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文学
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

替嫁娇妻:霸道总裁狠狠爱沐朝雨池玉池玉深,替嫁娇妻:霸道总裁狠狠爱最新章节

经典热门小说《替嫁娇妻:霸道总裁狠狠爱》是大神级网文作者十一月的代表作,主角是沐朝雨池玉池玉深。主要讲述了:“从今以后,在我面前,我坐着,你站着,我站着,你跪着,听明白了么?!”低沉华贵的嗓音从头顶传来,犹如千层积雪,冷若冰霜!男人倚靠在沙发上,俊美的五官,像笼在暗沉的天幕底下,不明晦暗,周身冰凉,看着眼前…

替嫁娇妻:霸道总裁狠狠爱沐朝雨池玉池玉深,替嫁娇妻:霸道总裁狠狠爱最新章节

《替嫁娇妻:霸道总裁狠狠爱》精彩章节试读

第1章

“从今以后,在我面前,我坐着,你站着,我站着,你跪着,听明白了么?!”

低沉华贵的嗓音从头顶传来,犹如千层积雪,冷若冰霜!

男人倚靠在沙发上,俊美的五官,像笼在暗沉的天幕底下,不明晦暗,周身冰凉,看着眼前嫁过来的女人,仿佛一个睥睨天下的王者。

沐朝雨穿着洁白如雪的新娘服,头上披着白纱,那蕾丝腰带衬得她腰线纤细,恰到好处地勾勒出了姣好的身材,凹凸有致,堪称完美。

她压着头,如瀑发丝柔顺光滑,巴掌大的小脸苍白无力,但她紧抿嘴唇,细长的手指紧张地抓着裙摆,掌心薄汗,却固执如初。

“不行!我已经嫁过来了,那我就是池家的太太,而不是……不是……你的奴隶!”

微抬的目光虽然坚定,但若是细细观察,依然可以发现她的身体轻轻颤栗着。

“还敢违背我?”

男人冷傲地笑了两声,握紧的手指,发出骨骼震颤的响声。

对方抬了脚,缓慢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微微靠近,面具未曾遮挡的地方刀削斧凿一般,慢慢出现在沐朝雨的面前 。

阴郁,桀骜,谪仙一般,不易亲近。

沐朝雨看着,吓得冷汗直冒,心里边也顿时为自己的仓促的计划感到些许后悔。

她不应该答应父亲,代替沐九雅和眼前这个男人结婚的。

他跟传闻一样,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稍稍注视一秒, 就感觉生命流逝,呼吸不畅。

眼前的男人是帝都赫赫有名的池氏公司的总裁,据说他池家分公司遍布全国,更是池氏老太太最为得宠的孙子。

传闻他性格阴鸷暴戾,手段毒辣。而且面貌丑陋,常戴着一个面具。面具遮挡了半边脸颊。

当然,更有人言,他结了几次婚,第二天,新娘就无端地死了。所以很多人都觉得,谁要是嫁给这个恶魔,无异于死路一条。

这场婚礼,两个月前,就开始了铺天盖地得宣传。

可谓一场跨世纪的婚礼。

这场婚礼的背后,牵涉众多豪门世家,因有明星前往,所以家喻户晓。

沐朝雨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和这场婚礼有交集。

可千算万算都没有想过,父亲突然找上门,以自己母亲的生命相要挟,让自己替代沐九雅嫁入池家。

母亲脑部受过创伤,在医院治疗。倘若她不能同意,他们便会将母亲除掉。

为了母亲,沐朝雨含泪嫁到池家,嫁给那位被外界称为恶魔的池玉深。

婚礼仪式结束后,她被直接带到了池玉深的私人别墅。

今晚,是她和池玉深的洞房花烛夜。

殊不知一来,那个戴着面具的男人就给她立了规矩。

看到沐朝雨那倔强的模样,池玉深的心里,仿佛窜了火。

他靠近她,身高上的逼仄,令沐朝雨有些恐慌。

只见他伸出手来,冷冷地掐住了沐朝雨的脖子。

明亮的眸子里生出几丝得意和猖狂。

唇边闪过一丝不屑。

“你以为你嫁给我,就是池家的太太,就可以在我面前为所欲为了么,你似乎太高看自己了,沐九雅?”

喉咙被捏着发紧,沐朝雨涨红的脸颊上写满了不甘,“池玉深,我们……我们已经结婚了,你……你现在打算谋杀……你的……妻子么?”

妻子?这两个字成功激起了池玉深的斗志。

他手指一松,沐朝雨毫无征兆地跌倒在地,膝盖上顿时磕地生疼。

“虽然你嫁给了我,但你在池家,在我心里,不过就是一个奴隶!”

