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文学
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

小说《镇国九千岁》在线全文阅读

经典热门小说《镇国九千岁》是大神级网文作者佚名的代表作,主角是江陵景帝。主要讲述了:伴随着一声如雷巨响。飞身跃到江陵面前的高兴直接坠在低上,他眉心被开了一个空洞,鲜血横流,当场惨死。反观江陵,他纹丝未动,手里多了一个黑色金属打造的怪异武器。“那是何物?”“不,不可能吧。高兴竟然败…

小说《镇国九千岁》在线全文阅读

《镇国九千岁》精彩章节试读

伴随着一声如雷巨响。

  飞身跃到江陵面前的高兴直接坠在低上,他眉心被开了一个空洞,鲜血横流,当场惨死。

  反观江陵,他纹丝未动,手里多了一个黑色金属打造的怪异武器。

  “那是何物?”

  “不,不可能吧。高兴竟然败了!”

  “一击击败高兴,而且我等竟然没看出此人用了什么招数。”

  几人都是武林高手,就算他们动手也不可能如此轻松的击败高兴。

  下意识,几人都将目光望向号称天下暗器第三的白飞鸟。

  “白兄,此人可是用的暗器?”

  “嗯。”

  白飞鸟点点头,方才在雷鸣声后,他隐约看到一个东西飞向高兴。

  只是压根来不及提醒,高兴就已然落败。

  “我说过,你们最好一起上,否则根本没有表演的机会。”

  自从穿越到这个世界后,江陵就一直在琢磨如何增强自身武力。

  尤其是身处凶险万分的皇宫之中。

  和景帝接触越多,他越能感觉到景帝身边有一个实力可怕的家伙。

  即便是前世全盛状态下的江陵,也不一定是对方的对手。

  这无形的危机感,让江陵越发想变得强大。

  通过了解这个世界的历史后,他发现虽然这个世界有火药,但是却没将其用到武器上。

  前世身为兵王的他,对枪械自然是无比精通的。

  唯一可惜的就是这个世界没有车床来完成精密制作,否则别说一把小小火枪,就算是重火器,他也有能力打造出来。

  “还愣着干嘛?快,一起上,把他给我杀掉!”

  柳山脸色大变,他绝不能给江陵任何机会。

  几人相视一望,同时朝着江陵冲去。

  “愚蠢。”

  “不知道这是连发的枪?”

  砰,砰,砰!

  几声枪响,电光火石间,几具尸体从空中坠下。

  这些名动江湖武林的高手们,连展现自家绝学的机会都没有,纷纷落败。

  “白飞鸟,你还愣着干嘛,用你白家最强的暴雨梨花针!”

  白家以暗器手法闻名于天下。

  其最强绝学为——暴雨梨花针。

  能在出手一瞬,弹出数百枚染毒的银针,杀伤范围广,毒性大。

  “我尚未完全掌握。”

  白飞鸟脸色比哭还难看,他身为白家传人,却也只是传人。

  砰!

  “那就下辈子再学吧。”

  枪声落下,白飞鸟倒头栽了下去。

  呼!

  江陵吹了吹枪管冒出的黑烟,神情淡漠的看向柳山:“黔驴技穷了?”

  柳山现在哪里敢与江陵直面相视,他急忙拉过来几个人挡在身前。

  “你,你别嚣张,我不信你的暗器能把这里近千人都给杀掉!”

  “那你尽管来试试。”

  江陵举起枪,对准眼前人群。

  人群立马四散开来,根本不敢站在前面。

  几大武林高手纷纷落败,他们这些打酱油的,上去不就是送人头?

  江陵并未继续开枪,而是一路来到山庄门前。

  “子弹用光了。”

  他这次匆匆打造出来的火枪还有很多问题,比如每次装填子弹都需要浪费很多时间。

  至于他刚才为何没选择对柳山下手,也不是托大自负。

  而是因为有效射程太短,这是第二个主要问题。

  否则的话,柳山现在还能站在原地跟他叫嚣?

  ……

  山庄内,郭柔的裙衫已经被撕破,露出片片雪白肌肤。

  至于李继,他双眼通红,跟见了血腥味的饿狼一般。

  “嘿嘿,柔妹子,你不知道,我喜欢你很久了。”

  “可是郭松仁那老家伙却死活不愿意让你嫁给我。”

  “哼,我明明是他的得意门生,但他却看不起我!”

  “反正你今天也是难逃一死,死前就让我来舒服舒服。”

  李继飞身扑过去,压倒郭柔。

  “李继,你这个混蛋,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没事儿,做鬼来找我幽会也行。”

  “哈哈哈哈。”

  李继疯狂大笑着,就在他要彻底把郭柔衣衫给撕碎的时候。

  砰的一声,山庄大门被人踹开。

  一手持剑,一手提枪的江陵出现。

  “吃里爬外的狗东西,你不仅侮辱了狗这个字,还侮辱了猥琐。”

  一心只想睡了郭柔的李继浑然不知外面发生了什么。

  或许,在他看来如今局势已定,就算是大罗神仙也难以扭转局势。

  等李继从郭柔身上抬起头的时候,他惊讶发现自己身子竟然在几米开外。

  一剑斩首,鲜血还未喷出的时候,江陵便将他身子踹飞出去。

  “蠢女人。”

  郭柔看着出现在眼前的江陵,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在这个世界,女人是把贞操看的比性命还重要。

  江陵的出现,无异于是拯救了郭柔。

  不仅是贞操,还有她的性命。

  她一把扑入江陵怀里,放声大哭。

  “想哭等黄泉路上有的是时间,你以为现在是在度假吗?”

  江陵来到山庄内并非是为了救这个蠢女人,而是想争取给武器换弹的时间。

  这一幕是不能被人发现的。

  否则,他将会失去一张底牌。

  “你的意思是外面还没结束?”

  郭柔停下哭声,她有些错愕的望向外面。

  “你以为我是谁?神仙吗?”

  江陵没有继续理会郭柔,而是飞快给火枪装填子弹。

  郭柔知道现在的处境,她老老实实坐在一旁并未说话。

  “拖延不了外面那些人多久,很快柳山就会意识到我的处境不妙。”

  “而且,如果此地暗藏强弓手,一旦他们对着山庄内扫射,咱们俩恐怕都得成筛子。”

  “所以,等下你跟紧我,否则死了别怪我。”

  江陵一边装填子弹,一边对郭柔叮嘱起来。

  虽说江陵不是什么大善人,可也算不上恶人。

  “喂,你在干什么!”

  刚装填好子弹,江陵就发现郭柔在背对着自己脱衣服。

  “几个意思,这是死前最后风流一把?”

  郭柔已经将衣裙褪下,露出系着肚兜绳的玉背。

  她翻过手将肚兜绳解下,青丝散落,遮住片片雪白。

  “你几个意思,告诉你,我可没这个心情。”

  江陵话还没说完,郭柔便将还残存着自己体温的红肚兜丢了过来。

  “锦衣卫的人,武功都很高吧。”

  她低着头,脸色通红,声音很轻很柔。

1 2 3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