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文学
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

《冤狱归来,逆袭从经商开始》小说全文在线试读,《冤狱归来,逆袭从经商开始》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冤狱归来,逆袭从经商开始是作者太子饭所著,主角是杨靖叶美惠。主要讲述了:跟赵耀泰的谈话很顺利。赵耀泰刚来名城县一个多月。从外地空降到这个小县城,受到排挤是自然的。想要在这个小县城站住脚跟,最快的方式就是站队。虽然赵耀泰对整个名城县的形势还没一个完整的把控,但是在现阶段投靠…

《冤狱归来,逆袭从经商开始》小说全文在线试读,《冤狱归来,逆袭从经商开始》最新章节目录

《冤狱归来,逆袭从经商开始》精彩章节试读

第18章

跟赵耀泰的谈话很顺利。

赵耀泰刚来名城县一个多月。

从外地空降到这个小县城,受到排挤是自然的。

想要在这个小县城站住脚跟,最快的方式就是站队。

虽然赵耀泰对整个名城县的形势还没一个完整的把控,但是在现阶段投靠金友山,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两人各取所需。

金友山需要赵耀泰给予他常委会上的支持,这样金友山就有了话语权。

而赵耀泰需要借着金友山现有的势力,让自己的枝丫伸展出去,这不是一件坏事。

另外,在没有通报县委常委会的情况下,赵耀泰抓了前任的常务副县长陈碧辉,自然会招致陈碧辉曾经桃李的报复。

赵耀泰不是傻子,他不会仅仅因为杨靖戴的一块手表就毫无保留地帮助杨靖,他帮杨靖,一是因为那块手表,二是因为新官上任,必须烧上三把火,而他的第一把火,就是陈碧辉。

这就是所谓的树立威信。

三把火烧得好,能让自己在名城县快速站稳脚跟,站得不好,那就有可能引火烧身。

站队金友山,将矛盾引到金友山的身上,对赵耀泰来说,是眼下最好的选择。

官场就是这样。

看起来是一起很简单的合作。

其实在背后,是有着很多的利益考量的。

这一点,杨靖很清楚。

他没指望赵耀泰毫无保留地帮助自己,但是只要这其中有一丝利益可图,他就能说服赵耀泰。

说到底,杨靖此时扮演的就是一个利益的掮客。

努力使合作的双方都有好处,而他,这个无权无势的人,夹在中间,获得相应的报仇。

这些大领导们,仅仅从指缝里流出来的一点,就够杨靖管饱了。

当然,这一次见赵耀泰,除了达成双方的合作之外,还有一件私事,那就是徐尧的事情。

赵耀泰虽然还没站稳脚跟,但是想要从市公安局捞一个嫖客,也不是太难的事情。

第二天早上九点多钟。

杨靖接到了徐尧打来的电话,告诉他,他放出来了。

接下来,杨靖能做的就是等了。

他有足够的耐心。

在监狱三年,他最大的收获就是耐心。

有些事情,急是没用的。

徐尧被释放的当天下午,杨靖接到了梁孟鑫打来的电话。

陈翔在县公安局的审讯下,已经完全承认了陷害杨靖的事实,县公安局已经决定对其执行逮捕,接下来,就是看县法院翻案的速度了。

金书记已经责令检察院对现有的证据重新审核。

为了杨靖的事情。

县检察院,县法院当年负责主审杨靖案的检察官和法官都拿到了处分。

梁孟鑫的这个电话,里面是有不少潜台词的。

表面上看,是金书记对于杨靖翻案的事情很上心,而杨靖看到的,却是金友山急需赵耀泰的帮助。

他这种不在权力中心的人,自然不知道县委发生了什么,会让金友山如此上心,但是这里面,一定是有原因的。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金友山绝对不是一个为了杨靖,能搞出这么大阵仗来的人。

不管金友山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对杨靖来说,恢复清白之身,就是眼下最重要的事情了。

这几天,除了等消息之外。

杨靖最上心的事情,就是关于父亲的病情了。

父亲现在不仅生活不能自理,连说话都是含糊不清的,母亲尚丽华告诉他,父亲做了一辈子的瓦工,从来没出过事情,那天干活的上午,杨宗茂还特意检查过安全措施,可是吃过午饭没多久,他脚下踩着的脚手架就突然断开了。

