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文学
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

已完结小说《身在大唐:以一盘炒菜征服程咬金》在线全文阅读

如果你喜欢看小说,一定不要错过幸福的爬爬虫的一本书《身在大唐:以一盘炒菜征服程咬金》,主角是尹煊程处默。主要讲述了:好家伙,这话可不是一般人敢说出来的。对自己的菜式该是多么有信心。“果真如此?”程处默挑了挑眉,“要真是不能让我二人满意,我等可真的是能下手砸了你这铺子的。”尹煊轻蔑地笑了一声:“呵。”“君子一言,驷马…

已完结小说《身在大唐:以一盘炒菜征服程咬金》在线全文阅读

《身在大唐:以一盘炒菜征服程咬金》精彩章节试读

第4章

好家伙,这话可不是一般人敢说出来的。

对自己的菜式该是多么有信心。

“果真如此?”程处默挑了挑眉,“要真是不能让我二人满意,我等可真的是能下手砸了你这铺子的。”

尹煊轻蔑地笑了一声:“呵。”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当我是在说假话吗?”

程处亮点点头,一拱手,轻声说道:“那就劳烦店家,来一道天下第一的菜式吧。”

尹煊把手往桌子上一摊:“二十文钱。”

这举动又让他们两人愣住。

“店家,你这是何意?”程处默向后仰了仰脑袋,有些迟疑地开口,他不敢确定这个动作是不是他理解的那个意思。

尹煊大大方方:“本店小本生意,先交钱。”

还真是自己理解的那个意思!

程处默倒吸一口气,心里的不满渐渐积蓄起来,不过对这个“天下第一”太过好奇,还是让他取出荷包,数出二十枚铜子,放在了尹煊手里。

“要是不能让我二人满意,你就做好店铺被砸的准备吧。”程处默啰嗦着,很是不满地又说了一句。

尹煊没理会他,握着铜钱往厨房走去。

有了钱,心里就安心了许多,花四文钱买了两个番茄、五个鸡蛋,把其中一个鸡蛋拿开——这是克扣下来的,露露还在长身体,肉蛋奶是不能少的。

不多一会,尹煊就端着一盘番茄炒蛋从厨房里出来,把菜放在他们两个人的面前。

白瓷的盘子,里面摆放着菜肴,入眼就是赏心悦目。

程家两兄弟瞪圆了眼,盯着这道菜。

好看是好看,但是肉呢?

二十文钱不多,可能买的东西不少,往集市上走一圈,一只公鸡是能买下来的。他们两个虽是钟鸣鼎食之家,但也不是冤大头。

“这就是你说的天下第一的菜?”程处默拿起筷子,瞥了一眼尹煊,开口问道。

尹煊点点头。

程处亮问道:“这菜名叫什么?”

“金镶玉。”尹煊言简意赅地回道。

金镶玉?这个名字还真是有些贴切,明黄澄澄的鸡子就是金,那鲜红色的朱玉,配色明亮,连带着让人兴致都变高兴了一些。

“不带点肉腥的菜,你卖二十文?”程处默挑了挑眉毛,语气不善,他心里的怨气可是积攒了许多。

尹煊抬手一指:“吃一口你们就知道了。”

程处默嗤笑一声,心里不以为然,连点肉腥都没的菜也能称得上是天下第一?身体倒是诚实的很,抬手夹了一筷子鸡蛋塞入口中。

味蕾和鸡蛋触碰,这让他的瞳仁猛地一缩。

酸甜的汁水从鸡蛋里碾出,滚动着将他的口腔包裹起来,就如同灞河岸边的春风,拂动起的杨柳枝划过他的耳畔。

心里的火气,被这细腻的滋味带起来的津液浇灭。

大唐人的饮食是很匮乏的,虽然说调料不少,可做饭的方式无非就是烤或者水煮,水煮是更常见的饮食,方便、容易。

可缺点也很大,要么过于浓稠,要么过于寡淡。

这种酸甜可口的清新滋味,就那么恰到好处的立在浓稠和寡淡之间。

尝了一口“金”,程处默又迫不及待地对着“玉”下了手——是更为直接的酸甜,这道菜酸甜的滋味就全部来自于这个红色的陌生蔬果。

嘴里的东西还没咀嚼完。

第三筷子就又伸了过去,塞入了嘴里。

口感!

他体会到了,那个让他刚才一直都没琢磨明白的怪感是从哪里来的了,就是口感!

水煮的鸡蛋是艮盈盈的,外面的蛋白带着一丝丝弹性,蛋黄是软糯涩口的,若是打成蛋花,就更没了口感一说。

可是这道菜里,鸡子是如蛋花一般的形状,但却带着水煮蛋白似的韧性。

而且……

这道菜里有一种他形容不出来的滋味,让他的口腔始终都保持最高程度的愉悦。

是美拉德反应!

尹煊看着程处默的脸色,就知道他的内心想法,微微一笑,在心里给出了回答。

炒菜和水煮最大的区别,就在于美拉德反应,这种在高温下食物产生的巨变,是维持内心最大愉悦的秘诀。

两个人飞快的动着筷子,这一盘番茄炒蛋几乎是瞬间就被他们消灭干净。

程处亮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一点饱腹感都没有。

“两位客人,怎么样?”尹煊笑眯眯地开口,“这道菜值不值得天下第一的名号?”

程处默点了点头:“我跟随…..父亲吃遍了大江南北,就是一些寻常人都吃不到的我也吃过,但论滋味、口感,以及那种……给人的幸福感,竟是找不到一个能与店家相媲美的。”

“我活了十多年。”程处亮一脸感慨,“也就是吃了这道菜,方才知道为什么孔圣人会如此强调食不厌精,脍不厌细。”

“今个一早去玄都观祈福,怕是祈来的运气,全都用在遇见尊店家身上了。”

“离开长安前,还能遇见这种美食,是我之大幸。”

尹煊心里那叫一个舒坦。

王公贵族出身的人,就是会拍人马屁,夸人的话不直勾勾地说出来,反倒是用这种方式表达出来。

程处亮的表现更为直接:“店家,再来一份金镶玉,另外再来四张蒸饼……”

他的话没说完,尹煊就摇了摇头:“不好意思,我们这暂时不提供主食,现在只有这么一道菜。”

程处亮一愣,小心翼翼地问道:“那我从外面买饼过来,不知店家可允?”

“你吃你的,与我何干?”尹煊摇了摇头。

现在自家弹尽粮绝,提供不了主食,又何必拦着别人填饱肚子,不让人吃饱饭,是天底下最可恶的事了。

程处亮松了口气,他是生怕这家食肆不准外带食物,在饼和金镶玉之间,他还是选择金镶玉。

“那就劳烦店家再做一份金镶玉,我出去买些胡饼。”

程处默心甘情愿地掏出银子,放在了桌子上,眼巴巴地看着尹煊。

尹煊收了铜钱,转身回到厨房,不多一会,就端着菜出来,放在了桌子上。

程家两兄弟大口吃完,向尹煊行礼道谢后,转身离开。

1 2 3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