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文学
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

修仙从拜师开始最新章节,修仙从拜师开始免费阅读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修仙从拜师开始》,作者是八条,主角是八条。主要讲述了:还有五年就是修真论道大会了。师父决定这五年带我到处长长见识,所以在这之前跟我讲了一些关于修真界的事情。师父问我道:“铁儿,你可知道我们封天星的封天之名何来吗?”我摇摇头表示不知,师父又道:“所谓的封天…

修仙从拜师开始最新章节,修仙从拜师开始免费阅读

《修仙从拜师开始》精彩章节试读

第3章

还有五年就是修真论道大会了。师父决定这五年带我到处长长见识,所以在这之前跟我讲了一些关于修真界的事情。

师父问我道:“铁儿,你可知道我们封天星的封天之名何来吗?”我摇摇头表示不知,师父又道:“所谓的封天就是我们的天自古以来就被一种神秘的结界给封包围了,多少年来有不少杰出的修真者想突破这个结界而不能,我们这个星球没有太阳,没有月亮,白天就全是白天,黑夜就都是黑夜。这结界自动的暗和亮,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歇了口气又道:“想要离开这个封天星只有一个办法,就是修真到地仙之境,才可以从一个地方飞升而去,只有过了天劫的修真才能飞升仙界,如果没有过天劫的修真,而妄想飞升的话,就会使天劫提前到来,而灰飞烟灭的。这两界虽然相通,但是仙界的仙人是不能随便到修真界来的,如果妄图来到修真界的话,就会引来比天劫更为厉害的天煞,特点就是你强则它更强,仙人要是受到天煞的话,十有八九会灰飞烟灭,除非是这个仙人的一身修为全毁,才不会受到天煞的光顾,在历史上就有过几个仙人因容不下仙界,被人废了修为而逐到修真界的。”

看我认真的沉思着他说的话后接着道:“不过奇怪的是,在修真界不能修练仙界的秘法,许多人修练仙界的一些秘法,修练几十年也不见什么成效,不过听说在仙界主要的是修练仙气和天火,一般修真要二千年才能进入仙界,刚成为仙人的修真称之为地仙,地仙经过强化的三味真火的试炼,接着慢慢把天火引入体内,成功的话就可算是天仙了。这个过程一般要四千年左右,而天仙要升入神界的话一般要一万年左右,从神界升天神界一般要三万年,从天神界到修真的最高境界不灭界要五万年,当然这中间要经过无数的劫难才能达到。”

不管是那一界都有天劫,一般能够躲过天劫的只有十分之一左右,这当中还有一些在天劫的是被毁了肉身的元神,可以修练成散仙,一般要修成散仙要三万年。如果修成散仙的话,可以抵得过三个大乘期的修真高手。不过只剩下元神或元婴的人是很危险的,因为要是他被捉住的话,就会有被人炼成法宝的可能。

有的可以再重新投胎,不过,投胎的时后若没有人在一旁相护,之后就没有机缘重新修练,那就更麻烦了。因为投胎的人不会记得前生是谁,而且一身道基也随这投胎而消失,一切都要重新开始。所以多数的修真者是不会选择投胎的。

师父讲到这里时对我笑道:“你这小子果然没有让我失望,这么短的时间内就修练到结丹期,这是我初时没有料想到的,你可能不知道,通用修真从开光到气动期要三十年,气动期到炼神期一般要七十年,你这小子却只用了那么一点时间,而从炼神到辟谷再到丹成期起码要两百年,你却只用了五十年就完成了。”

师父用好像刚刚才认清我的眼神看着我,把我看得怪不好意思的,接着又说:“从辟谷期到凝神期是一大难关,有些人可能一辈子也修不过这一关,今后的开窍,元神(元婴),出窍,还虚(空冥),天劫,大乘期不知你还会有什么样的表现?”

