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文学
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

小说《惯坏》在线全文阅读

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书《惯坏》,它的作者是一块棺材板,主角是陆时渊。主要讲述了:林溪傻了。脑子里空白一片。空气都是安静的。她觉得自己还在梦里。“你说什么?”她指尖抖了抖。手里的筷子一哆嗦,掉了一根。清脆的声响,砸在大理石桌面上。陆时渊看着她紧张到不知所措的模样,失笑,“不是说早就…

小说《惯坏》在线全文阅读

《惯坏》精彩章节试读

第14章

林溪傻了。

脑子里空白一片。

空气都是安静的。

她觉得自己还在梦里。

“你说什么?”她指尖抖了抖。

手里的筷子一哆嗦,掉了一根。

清脆的声响,砸在大理石桌面上。

陆时渊看着她紧张到不知所措的模样,失笑,“不是说早就对我有想法,机会送上门了,不想把握?”

林溪还是傻的。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幻听了,还是疯了。

还是陆时渊疯了。

“我……”

她脸色通红,差点咬到自己舌头,想说话又悲催的被自己口水呛住,猛的咳嗽起来。

陆时渊又给她递了一杯水。

见她咳的厉害,起身到她身侧,宽厚温热的掌心抚上她的脊背,深沉的目光泛着无奈,“吓成这样,是嫌弃我年纪大?”

林溪咳出了眼泪,慌乱的摇摇头,抬眸,视线就和他撞在一处。

餐厅里灯光里很亮,头顶水晶灯流光璀璨,暖暖的光线细细碎碎的投射在陆时渊的脸上,竟折射出一种时光静好的温柔意味。

意识到他不是在和自己开玩笑,林溪心脏都快停跳了。

她眼泪汪汪的看着他,“陆医生,你今天没吃错药吧?你要跟我结婚,你这么好的一只优质股砸我身上,不等于鲜花插在了牛粪上,癞蛤蟆吃了天鹅肉,我,我是说我是那只癞蛤蟆,你是天鹅,你不觉得亏得慌?”

陆时渊失笑,不懂她什么破比喻,低垂的目光落在她羊脂玉般白腻的脸蛋上。

林溪努力吞了口口水,“而且就算你想报答我爸,也犯不着搭上自己一辈子啊,你给我实习开开后门就已经是帮了我天大的忙了,或者更俗点,你给我钱,你真的要这么想不开娶我吗?”

女孩因为紧张,白皙的额头上已经细细密密的渗出了薄汗,陆时渊伸手拨开她颊侧被几滴汗水沾湿的发丝,沉吟了几秒,倒也没瞒她,“关于这件事情,我想了一上午,你我差了八岁,年纪和阅历都不在一个层次,也几乎没有共同的兴趣爱好,无论从哪方面,你的确都不是我理想中的妻子人选。”

林溪就像被一盆冷水兜头泼中,整个身子都僵在那里。

嘴唇颤了颤,委屈的直想哭。

她直接就站了起来,有些小脾气的红了眼眶,“陆医生,我知道我很差劲,可是这种伤人的话,我听了会很难过的……”

“听我说完,”陆时渊按住她的手,将她拉到了椅子上坐下,无奈失笑,“你还小,女孩子这个岁数正是天真烂漫的年纪,我没有说你差劲的意思,更何况你差不差劲和我要不要娶你没有关系。”

林溪,“……”

她可以理解成这是在安慰她吗?

“你父亲救了我的性命,他把你交托在我手上,答应过他的事我不能不作数,上午没有及时和你提,是我也需要时间来消化这件事,毕竟等了你十年,我一直以为我可能等不到你,”陆时渊看着她,语气温和,“但婚姻的选择权在你手上,如果你不愿意,我不会勉强,可我还是希望你能好好考虑一下跟我结婚。”

他声音很沉,却字字句句彰显着郑重,“林溪,我不敢保证一定能给你什么,只能说,会尽我所能的做好丈夫该做的一切,保护你,对你好,尽可能的让你幸福,别的女孩子在婚姻里拥有的一切,你也会有,当然,如果你觉得我们之间没有感情基础,或是将来遇到了更合适的人,只要对方人品过关,是真的对你好,我愿意放手。”

林溪嗓尖发堵,眼底莫名就有几分酸涩。

陆时渊这样优秀多金的男人,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却甘愿用自己的一辈子,换一句大可以甩掉的承诺。

真的值吗?

