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文学
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

我自道经中悟道飞仙二小姐罗管家刘东阳香霖,我自道经中悟道飞仙小说免费阅读

强推一本网文大神一点点.的新作《我自道经中悟道飞仙》,主角是二小姐罗管家刘东阳香霖。主要讲述了:刘东阳在河边抓了把野葱,切段放入铁锅,盖上了锅盖,看了看火候,满意的点了点头。还别说,在古代这生姜蒜一般厨用一应俱全,吃食水平估计差不到哪儿去。这临时搭的灶台也不错,老罗还是有水平的。“东阳,东阳,还…

我自道经中悟道飞仙二小姐罗管家刘东阳香霖,我自道经中悟道飞仙小说免费阅读

《我自道经中悟道飞仙》精彩章节试读

第3章

刘东阳在河边抓了把野葱,切段放入铁锅,盖上了锅盖,看了看火候,满意的点了点头。

还别说,在古代这生姜蒜一般厨用一应俱全,吃食水平估计差不到哪儿去。这临时搭的灶台也不错,老罗还是有水平的。

“东阳,东阳,还要多久?闻着好香啊”。

看着蹲在铁锅旁边流哈喇子的小丫头,刘东阳感到好笑。

“快了,再焖一会儿,等葱香味儿散出来就好了”。

刘东阳说完,收拾收拾,把厨余垃圾挖坑埋起来,在案桌上摆弄蝶碗。

这厨艺,是刘东阳在梧桐观自己摸索的,刚开始纯属打发时间,这么些年下来与一般大厨比较也不差了。

刘东阳刚忙活完,浓郁的香味飘散开来,引人入胜。

看着咽口水的香霖和发呆的罗管家,他们一门心思都在那吃食上了。刘东阳来到马车旁,道:“二小姐,饭菜已备好,请小姐用膳。”

“好”

看着伸出来的手,刘东阳摆弄好马凳,伸出手臂放在她手掌上。

二小姐扶着手,提起裙摆,悠悠然。清香缭绕,刘东阳动了动鼻尖,真香!有点上瘾啊。

香霖看着从马车下来的二小姐,忙招呼:“小姐,小姐,快来,东阳做得好香,可馋死我了。”

二小姐端坐,看着案桌上的菜肴,很是新奇,都是些没见过的菜肴。

刘向东捞起锅里的菜装盘,端过来放在案桌上:“最后一道菜,二小姐,试试,看合不合您口味。”

面纱早已取下,看着那绝美的面庞,刘东阳还是有点心晃神移,虽然不是第一次见,但还是不能免俗。

二小姐拿起筷子,一时不知如何下筷了。

刘东阳心头一动,介绍道:“这道鱼唤松鼠桂鱼,经过改刀热油下锅炸出形状,然后调汁淋上,酸甜口味儿,很是开胃,您可以先尝尝。”

二小姐仔细的看了看,“好看”。随即夹了一块浅尝,“好吃!”。眼神都亮了起来,随即舔了舔嘴角,很是诱惑。

看向其他的菜肴,刘东阳心领神会,继续介绍道:“这是罗管家抓得野鸡,处理过后切段用铁锅炖煮,断生后放入辅料,锅边贴上面饼,小半时辰后才出锅,面饼吸收汤汁很是浓香。”

二小姐听得眼神越发明亮,夹起面饼咬了一口,与之前大不相同,不,是天差地别!

一口肉,一口饼,再来一口茶,很是惬意,满足。

风餐露宿这些日子,今儿才算活过来了。二小姐心头怅然。

咕噜咕噜…

二小姐看着香霖:“哈哈,你这个小馋猫,你们也吃吧。”

按耐不住的香霖跑到下首的小桌子上,桌上也是同样的菜肴,都是大份量,不过摆盘就没那么讲究了。

刘东阳看着香霖、罗管家饿死鬼投胎的模样,也加快了速度,这不快点就没了。

香霖:“呜呜呜,好吃,比府里做得都好吃!”

