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文学
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

小说《总裁!战神夫人又飞走了》全文阅读

小说《总裁!战神夫人又飞走了》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陆殿儿,主角是夙妧厉君挚。主要讲述了:夙妧一边看文字,耳畔,还出现一个声音在说这段文字。这是她天界的一位跟她关系非常好的友人说的话,与她一样,友人也是掌管天界神山的神族。只不过,她掌管的山头,数量比友人多,块头也比友人掌管的山头大。所以她…

小说《总裁!战神夫人又飞走了》全文阅读

《总裁!战神夫人又飞走了》精彩章节试读

第4章

夙妧一边看文字,耳畔,还出现一个声音在说这段文字。

这是她天界的一位跟她关系非常好的友人说的话,与她一样,友人也是掌管天界神山的神族。

只不过,她掌管的山头,数量比友人多,块头也比友人掌管的山头大。

所以她的官位比友人大,用地球人的说法,友人是她的下属。

这是友人留下来的书信。

看完文字后,夙妧整个人都麻了。

“居然把本座丢到了八荒外,我……操!”

可能是融合了苏媛的记忆的缘故吧,夙妧说话的方式,都和现代人差不多了。

而且,苏媛在没出车祸前,性格直爽的女孩。

夙妧是老神仙了,但从来没去过八荒之外的地方,不过她知道,八荒之外的世界的物种,都不会修行的。

加上友人的书信,那十分肯定,她如今身在八荒之外的地球了。

只是,他们神族怎么说迁移就迁移啊,都不通知她一声。

注意到手中的结玉,夙妧的眼神心虚了起来。

呃……是她忘记了,她的结玉,结界强大无比,天界至高的神——天神大人,都打不破的。

以前听一位年纪比她大的老神仙提过,天神试图降过这结玉,但没成功,她才有机会拥有结玉。

有了强大的结界,所以,就算想通知她神族迁移别地的消息,她在结玉里,也听不到。

而且,结玉看似是个好东西,但只是在防护结界方面,比较强而已,其实本身很脆弱。

结玉不可以长时间在神力充沛的地方移动,不然会破裂。

友人估计在转移结玉的过程中,看到结玉出现异常,避免结玉破裂,就把结玉扔到了八荒之外。

其实和地球人所发现的热胀冷缩的知识是同理,结玉受到威胁时,在短时间内落到灵力弱、或者没有灵力的地方,会恢复如初。

这也就是友人,为什么做出把结玉丢到八荒之外的决定。

玉毁,身在玉空间里的她,也会被毁。

友人这是为了救她,只能出此下策。

搞清楚了自己莫名其妙出现在地球的原因后,夙妧轻叹了一声,“唉~”

这个事实,她不接受也得接受。

眼下,她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在地球上好好呆着,等友人来接她。

毕竟,她如今也不知道神族搬到哪里去,也看不到进入八荒内的入口。

神族足迹无从查找,只得等友人来地球找她了。

想到这里,夙妧合上手掌,掌心上的那一行发光的字体,一下子就化成星星点点的白光,消散了。

准备拿着结玉离开了,这时,夙妧忽然闻到了一丝,让她感觉到特别舒服的气味。

那种气味,除了白天那个男人,至少目前,她在地球上的其他人身上,没闻到过。

昨天下半夜,为了寻找自己莫名出现在地球上的原因,于是光速绕了好几圈地球。

地球上很多地方,她都经过过,上到繁华的国际大都市,下到穷乡僻壤的山区旮旯角。

但是,在诸多的人群中,她都没有闻到有哪个凡人身上,携带着灵气或者妖气魔气什么的。

甚至,没有一个凡人身上的气味,像那个男人一样,让她闻着舒服。

除了闻着舒服外,还带着一种酥麻感,她竟对这股气味上瘾,总想去靠近。

书房外面,脚步靠近。

那人,边向书房走来,边和别人通着电话。

“我想再确定一下那件事。多找几个人,男女不限,类型不限,今天晚上九点,把他们带到老地方。如果这次还是原来的结果,我认了。”

夙妧眉头微蹙,苏媛的联姻对象,找那么多男女,干嘛呢?

