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文学
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

完整版《我,堂堂太子,新婚夜被迫学狗叫?》免费阅读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我,堂堂太子,新婚夜被迫学狗叫?》,作者是卖报小姑娘,主角是李乾沈湘宁。主要讲述了:圣旨一下,全场震惊。金銮殿上。落针可闻。谁能想到,新帝登基第一天,就拿前朝王爷开刀。甚至是将他从皇室除名。这惩罚,仅次于杀头啊。赵康忍着剧痛,直接站了起来,指手怒道:“好你个昏君,你敢这样对我,我可是…

完整版《我,堂堂太子,新婚夜被迫学狗叫?》免费阅读

《我,堂堂太子,新婚夜被迫学狗叫?》精彩章节试读

第5章

圣旨一下,全场震惊。

金銮殿上。

落针可闻。

谁能想到,新帝登基第一天,就拿前朝王爷开刀。

甚至是将他从皇室除名。

这惩罚,仅次于杀头啊。

赵康忍着剧痛,直接站了起来,指手怒道:“好你个昏君,你敢这样对我,我可是你皇叔!”

李乾浑不在意地冷笑:“现在不是了。”

赵康震惊得张着嘴巴,气喘如牛,无比绝望。

忽而,神情炸裂,如疯如癫地笑了起来:“好哇,好哇,枉我皇兄英明神武,居然传位给你这样的暴君。”

“皇兄尸骨未寒,你就拿朝政儿戏,当真是大魏悲哀啊……”

卧槽!

只见他还没骂完,李乾直接一步向前,又是一脚,这一脚直接踹在了他的两腿间。

赵康来不及哀嚎,直接被踹飞出去。

沿着金銮殿地板一路滑行,数十米之后,重重撞在金銮殿的门槛上。

地面之上,留下一串带着异味的黄褐色液体。

这一击。

整个朝堂的男儿,皆冷汗簌,条件反射性地捂住了重要部位。

韩王,不仅丢官罢爵,下半辈子也没指望了。

凌镇海见状,直接闭上了老眼。

“放肆!”

李乾震怒,额头青筋爆出,咬牙道:“先帝也是你能非议的!”

“你不要以为朕不知道,你和后宫的那两个狗东西在密谋些什么!”

“朕今日,便要让文武百官看看,觊觎朕的皇位,觊视朕的江山,将是什么样的下场。”

“朕才是大魏的天子,你算个什么东西?”

李乾话落,文武百官齐齐叩拜:“陛下圣明,吾等不敢。”

李乾冷哼一声,广袖一挥,眼神犀利,扫视全场。

意有所指道:“你以为朕会如以往帝王一样,对你网开一面,亦或者跟你玩什么权衡之计?”

“胆敢心怀不轨,朕便让你知道什么是人间地狱!”

赵康被李乾一脚踹飞,痛苦蜷缩着身子,面目狰狞,满目愤怒,口中鲜血不断涌出,却硬是说不出一句话。

“来人!”

一声令下,徐峥带着几名御林军,铠甲熠地走了进来。

“将赵康推出去砍了,头颅悬挂午门,七日不得撤下!”

这时候,一直闭目不语的沈易龙眉头一皱。

赵康身份不一般,更是与宫内密切相关,利用价值太高,他不能死!

于是,他给身后的礼部尚书龙易使了个眼色。

龙易授意,连忙跪爬出去,拱手哭喊:“陛下息怒啊。”

“韩王只是无心之失,您若斩杀皇室宗亲,朝中一品大员,势必为天下人所耻,说您是昏君,暴君啊。”

礼部尚书首当其冲,言辞恳切,让人闻之动容。

朝堂之上文臣一派,酸腐老臣立马就有一堆人跪了出来,异口同声:“陛下息怒,陛下三思啊。”

他们大都以为李乾还是以前那般无能,是个痴傻暴戾的性子,凭着皇室权利为所欲为。

见状,龙易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朝堂之上,还是丞相说了算的。

这不是跪出来了一堆人吗?

