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文学
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

沈惊语贺宴城小说《农门有神女:野生动物帮我种田》在线阅读

小说农门有神女:野生动物帮我种田是网络作者豆腐炖鱼头写的一本小说,主角是沈惊语贺宴城。主要讲述了:沈惊语招呼贺星一声:“星儿别傻站着,娘亲记得你是会烧灶的,对吧?”这会儿贺宴城不在,想要吃饭便只能自己动手。沈惊语自己烧灶是烧不起来的,只能让贺星帮忙。“我确实是会!”贺星眼神复杂走上前来,“你想做什…

沈惊语贺宴城小说《农门有神女:野生动物帮我种田》在线阅读

《农门有神女:野生动物帮我种田》精彩章节试读

第19章

沈惊语招呼贺星一声:“星儿别傻站着,娘亲记得你是会烧灶的,对吧?”

这会儿贺宴城不在,想要吃饭便只能自己动手。

沈惊语自己烧灶是烧不起来的,只能让贺星帮忙。

“我确实是会!”贺星眼神复杂走上前来,“你想做什么?”

沈惊语微微一笑:“去烧灶。”

“……好吧。”

贺星迟疑着点点头,转身进了里头的灶间。

沈惊语却叫住贺星,指了指院子角落:“星儿等等,你先把外头的小黄泥灶烧起来。”

贺星愣了下,看向破烂的院子角落。

那里的确有一口小小的黄泥灶,上头架着一口砂锅,也不知道多久没用过了,上头满是灰尘。

贺星问:“烧这口灶干什么?”

沈惊语意味深长微微一笑:“别管那么多了,你也想吃红烧肉的,对吧?想吃的话,就去烧灶呀。”

贺星看着沈惊语的笑容,原本有点犹豫。

然而最终他还是没能抵住红烧肉的诱惑,烧起了黄泥灶。

炉火很快烧了起来,沈惊语舀水清洗了一下砂锅,将处理好的鹌鹑放进去,放了点儿调料意思意思。

处理完鹌鹑这边,沈惊语又示意贺星进门去烧里头的灶。

眼看着贺星烧好了灶,沈惊语回到房间,借着整理背篓的动作将空间里放着的五花肉和精米掏了出来,微微一笑。

改善伙食,就靠着这块肉了!

沈惊语如同做贼一般,确认四周没有人之后,这才拿着肉进了隔壁灶间。

她将肉处理一下放进灶里,开始烧煮。

贺星看着沈惊语的动作,表情有些一言难尽。

沈惊语努力挤出一个慈祥的笑容来:“星儿,你想说什么?”

“我……”贺星抿了抿唇,最终还是摇摇头,“没什么。”

“真的没什么吗?”沈惊语不死心,又问,“你说吧,没事,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只要是你说的话娘亲就愿意听。”

贺星皱眉:“那我就说了,你方才说要做红烧肉,但你确定红烧肉是这么烧的吗?”

沈惊语沉默了下:“大概是确定的,吧。”

其实她还真不确定。

上辈子她一直投身于研究室当中,对于做饭这回事并不熟悉。

贺星叹了口气:“不然,等爹回来再烧肉?”

沈惊语也有点犹豫。

只是这时,灶房的门忽然开了。

贺月牙黑漆漆的大眼睛在门口闪呀闪的,口水一吞一吞,眼里闪烁着对食物的渴望。

沈惊语一看贺月牙的模样,心就软了。

贺星也咬了咬牙:“那,咱们就把肉烧了吧。”

沈惊语嗯了一声。

贺星回头继续给炉灶添火,看向灶台的眼神里写满可惜,就好像他已经看见那块肉被烧得难以入口一样。

沈惊语的表情一言难尽,只能安慰他:“星儿你放心,娘亲以后还会带回其他的肉,到时候你让你爹来做好了。”

贺星没答应,只是微不可闻地哼了声。

这两天这个女人的变化已经如同做梦一般,他不敢想,接下来这个女人还能不能一直维持这个样子。

贺星觉得,她不会一直这么好下去的。

以这个女人的秉性,应该会好了几天又忽然变坏吧?

他也不敢赌这个女人变好的可能,与其给了希望又变回失望……他倒是宁可,一直这样失望下去。

沈惊语半晌没听见贺星的回答,便回头看了他一眼。

炉火映红了贺星的脸,映出他脸上的落寞。

沈惊语心一软,叹了口气:“星儿,你放心吧,娘亲下次一定会带肉回来的。”

贺星抿了抿稚嫩的唇瓣,良久良久才轻轻“嗯”了一声。

往大铁锅里放下调料之后,沈惊语嘱咐着贺星在这里看火,便出了门蹲在小黄泥灶前头。

一口灶头两个锅,一个烧肉一个烧米饭。

虽然沈惊语可以拍着胸脯保证没人发现自己从空间里拿出米和肉的事情,但炖肉的味道是遮不住的。

贺家素来穷得揭不开锅,这会儿却飘出肉香,任谁闻到都会觉得起疑。

所以沈惊语断不能让人发现肉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能让人冲进灶间里去。

约莫一盏茶功夫过去,苏大娘背着一篓子野菜从前头走来,吸着鼻子小声念叨:“好香啊!”

果然有人来了!

沈惊语脸色一凌,站起身来捏紧了手上的长柄木勺。

苏大娘吞吞口水,又嘀咕道:“这味道一闻就是。”

沈惊语愣了下,有点恼火地狠狠瞪了苏大娘一眼。

就算苏大娘说的是实话,也不是什么好听的实话!

苏大娘很快便顺着肉香味儿,找到了贺家的院子里。

看见香味的来源居然是贺家,苏大娘眼里闪过一抹意外,以及贪婪:“沈氏?你家居然炖上肉了,是昨日你卖了野菜得来的钱吧!”早知如此,她便应该让沈氏每次采摘野菜时给她十文钱才对!

沈惊语不慌不忙嗤笑一声:“苏大娘,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区区野菜,怎么可能值那么多银子。”

“也对!”苏大娘抽着鼻子,推开篱笆进了院子,“你的钱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你男人也不是个能赚多少银子的,莫非……莫非,你炖的肉是偷来的!”

苏大娘说着说着眼神一亮,仿佛已经抓住了沈惊语的把柄。

沈惊语冷笑:“苏大娘,说话可要讲证据!我炖的肉不过是一只偶尔从山上捡到的鹌鹑罢了,区区一只野鹌鹑怎么会是偷来的。”

苏大娘一愣。

沈惊语不慌不忙掀开破旧砂锅的盖子:“苏大娘,你自己看看,这是鹌鹑不是?”

“你……”

苏大娘不死心地往前探了探身子,发现还真是鹌鹑。

可是这样厚重的肉香气,当真是一只鹌鹑会有的?

苏大娘不死心,还要抢过沈惊语手里的木勺继续往砂锅底下翻:“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在鹌鹑底下私藏什么东西?”

沈惊语自然是死攥着木勺不肯松手,余光里看见旁边有人路过,她顿时气沉丹田,大喝一声:“苏大娘,你太过分了!”

沈惊语身子胖,声音也浑厚,声音如同一声惊雷在苏大娘耳边炸开。

苏大娘没想到沈惊语会忽然大声,整个人一时都愣住了。

路过的两个村人听见声音,也纷纷回过头往沈惊语这边看来。

沈惊语指着苏大娘怒道:“苏大娘,你怎么连两个孩子补身的鹌鹑都要抢?”

1 2 3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