眼泪悄无声息的落了下来。

她承认,她被感动哭了。

怎么办,她现在的心情就跟中了一个亿的大奖一样。

男人看着她的反应,眉骨下那双深墨如玉的黑眸笑意盎然,“如果说了这么多,你仍旧不愿意,或是替我觉得可惜,那当我没说过?”

林溪完全傻了。

不敢置信的盯着陆时渊,纤长卷翘的睫毛轻轻颤了颤,滚下一颗晶莹的水珠。

这个男人……怎么可以……???!!!

男人眉目清隽,淡笑看着她,“小姑娘,话要想好再说,我再问你一遍,你要不要嫁给我,从今往后,让我来保护你,嗯?”

林溪呼吸停止,心都要快被撩没了。

不管他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报恩也好,信守承诺也罢,或者只是纯粹的可怜她,想把她从林家和胡家的泥沼里拉出来,这一刻,她完完全全的沦陷了。

脑子里再也想不了其他。

她能说不吗?

她舍得说不吗?

如果她说了,她第一个会想掐死自己。

林溪大脑是晕乎的。

三小时后,她脚步虚浮的从民政局里出来。

直到上了车,她的手仍旧是哆嗦的,不敢置信般将手里的红色小本子看了一遍又一遍。

她,她结婚了?

她居然和陆时渊结婚了?!

这种感觉就像是,她追了一路天边的明月,以为要修好几世福气才能追上月亮的脚步,可突然有朝一日,月亮自己从天上掉下来,砸进了她怀里。

陆时渊站在停车场旁的梧桐树下,正在打电话,夜风吹起他黑色风衣的衣摆,拂过他深邃眉骨前的碎发,月色清寒,将男人本就挺拔俊朗的身影渲染的愈发深刻。

她清亮的水眸浑然不觉的黏在男人身上,随着他的身影移动,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见陆时渊已经挂了电话,步伐缓慢的向她走来。

她赶紧将结婚证收了,放进包里。

然后伸手拨了拨自己的头发,掩饰紧张。

要死,结个婚而已,她皮这么厚,有什么好紧张的?

驾驶座的车门被拉开,陆时渊矮身坐了进来。

“爷爷知道了我和你领证的事情,月底跟我回去见见他老人家。”

林溪很是乖巧的“嗯”了一声,对于陆家她了解不多,一切听从陆时渊安排就好,且到了这一刻,她还有些如坠梦里的虚幻感,偏过脑袋,视野里全是男人英俊到令人发指的侧脸,“陆医生,你娶了我,你真的不后悔呀?”

“后悔什么?”陆时渊问。

余光瞥见女孩羞红的脸色,男人倾身过去,修长的手臂从她的身前越过,陡然靠近的距离,清冽的烟草气息萦入了她的呼吸。

林溪愈发紧张了,这突如其来的暧昧让她脊背微微绷直,男人温热的呼吸拂过她的耳尖,像是酥麻的电流,她害羞的眨了眨眼,视线就和他纠缠在一处。

心脏就像被小小的电击了一下。

静谧的夜,狭小的空间,暧昧的气氛,不能言说的情愫在暗自滋长。

他的手臂撑在她身体一侧,浅灰色衬衫袖口微微卷起,露出线条分明的小臂,领口扣子随意开了两颗,成熟男人诱惑的性张力十足。

林溪连呼吸都快不会了,他越靠越近,饶是她脸皮再厚,面对喜欢的人想要吻自己,脑子里也只剩下了空白一片。

这样的情景,其实在她每一个和他抵死缠绵的梦里,都出现过。

林溪微微闭了眼,等待着他的唇落在她唇上,然后轻柔的含住她的唇瓣,慢慢吮吸,情到深处的时候,他呼吸会很重,会把她抱的很紧,吻会沿着她的颈线慢慢往下,一边吮着她的锁骨,一边情不自禁将手探进她的衣服里。

1 2 3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