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文学
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

主角叫江陵景帝的小说在哪阅读

热门网络作者佚名的新书镇国九千岁推荐大家阅读,主角是江陵景帝。主要讲述了:女子一下子愣住,她拿着匕首的手也不知该不该继续拔出。她自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绝不会被察觉到,可是事与愿违。“尚书之女郭柔,好端端的要谋害当朝官员,你可知这是什么罪?”江陵拽着少女提匕首的手,将她…

主角叫江陵景帝的小说在哪阅读

《镇国九千岁》精彩章节试读

女子一下子愣住,她拿着匕首的手也不知该不该继续拔出。

  她自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绝不会被察觉到,可是事与愿违。

  “尚书之女郭柔,好端端的要谋害当朝官员,你可知这是什么罪?”

  江陵拽着少女提匕首的手,将她从自己身上拉开。

  虽说,这样一个温润如玉的美女在自己怀中的确别有一番风味,可代价或许有些大。

  “哼。”

  身份被戳破,郭柔也不再虚与委蛇。

  “你这个魔头,我要杀了你替父亲报仇!”

  说着,郭柔挣脱江陵的手,拿着匕首直直刺来。

  锵!

  江陵一指点在郭柔手腕,匕首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你以为凭借这个水果刀就能杀本官吗?”

  江陵用居高临下的眼神打量着郭柔。

  郭柔脸色羞愤。

  “哼,狗官,落在你手里我别无所求,要杀要剐,请便!”

  “杀你?”

  江陵上前,用手指挑起郭柔洁白的下巴。

  “方才你说让本官揉揉哪里?不如继续?”

  “你要做什么!”

  郭柔瞪大眼睛,杏眼中泛着水雾。

  “大人,大人!”

  这时,厅外。

  左侍郎冯庆匆匆赶来,他正好看到屋内一幕,心中咯噔一声。

  这郭柔竟然去而又返,看厅内的状况,恐怕她真不知死活的去尝试暗杀锦衣卫大统领了。。

  “冯大人,你这左侍郎府的待客之礼,还真是让本官大开眼界。”

  冯庆脸色凝重,他自知此事无法善终。

  “桂统领,这是舍妹,舍妹天生脑子……”

  “你确定这是你妹妹?郭大小姐,何时改姓冯了?”

  闻言,冯庆知道没办法糊弄这位桂统领了。

  “冯叔,这和你无关。我就是要杀这狗官替我父亲报仇!”郭柔呵斥起来。

  “先等等。”

  江陵拦下想要说话的冯庆,他看向郭柔问道:“杀我替你父亲报仇?本官倒想问问看,你父亲入狱的事和我有鸡毛关系?”

  “不是你设计盗走宝物,让父亲和锦衣卫前任大统领入狱后,自己才能填补空缺的吗?”

  郭柔恶狠狠的盯着江陵。

  这番话倒是有点意思。

  “何人告诉你是本官设计?”

  “哼,你别想知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桂统领,郭柔小姐恐怕是听信了小人谗言,还请您看在我的面子上,高抬贵手。”

  冯庆自知可能性不大,但是他也不能眼睁睁看着郭柔死在自己府上。

  “好。”

  江陵点头同意:“既然是冯大人开了口,本官自然要给这个面子的。放人!”

  早已冲进来的梦溪闻言,闪身让开。

  冯庆有点惊讶,锦衣卫大统领这么好说话?

  不过,他顾不上乱想,急忙扶起郭柔。

  “郭柔小姐,你快走。”

  “可是……”

  “放心好了,不用担心我。”

  “嗯。”

  郭柔点点头,转身就要往外跑。

  “郭大小姐,下次若在想刺杀本官,大可直接去锦衣卫衙门。当然,去找本官揉腿也可以。”

  江陵的话让梦溪脸色一下子变红。

  她贵为尚书之女,大家闺秀,长这么大可是连男人的手都没碰过。

  这次……

  郭柔顿了一下,飞快跑走。

  靠近厅外的梦溪也悄悄跟了上去。

  江陵放走郭柔,并非见到女人就没了脑子。

  而是因为郭柔先前那番话说的有问题,她是真把自己当成了仇人。

  “今天早朝柳相才刚翻出宝物被劫一案,现在郭尚书之女就来刺杀我。恐怕是有人在后面推波助澜。”

  放掉郭柔,正好也是江陵的计谋。

  正所谓,放长线钓大鱼。

  “下官谢过桂统领……”

  “且慢。”

  江陵笑着看向冯庆。

  “冯大人要说感谢的话,不如等到了锦衣卫衙门再说不迟。”

  “什么?”

