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文学
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

已完结小说《重生之凤归天下》全文免费阅读

男女主人公叫楚墨沈秦邀月沈执的小说《重生之凤归天下》是网络作者你别皱眉写的一本书。主要讲述了:秦邀月信步走回军营,坐下来,不过刚刚喝一碗茶的功夫,林渡就沉着脸色走了过来。有了前车之鉴,秦邀月看见林渡的脸色就意识到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这个念头不过刚落下,军营四处都响起了凌乱的脚步声,即使是只言…

已完结小说《重生之凤归天下》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凤归天下》精彩章节试读

第19章

秦邀月信步走回军营,坐下来,不过刚刚喝一碗茶的功夫,林渡就沉着脸色走了过来。

有了前车之鉴,秦邀月看见林渡的脸色就意识到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这个念头不过刚落下,军营四处都响起了凌乱的脚步声,即使是只言片语,秦邀月也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北漠那群狗皮膏药,又来了。

她举手,示意林渡不必多言,封鸣已然回去禀报楚墨,她动作利索地穿上软甲,提着一件趁手的长枪,抢出门去。

林渡一言不发地跟在后面。

杀出城门,她动作十分凶狠迅速,将近来的憋屈全数宣泄而出,一抢刺入一人胸口,那人瞪大眼睛,离她五米之遥就跪下了,后面的士兵又补上,趁着这个空挡,秦邀月跳上长枪,踩着一人的头,将长枪一拔而出,鲜红的血液顿时喷了一圈,唯独没有染到自己一星半点,她片刻不耽搁,又将长枪刺入身下之人,踩着后面接连扑上来的短刀,稳稳落在地面,长枪一扫,顺带替林渡挡下一击。

她这种又狠又诈的打法看得林渡连连侧目,他们两个不久就刷进了战圈,和沈执等人一起被围。

沈执出身将门,打得光明磊落气势如虹,但手法过分循规蹈矩,虽然已经练得炉火纯青也在战场上摸滚带爬多次,但依旧不如秦邀月打得游刃有余。

在他分神给秦邀月的空挡,一柄长刀破空而出,凌厉的冷光让沈执瞳孔骤缩。

秦邀月暗骂一句,大声喊,“将军小心!”

她将长枪一掷,抵挡住后面接连扑上来的人,而后自己往沈执的方向一扑,带着他转一下,长刀埋入身体,血液喷溅到沈执的脸上。

秦邀月手臂一阵剧烈的疼痛,却连眉头也未曾皱一下,猛的踢一下那个提刀的人,捂着手臂连退了几步。

沈执忙上来,边搂着他的肩膀还要边御敌,他急急问,“你没事吧?秦暮?”

秦邀月护别人护久了,尽管这次是心怀鬼胎帮沈执,但看着沈执焦急的脸,由衷地笑了一下,“刀上有毒,若刺进你的胸口,你必死无疑,我这次……咳咳,记着,你欠我一条命。”

秦邀月交代完,眼皮边得越发厚重,她闭上双眼,躺在沈执怀中。

沈执额头上的青筋暴起,大声唤了两下,杀人的动作也狠了些,开出一条血路,战场不可无将,他咬咬牙,拉着林渡,把人交给他,“快!”

……

秦邀月再次有意识的时候,已经是伴晚了,军营外面人声嘈杂,也不知道在干吗,叫骂一个比一个响亮,营外的火光透了进来,好歹让她明白身处何处。

他回到了当楚墨亲信时的屋子。

“你醒了?”沈执端着一碗药,挑着帘子走了进来。

秦邀月艰难地支着身子,坐起来打量了一下沈执,见他面色倦怠,唇轻轻一抿,“将军,外面战况如何?”