当他说到各个修真门派时,说道:“现在的修真界分为十七个大的门派和许多个小的门派。其中这十七个大门派分别是一仙岛,二剑宗,三秘谷,五神院,六神宗。”

“一仙岛就是在海外的一个岛屿,它是由一些散仙和一些不愿飞升的修真人组成的,这个岛上的人一般不会管什么事情,只在岛上修练,很少出岛,因为这个岛上的人都是高手,所以也没有谁会去惹这岛上的人。”

“二剑宗是指灵心剑宗和天道剑宗。灵心剑宗修练的是剑心,认为只有以剑为心才是修练的正道。其最高的秘典是天心剑诀。嘿嘿,这部秘典我们也有,是开派祖师司龙偷到的,灵心剑宗所拿的不过是一本副本罢了。这个门派的修真是以心来修剑,修练的是剑魂,认为只有这样才能修到剑的最高境界,该派的驭剑术是最为灵活的,他们一开始的时候修为进度不是很快,但是一旦他们修练一段时间的话,很容易成为一个修真高手的。虽然他们这一派的人不是很多,但是基本上各个都是高手。另一个剑宗就是天道剑宗,他们是以武入道的,其剑法最为精妙,开始时进度很快,不过到了修真的后期其修为并不是很容易进步。其派的最高秘典是天道剑诀。”

“三秘谷就是隐龙谷,天魔谷,慈心谷。这几个秘谷没有几个人知道它确切的位置在那里。其中隐龙谷的人比较好认,他们用的武器一般是龙形的。该派的最高秘典是神龙无限诀。而天魔谷的人呢,比较邪气,而且手段非常的残忍,其天魔秘也是修真界有名的秘典。慈心谷最大的特色就是该派里面全是女修真,不过可不要小看了这些女修真,她们的慈心录用在杀人上可一点也不慈心。不要看她们这些女修真个个都很漂亮,一付弱不禁风的模样,不知有多少想打她们主意的人死在她们手上。”

“五神院就是离你家比较近的“青木神院”、“白金神院”、“赤火神院”、“神土神院”和“黑水神院”。这几个派的最高秘典,我们只偷到了“赤火神院”的烈焰宝典和“神土神院”的地灵心经,而“青木神院”的万木朝春决,“白金神院”的赤金大法,“黑水神院”的伏水宝录就要靠你来完成了。”

“六宗就是炼器宗,阴阳宗,佛宗,道宗,炼魂宗,邪皇宗。其中炼器宗的最高秘典造空大法你也学了,该派所做的储物戒指一类的东西和浮亭最为有名。阴阳宗主修的是阴阳合和之术。其最高的秘典就是那本天地阴阳意想集。炼魂宗主修的是心灵之术,其中有一些控制人思想的邪法,所以修真界的人一般把这派归为邪派,而他的最高宝典就是凝神典,不过这部宝典却没有这样的邪术,那些控制人心的邪法都是这些炼魂宗的后人根据这本书所写出来的。邪皇宗的人也比较邪气,所以也被修真界的人列入邪派的行列,其最高秘典邪皇典在修真界也是非常有名的。”

一直听师父说到太阳快下山的时候,这才想起当初上山时说过要常回家看看的话。略略一算,不由得大吃一惊。原来,我上山的时间有八十五年了。突然感到一阵汗颜,原来我这么久没回家了。我的父母也有一百四十多岁了。

时间过得还真快呀,八十五年的时间彷佛就在弹指之间,现在就要回家了,心里不由得一阵激动:“师父,我们现在就下山吧。”

师父笑道:“你急什么,现在都已经是晚上了,到你家的话起码要深夜才到得了,不如休息一夜,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发,你看可好?”

听师父这么一说,这才想起,现在已经天黑了,到家的时候大概家人都已入睡了。当下决定听从师父的话明天再回家。

深夜,连师父都已经入睡。然而我还是思潮起伏。甚至每日的调息必修课都无法进行,心中一会儿想到父母,不知他们过得还好吗?样子有没有变?我离开时才十岁,父母有六十多岁,现在也有一百四五十岁了。我那小弟现在也该娶妻生子了吧。父母两个老人家不知有没有再给我添几个弟妹?回去的时候不知他们还认不认得我呢?

我上山的时候还小,现在都过了几十年了,相貌也大为改变,和小时候相比大不相同。不是自夸,现在的我还算得上相貌堂堂……心里各种念头纷沓而来,无法入定。起床来到洞外,只见漆黑一片,但是对于修真的人来说,以结丹期的修为就可看清十丈以内的任何东西。来到洞左方,那里有一块十丈方圆的空地,这里是我平时练武的地方。

这里面布了一个困元阵,此阵是为了练功而特别布置的,它有个功能就是只要发挥能量的十分之一,就能够使剑气内的能量在十丈的范围内有用,然而超出了十丈的范围,就会消失于无形。设此阵的好处是可以使我尽情发挥既有的能量,二是可以在我练习时不会损坏周围的环境。来到阵的正中央,从储物戒指中取出天灵剑,首先演练的是一套基本的剑法。

