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文学
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

儿啊,你可把爹害惨了任勇任发僵尸,儿啊,你可把爹害惨了全文在线阅读

强推一本网文大神小白鼠啃小白薯的新作《儿啊,你可把爹害惨了》,主角是任勇任发僵尸。主要讲述了:老道一把鼻涕一把泪哭的属实心酸。任勇笑道:“我呢还是喜欢你刚刚桀骜不驯的样子……来,你再给我喊一次,说什么正邪不两立之类的……”“这……任老太爷……您说笑了,小人以后为你当牛做马。”这老东西,一大把年…

儿啊,你可把爹害惨了任勇任发僵尸,儿啊,你可把爹害惨了全文在线阅读

《儿啊,你可把爹害惨了》精彩章节试读

第10章

老道一把鼻涕一把泪哭的属实心酸。

任勇笑道:“我呢还是喜欢你刚刚桀骜不驯的样子……来,你再给我喊一次,说什么正邪不两立之类的……”

“这……任老太爷……您说笑了,小人以后为你当牛做马。”

这老东西,一大把年纪恬不知耻,要是和九叔那样视死如归,心系苍生的话,那也说的过去。

这东西,猪狗不如毫无尊严,为了活命不惜跪拜任勇这样的僵尸。

可真是让人感到恶心。

任勇冷笑一声:“果然,高尚的是人,不是身份或职业,死吧!”

话一落音,任勇一掌拍下,一道黑气瞬间把这老道士腐蚀成了一堆白骨。

诅咒之力果然强横。

这一下,大快人心,周围的山精野怪纷纷跪拜。

那两具毛僵和两具绿僵上前趴在地上,呼唤着:“愿为始祖效力……”

这些家伙面对任勇满是感激。

要不是任勇,他们现在还是别人的傀儡。

没想到这僵尸都比这个老道有良心。

可是任勇有点不耐烦:“你们走吧,我只是有后卿血脉而已,并不是真正的后卿,拜我有什么用?”

先见识到了厉害的人物之后,任勇更是没有心思乱搞。

这一个阴山派的不知名的老道就已经强悍到了这种地步。

要不是后卿血脉,这次还真是有点玄,那三十万大军乌央乌央的,光是车轮战都能累死。

最主要他们还是不死不灭的存在,消耗战绝对打不起。

也不知道还有多少人,会这种逆天的法术。

这个阴山派以后可要留意一下。

几个僵尸看任勇不想收留他们,心中有点难受,依旧跪在地上不肯走。

任勇冷哼一声:“你们也是堂堂僵尸,怎么可以寄人篱下?既然被天道屏蔽,那就靠自己的力量去修炼!也不负你们僵尸之名!阴山派的那些人奴役你们许久,为何不依靠自己的力量去报仇呢?”

说着话,任勇的恐怖气息扩散开来,这几个僵尸似乎明白了什么。

对着任勇再次拜谢,向着远处散去。

周围的山精野怪任勇倒是没有驱散,毕竟这里本来就是他们的家,任勇也不能把他们全都驱散。

“你们都各回各家吧!不要打扰本尊修行!”

这群山精野怪不敢抵抗任勇的强势,纷纷散去没有任何抱怨。

任勇看了一眼自己的墓穴,这地方已经被毁的不能再毁了。

九叔一道雷击直接给炸的不能住人了。

“哎……这事闹得,也罢,找找我那好大儿给我再搞个墓穴。”

……

任家镇任发府上。

这里灯火通明。

自从九叔带来了任老太爷尸变的消息。

任发就忧心忡忡。

尤其是九叔说,僵尸发生尸变之后,第一个就会找血亲吸血。

任发心知,肯定跑不了多远。

只让九叔带走了任婷婷。

他带了一些家丁守在任府。

尤其是刚刚九阴山方向传来了厮杀声,更是让他有点慌。

任发摸了摸床边的手枪,仔仔细细的用毛巾擦了又擦。

“我可是他的宝贝儿子,唯一血脉啊……我爹应该不会杀我吧?我可是任家最后的独苗了啊。”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九叔说僵尸没有人性,任发就慌得一批。

就在这时。

轰!

门外一声炸响,任发的房门被炸的粉碎。

砖块横飞,烟尘四起。

任勇一身青色官服,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门外的家丁听见动静想要冲过来。

任勇只是轻轻一挥手,大门就被紧闭,外面传来一阵叫骂后:“老爷!你等一会,我们马上就来救你!”

然后就没了任何动静……

任发是万万没想到,自己的亲爹居然冲碎了他的卧室墙进来了。

心惊胆战的说道:“爹!您怎么来了……这不是有大门吗?您走大门啊……”

这语气多少有些慌乱,然后他战战兢兢的摸到身后的手枪。

商场拼杀了这么久,任发看见僵尸没有尿裤子,也算是有一份胆识。

任勇刚想上前搭话,任发抄起手枪砰砰砰,对着任勇的脑门上就是几枪。

子弹打在任勇身上,火星四溅,子弹就像是打在了钢板上。

连皮都没破。

任勇一脸的郁闷就像看傻逼一样的看着任发。

这家伙还挺聪明,嘴上忽悠人的时候还能举起枪来反击,也是个人精,不愧是经商多年的人物。

发现子弹没用的任发,立刻开始双腿不停地打颤。

立刻掏出一大堆的符咒,这是九叔临走前给他留下的保命符。

他一股脑的丢了出去。

轰……

僵尸和符咒相遇,爆发出了炸裂的火光。

周围起了一大片的浓烟。

任发一看有机会,身形一闪,直接跑进了后院。

等山雾散去,任勇没感受到一点点伤害,甚至还有点痒。

这九叔的符咒看来已经没有什么伤害了啊。

等他定睛一看,这亲儿子任发已经跑了。

任勇笑着摇了摇头,这血亲的联系不管有多远,都是能感应到的啊。

这傻儿子……

任勇闲庭信步走到后院,那任发的气息就在柴房中。

刚要喊话,柴房的窗户里面突然扔出一个雷管滚到了他的脚下,一声爆炸,任勇被炸出去了五六米,撞在院墙把院墙都给撞塌了。

任发摸着窗户檐探出半个头说道:“爹?您死透没有?我这里还有十多个炸药……可别过来啊……”

“阿发……你可真是我的孝顺儿子啊!”任勇从一堆灰里面站起来。

他也是没想到,这个年代的炸药居然有这么大的威力,这比九叔的符咒可管用多了。

任发听到这个声音头皮都要炸了。

眼看炸药毫无效果,任发扔了炸药跑出柴房疯狂的向着前院跑。

任勇只是心念一动,就飘在了任发的面前,直接撞了个满怀。

任勇一抓抓住他的后颈,就像是拎起来一个小鸡仔。

此刻任发再也顾不上体面,疯狂的哭喊:“啊!爹啊!我的亲爹!我可是您最疼爱的宝贝儿子啊!你别杀我啊,我可是您唯一的血脉啊!血浓于水啊爹!爹,您还有孙女需要我照顾呢!”

任发一边哭喊一边疯狂的舞动着四肢,哪还有半点从容的样子。

1 2 3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