他瞳仁浓黑,目中带火,嘴角上透着一丝嗤笑和怨愤。

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他这么痛恨自己?

还没有理出个所以然来,男人突然拔高了个调,对着身旁的管家吩咐。

“来人!”

身后管家匆匆上前,语气恭敬,“少爷!”

“将她给我锁在密室,明日……再放出来!”

密室?

沐朝雨畏惧密闭空间,她怕地全身发抖,冷不丁地反问他,“池玉深,你……你凭什么这么对我?”

“因为爷喜欢!”

池玉深冷哼一声,身后管家迅速命令两个保镖将沐朝雨抓了起来。

沐朝雨惊慌失措地解释,“我……我不是沐九雅,我是沐朝雨,我嫁给你,是出于无奈。池玉深,你……你不能这么对我,你不能——”

“哦?”池玉深似乎有些许吃惊,转头望着那略略狼狈的沐朝雨,眼神里的怨恨更重,“只要是沐天则的女儿,爷都恨、之、入、骨!”

沐朝雨以为自己说出真相,就能得到救赎。殊不知根本没用。

在池玉深这里,沐朝雨替妹出嫁,已经打乱了他全盘的计划。

再则,她同样是沐天则的女儿,更加让他愤愤难平。

当年,沐天则是池玉深父亲的主治医生,后来被大伯池玉原收买后,杀了他的亲生父亲池玉昌。

白容临更是听从池玉原,陷害了当年还是大明星的母亲邓雨晴,于酒店给邓雨晴的杯子里下了药,致其出现幻觉,跳楼而亡。

沐家背负两条人命的证据,池玉深一经调查,就发誓要报仇雪恨。

他只有一个想法,搞垮沐家。而他要做的事儿,就是折磨他们的亲生女儿到死。

谁想,跟他结婚的,竟然不是沐九雅,而是沐家那个被赶出去的长女沐朝雨。

客厅里,看着管家调查的资料,池玉深百般痛苦。

扔出去的茶杯,撞击在墙面上,砰地一声,碎落在地。

他好恨!

“……少爷?”管家心疼地在身后站着。

“庞叔,今天晚上,不许给她送饭,不许给她喝水!”

管家庞叔望着少爷怒意深重的脸颊,迟疑地说,“少爷,可是夫人她毕竟不是……”

“够了!”池玉深甩过脸,满目不屑,“正因为她不是沐九雅。才更应该为自己替嫁的行为付出代价!”

少爷此刻已经不大理智了。管家说不上话,他点点头,迷茫地应了一个是,躬身退出了房间。

结婚前,午饭就未吃。

此刻,晚饭也没有吃,沐朝雨饿得前胸贴后背,忍不住在密室里喊叫。

池玉深坐在书房里,管家急匆匆地在门口问了。

“少爷,夫人在密室里大喊大叫很久了!”

“让她叫!”屋子里的人皱着眉!

“可是少爷,夫人说她没有吃午饭,如果再不吃晚饭,可能会饿死!”管家艰难地重复着沐朝雨在密室里说的话,“她还说,如果她死了,少爷不仅名声受损,还会因此失去对付沐天则的筹码!”

这些话说出来没多久,管家就听得书房里砰地几声重响。

以为毫无回应,他沉默转身。

未料书房门拉开,池玉深凉薄的唇轻轻地动了动,“走,去看看这个女人究竟在玩什么把戏!”

来到密室,沐朝雨因为太饿,正捂着胃,忍着饿,倒在角落里。

听见靴子声,她抬头,又看到了那张孤傲的脸。

池玉深俯瞰着自己,冷冷地出口,“今日,只是给你一个小小的教训!他日再顶嘴,有你好受的!”

沐朝雨眯着眼睛,却很坚强,“说那么多废话做什么,晚饭准备了么,我饿了?”

仿佛脱离了控制,池玉深没有预料到事情会这样发展,他望了管家一眼,“晚饭给她!”

管家刚将托盘放在地面上,池玉深就忍不住踹了一脚,那托盘里的饭菜,一咕噜洒落在地。

狼藉一片。

沐朝雨看着饭菜,咽了下口水。

“怎么样,还要叫魂么?!”

池玉深想着,这等羞辱和威胁,她总该妥协认错。

谁想沐朝雨瞪他一眼,坐起来便狼吞虎咽地抓着地上的饭菜吃起来。

饿得太久,吃相未免难看。当然,这般处境,也少不了池玉深的冷嘲热讽。

“堂堂沐家千金,竟然沦落至此,真是可怜!”他啧啧舌,每每戏谑半分,心头就莫不畅快。

然而沐朝雨却伸出油腻的手来,无关紧要地问了一句,“不够吃,还有么?”

1 2 3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