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文学
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

无极帝君小说免费资源,无极帝君在线阅读

小说无极帝君的作者是指染墨痕,主角是梁辰顾仙子。主要讲述了:那散修的险恶用心,青衣女子似乎并未发觉,依旧冷声低喝:“龙门院有多少仙果树与你无关,擅入其中盗取仙果,按律,羁押回仙门,斩一指,囚禁十年!”那散仙苦笑起来:“仙子当真如此绝情?”只得一声:“按律行事。…

无极帝君小说免费资源,无极帝君在线阅读

《无极帝君》精彩章节试读

第3章

那散修的险恶用心,青衣女子似乎并未发觉,依旧冷声低喝:“龙门院有多少仙果树与你无关,擅入其中盗取仙果,按律,羁押回仙门,斩一指,囚禁十年!”

那散仙苦笑起来:“仙子当真如此绝情?”

只得一声:“按律行事。”

“那便对不住了。”

那散仙心头冷笑,抬手便欲要抛出梅花镖!

却不曾想,刚一抬手,便叫人扯住了袖口,动弹不得!

身后喝骂一声:“你把我的瓜都踩坏了,赔钱!”

那散仙眉毛一皱:“凡夫俗子,滚一边去!”

“呀哈?你还有理了?!”

梁辰面色一横,猛力一拽,将那厮的衣袖都给扯碎了一截,梅花镖落了一地!

厉声喝道:“今天不将这些瓜照价赔给我,便别想走得出这青州城!”

青衣女子一眼便瞧见那一地梅花镖,脸色顿时愈发森寒:“还想偷袭于我?好大的胆!”

叫梁辰撞破了阴谋,那散仙好一阵气急败坏,一咬牙,翻手扣住梁辰,掐上咽喉!

梁辰心下暗笑一声,区区炼气小修,他自是不怕,但此刻,他更想逗逗那位小美人。

旋即便装出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欲要看看,这顾仙子作何反应。

开口,便呼救:“姐姐救我!要死了要死了……”

“哼!顾仙子,我是散仙,没那么多忌讳,可你不同,仙子若是执意不放过我,我便将他杀了!到时仙子蒙上了‘忘乎黎民,不择手段’的恶名,可就洗不干净了!”

那散仙阴冷笑罢一声,手便掐的更紧,好威胁那位顾仙子放他离去。

“卑鄙小人!”

顾仙子咬牙顿足,却无可奈何。

仙门有训诫,仙凡殊途,不可将凡人卷入麻烦,危害其性命,违背之人,永弃之。

瞧见顾仙子无可奈何,那散仙顿时大喜,架着梁辰便要走,意图赶快甩开了顾仙子,扬长而去。

却不料,脚下根本动弹不得!

梁辰好似有千百斤重似的,竟是叫他这炼气境界的修士拉扯不动分毫!

“这小子怎么如此邪性?一介凡人胆敢与我叫板,此刻又拉扯不动,莫不是什么妖邪?”

那散修心头一慌,没等想明,便听梁辰低声笑言:“何须白费力气?老实躺下便是。”

没等他反应过来何人开口,便觉胸口一闷,似是几根尖针刺在胸膛上,顿时封死了他的经脉!

“剑……气?!”

那散修端是不敢置信,呜咽一句,应声便倒!

那顾仙子都没反应过来,柳月弯眉蹙成一个“川”字。

“嗷!疼!好疼啊!”

那散修倒了,梁辰也跟着倒下去,顾仙子赶忙上前,便见梁辰的肩头锁骨上,有一两寸长的伤口,血色发紫!

再一看那散修,手里握了一发梅花镖,将手掌割破,看着模样是毒气攻心了,方才莫名其妙倒了下去。

只是可怜了梁辰,叫他误伤了。

“神仙姐姐,救……我……”

梁辰颤抖这抬起手臂,好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看得那顾仙子心头一颤。

若是顾仙子知道这伤是梁辰自己弄的,奄奄一息的模样亦是演给她看,不知要作何感受了……

不过终究,顾仙子长叹了一声,咬唇低语:“别动,闭上眼不许看。”

说不许看,梁辰便不看。

刚闭上眼,便觉肩头一凉,一双凉玉朱唇便印了上来,好生温软,只觉那顾仙子,轻轻嘬一口毒血,转头轻啐一声,反复了有四五遍方才停下。

“好了。”

顾仙子说罢,梁辰便睁开眼,瞧见顾仙子已然转身,不叫梁辰瞧见脸上羞红黛色,拎着那散修,踏上玉扇。

玉扇升空,顾仙子头也不回,清冷道:“今日之事有你功劳,多谢了,岁末时,龙门院会在山门脚下甄选门生,我看你底子不错,若有兴趣的话,大可去试试,没准我们还能成了同门。只是今日其他的事情……还请你悉数忘了。”

说罢,顾仙子飞身便要走,飞入夜空,又听闻身后传来悠悠朗笑:“敢问姐姐芳名啊?”

顾仙子足下玉扇一顿,转过脸来,印着月光的脸色分外温婉。

眉舒目展,一笑嫣然:“姓顾,顾秋颜,有缘再见。”

说罢,便飞往天边,再无踪影。

“玲珑秋月点朱颜……好名字。有缘再见。”

梁辰埋头轻笑一声,回味一番方才肩头温润之感,顿觉心满意足,修炼过了,便朝家中去。

步子都多了几分飘飘然。

……

“什么?顾仙子?龙门院的秋月仙子,顾秋颜?!”

梁家大堂上,老爷子听罢梁辰的讲述,手中饮茶的杯子惊得掉落在地,摔得粉碎!

