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文学
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

主人公易云叶秋雪周元叶振南小说荒古武神在线全文阅读

火爆小说荒古武神安利给各位书虫阅读,这本小说的作者闲石是著名的网文作者哦,主角是易云叶秋雪周元叶振南。主要讲述了:安平县,这一两天,都在疯传叶府家千金的事情。“没想到,武者也不好当啊,连叶家那小公主,都需要这么玩命的锻炼……”“哼,不过是个还在锻炼身体阶段的小毛孩而已,毛都没长齐,算什么武者?真正的武者,那是要越…

主人公易云叶秋雪周元叶振南小说荒古武神在线全文阅读

《荒古武神》精彩章节试读

第7章

安平县,这一两天,都在疯传叶府家千金的事情。

“没想到,武者也不好当啊,连叶家那小公主,都需要这么玩命的锻炼……”

“哼,不过是个还在锻炼身体阶段的小毛孩而已,毛都没长齐,算什么武者?真正的武者,那是要越过北防线,进入可怕的大荒,去进行生死历练……”

在大多数人们的心目中,只有那些敢于站在防线外,抵御大荒,保卫家国的人,才能称得上是武者。

“是啊,武者这条路,难走啊!我家那小儿,一心求武,却不到三年,死在了淬体过程中……”

一个耄耋老人眼含浑浊泪水,想起了自己死去多年的儿子。

……

普通人对于武者的认知形象,大多都是惨烈和热血。

武者虽然有飞天遁地的宗师,逍遥天地之间。可是,真正大多数的武者,都是在底层挣扎,为了一颗淬炼身体的丹药,甚至要穿越北防线,去可怕的大荒,和比人类体积大几十倍的大荒生物战斗。

且,也是这些武者,组成了人们熟知的边防军队,镇守北防边疆,保护着身后的人类。

无数年来,斑驳的岁月里,这些镇守边疆的武者们,牺牲了太多,荣辱生死,全在大荒。

这些武校、武院的学生,在学校得到锻炼,再远赴防线,重复着先人武者们的使命。

当然,那些能去守卫边疆防线的武者,都是真正意义上的武者,受人尊敬,绝非是掺杂在大社会中的武夫们能比的。

像叶秋雪这种,就是没有经过大荒历练的社会系武者。

社会系的武者,太多了,数不胜数。

这些人,大多数都是在淬体境界,不会再高了。

所以,这些人能力也就一般,只能称得上是一介武夫。

最关键的是,大多数社会武者,在普通人眼中,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有些人仗着自己身体素质强,去干不法勾当的太多了,每年都有这种消息新闻传出。

叶家的家主叶振南,就是这么一种人,虽然没有什么确凿的证据,可人们听闻叶家千金因为锻炼身体差点死后,大多数人们还是保持淡漠态度。

虽然不至于嘲讽,但也不会去关心。

这两天之所以疯传叶家千金的事,其实还是因为易云当着无数人的面,对叶秋雪干的那事。

当时全校在场,易云为了救叶秋雪,亲嘴按.。

很多人在口口相传的过程中,添加了自己的想象力,把当时的情节描述得简直就是一幅“人间春色”。

这才导致,安贫县无数人议论。

叶振南因此气得差点杀到周府,觉得是周家搞的鬼,在暗中引导扩散这个舆论。

安平县况且如此,安平县的学校内,这两天更是炸了,倒处都是议论易云和叶秋雪的声音。

这让叶秋雪根本不敢回学校,或者说,没有脸再回来了。

连续两天,叶秋雪都没有来学校。

而易云,倒是老神在在,一副风轻云淡仿佛跟他没什么鸟关系的样子,整天看书做笔录,也不知道在写些什么东西。

这一天,来到了二十九号。

今天,易云没有了前两天的风轻云淡,一直紧皱这眉头,茶不思饭不想的模样,就连大脓包和大头的话,他都是有一句应没二句答的。

中午,坐在操场的观众台上休息,易云抬头望着天空。

“二十九日了,难不成是记错了?”