他从上面掉落了下来,恰好摔到了脊椎。

当时送到医院之后,诊断的结果就是脊椎受伤。

干活的东家也是一家普通人,根本赔不起钱,加上这个时间,恰逢陈翔上门逼债,要求杨靖家赔偿十万元。

在这种两头难的情况下。

杨宗茂做出了艰难的选择,东拼西凑加上多年积蓄的十万,赔偿给了陈翔,而自己,只能选择离开医院,回到家里疗养。

听到这些内容,杨靖的眼眶真的湿润了。

那一刻,他是责怪自己的。

如果不是自己的话,父亲杨宗茂也不至于会落到如此的地步。

带着父亲去了县里的医院。

医院说,如果当时就进行手术的话,或许情况还不会这么糟糕,现在要手术的话,不管是县医院还是同江市的医院,都已经没有办法了,除非送到远京或者黄浦市的大医院,或许还有希望。

但也只是或许。

并不是百分之百的。

而且,十万块钱显然是不够的。

这种病要好起来,再来十个十万都打不住。

生活就是这样。

总会将人逼入死角。

杨靖虽然要回了陈翔“夺走”的那十万,但是依然是杯水车薪,看着躺在病床上只能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的父亲,心里的压抑,又是谁能理解的。

这天上午。

杨靖到农田里干活。

因为照顾杨宗茂的原因,地里很多农活就荒废了。

忙碌了一个上午,刚准备回家吃饭,母亲尚丽华出现在了农田里,大声喊着他的名字,杨靖还以为是叫他吃饭,当时也没当回事,走到母亲的身边的时候,才听清楚说是叶美惠来了。

叶美惠?

听到这个名字,杨靖多少还是有些震惊的。

他是真的没想到,叶美惠会再次上门。

跟着母亲回到家。

这才发现,不光是叶美惠来了,叶美惠的母亲张薇也来了。

屋子的墙角,放了一堆的补品,看来是她们带来的,杨靖看了叶美惠一眼,她静静地坐在堂屋的角落里,低着头一言不发,甚至连看一眼杨靖的勇气都没有。

“阿靖回来了啊,啧啧啧,我们家阿靖是真的能干啊,这刚回来就做农活去了,真是个好孩子。”

看到杨靖回来。

张薇的脸上堆满了笑容,主动迎了上来。

杨靖放下了手里的锄头,对着尚丽华说道:“妈,我先去洗个手。”

说完,就径直进了厨房旁边的卫生间。

杨靖没有搭理她,张薇也不生气,用手拨拉了一下叶美惠,叶美惠的表情很显然是有些为难的,但是在母亲瞪了她一眼之后,她无奈地站了起来,也跟在杨静的后面,进了卫生间。

当年的两个人,可是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对于杨靖家,叶美惠自然是再熟悉不过了。

杨靖家可没自来水,需要从水缸里将水舀到脸盆里,然后再洗手。

他手上都是泥点子。

一盆水很快就脏了。

刚把脏水倒掉。

叶美惠就主动用瓢打了一瓢的水,倒进了脸盆里。

杨靖犹豫了一下,也没拒绝,在脸盆里使劲搓起手来。

“阿靖,对不起,是我的错。”

叶美惠的声音,从背后传了过来。

其实此时的杨靖,手已经洗干净了。

只不过他不想现在回过头来面对叶美惠,所以,还在继续。

“我……我这次过来,是把彩礼钱还给你家的,对于三年前的事情,我真的很抱歉,我那个时候真的是被蒙蔽了眼睛,我……我不应该那样做的……”

还彩礼?

听到这三个字,对于杨靖来说,多少还是有些意外的。

他或许不了解叶美惠,毕竟在她的身上栽了跟头,可是他了解叶家人。

尤其是张薇。

张薇这个人,简直就是貔貅,只要是吞进去的钱,是绝对不可能吐出来的,而且叶家还是扶弟魔,叶美惠不过是一个赚钱的工具而已,张薇的眼里,叶绍雄才是真正的孩子。

当初彩礼钱送过去的当天,就进了叶绍雄的口袋,按照叶绍雄的脾气,这笔钱早就花完了,哪里还有还回来的道理?

1 2 3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