  冯庆瞪大眼睛,像是没听清一样。

  “放任贼女谋害朝廷命官,冯大人你是打算自己走呢?还是让本官押送?”

  “……”

  听到这话,厅外冯庆的妻儿急忙跑了进来,哭哭啼啼抱住冯庆。

  “不用担心,我没事的。”

  “我不在府内的日子,你切记督促克儿日夜苦读,切莫荒废。”

  交代好后,冯庆这才起身。

  “桂统领,我们走吧。”

  “还真是一场妻善子孝的好戏码。”

  “哼。”

  “对了,冯大人这些日子一直在府内养病,可曾听说过周礼案?”

  江陵自顾自言接着说道:“周将军的家眷被人劫持。冯大人儿子尚小,恐怕经不起这种折腾吧。”

  “你什么意思!”

  冯庆一介文人,猛地转身,瞪大眼睛怒吼起来。

  “没什么意思。”

  江陵一把抓住冯庆的手,把他整个人丢开。

  “我只是想让冯大人明白一件事情。若锦衣卫上下的性命在你眼中不当回事,我保证你家人的性命在我眼中,也如草芥。”

  虽说江陵不喜欢这种极端的方式。

  可不代表他就不会做。

  “去锦衣卫衙门还有一段路,路上冯大人可以好好想想,有没有什么要交代的。”

  ……

  郭柔离开冯府后,没走多远,就看到了远处的一架马车。

  “郭柔妹子,可是得手了?”

  车门撩开,一位锦衣华服的男子走了下来。

  若是江陵在这里,一定能认出此人。

  他正是户部右侍郎,也是户部尚书郭松仁的门生——李继。

  “没有。”

  郭柔摇了摇头。

  “无妨,无妨。”

  李继刚想安慰一番,突然意识到什么,急忙问道:“妹子,你是没机会下手,还是下手了没成功?”

  “没有成功。”

  “什么?那你是怎么出来的?”

  刺杀锦衣卫大统领,这是死罪。

  随后,郭柔将在冯府发生的事情如实说了一番。

  李继下意识环顾四周,他并未发现任何风吹草动,安抚几句后安排人把郭柔送走。

  “李大人,看来计划失败了。”

  远处小巷中,柳山缓缓走出。

  “柳将军,是我低估了那人。”

  李继一副失望神色:“不过,锦衣卫大统领在左侍郎府遇刺,恐怕冯庆的日子不好过。”

  “冯庆下台后,户部尚书的位置可就是李大人的了。”

  柳山笑着恭维完,脸色一变,压低声音问道:“不过,你先前不是说放郭松仁入京的话,他会见你,并将掌握的罪证交给你吗?”

  李继闻言叹了口气。

  “我也没想到郭老头子不相信我,竟然跑去见冯庆。柳将军不用担心,那件罪证不外乎在冯庆、郭柔手里。我一定能拿到!”

  话刚说完,李继又紧张兮兮的看向身后长街两侧。

  “而且,这次郭柔很有可能被当作了鱼饵,或许锦衣卫已经知道我们私下见面的事情。”

  听到分析后,柳山也有些慌乱。

  如今的局面真是一步错步步错。

  “锦衣卫的力量的确不容小觑。不过……倒也并非没有希望。”

  李继上前,凑到柳山耳边小声说道:“既然对方打算钓鱼,我们干脆来个将计就计。”

  “设下死局,让那位新任大统领有来无回。”

1 2 3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