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文学
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

《深山隐居:女儿骗回女帝给我当小妾》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楚默柳清雪小说

看小说一定不要错过追梦小纸鸢写的《深山隐居:女儿骗回女帝给我当小妾》,主角是楚默柳清雪。主要讲述了:“哟!灵儿这么快就踏入修炼了?那我这个爹,离无敌还远吗?”“果然,养女儿是有好处的!”楚默坐在家门口的银杏树下,端着一碗饭吃的贼香!没有女儿这个粘人的小妖精在身边,感觉生活真幸福!虽然不知道女儿现在混…

《深山隐居:女儿骗回女帝给我当小妾》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楚默柳清雪小说

《深山隐居:女儿骗回女帝给我当小妾》精彩章节试读

第15章

“哟!灵儿这么快就踏入修炼了?那我这个爹,离无敌还远吗?”

“果然,养女儿是有好处的!”

楚默坐在家门口的银杏树下,端着一碗饭吃的贼香!

没有女儿这个粘人的小妖精在身边,感觉生活真幸福!

虽然不知道女儿现在混哪里去了,但看着她越过越好。

身为老父亲的他,也安心了不少!

至于系统调侃他,说他是小菜鸡…楚默丝毫不理会。

以他的脸皮,什么嘲讽不能接受?

楚默吃饱以后,将碗洗了放好。

又撒了个尿,洗了个手,这才将心神沉入系统,默默的按了抽奖按钮!

对于非酋来说,每次抽奖前洗洗手,这恐怕是他们最后的倔强了。

指针由慢到快,在金色抽奖圆盘上,飞速转动了起来。

楚默的心也随之提起,不断的祈祷。

“仙人女仆!”

“魔头管家!”

“实在不行,给我个迪迦奥特曼的神光棒也行啊!”

不过…这次系统似乎没有听到他的祷告。

指针渐渐停了下来。

【叮!恭喜宿主,抽奖获得顶级书法!】

“书法?”

看着眼前的奖励,楚默眉头紧锁了起来。

“在这修炼者横行的世界,你给我这书法有个什么用?”

“若是之前,或许我觉得有书法还能教教灵儿,可现在楚大爷我已经是二品武者了!”

“我离无敌还远吗?给个书法,打架时还能用笔杆子戳死人不成?”

楚默嫌弃无比。

但有总比没有好,自己用不上,女儿可以用啊!

常读书的姑娘家,会培养出一种知性美,楚默还是比较想将女儿养成才女的。

所以一直以来,也都有教自己女儿写字背诗!

毕竟…他除了会教这些,也教不了别的。

“算了,把这书法技能邮给我家灵儿吧!”

“至于楚大爷我…要去试试我的恐怖实力了!”

将顶级书法通过系统发放给女儿后,楚默在自家门口寻找起了试炼目标。

如今成为了二品武者,他感觉自己强大了无数倍,腰杆子也直起来了。

一番寻找,最终…将目标定在了猪圈里,那只捕来的野猪身上。

“受死吧,八戒!”

楚默撸起衣袖,一把跳进猪圈里。

野猪也是野性十足,对这个把它捕回来男人,充满了恨意。

獠牙一甩,无比凶狠的朝着楚默冲来。

这一人一猪,就此展开大战!

楚默连战斗的噱头都想好了,酒剑仙大战天蓬元帅!

不过很可惜,十来分钟后,酒剑仙被一獠牙拱出了猪圈,摔了个狗啃泥。

“卧槽!果然天蓬元帅不可小觑!”

“我还是适合写写字,背背诗!”

“打打杀杀这种事,让灵儿去做吧!”

楚默从地上爬起,果断放弃了继续战斗的想法,洗了澡躺床上就睡了过去。

……

相比楚默晋升后的快乐,另一边的镇北王柳挚,却在自己的王府大发雷霆!

“可恶!可恶啊!”

“那贱人为何在路边随意捡个野丫头,都能拥有这般资质?”

“神体啊!万年难得一见的血煞之体,未来成长起来,天下有何人能敌?”

“如今神体被那贱人收为了公主,朝中那些老狐狸绝对能看出她的价值与前途,这也势必会引起一些墙头草偏向柳贱人那边!真是气煞我也!”

想到今日白天被女帝当众驳了面子,弄的颜面尽失,柳挚愤怒不已。

在王府又是砸,又是摔的,杯子瓶子碎了一地。

吓得一众仆人噤若寒蝉。

苗疆之主苗三步,与血刀老祖倒是老神在在的喝着酒。

丝毫不理会暴怒的镇北王。

“你别看我,我苗三步只是你请来的客卿!我们是合作伙伴,并不是你的下属!”

“要不是看在那堆天材地宝,以及赛华佗脑袋的面上,我可不愿趟这浑水!”

见镇北王那不满的眼神看了过来,苗三步冷笑了一声。

柳挚气急,拿了老子东西,你踏马就是这么划水的?