随手舞剑,剑光到处,只见剑气纵横,四处挥撒,一条条白链似的剑气飞向四方,到了十丈之外就消失于无形。随着剑法越练越快,体内的元丹也跟着转动起来,发出阵阵五彩的光华溢出体外。从外观看来,就像看见一个十丈左右的大圆球,外面一层四处乱飞的白色飞链。中间是一个五彩的圆球,里面是一个人拿一把白色的剑上下纷飞,好不精彩。

不过这样的剑法对于修真的人来说其实不算什么,因为修真间的比斗用的是飞剑。修真间飞剑比斗有几大要点:一是看各人驭物的高明程度,驭物越高明,胜算越大;二是利器,当然有比别人好的武器,是修真间比斗的关键;三是看个人修为的高低,这是修真间比斗最重要的因素。总算一套剑法练下来,觉得心情不是那么纷乱了。

于是手捏剑诀,驭起我的天灵剑,让它在空中做着各种高难度的动作,这样做是为了增加对剑的控制度,这种方法练到高明,只要心念动处,剑就可随心所欲的指挥,直到剑越来越得心应手。

抬头一看,天色已经是微微发亮。想到就可以回家了,就再也无心练剑。回到洞中冲着师父睡的洞喊道:“师父,起床了,我们快些走吧。”师父出来之后道:“你这小子,这么急,看你这么多年没回家的份上,我们就早点回去吧。”

下山之前,师父道:“铁儿,我们这回下山,主要是为你增长见闻的,我神偷门不同于别的门派讲究的出世,我们讲的是入世,每个弟子都要在红尘中许多年,历尽人生百态,所以虽然在山上不吃东西,但下山之后却要和普通人一样。”

我答道:“师父,即使你不说我也会的。想到山下那些美食我就忍不住食指大动,在山上是没得吃,但下了山后我一定要吃个够,把所有好吃的食物都吃遍,在山上的这些年可把我给憋坏了!”

师父笑道:“你能够这么想我就放心,想当初为师在山上待了一百多年,下山后却吃不下任何东西,过了些年才适应过来。不过你下山后可不能一次吃过多……你不想一吃东西就拉肚子吧。”我连声道是。

收拾好后,和师父一路驭剑飞行往家的路上去了。两道光彩腾空而起,越飞越高,低头往下望去,我们住的天都峰只有一个馒头大小,和来的时候心情不一样。从来没有驭剑飞行这么远的距离的我,心里直想着快些飞回家去。随着离家越来越近,心情越来越纷乱,不知家里人现在还好吗?他们认不认得我呢,是不是还住在那里呢?……一路带着激动的心情往家而去。

远远看见老家,过了几十年了,它还是老样子,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但多了一圈不是很高的的围墙,从外面看不到里面的情形。来到小镇郊外,收起飞剑。步行至家门前,还能听到家后院打铁的声音。不知那打铁的是不是父亲?一时间我沉浸在小时候的点点滴滴,想着小时后的种种乐趣,不觉竟有些痴了。

直到听到师父大声叫道:“怎么了?小子!我叫你这么多句你没听见哪!还不过去敲门,你不是想早点见你的父母吗?怎么现在还呆在这里啊?”

我没好气道:“谁说我不想啊,我只不过在想我过去的美好回忆罢了。”

师父嘲笑道:“还美好回忆呢,是不是在想你那些小偷史啊,我看也不怎么样啊。”我才不管他怎么说呢。不过师父说的也对,我应当去敲门了。

来到门前,“砰砰砰”一阵急敲,里面传来一个我不熟悉的女人声音,“谁呀?”接着一扇门打开,一位年轻的女人看到我们,问道:“请问你们找谁呀?”

我见开门的是我不认识的人,不由问道:“请问,这是华倍铁的家吗?”

女人道:“是啊,你找我家公公有什么事情吗?”

我激动的道:“我是他儿子啊,我父亲他老人家在不在?”

女人怀疑道:“我家公公就我相公一个儿子和小眉一个女儿,没有什么别的人了啊,怎么你说你是我公公的儿子呢?”