罗管家:“嗯嗯嗯。”

香霖:“罗叔!你不要抢我的!”

罗管家:“…”

刘东阳……或许只有饿过的人才知粮食的可贵,连二小姐这种智慧知性的人都免不了口腹之欲,五谷之俗。

——————

香霖打了个饱嗝,放下碗筷:“终于活过来了,太好吃了,东阳你手艺真好!”

罗管家剔牙:“不错不错,今儿这顿感觉比在璃阳聚丰楼吃的都好。你小子这手艺没准儿还能去那儿当个大厨。”

香霖附和的点头,又摇了摇头:“那不行,现在东阳是我们府里的人,只能做给小姐吃。”

罗管家哈哈大笑:“我看是你这小丫头想吃吧。”

“哎呀。”香霖红脸,转头恶狠狠的盯着刘东阳:“我不管,你以后也要给我做!”

说完转身服侍二小姐去了。

刘东阳无语,做饭倒是没什么,他对那璃阳聚丰楼来了兴趣,有机会倒是要见识见识。

罗管家满足摸了摸肚皮,对刘东阳道:“你小子手艺不错,之前香霖那一顿可把我和夫人整怕了。”

“哦?”

罗管家叹气,“你是不知道啊,唉,算了,你只要记着以后绝不能让香霖下厨。”

“好”。刘东阳点头应道。

罗管家:“你小子不错,以后叫我罗叔,有麻烦来找我。”

刘东阳拱手笑嘻嘻道:“得嘞,罗叔,您这话我可是记着了,到时候可别不认账。”

“哈哈,你这小子,放心,不差你的。你好好收拾,我去找个地方睡觉”。说完蹬脚飞入林子不见踪迹。

刘东阳一阵羡慕,也不知道他修的什么,有机会得让他带我。

酒足饭饱

其他人都在休息,刘东阳盘膝而坐在柳树下,运转吐纳心法,温润灵气滋润着身体。

自醒来,这会儿终于有功夫体会这灵气之妙。

刘东阳吐纳之法传自古时练气士之法,因末法时代灵气稀薄,几近断绝,道界整合现代各派道藏,练法,整合修改出的基础吐纳练气之法,入门简单,传遍道界,只为在末法时代多出几个走上炼精化气之道之人,保道家练气传承不绝。

灵气入体,身清体盈。一股凉气自头顶百会贯彻而下,行遍四肢穴窍,涌入涌泉穴,再而上涌入内腹五脏,开五窍,炼入丹田气海,至此气行周天,此乃炼精化气之道。

刘东阳只觉一股凉气行遍四肢,进入五窍,突然,一阵痛楚传来,打断了刘东阳吐纳,浑身痉挛,脸色苍白。

刘东阳控制呼吸,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摸着心脏,一阵阵痛觉汹涌不绝,神色黯然。

这是命吗?

心脏有缺!

天可怜见,让我来到这灵气充足的世界,却又要断我的修炼之道?

天色渐晚,夕阳西下,晚霞铺满河面,波光粼粼,远远看去,宛如游龙。

“好美!”。香霖在一旁叹道。

确实很美,可此时的刘东阳已失了心境。

一阵微风

罗管家来到身边道:“小东阳,准备吃食,多备点干粮,今晚怕是要连夜赶路了。”

香霖也紧张了起来:“罗叔,他们追来了么?”

谁追来了?灾祸?杀手?刘东阳疑惑。

罗管家望着身后的天空,幽幽道:“乌云盖顶,杀气四溢。”

刘东阳抬头,乌云?杀气?哪里有?这晚霞也没变色儿啊?