易云喃喃自语道。

这都快马上月底,即将过十月,进入十一月了,那一场他记忆中的极端天气,怎么还是没有到来?

若真是他记错了年份,不是二零一六年,而是其他年份,那就麻烦大了,他的四万块老婆本,就算是打水漂了。

那他,就真是败家儿子坏学生了。

就在易云思考之际,一身轻装的周元,带着笑容走了过来。

周元很帅,阳光中透着一种男孩的可爱,是大多数女生一见就无法拒绝的那种。而且武德双馨,传说中的德、智、体、美、劳加身。

更更更为重要的是,人家是……富二代,周府的大少爷。

“谢谢了……”

易云头也不看地,就这么有气无力的谢了一句。

这几天来,因为叶秋雪那事,吴志浩等人找了他好几次麻烦,都是周元帮他摆平的。

“易云,我感觉你很自信,其实根本不怕吴志浩他们?”周元说出了心中的疑惑。对于易云,他有一种特殊的感觉,易云其实不怕吴志浩那群人,甚至是一种不屑,可易云偏偏又对那些人点头哈腰,像个小太监。

这种感觉,让周元说不出的古怪,他做不到这种心态。

易云闻言,心中暗骂一句:要是我打得过,找就将那几个王八蛋扔进臭水沟里找屎吃去了。

“呵呵,我可是要成为能飞天遁地,一代逍遥武神的男人,几个小屁孩而已,能跟他们计较吗?”

易云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笑了笑,不想过多说些什么。

事实上,易云确实没跟吴志浩那些人太计较,他重生前,都几十岁的人了,连这点都看不开,还不如死了算了。

易云满口胡说八道,却是让周元陷入了沉思。

“受教了!”沉思了十多秒后,周元口中突然蹦出三个字,模样认真。

易云脸色微微一变,想说“我只是随口这么一说”,可想了想又算了,说不说也没什么意义。

“易云,听说你从叶府得到了一颗五品造化丹?”

很快,周元又问道。这件事情,全校都传开了,易云救了叶秋雪,叶振南送了一颗五品造化丹给易云。

闻言,刚刚还一副要死不活的易云,立马炸毛了,整个人差点从椅子上翻下来。

“这是一颗一品源丹!!!不是什么狗屁五品造化丹,那狗日的糟老头坏的很!!”

“早知道,我就不救他女儿了……”

“他不仅没有给我五品丹药,还虐待了我!这颗一品源丹,是他故意想要别人来找我麻烦,才扔给我的,现在,全校都知道我得了他的五品造化丹!!”

“你觉得,他一个小小的叶振南,能拿得出五品丹药???”

想到这几天的遭遇,易云就后悔好心泛滥,救了叶秋雪。

叶振南这老东西,给了他一颗一品的源丹,说是五品造化丹。

这几天,无数人盯着他,他上学下学都小心翼翼,晚上睡觉都不敢睡太死。

更重要的是,这一品源丹,在交易市场压根就没有市场,没有人买,卖不出去。

若是能卖出去,兴许还能值个三万四万的,可真没有人买,低价商贩只愿意出一万五,易云也不舍得卖。

这时候,易云立马掏出了他口袋中的一颗源丹,给周元看,意思是让他去转告其他人,他真的没有什么五品造化丹。

“也是,传说中四品丹药那都是只售给特定人员,几乎算是非卖品,五品丹药那是闻所未闻的东西……”

“我父亲想要弄到一颗三品丹药都困难重重,叶振南能给你五品?想想都不现实……”

周元哑然笑着,望着易云手中那颗一品源丹。

“哼,五品造化丹,也亏这糟老头能说得出口!”

易云最后又抱怨地骂了一句,而后起身,和周元分别,往教室走去。

……

中午,即将上课的时候,一肚子怨气的易云在回到教室后。

刚刚走入教室的一瞬间,方才他体内的一肚子怨气,消失的一干二净,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发毛的寒意。

叶秋雪!居然……回来上学?!

此刻,正坐在对面,面如寒霜,冷冷地盯着他。

1 2 3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