“是这个名字。”

梁辰一面弯腰去捡地上的碎瓷片,一边微笑道,“我想跟您商量一下,年末便是龙门院甄选门生的大典,我想……”

“想参加?”

老爷子一看梁辰脸上神情,便知他要说什么,顿时朗笑起来,“自然没问题!若初啊,当初你的灵根被夺,根基被毁,爷爷一直担心,你是否会一蹶不振,现在看来,你反倒是因此成长了不少,若想去,便安心的去吧。我这糟老头子,你无需忧心。”

梁辰抓了抓头发,笑得略显尴尬。

他所揪心的便是此事。

今日一早,他便扯谎说那所谓的“隐士高人”教了他诊脉之法,想试试手,偷偷给老爷子诊了一脉,便发现,老爷子距离作古之日,已然不远了。

若是调养得当,至多,也就再有三五年。

此去龙门院,梁辰早已打定了主意,不仅仅是因为顾秋颜的邀请,更因,夺走他灵根的梁轩,也是龙门院的门生!

只是,老爷子而今的身子,并不如何康健,仙路漫漫无日月,此一去,便不知要何年何月才能归家了,只怕这一走,便要阴阳两隔了……

梁辰纵横一世,生离死别,见过太多太多了,酒剑仙的剑下,不知有过多少血债。

但而今,老爷子的事,却叫他安心不下。

“你那日剑斩梁川时如此杀伐果断,怎的今日,反而这般犹豫?”

老爷子一眼看出了梁辰的心思,将他拉到跟前,道,“爷爷没几年活头啦,就盼着,我的好孙儿能有朝一日名扬四海,万人敬仰,我便可仰天大笑三声,闭眼便去,到了阴曹地府,也能与人吹嘘,我的好孙儿,乃是上仙高人!定叫那地府的小鬼,也敬我三分!”

此言听在梁辰耳中,半是酸楚,半是无奈。

这般夙愿,他自然能帮老爷子实现,算不得难事。

但却终觉心有亏欠。

无奈而今不复当年,若不然,只需提笔画一道长生符,开炉炼一枚长生丹,便可叫老爷子延寿百年,看着他再登一次天!

“记住喽,我的好孙儿,男儿在世,当有凌云之志!你和爷爷不同,不该屈居于这青州小城,仙路高有几许,不想去看看?”

应答此言,梁辰何需思量?

张口便答:“想,做梦都想!”

老爷子便顿时眉开眼笑:“那便去看看。若是何时,你听闻爷爷不在了,抽个三五日归家来,到爷爷坟前,说说在外所见所闻便足够了。”

“是。孙儿定当谨记。”

梁辰点头答了一声,心头,却盘算着别的事情。

三五年的时光,若是不遗余力的修炼,冲击玉府境界,应当是足够的。

若有玉府境界修为,兴许,还能炼得出一枚三品丹药的益寿丹来,可让老爷子延寿十年。

再十年,兴许就能有足够的修为,炼制长生丹,或是制作长生符了!

若如此算,兴许真能让老爷子瞧见心中期待的那一天!

“既如此,此行,定要去!”

心头打定主意,梁辰便朝老爷子一拱手,郑重一拜,朗声道:“孙儿再过几日便动身,定不负您的期望!”

说罢了,梁辰便起身来,转身朝着屋外走,走出几步又回头,“我随师傅去一趟坠龙谷,寻些药材,请师傅炼成丹药给您留着,您平日服用,便可调养身体,孙儿不在时,多多保重。”

“好,速速去吧,莫让你的师傅等急了。”

转身出门,仰面轻叹,梁辰面露出几分笑来,说不清是苦楚还是释然。

笑罢了,便骑上了那青木牛出门去,去往坠龙谷中。

……

临近水源处,溪流潺潺,绿荫丛生,山花烂漫。

梁辰在谷中转了三日,要找的东西,已然找的超不多了,只差一枚洗髓果,便可大功告成。

“悉……索……”

突兀的悉索声响,引得梁辰目光一转,便见不远处,正有一只土黄色的小猿攀在枝丫上,捧着一枚青色的果子,正要大快朵颐。

正是洗髓果!

“嘴下留情!”

梁辰立刻惊呼一声,捡起一枚石子,便朝那小猿抛过去。

手法正是剑仙高手摘叶飞花之法,只是而今这修为,石子抛出去没什么力道,打在洗髓果上,便将其打落下来,气得那小猿呲牙咧嘴便要扑上来。

那小猿又何曾料到,它自己灵敏,梁辰比它更要灵敏,身子一错便避开,手掌再一探,便拎住了它的后颈。

“看来运气终究不错。”

梁辰弯腰捡起洗髓果,便将小猿撂在一旁,又从马上布包中取了几个鲜果递给那小猿,笑一声:“我急需此物,这几个鲜果与你交换,可好?”

“叽叽叽!”

那小猿似是听懂了梁辰的话,抱住鲜果叽叽叫了几声,又朝梁辰努了努下巴,好似在大方说:拿走便是,我很大方的。

梁辰叫这小小猿猴逗得发笑,欲要伸手触摸,那小猿也不抗拒,任由他抚摸。

“这小家伙究竟是什么妖兽?竟是连我都看不出来?”

梁辰逗得正起劲。

却听一声“嗖”!

锐响破空,疾射而来,梁辰由不得反应,身子一拧将其避过,站稳脚跟才发现,那一声锐响,乃是一支冷箭,箭头直直栽进一旁树干上,没入三寸有余!

显然,发箭之人乃是高手,此举,想要他的命!

1 2 3
继续阅读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