,有本事打电话给傅斯淮啊。
还不是知道自己惹不起。
栗吱也知道傅斯淮在生气,因为他的动作只快不慢,识时务者为俊杰,栗吱搂着他的脖子,略带撒娇得主动在他唇角亲了亲,“帮帮我?”
傅斯淮镜片下的眼眸一暗,伸手直接将眼镜摘了,“你做了个好选择。”
他确实会帮她,不然昨晚也不会进她的房间。
他将手机置于耳畔,对那边道:“有事?”
坐在车里的江澈一听到这清冷的嗓音,立刻吓得挂断了电话。
呵,看看,连跟傅斯淮对峙的本事都没有。
栗吱眼里闪过不屑,他做初一她做十五,成年人为自己的选择买单,没什么好后悔的。
不过栗吱没想到气死江澈的代价会这么大,从门口到客厅、客厅到厕所、再到主卧,等结束的时候,她连掀起眼皮的力气都没有。
傅斯淮靠在床头,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她的后背,说实在的,如果是叫鸭子,栗吱觉得自己的工资都付不起这么好的售后服务。
“利用我的感觉如何。”
栗吱没吭声,主要是真的累,累得她现在脑瓜子转不动,也实在寻思不出来,傅斯淮是不是觉得自己亏了?要找回场子。
但自己也是以身饲狼了不是?
“我给你一星期的考虑时间,希望我能听到满意的答复。”
傅斯淮的话,在接下去的时间里,被栗吱忘得一干二净。

本就是露水情缘,何况她也从来没打算会跟傅斯淮有什么后续。

更重要的是,她根本无暇顾及这些事,她所有的时间都耗费在了联系客户上。

江澈的报复比她想的来的要迂回,竟然不是直接找上门来撕破脸,而是选择了在工作上的针对,原本谈好的几个周年庆活动跟经销招商会是定在万盛酒店举行的,接洽人正好是自己,如果她能办好,行政部主管铁定能落在她身上。

细节都已经加班加点的完成,在这节骨眼上却出了问题,若说不是江澈,她死都不信。

她离主管的位置临门一脚,如果就这么断在这,栗吱不甘心。

此时此刻的她站在帝豪会所包厢的走廊上,深呼吸一口气后,笑着敲开了包厢的大门。

一进包厢,里面的气氛已经十分热烈,桌上摆满了各种酒,H市最高端的娱乐会所,配备的女公关自然也是吸人眼球的。

栗吱一身职业装,显然在这里格格不入。

“哟,这不是江澈的小宝贝么,我还以为是新来的女公关。”有调笑的声音传来。

栗吱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她早该知道的,一直避而不见的郝总却突然放出消息,自己在帝豪,他是这次合作最大的的客户,她不可能不来,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原来江澈在这等着她。

有人在这时候调笑道:“江澈的宝贝,身材确实可以。”

何止可以,站在一群美女中间,穿得最多,衬衫扣子只解开了两个,但她光是站在那,也足够撩人,无关布料多少。

“一个被我睡烂了的货,算我哪门子宝贝。”不多时,江澈那恶劣又刻意的音调在包厢角落里响起。

栗吱直直望了过去,才发现他怀里还坐着个女人,江澈的手正往她裙子里钻。

她倒是头一次见到江澈这样子,在此之前,他在她面前一直装得人五人六的。

江澈这一开口,包厢内的的气氛瞬间被点燃了似得。

有人故意拉偏架,说话的语气却下流,“怎么,是晚上没伺候好江少,算了人家小美女不懂事,还不过来给江少赔礼?”

落在栗吱身上的眼神形形色色,反正没有一道,是友善的。

她知道今晚是个鸿门宴,但显然现在的情形不容乐观,江澈已经将身上的女人一把推开,手指敲了敲前面的大理石台面,“怎么,很害怕?滚过来把这些酒都喝了,老子给你一个跪着磕头道歉的机会。”

如果之前还算调笑范畴,那这可就侮辱人了,其中不乏有几个男人看不下去,替栗吱说了几句,倒是把江澈给惹毛了。

“看来她这张脸确实挺能骗人的,你们以为她是个什么好货!”江澈嗤笑了一句。

到底是生意场上的朋友,谁也不会为了个女人,跟朋友闹翻,江澈不爱听,那只能说明这美女倒霉了。

原本热烈气氛的包厢,连音乐都停了,所有人都在看着栗吱。

栗吱在片刻的僵硬后,注意到门口已经有保镖在守着了,难怪刚才她能轻而易举进来。

她在想通后,直接朝着江澈走了过来,短短的一段路,愣是让她走出了万种风情来。

饶是江澈,心里也是不得不承认,他在栗吱身上,花的心思最多,可也是这么女人给他头上戴了这么大一顶绿帽子,这口气他不出,还在H市混个屁。

“江少。”分明是慵懒中带着冷然的语气,可从她嘴里说出来,便成了撩拨男人的利器,江澈只要一想到她对着自己装圣女,一看到傅斯淮就贴上去那骚样,浑身就冒火,恨不得就地将她就地给扒了,让所有人看看自己是怎么上她的。

栗吱勾了勾唇角,“是不是我将这些酒喝了,您就能放我一条生路?”

江澈用舌头顶了顶腮帮的软肉,“你先喝了再说。”

包厢内立刻有人起哄,“喝喝喝!!”

女公关们懂事,见有男人拿起了烟,立刻贴了过去,帮忙点烟。

栗吱看着一排排早就码放好的酒杯里的各色液体,扯了扯唇角,然后直接拿起了醒酒器,众人都看着她,没有一个人制止,估计是想看这女人如何做困兽之斗。

栗吱将杯里的酒全部倒进了醒酒器里,“一杯一杯喝,多没意思,江少你觉得呢。”

江澈面露讥讽,看这女人到底玩什么花样。

“江澈,撒了气就差不多了,这样会喝死人的。”

他们出来玩,可不是想出人命的。

江澈现在兴头上,哪里听得进去这个,“你怕你可以走。”

他今晚就是要折腾死栗吱,然后在这给她一个别开生面的贺礼。

栗吱已经起身,对着刚才替她说话的那个男人笑了笑,随后站在江澈面前,那双如江南烟雾般的眼眸,此刻显得又纯又欲。

江澈也是真的对她动心的,看到她这样服软,也没了刚才嚣张的气焰,“贱不贱?嗯?你以为你贴上傅斯淮,他会为你来么?他是什么身份,老子对你这么好,你还敢给我戴绿帽?”

栗吱笑容不变,幽幽道:“是啊,你对我好,好得很。”说罢表情一变,揪起江澈的衣领直接将醒酒器朝他泼了上去。

1 2 3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