正当他恼怒之际,一道娇媚的笑声从耳旁传来。

“呵呵呵,王爷勿虑!成长不起来的神体都是虚设!”

“奴家有一法,可让陛下她今日建立的威势瓦解掉,同样也能让那血煞之体,再也成长不起来!”

众人为之侧目。

只见屏风后面,走出一位穿着性感暴露,身材无比火爆的女人。

女人扭着小蛮腰款款上前,身子一软就瘫倒在柳挚怀里。

此女正是李淳风那背叛过他的小弟子,杨穆雪。

看着这千娇百媚的女人,柳挚眼中闪过一抹厌恶。

但表面上却是哈哈大笑,一把揽过杨穆雪,一双大手开始摸索。

“哈哈哈,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穆雪,你有什么好主意你就说吧!说好了,本王重重有赏!”

闻言,杨穆雪心中大喜。

嘤咛一声,像极了没骨头的软骨动物,就这样缠在镇北王身上。

“王爷,奴家可不要重赏。”

“奴家一直为王爷排忧解难,而王爷却还没有王妃,您看…嗯哼?”

“您以前可是答应过奴家的,一定会给奴家一个名分!您贵为王爷,可不能食言啊,奴家想您好久了!”

杨穆雪媚眼如丝的贴在柳挚身上。

那股子媚劲,倒是让血刀老祖直舔舌头。

听到杨穆雪这话,柳挚眼中闪过一丝寒芒,双手不自觉的用力一握。

“有何计策快说!别耽误本王时间!否则…”

杨穆雪顿时羞红了脸。

“讨厌!王爷您轻点嘛!奴家又不会跑,到时候您想怎样,那就怎样!”

“王爷您看,那血煞之体尚未成长,如今只是个没见识的野丫头,正是我们动手的好时机!”

“我们只需…安排几个高手伏击,便可轻易将其杀死!到时候没了血煞之体,那贱女人必然少了许多筹码,在王爷与女帝势均力敌的情况下,那些大臣又岂会胡乱站队?”

“如此…难题就迎刃而解了!王爷觉得,奴家说的如何?那王妃之位…”

杨穆雪欲拒还迎的看着柳挚,一对饱满不断挤压着对方。

充分利用了自己身体优势!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柳挚却冷冷一笑,一把将其推开。

并一个大比兜怒甩在了杨穆雪脸上,将她抽飞出去好几米。

鼻血狂喷,牙都打掉了几颗。

“妃你妈个头!还想当本王王妃?区区一个玄阶垃圾,也不看看你什么货色!”

“不提暗杀还好,你一提本王就来火!当初你是怎么保证的,一定能毒杀李淳风那老不死的。”

“可结果呢?那老不死不仅一点事没有,本王还差点折戟在药谷!本王要你有何用?”

“如今那野丫头成了老不死他们的宝贝,捧在手里怕化了,岂会不设防?你这是想让我麾下主力去送死,你是何居心!”

看着那翻脸无情的柳挚,杨穆雪捂着红肿的脸,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这一刻,她感觉天都塌了!

她很想问问柳挚,你知不知道一个大比兜,会对自己这样的美女造成多大的心理伤害?

自己冒着危险,泯灭良心,背叛了将她养大的师父,出卖了将她当姐妹看的女帝。

只为了成为王妃,与眼前这男人厮守一生。

可最后…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没能毒死李淳风,就意味着她杨穆雪失去了价值,仅凭玄阶实力根本不可能得到重用。

一时间,杨穆雪后悔无比,心中充满了惶恐。

“王爷!王爷我没有什么居心啊,那老家伙没死掉,真不怪奴婢啊!”

“要怪就怪那什么阎王煞不好使,否则李淳风也不会活着回来,妄为天下第一奇毒!”

为了活命,杨穆雪已经慌不择言了。

这话一出,镇北王与血刀老祖顿时转移目光。

压力一下给到苗三步身上。

苗三步一愣:“你是在质疑我?既然如此,某便让你尝尝阎王煞的滋味!”

黑袍一抖,一阵黑烟弥漫,将对方笼罩。

顷刻间,房间内便响起了杨穆雪那凄厉的惨叫。

听的人头皮发麻!

望着地上那不断翻滚,欲死不能的女人,血刀老祖舔了舔嘴唇。

“我说…如此极品,王爷你不要那就让老祖我尝尝啊!”

“正好缺个懂事的炉鼎,可别浪费!”

镇北王嫌弃无比的挥了挥手。

倒是苗三步冷哼一声:“这女人你可用不了了!”

血刀老祖为之一愣:“老祖看中的女人,还有用不得的?苗兄为何如此说?”

苗三步淡淡的指了指杨穆雪身上的黑雾,又指了指对方的下半身。

冷哼一声,高深莫测的说道:

“因为她中了我的阎王煞,整个人充满了毒素。”

血刀老祖恍然大悟!

“你是说…这批…有毒?”

1 2 3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