我一听便知道父母后来生了一个妹妹,这女人是我那弟弟的媳妇,忙道:“那你就是我那弟弟续铁的媳妇了。那么我就是你的大哥,因为在小的时候就离家,到现在也有八十五年了。我走的时候弟弟续铁还只有两岁呢,你不知道也不奇怪……我父母到底在不在家啊,他们看到我就知道了。”

女人道:“哦,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你就是大哥了,公公和续铁在后面打铁呢,我去叫他们来。”

我忙喊住了她道:“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了。”

走进院门,里面没有什么摆设,看来家里过得不是很好。之后一番远方游子归来的感人场面是免不了的。父亲和母亲都进入了中年期,但身体还是硬朗。弟弟也因为继承了父亲的打铁铺,身体练得很是结实。弟弟结婚有三十多年了,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我那没见面的妹妹也嫁人了。听父母说,也生了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

第二天妹妹一家人也过来了,自又是一番惊喜。我在家中住了一个多月,教了他们一些防身的本事,不过杀人的东西倒是屏除在外。听师父说,江湖上人整天打打杀杀,我可不想把家人也卷进去。

江湖就是那些不能修真的人炼的另外一种功法,不过这种人是不能和修真者比的。江湖上人常发生争斗,一言不和就杀了起来的,不在少数。这些人还分为几个门派,有些门派的背后就是修真门。

在家的这些日子里,师父没有忘了在我的家人中看看有没有无之体质的人。一天母亲突然叫住我,向我说道:“铁儿,我有件事要跟你说,本来你回来的时候我就要告诉你的,那时见你回来一高兴就把这事给忘了。”

我疑惑道:“妈,有什么事啊,您不记得告诉我?”

师父这时候也过来了,母亲对师父道:“我记得当初您不是问行铁吃过什么东西才会变成什么体质……我记得我在怀行铁的时侯,吃过我家地下室里面长的一种不知名的果子,也不知是不是这个。”

师父高兴的说道:“那种果子现在还有吗?可不可以让我看看?”

母亲道:“有是有,就这些果子留了几十年,虽然没有坏掉,但都把里面的水分给风干了。”

师父笑道:“不要紧,行铁有办法把它弄好的,请夫人把那个果子拿过来就是了。”

我疑惑道:“师父,我要怎么弄啊?”

师父笑道:“你学的那个滋润术是干什么的,真是的,学了还要会用,像你这样学了也是白学,看来带你出去历练历练还是相当必要的。”我听了一阵惭愧。

这时母亲拿着十多个干巴巴的果子出来交给师父道:“真是不好意思,这些果子都成这样了。”师父忙道:“不要紧,不要紧。”接过果子又对我说:“行铁,你用滋润术看看。”

我运起法诀,只见一团蓝色的光从食指中升起来,一会儿等光变得有一般拳头大小,便往师父手中的果子点去,只见果子慢慢的变新鲜了并且红艳欲滴。

嗯,我自认为还算满意。母亲在边上看得目瞪口呆,在她心中我简直可以和那些青木神院的老神仙相比了。师父看了点了点头,不过口中却说道:“可以是可以,不过就是在控制上面还不是很好,其实不用这么多的功力也一样可以达到这样的效果。”

我可不想他继续说下去,因为师父一说可就没完没了的。于是插开他的话说道:“师父,快看看是不是这种果子啊?”

师父笑道:“你这小子,就会打岔,我是在教你。”母亲在一旁不知我们说些什么,不过我没有虚心学她倒是听出来了。向我道:“行铁呀,你不认真学怎么行呢,要听你师父的话,不要……。”欸……我怎么觉得天在转呢。

只见师父表情一喜,已经知道是这种果子,使我的体质发生变化的原因了。果然师父笑道:“哈哈哈,我终于查找了,原来就是这种果子,看来只有怀孕的女人吃了才对肚子里的胎儿有用。”接着对我母亲问道:“夫人,这棵树在哪里?快带我们去看看。”

母亲道:“这棵树早在十几年前就砍掉了。”

师父失望的道:“哦。为什么要把树砍掉啊?”

母亲道:“你可能不知道,以前,就是行铁的太爷爷,曾经打过一把非常好的剑,让那些青木神院的人都赞叹不已。因为我家有一口极冷和一口极热的井,才打造出那样好的兵器,而这棵树就就长在这两口井的中间。这些年,这棵树越长越大,行铁的父亲怕这棵树会把那两口井贯穿,本来早就要把它给砍了的。但看它结了果,就等了几年,不过这树也奇怪,几十年才结一次果。”

师父听了连叫可惜:“听你这么说,你家那两口井可能就是阴阳井了,这阴阳井我在别的地方也看过,不过并没有看到过会长树的啊。不过也好,有这几个果子就不错了。”说着从储物戒指里掏出一个水晶盒子,把那些果子装了进去。母亲看了又是一阵惊叹。

1 2 3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