沈执缓慢地摇了摇头,把碗放到秦邀月跟前,“先喝药吧。”

秦邀月将碗中的药一饮而尽,“现在……”

话音未落,帘子再次被挑开,楚墨带着封鸣来了,他在秦邀月的床前站定,封鸣从怀里掏出一瓶药,放在作案上,“秦暮,这是主子给你的赏赐,快谢恩吧。”

秦邀月胆寒,别的不说,就说他上次那样戏耍楚墨,他给她的药,她委实不太敢用,拳头抵在唇边,假咳了两下,“多谢王爷体恤。”

楚墨唇边含着一丝冷笑,他啪得一声合上了折扇,扇柄在放药的桌子上点了点,“谢就不必了,本王着实好奇,像你这样惜命的人,为什么要救沈执。”

他这是在怀疑秦邀月别有居心,明面上救沈执,背地里怀着不明目的。

秦邀月是有这样的心思,沈执与楚墨关系亲密,她靠近沈执,从一定意义上定离弄跨楚墨近了一步,但楚墨凭什么以为她会说呢?

秦邀月毕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沈执不可能坐视不管,垂手作揖,为秦邀月辩解,“王爷是不是多心了?秦暮为人和善,大抵只是不想我丧命才上来挡刀。”

楚墨又是一阵不明所以的凉笑,扇柄转而轻拍沈执肩膀,“沈将军,本王奉劝你一句,相信谁,也别相信她会良心大发。”

沈执不好直接撂楚墨面子,看着秦邀月有些为难,“这……”

楚墨又一下展开了折扇,不缓不慢轻摇着,手指放在唇上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提醒罢了。本王还有事,你们慢慢叙。”

楚墨说完,也没给两个人说话的时间,一掀袍子,如同来时那般轻飘飘的离开,封鸣紧随其后,临走前给秦邀月递了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秦邀月一头雾水,“外面到底如何了?”

沈执看她喝完了药,才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语气有些沉痛,“我们这次折损了近五百精兵,对面本来已经山穷水尽,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又出现有一大波兵力扑上来,我们只能先关城门了。”

秦邀月咬了一下手指,北漠离这里可不近,他们从哪‘突然‘调来精兵?这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难不成有人暗中帮助北漠不成?但又有谁有这样大的兵力能助北漠一臂之力呢?

沈执见她满脸若有所思之色,禁不住问,“你可是想到了什么?”

重生以后,还是第一次有人会观看自己的神色。秦邀月摆了摆手,“不过是妄想罢了,不如多想想怎么摆平眼前之难。”

至于有没有人暗中操控,还是等站打完后再促膝长谈不迟。

在她沉思的这段时间,外面有人大呼。

“北漠鞑子杀进来啦!”

沈执秦邀月脸色大变,顾不得伤口冲出营帐,远处火光接天,惨叫声和厮杀声连成一片,地面因为外来者的脚步声惊恐的颤栗着,大军离他们越来越近,沈执无暇顾及其他的,大声嘶吼,“都给我撤,快点跟着我一起撤!”

他不能弃那群士兵不顾,冲入站局,边打边往后面退着,但对方人太多,他实在手忙脚乱,好容易挑一个空隙带一队人马杀出重围,看着远处,心有不忍,转过头不再多看,嘶哑地说,“撤!”

秦邀月睁大眼睛,指着战圈里苦苦奋战的其他兄弟,咬牙切齿地问,“他们怎么办?”

沈执也无办法,他何尝不想保那几个兄弟,可他没有办法啊!他目眦欲裂,“你让我现在回去?这群兄弟又怎么办!我死了不算什么,我不能让他们都死!”

秦邀月连连摇头,“战局未定,他们生死不由你说得算,只要有一线生机,我就绝对不退!我即使死也要和他们一起死!我对得起我的良心!”

跟着沈执狼狈逃出来的几个人怔怔地看着秦邀月,眼眶微微一红。

即使在秦邀月甘心受罚以后,他们当中依旧有几个人看她不顺眼的,总觉得她与王爷有不清不楚的勾当,为人不正直。

1 2 3
继续阅读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