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文学
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

替身总裁,顾少离婚请签字免费阅读,替身总裁,顾少离婚请签字章节目录

新鲜出炉的都市言情小说《替身总裁,顾少离婚请签字》近期备受关注,很多网友在品鉴过后对作者“佚名”的文笔赞不绝口,文里主人公是姜雨时顾沉舟。主要讲述了:林荷扫了姜雨时一眼,鼻间发出一声嗯,接着问:“见过老爷子了?”“见过了。”姜雨时回。“沉舟呢?”“跟爸在书房,应当在谈工作。”林荷闻言,睥睨着姜雨时,“那正好,我找你有点事。”说着,她转身,理了理…

替身总裁,顾少离婚请签字免费阅读,替身总裁,顾少离婚请签字章节目录

《替身总裁,顾少离婚请签字》精彩章节试读

林荷扫了姜雨时一眼,鼻间发出一声嗯,接着问:“见过老爷子了?”
  “见过了。”姜雨时回。
  “沉舟呢?”
  “跟爸在书房,应当在谈工作。”
  林荷闻言,睥睨着姜雨时,“那正好,我找你有点事。”
  说着,她转身,理了理小臂上挂着的素色坎肩,头也没回地朝着二楼茶室的方向走去。
  似乎很清楚,后面的人必然跟得上。
  姜雨时看着林荷趾高气昂离开的姿态,心中并无多少波澜。
  毕竟林荷一直都看不上她,从第一眼见到她开始就是。
  ……
  二楼茶室。
  姜雨时盘坐在蒲团上,捏起紫砂茶壶的壶柄,替林荷斟了一杯茶,“您用茶。”
  她沏茶的姿势很标准,能看出是懂茶道的。
  林荷仍旧是面若冰霜,“方才老爷子见了你,有没有说什么?”
  姜雨时捏着壶柄的手微顿,笑着回:“爷爷很和蔼,跟我拉了拉家常。”
  林荷视线揪着姜雨时那张白净精致的脸,口气多了一份试探,“他见了你,没提其他人?”
  “妈说的其他人,是什么人?”姜雨时抬起脸,那双似水洗葡萄的眼睛看向林荷。
  那眼神,看上去跟纯净水似的,干净无辜。
  似乎她问出的这句话,并没有任何其他意思。
  林荷微微一怔,接着很快正了正脸色,端起面前的茶杯,“没什么,他老人家年纪大了,有时候可能会犯糊涂。”
  茶杯里飘起的水雾模糊了林荷的眉眼。
  姜雨时看着林荷欲盖弥彰的神情,再次回想起了顾老刚开始见她时的反应。
  心中有什么东西忽然划了过去。
  只是一瞬,她根本来不及抓住。
  “沉舟前两天的八卦新闻,看了吗?”林荷放下茶杯,出声打断了姜雨时的思绪。
  姜雨时:“看了。”
  林荷睨了一眼始终神色淡淡的姜雨时,“你跟沉舟都在一起一年了,沉舟出了多少花边新闻了?
  你不反思反思自己有什么问题?”
  这话说的。
  自己儿子有花边新闻,过错都能推到儿媳妇儿身上。
  姜雨时对林荷的态度习以为常,“妈,我找人查过了,这次的新闻是个意外。”
  林荷冷哼了一声,“说到底是你没拴住沉舟的心。
  当初你跟沉舟结婚,你是怎么跟我说的?”
  “我记得。”姜雨时给自己也斟了一杯茶,语气不卑不亢,“我答应过您,会做一名合格的顾太太。”
  林荷:“你还知道合格?
  沉舟今年二十六,再过几年就三十了。
  我跟他爸岁数也不小了,还有老爷子的身体你也知道的。
  我就沉舟这么一个儿子,你这肚子都一年了也没见有什么动静,这叫合格?”
  原来是在这等着她呢,姜雨时心想。
  跟顾沉舟在一起,她与林荷见面不过三次,次次林荷都会把话题引到生孩子的问题上。
  仿佛顾沉舟娶的不是姜雨时,只是一个会生产的机器而已。
  姜雨时脸上挂着礼貌的笑,笑意未达眼底,“我跟沉舟会努力的。”
  坐在对面的儿媳始终是一副乖顺柔和的样子。
  她越是这样,林荷心里就越不得劲,“你别怪我把话说得太直白,作为沉舟的母亲你的婆婆,我有必要提醒你。
  当初沉舟跟你结婚,你知道我是不想答应的。
  不过既然现在你已经是顾家的媳妇,就要牢记自己的本分。
  好好辅助沉舟打理好家庭,早点让老爷子抱上重孙!”
  林荷不喜欢自己,一直都是。
  当初林荷对自己说的话到现在还犹然在耳。
  她说上流圈子里的家庭,个个结婚都讲究门当户对。
  何况像顾家这种豪门世家,不是世家千金都不应当进顾家的门。
  只是考虑到顾沉舟铁了心要娶她,他们当父母的才松口罢了。
  毕竟,她是在孤儿院长大的,姜氏夫妇顶多是她的养父母。
  别说世家千金了,直白点说,在林荷眼里,她连个普通家庭的女孩儿都不如。
  饶是姜雨时内心强大,好脾气惯了,听了林荷这番言语敲打,内心也有些郁结难舒。
  她低着眉眼,语气有些冷淡,“我知道了。”
  离开茶室前,林荷似是想起了什么,又道:“还有你的工作,我们顾家是个开明的家庭,不至于把你困在家里。
  但你接戏也稍微为沉舟和顾家想一想。
  虽然你们俩现在没对外公开,但圈子里稍微熟点的人也知道你们的事。
  就说你上部戏,我听人说你被网民挂在网上骂了快一个星期了。
  要是传出去,对我们顾家名声也是会有影响的!”
  “知道了。”姜雨时浅笑,满眼疏离。
  从茶室出来,姜雨时没有下楼,径直去了二楼阳台,打算喘一口气。
  室外在下雪。
  暮色晦暗,大片的湿雪绕着庭院点亮的路灯暖洋洋地飘飞。
  一片一片往下沉,犹如姜雨时此刻的心情。
  吹来的风不大,空气中似乎还卷入了人工湖面上那股泛腥的味道。
  她轻叹了一口气,裹紧身上并不太保暖的针织衫,刚要转身立刻,余光很快攫住了庭院的一角——
  男人西装笔挺,高大健硕的身躯立在庭院的门前。
  举着电话的左手,袖子上讲究地别着黑曜石袖扣。
  袖扣是她选的。
  他微低着头,像是被画笔精心描绘过的侧脸深邃精致,有棱有角。
  一直堵在姜雨时心口的那股郁结在这一瞬忽然就消散了。
  她掏出手机,对着仍在一楼讲电话的顾沉舟。
  咔嚓一声,拍了下来。
  好吧,只要看见沉舟,只要看见他那张脸,再多的怨气,她都能一扫而空。
  只要能在他身边就好。
  ……
  临近吃饭的点。
  顾沉舟忙完手头的事,见到从二楼下来的姜雨时,问:“见过爷爷了?”
  姜雨时听着他低沉磁厚的声音,有些依赖地把小手塞进了他温热的手掌里,“见过了,爷爷人很好,跟我聊了很久。”
  察觉到她的动作,顾沉舟低头似笑非笑地睨着她,“做什么?”
  “想你了。”姜雨时脸一红,声音低柔地回。
  顾沉舟紧了紧她的手,那双桃花眼盛着笑意,“才多久没见,就想我了?”

1 2 3
继续阅读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