通过苏媛的记忆,夙妧知道苏媛有个联姻对象,叫厉君挚,但两人从没见过面。

从小到大,苏媛隔一段时间,就听父母说,给她找好了门口,是交情很好的厉家,等她成年,就给她把亲事办了。

因为年纪小,苏媛不懂感情之事,父母说什么就是什么,她从未发表过意见。

昨晚从医院回苏家的路上,在车子里假装睡觉的当儿,夙妧也听苏父苏母提及过他们的女儿联姻对象的事情。

夙妧这才发现,原来,苏媛的联姻对象,竟然是昨天送她去医院,那个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味很舒服的男人。

而且那个男人,还格外的俊美。

在地球人当中,是顶级神颜了,在她神族,她都未见过如此高颜值的男人。

可能是贪恋男人身上那种气味吧,想留下来多闻闻,夙妧并没有在书房内立马凭空消失,她挥手间就把结玉放下,在原地变成了一件物品,摆放在了办公桌上。

而她变的是一样不起眼的东西——圆珠笔。

变成圆珠笔后,就飞到办公桌上,和笔筒里的其他笔待在一块儿。

“……先这样吧。”

打开书房的门之际,厉君挚挂断了电话。

他面上情绪很淡,走到办公桌前坐下,按了电脑电源。

片刻功夫,电脑就显示了桌面。

他登录了自己的通讯软件后,又打开了工作资料,认真查阅了起来。

笔筒和男人的距离,也就半米多点。

近距离看着男人那张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脸庞,夙妧心中不由得感慨,真是人间极品。

纵使是她神族,都难找出这样完美的容颜。

八荒之外的物种,都是自然生长老死,没有神明保佑、干扰,当中竟有如此逆天的长相,当真是让她感到意外!

看到资料上的问题点,厉君挚打开他的笔记本,伸手去笔筒里够了一支笔。

巧不巧地,在十来支笔中,夙妧所变的那支笔,被厉君挚拿中了。

顷刻间,腰身被男人温热的手掌包裹。

接触到男人掌心的肌肤,夙妧感觉到,全身仿佛被通电了一般。

被男人握紧,而且自己现在还是一支笔,她想挣扎也挣扎不了。

拿住笔的那一瞬间,厉君挚掌心感觉到一股异样。

笔明明是硬的,但是,手上肌肤感觉到的,却好似握着一件很软的东西。

“少爷。”这时,门口传来管家周伯的声音。

“早餐已经备好。”

厉君挚神色淡淡应了声,“嗯”。

他把笔放回原处,揉了揉眉心。

定是昨晚没睡好,加上那件事的影响,产生幻觉了。

笔,怎么可能是软的。

厉君挚出去后,夙妧在书房内现身。

她凑近电脑屏幕瞧了瞧,发现自己竟然看懂上面的冷门的外文资料。

苏媛果然是个学霸。

想到什么,夙妧笑着自言自语了句,“他也是学霸吧?如此冷门的外语,都看得懂。”

不打算再逗留,夙妧准备离开书房。

忽然这时,电脑屏幕上,弹出了一个聊天方框,并且,还发送过来很多图片。

那些图片,自动成功接收后,一一呈现出了原图。

虽然图片没有打开,是小图模式,但是,每一张图,都清晰地映入夙妧眼中。

每一张,都是性感的人物照。

男女都有,容貌长相不一。

“!!!”

夙妧瞪大眼睛,下门牙顶着上门牙,咧着嘴巴,一副惊愕出天际的表情。

图片发送完后,底部出现一行文字:

「老厉,这些满意吗?都顶级会撩」

夙妧心中震惊极了。

努力冷静下来后,她看向书房外说了句:“真是人不可貌相!”

想不到,那个男人,还有这种嗜好。

所以,让别人多找几个男女安排在晚上见面,是要……干某种事情?

回到苏家,夙妧站在阳台上,吹着清晨凉爽的风,计划着自己接下来的去向。

不知道友人何年何月才来地球找她,那呆在地球上,做些什么呢?

继续以苏媛这个身份在这个世界生活下去吗?

苏媛的父母亲也怪可怜的,她替代苏媛活着,至少苏父苏母不会那么伤心。

可以是可以,但是……老是要演傻子,有点无趣。

而且,她毕竟不是苏媛,隐瞒苏父苏母他们女儿已死一事,也不妥吧?

“真的吗?”

一道声音,从隔壁的房间传过来。

是苏母的声音。

夙妧是神,不用刻意施法去听,她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苏母的声音含着惊讶,“厉家同意这门婚事?”

嗯???

听到苏母的话,夙妧眉头一蹙。

厉家同意和苏家结亲?

那不就是厉君挚同意娶苏媛这个低智儿?

是个正常的男人,应该都不会考虑娶个低智儿吧?

而且,背地里,厉君挚玩得那么花,以他的条件,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不出多久,苏父苏母来到爱女房间。

夙妧抱着粉色的芭比娃娃,躺在床上,佯装睡觉。

夫妇俩,都一副心疼的表情看着她。

苏父:“厉哥特意来电说了,婚后,给媛媛找国外顶尖的医疗团队治疗,哪怕只有一丝丝希望,也不会放弃。就算医不好,他们厉家,也会善待媛媛一辈子,让媛媛无忧无疑地度过这一生,并且,在咱们百年后,会妥善安置咱家的产业。”

苏母抹泪,微微吸了吸鼻子,“我相信厉董,也相信君挚是个好女婿,但是……娶媛媛,对君挚很亏。先不说厉家这边,咱们媛媛,会嫁吗?”

