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文学
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

刚入职,她便摘了那棵高岭之花小说,刚入职,她便摘了那棵高岭之花免费阅读

小说《刚入职,她便摘了那棵高岭之花》是著名网文作者戏水长流所著的一本小说,主角是时茵季淮。主要讲述了:“你头发很柔软。”季淮嗓音凉凉的。时茵觉着吧,这不会夸人,其实可以不夸的。她最讨厌别人碰她头了!碍于季淮是她的领导,所以她干笑了两声,极极敷衍。回去妖管所以后,季淮让时茵查资料,看看何望哪里可以藏钱婷…

刚入职,她便摘了那棵高岭之花小说,刚入职,她便摘了那棵高岭之花免费阅读

《刚入职,她便摘了那棵高岭之花》精彩章节试读

第15章

“你头发很柔软。”季淮嗓音凉凉的。

时茵觉着吧,这不会夸人,其实可以不夸的。

她最讨厌别人碰她头了!

碍于季淮是她的领导,所以她干笑了两声,极极敷衍。

回去妖管所以后,季淮让时茵查资料,看看何望哪里可以藏钱婷。

狠话是他们放的,但实际上就算婚契是合法的,他们也并不会不管。

人类后代被妖精给拐走了,不管他们之间有什么牵绊,那也不能私下把人拐走。

季淮没回自己办公室,而是去了档案室。

“季队,你怎么来啦?”档案室的司仪见着季淮,只觉稀客。

“你这有关于那位的记录吗?”

“谁啊?”季淮打哑谜,思议有些跟不上节奏。

“天地之初存在的那位。”季淮本不想如实说,可是被问起来了,也只能说。

“那档案我没有权限调阅诶,要不你去找下陈局?”思议不解季淮为什么要调那位的资料,但是她没权限,爱莫能助了。

“好的,谢谢。”季淮倒是没想到权限这一层。

但若是找了陈局,陈局势必会问,显然行不通。

时茵身上发生的这事情,暂时他不想让其他人知道,毕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

时茵是半妖,却有着超乎寻常的能力,再者,这次说不定是偶然?总之现在说不得。

季淮回去了自己的办公室后,司怡转头就告知了陈局,季淮来问过档案的事情。

思议刚有件事是没说的,那就是陈局一早就说过了,若是季淮要调取档案,不能给,让他去找他。

.

季淮回到了自己办公室,却见办公室内坐着不请自来的秦墨。

“你来这做什么?”

“我这不是关心一下你的感情生活不是。”秦墨面对微笑,好像没什么恶意。

乍一看的秦墨其实是个温文尔雅的人。

“是吗?”季淮不咸不淡的反问了一声。

“当然了!”秦墨使劲点头。

“那就好好上班。”季淮懒得废话,坐到了自己的位置那,然后就看电脑去了。

秦墨直接被他忽视了。

本来就是特地打听的秦墨哪能这么轻易就离开,他脸上笑意不减,目光透过门缝看外边的时茵。

“她跟你真的认识嘛?”

“你是不是太闲了?”季淮觉着秦墨哪壶不开提哪壶。

秦墨满脸的无所谓。

“我这是关心你,虽然你脾气不太好,但是所里还是蛮多小姑娘喜欢你的,你说你有对象,那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骗人呢?”

“….”季淮的视线从电脑屏幕上挪到了秦墨的身上。“我骗你有什么意思吗?”

“你不要去她面前说什么。”末了他淡声补了一句。

秦墨都以为他要生气了,结果季淮声音又放轻了语调。

“你们都相处一天了,就没什么进展?”

在秦墨的视角里,他觉得时茵肯定是因为什么事,从而忘记了季淮,但是这一天过去了,季淮难道就没本事让时茵想起来吗?

一天的时间,在秦墨这个八卦的崽里,过去了很久。

“秦墨,也许你是想让陈局给你多安排些事。”季淮冷了脸色。

“行,当我啥也没说。”秦墨看出来了,再继续说下去,季淮该翻脸了。

可是他就是很好奇啊。

季淮压根不近女色,居然说时茵是他对象,而时茵对他根本不感冒,那他八卦一下也无可厚非不是。

季淮是所里最被看好的后辈,很可能会接陈局的班,难免会好奇些。

在时茵出现以前,他都要怀疑季淮是个gay了。

“小朋友,适应的怎么样?”秦墨在出去了以后,靠近时茵,打了个招呼。

时茵在做事,听着秦墨的声音,抬起头看了眼:“我们应该年纪相仿吧?”

被人叫小朋友,让时茵不太习惯。

她年龄也不是很小。

“你是半妖,跟我们纯妖精年龄计算不一样,我活了几百年啦。”秦墨有点小骄傲。

时茵满脑袋问号。

“好吧。”

“适应挺好的。”

“季队没有为难你吧?”秦墨把话题往季淮的身上引。

原本就是比较关心这个。

“没有啊,季队挺好的。”时茵不明白秦墨什么意思。

“你不认识季队呀?”

“我不认识。”

已经问过的问题,再次被问起来,时茵不理解。

“难道你觉得我该认识吗?在我的记忆里,的确没有他。”时茵想还是说清楚点。

她真不认识季淮,没必要一直问。

“哈?”

“秦墨。”秦墨还想继续说点啥,面容怪夸张的,却被出来的季淮打断了。

“诶!”秦墨应的很快,脸也变得很快,人畜无害。

“季队,好巧。”

季淮冷着脸,微瞥了眼。

“下班了,你还不回去?”

“对啊,我去收拾,下班了,再见。”秦墨说完就一溜烟走了。

时茵都人看傻了,这变故,稍微有点快。

“下班了,走吧。”秦墨离开以后,季淮又冲着时茵说话。

“我还有点事没弄完,季队你先走吧。”

“行。”季淮没继续说啥,只是留下一个字,就离开了。

.

时茵出了妖管所,就见着等着她的白瑞诚。

“瑞哥,你没必要特地等我,然后送我回去的,我今天又没加班。”

虽然是被通知说在等她,但是真见着还是很为难,她怪不好意思的。

“咳咳。”白瑞诚还没说话,就被一声咳嗽,打断了。

时茵顺着看过去:“季队?你不是下班了吗?”

“等你。”季淮惜字如金。

“…..”

“茵茵,我们走吧。”白瑞诚都没跟季淮打招呼,只是看向时茵。

“我们比较顺路,一起回去。”季淮站着挡在了时茵跟白瑞诚中间。

他目光是看向白瑞诚,可是每一句话都是对时茵说的。

时茵略微小为难。

二选一的事情,脑瓜疼。

“恩?”季淮见时茵不说话,就继续嗯了一声,明显不容拒绝。

“瑞哥,季队跟我在一栋楼,刚巧就搭便车了,你上班一天也累了,回去好好休息呀。”时茵稍作犹豫,做出了选择。

不想白瑞诚太累。

“好吧。”白瑞诚其实皮笑肉不笑的,但是他还是支持时茵的选择。

在跟时茵离开的时候,季淮挑衅的看了眼白瑞诚。

1 2 3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