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文学
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

《嫡女手撕婚书后,被残王宠上天》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白锦春梅公子小说在线阅读

经典小说嫡女手撕婚书后,被残王宠上天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一点凉是个网文大神,主角是白锦春梅公子。主要讲述了:啪!裹挟着厉风的鞭子,狠狠的抽在春梅的后背,灼骨的疼痛袭来,疼得她忍不住红了眼睛。白锦没躲,是因为并不怕对方。让她没想到的是,春梅这丫头竟不顾危险扑到了她的面前。白锦冰冷如寒刃的目光,狠狠地刺向手持鞭…

《嫡女手撕婚书后,被残王宠上天》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白锦春梅公子小说在线阅读

《嫡女手撕婚书后,被残王宠上天》精彩章节试读

第9章

啪!

裹挟着厉风的鞭子,狠狠的抽在春梅的后背,灼骨的疼痛袭来,疼得她忍不住红了眼睛。

白锦没躲,是因为并不怕对方。

让她没想到的是,春梅这丫头竟不顾危险扑到了她的面前。

白锦冰冷如寒刃的目光,狠狠地刺向手持鞭子的姑娘“找死!”

下一瞬。

啪,啪,啪!

只见她扬起手,狠狠的甩了那姑娘几个耳光。

自幼娇纵被捧在手心长大的温情,目眦欲裂的瞪着白锦,叫嚣道“贱人!你知不知道我是谁,竟然敢对我动手,我要杀了你。”

说着,就朝着白锦扑了过去。

就在白锦正欲再次出手的时候,一道清冷淡然的声音响起“住手!”

众人寻声看了过去,只见身着白衣的男子缓步走来,那张俊美清雅的容颜带着疏离和冷漠,即使刚刚阻止了妹妹动手,那双清冷的双眸却不见一丝的柔和。

要不是看到温情动手的对象是白锦,他是不会过问的。

“哥哥。”

看到来人,前一秒还不可一世的温情,这一秒却委委屈屈的扑向温芷陌。

温芷陌往后退了一步,淡淡地看了眼白锦,又将目光转向温情“如此粗鄙不堪,成何体统?”

“不是我,是那个女人先招惹我的。”

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温情,就怕看见自家大哥,虽说大哥对外一向清冷,可没有比她还要清楚,自己的这位哥哥打从骨子里就是个冷漠的人。

哪怕是在父亲母亲面前,她也没从未见过大哥亲近过他们。

要不是从小一起长大,温情还真怀疑这人到底是不是自己的亲哥哥。

“不是!”春梅见自家小姐不反驳,顿时就急了,反驳道“根本就是这位姑娘的错,她威胁我家小姐将芙蓉花露给她,小姐不同意,她便出言不逊还对小姐动手。”

“胡说!分明是你们的错。”

一听这话,温情的脸色变了变,强词夺理的斥责着对方,更是生怕温芷陌相信这些话。

“这么多人都看着的,是真是假,这位公子一问便知。”春梅据理力争。

“你……”

温情气急,刚想要出手教训这个婢女,就听见一道清冷的声音“温公子,胞妹的性情如何,想必你很清楚,事情正如我的丫环所说,我不同意将芙蓉花露让给她,她就朝我出手,我的丫环也是为了救我才受的伤。”

“道歉!”温芷陌神情淡淡,并不怀疑白锦的话。

他虽没有亲眼整件事的过程,却也知晓白锦的为人,并不是一个无中生有的人。

“大哥!”

温情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哥哥竟然为了帮一个陌生的人而落她的面子。

心里升起一抹委屈。

眼泪在眼眶打转,她握着鞭柄的手紧了紧,抬手指向白锦,愤愤道“我没错!谁让她不愿意将芙蓉花露让给我的,这种卑贱的人,也配吃芙蓉花露?”

“这是我为君衍哥哥订的!”

她口中的君衍哥哥,正是当今太子君衍!

白锦早在看到温情的第一眼,就已经知道她是谁了!

温情是温家的唯一的女孩,也是家中幺女,温夫人生有一子一女,长子便是温芷陌,后又在生女儿后伤了身子,便对这个女儿百般疼爱。

温家又和皇后的母家是姻亲,京城中早有传言,说温情已是内定的太子妃。

前世因为君衍,温情没少针对她,想到这,白锦就觉得头疼。

“你惹我生气,君衍哥哥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温情冷哼,说什么也要找回刚才的颜面“当然,要是你肯跪下来向我道歉,我就大发慈悲饶你一次。”

闻言,白锦秀眉微皱,刚想开口就听温芷陌冷声道“将小姐带回府,罚跑祠堂两个小时。”

“我不要跪祠堂……”

一听到这话,温情当即反驳,可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下人给带走了。

“今日之事,我代小妹向你道歉。”

温芷陌顿了顿,在看到春梅身上的伤痕,拿出一瓶上好的药递给了她“这药可消你身上的疤痕。”

春梅一愣,不知所措的看了看白锦。

“拿着,这药确实如温公子所说。”

春梅被温情所伤,莫说是拿一瓶药,就是多拿几瓶也不为过,白锦直接将药塞到春梅的手中。

好好的心情被破坏了,白锦也没有心情再吃下去,便带着春梅离开了。

温芷陌侧眸,定定的看着那碗未动的芙蓉花露,似是在思索着什么。

“将芙蓉花露打包送去太子府。”

半响后,温芷陌便做出一个决定,顿了一下,又说了一句“要是太子府的人不收,就说是相府大小姐所赠。”

小厮拎着打包好的芙蓉花露,颠颠的跑去太子府,将自家公子的话一字不漏的重复了一遍。

太子府的管家显然不愿接,莫说是区区一碗芙蓉花露,就是再好的吃食,太子府中的厨子都可以做得出来。

“太子不在府中,待太子回来,只怕这碗芙蓉花露也变味了。”

太子性子一向冷,又因储君身份,从不和谁来往。

温夫人是皇后的妹妹,那位温公子从小就是太子的伴读,两人自是走得近,可管家却知道,这两人说是好友,其实就是损友还差不多。

温公子心眼多的跟个什么似的!

说不定,温公子在这碗芙蓉花露里放了什么,想要作弄太子,管家越想越是这么回事,直接一挥袖子,说什么也不能让这碗芙蓉花露进太子府。

“这……”

小厮见太子府的管家迟迟不接这碗芙蓉花露,又不敢带回去,想到自家公子的吩咐,便扬声说道“其实这碗芙蓉花露是相府大小姐所赠。”

正欲让侍卫关上府门的管家,脚步猛地一顿,以迅雷不及的速度抢了小厮手中的芙蓉花露,身影如旋风一般跑回府里。

还没反应过来小厮,低头看了看空空如也的手,又看了看太子府紧闭的府门。

早知道相府大小姐的名头这么好用,他就应该在一开始的时候拿来用,也省得费那么多口水了。

1 2 3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