晚上,夙妧跟苏母出来逛街,手全程被苏母紧紧地牵着。

她岂会感觉不到,苏母这是担心爱女走失。

夙妧木木讷讷地跟着,全程都不讲话,真的就像是一个脑瘫加自闭的样子。

苏母看到什么新奇有趣的玩意儿,都很开心地向“女儿”介绍,还问喜不喜欢。

根据苏媛的病情,稳定时,只有三岁孩童的智商,会说点话,会笑。

但是不稳定时,要么会大发脾气,要么眼神痴呆,不说话。

而今天晚上,夙妧演的是病情不稳定的苏媛。

苏母问她喜不喜欢那些新奇的玩意儿,她都是讷讷地注视着,不说话。

大概逛了半个小时左右,在一个路口,有一辆外观低调又大气的黑色车子,在她们“母女”身边停下来。

车内,是厉君挚。

厉君挚这是要去酒色天汇的,无意间一瞥,看到了苏母和女儿在逛街。

他特意停下来,打声招呼。

车窗落下后,朝苏母微微颔首:“阿姨。”

夙妧看到他,歪着头木木讷讷地盯着他两秒,然后表情一转,脸上堆满了天真烂漫的笑容,从痴呆秒变三岁小孩。

她原地蹦蹦跳跳起来,分外激动地喊:“哥哥哥哥!”

苏母看了“爱女”一眼,朝厉君挚无奈一笑,“这孩子,有时候就是这样,挺欢乐的。对了君挚,这是去哪?”

苏母想,回厉家,可不是走这条路。

厉君挚说:“去赴个约。”

夙妧忽然想到,她早上在书房听到的厉君挚跟别人的通话。

当时,他交代电话那头的人,给他安排一些男女,晚上在老地方见。

这会……他是去找那些男女一起……开不一样的派对?

看这个厉君挚的表面,不像是不自爱之人,应该是她误会了吧?

夙妧突然萌生了一个念头!

是不是,跟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她一下子松开苏母的手,双手扒拉着车窗吵闹:“哥哥哥哥,带媛媛去玩,带媛媛去玩!”

苏母欲把“爱女”拉回来,向厉君挚抱歉了一眼,柔声哄:“媛媛乖,妈妈陪你去吃好吃的好不好?你君挚哥哥要去忙工作呢,暂时没空陪你玩,”

厉君挚这时面色沉稳说:“没事,让媛媛跟着吧。”

反正,不久之后,苏媛就是他的妻子了,婚前多熟悉点,婚后她不会觉得他那么生疏。

说着,厉君挚下了车,拉过夙妧的手臂,绕过车头,打开副驾的车门,轻轻把夙妧送了进去,并且还倾身过来,给夙妧扣上安全带。

这距离,几乎是零接触,男人身上的香气和呼吸,让夙妧几度差点窒息。

怎么回事,这个男人的气味为什么那么好闻?

呼出的气息,怎么那么容易让她心跳加速?

苏母一脸抱歉之色:“君挚,这……多不好意思。”

还未订婚,对方又大总裁,位高权重,她多少有些不好意思麻烦对方。

“阿姨,君挚会照顾好媛媛的,您先回去吧,晚点我亲自送媛媛回苏家。”

说罢,厉君挚回到车上,缓缓启动车子,驶离了路口。

夙妧坐在副驾上,低着头,左右手两个手指头在胡乱地转啊转。

这会,满脑子都是在想,今早在厉君挚的书房,看到的那些图片。

那些令人血脉容易喷张的图片。

厉君这时挚侧头看她一眼,有些宠溺地笑了笑,完全大人对小孩的口吻问:“媛媛,饿不饿?”

夙妧侧头看他,摇了摇头,眼皮有一下没一下地合下来,一副困到不行的样子,声音无力、稚嫩:“哥哥我不饿,哥哥我好想睡觉……”

然后第三句话还没说出来,夙妧就“佯装”睡过去了。

靠着座椅,歪着头,张着口呼吸,看着特别娇俏可爱,让人看了都忍不住想要保护。

厉君挚微微笑了笑,然后伸手过来,把夙妧的头轻轻调整,让她靠好,便安心开他的车了。

二十分钟后,他把车停在了酒色天汇门口。

下车后,横抱起“熟睡”的夙妧,把车交给了会所的工作人员,便抱着夙妧,进入了会所。

不出多久,厉君挚进入了会所内、一间较大的包厢。

此时,包厢内,只有一个人。

一个男人。

一个年纪比厉君挚大两三岁、但长相没厉君挚绝色,却也不是很差的男人。

那个男人穿得随意,不似厉君挚西装革履,一丝不苟。

看到他手中抱着个穿卡通睡衣,扎花苞头的女孩子,好友温以初差点惊得下巴掉地:“老厉,你什么情况?”

1 2 3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