这下看陛下怎么收场。

然而,他的笑容还凝滞在脸上。

秦冥金色的龙纹长靴就抬了起来。

去你XX !

一脚踹在龙易的脸上,直接将他踹得牙齿稀碎,鼻青脸肿,趴在地上起不了身。

“狗东西,你是聋了吗?”

“朕的话你当成放屁是吗?是谁给你的狗胆,敢出来指使朕做事?”

“还是说,你本就是与韩王结党营私,狼狈为奸?”

龙易闻言,满是鲜血的脸上,扬起惊恐的表情,他生生吐出嘴里的碎牙,滚爬到地:“陛下……”

“来人,礼部尚书意图不轨,替乱臣贼子求情,着吏部革去他的官职,赶出帝都,永不录用,府中家眷,男丁为奴,女眷充为官妓。”

“你!”龙易心口一紧,一口鲜血喷射出去,愤怒地瞪大眼睛。

绝望之时,他只能瞥向一旁的丞相,希望他能出手相救。

谁知道。

李乾直接踱步走到丞相身边,居高临下地俯视沈易龙,沉声道:“丞相大人,如果朕没有记错,龙易是你的得意门生吧。”

“你!就是这么教导门生顶撞朕,勾结乱党觊觎朕的江山?”

闻言,沈易龙身躯一颤。

昨夜刺客还没抓到,李乾疑心自己,现在,勾结乱党的罪名一旦扣实,他必定死无全尸。

于是,咬牙道:“陛下,微臣遇人不淑,居然教出了这样大逆不道的门生,还望陛下恕罪!”

他脸色深沉,将玉剑举过头顶,态度十分虔诚。

“很好!”李乾嘴角一扬,看向龙易。

龙易闻言,眼神从愤怒变成了极度的绝望,他声嘶力竭地吼道:“不是这样的,陛下……”

“拖出去!”

李乾怒吼,龙袖一扬,转身走向龙头宝座。

与此同时,徐峥已经带着大刀熠的侍卫,将他们两人像拖狗一样地拖了出去。

两人喊破喉咙,从求饶声变成怒骂,一句句暴君,响彻金銮殿,许久不散。

直到地板上,只剩下一黄一红两条痕迹。

金銮殿内,死寂一片。

刚才为韩王求情的大臣们胆战心惊,一个个面如死灰。

不知陛下待会怎么残忍的对待自己。

李乾坐回宝座,望向众臣,淡淡道:“都起来吧。”

众位大臣膝盖发软,见陛下似乎是真的收了怒意,这才战战兢兢地起身。

“朕新帝登基,还需要各位臣子鼎力相助。”

李乾勾着唇畔,看了一眼脸色铁青的丞相:“丞相大人。”

沈易龙闻声一愣,侧身拱手:“微臣在。”

他笑道:“丞相大人劳苦功高,大魏朝堂半数皆是你的得意门生,不知现下礼部尚书一位空缺,你觉得由谁担任合适啊?”

沈易龙嘴角一抽。

陛下这是拐弯抹角,意有所指啊。

他抬眸看向李乾,却见李乾笑意盈盈的脸上,寒意森森,彻人心脾。

而身后。

那群不明所以的得意门生,一个个投来灼热的目光。

沈易龙审时度势,将李乾的心思看了个通透。

无论他推荐哪个门生,恐怕结局都不会比龙易好。

可是不推荐,那群门生难免对自己心生怨怼。

而且,陛下开口询问,他若不答,难保陛下不治他个大不敬之罪。

这一招釜底抽薪,玩得狠啊。

没办法,即使再怎么肝疼,他也只能咬牙拱手道:“陛下,微臣以为,礼部侍郎杨宇杰人品贵重,是上佳之选。”

话落,角落里的侍郎杨宇杰,眉头微蹙。

丞相一派的得意门生们,一个个傻眼了,自知这辈子怕是无望了。

他们眼神愤懑无比,恶狠狠地瞥向杨宇杰。

1 2 3
继续阅读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