香霖漠然点头:“好,我去禀告小姐,收拾行囊”。说完离去。

刘东阳来不及多想:“罗叔,我去准备吃食。”

罗管家点头。随后飘然离去。

气氛渐渐凝滞紧张起来。

刘东阳给白龙绑好缰绳,摸着它的头轻轻说道:“好马儿,接下来得靠你了。”

白龙打了个响鼻,颠了颠马蹄,像是在回应。

“东阳,快上来,走了。”香霖在车上喊道。

刘东阳从后门爬上车厢。香霖已收拾好行囊,中间车帘也拉了起来,二小姐也坐了过来。

案桌上准备了菜肴,就是中午的乱炖。行色匆忙,也来不及多讲究了。好在备了些肉干,馒头,还有一些酱,之后的路程也不会像之前“简朴”了。

刘东阳拱手行礼,待说些什么,二小姐就打断了他:“时间紧迫,也不用拘束了,坐吧。”

刘东阳看着香霖,同主家一桌可是没了规矩,不过看她反应,神色紧张,怕是在担心罗管家所说,却不见有拘束之感。

不禁心头再次感叹,这二小姐性情是真的不错,不拘一格。

“是”

刘东阳坐下。二小姐喝道:“白龙,走了!”

白龙一声嘶啼,马车飞奔而去。

车厢一阵轻晃,随后平稳下来,之前还好奇这马车平稳,现在透过后门才发现他们是真的在“飞”!

马车离地大约两米,在山林里行进,花草树木掩其色,白马虚空无其行。

这等异兽!刘东阳之前阅读的时候书中有记载过“异兽”,但真实感受的时候还是感到吃惊。

刘东阳回过神:“不等罗管家吗?白龙…”

二小姐回道:“放心,后门开着,他自会跟来。”

刘东阳默然。气氛沉静下来,只剩案桌上的菜肴烟火气升腾,伴随着香炉里的青烟,好似双龙汇聚,嬉戏游动。

这香虽不是龙涎香,却也很好闻,提神醒脑。

盏茶过后,罗管家飘然而入,车门关闭,拱手道:“夫人。”

“如何?”二小姐轻声问道。

“几只苍蝇,已经处理了。”

二小姐点头道:“甚好,辛苦了,坐吧。”

“是”

罗管家应声坐在刘东阳身旁。

二小姐挥手道:“用膳吧。”

“是”

三人应道。

食不言,寝不语。

刘东阳边吃边观察罗管家,管家服饰整洁干净,却带着一股子血腥味。

人血味。

刘东阳又想起河边的一掌,想起自身的情况。

不知道这世界修炼之法能否有解决心脏有缺的办法?

此世间灵气充裕,必是修炼盛世,也许有解决之道。

想到这,刘东阳眼神就热切起来,眼含希翼。

“你盯着我干嘛?”。罗管家被盯得一阵发毛。

刘东阳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哈,没什么”。

就在此时,马车一阵晃动,白龙嘶鸣。

怎么了?

“小姐…”。香霖担忧抓着二小姐的手臂。

二小姐放下碗筷,摸了摸香霖的头:“无事,别怕。”

罗管家眼神一凝,屈指弹出一道“气”,直入车顶,车厢顶部的篆文,花鸟鱼虫都亮了起来。

此间车外,一道微亮气罩笼罩整个马车,一道道气劲射入,如石沉大海。

空旷的林野,声音激荡:“破甲箭!”。

一阵整齐的换装声响起。

咻,咻,咻…

一阵箭矢飞过,射中护罩,弹开,泛起阵阵涟漪。

马车内也感受到了轻微的震动,刘东阳和香霖心头紧张,罗管家和二小姐面不改色的用餐,莫名的气氛弥漫开来。

看出了刘东阳的紧张,罗管家笑道:“呵呵,别怕,吃饭,跳梁小丑而已。”

“毕竟,吃饱了才有力气杀人,你说是吧,哈哈~”

刘东阳看着罗管家大笑,面饼渣都飞到了他脸上,却没心思吐槽,那张大嘴好像带着血光。

欲,择人而噬!

1 2 3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