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文学
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

顾少的首席秘书小说,顾少的首席秘书免费阅读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顾少的首席秘书》,作者是小小果冻呀,主角是陈曦顾斯铭。主要讲述了:类似于这种被上级调戏的事情,陈曦也只有在电视上看见过。可如今,这事情却原封不动的发生在了她身上。一开始,她挣扎着脱离了顾斯铭的怀抱。可是这暧昧事件就像是缠上她一般……一个星期后,顾斯铭又帮助她解决了工…

顾少的首席秘书小说,顾少的首席秘书免费阅读

《顾少的首席秘书》精彩章节试读

第6章

类似于这种被上级调戏的事情,陈曦也只有在电视上看见过。

可如今,这事情却原封不动的发生在了她身上。

一开始,她挣扎着脱离了顾斯铭的怀抱。

可是这暧昧事件就像是缠上她一般……

一个星期后,顾斯铭又帮助她解决了工作中棘手的难题。

解决之后,也是将她圈在怀中,柔声:“遇到麻烦了是吗?下次遇到麻烦,主动点。”

即便陈曦人间清醒,也未必架得住顾斯铭的“软磨硬泡”。

尘封心底的回忆猛地在脑海中炸开,令陈曦有些喘不过气。

陈曦正要抬腿离开,却被人攥住了手腕。

“陈曦,你跟着我三年,都没有学会服软这个道理吗?”

顾斯铭的声音不咸不淡,但平淡的语气却带着十足的权威。

这威严的语气,分明就是上位者对于失败者的掌锢。

陈曦当然知道,如果现在对顾斯铭服个软,道个歉,在床上把他哄开心点,顾斯铭肯定会给她恢复原本衣食无忧的现状。

可是,心里的自尊不允许她这样。

陈曦回眸,眸子清冷。

“顾总,您女朋友回来了,现在等着您呢,您还是别做让她误会的事了。”

顾斯铭一时哽住,不多时,居然笑了。

“你这个样子,我会觉得你在因为惜惜而和我耍脾气。”

陈曦扬了扬下巴:“顾总,不敢当,我只是一个被您藏起来的地下情人,不值得一提。再说了,我和温若惜长得这么像,如果我回到您身边了,您就不怕夜里上错床吗?”

顾斯铭脸色一黑。

陈曦眨了眨眼,正准备离开。

可却眼前逐渐黑暗,直直地倒了下去。

“陈曦!”

顾斯铭这声音可真虚伪!

晕倒之前,陈曦心里还泛着恶心。

……

陈曦再次睁开眼,已经是夜幕降临了。

空气中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

陈曦不禁眉头一皱。

她这是……

在医院?

环顾四周,肉眼可见的皆是洁白的墙壁,护士杵在她身边,正在进行“点头式”打瞌睡。

陈曦摇了摇头,强迫自己清醒下来。

看了眼手机……

十六个未接电话?

陈曦心里“咯噔”一声,连忙给一串陌生号码播了过去。

电话接通后,那边传来一阵“河东狮吼”。

“陈曦,你是不是不想干了?我给你打多少电话你都不接,咖啡买哪去了?”

女主管的吼叫声,比和正常人说话开免提声音都大。

陈曦叹息,哑声:“我,我现在医院。”

那边沉默了几秒钟,才开口:“什么?医院?你咋了?”

“我,我晕倒了。”陈曦揉了揉眉心:“雷锋给我送过来的。”

她不想提及“顾斯铭”这三个字。

女主管一开始有些不信,后来还是陈曦给她拍照录视频她才对陈曦松口。

“行吧行吧,你这身娇体弱的也干不成什么大事,让你买个咖啡,我们整个部门的都没喝到,你这样,我怎么放心把公司的事交给你……”

陈曦这回终于知道为什么男人最讨厌女人婆婆妈妈的了。

这像念经一般的叨叨真是吵得陈曦头疼。

“嗯,我现在回去,咖啡还要带吗?”陈曦打了个哈欠。

女主管的语气颇有些无奈:“行了行了,大家都下班了,也就我一个人在办公室加班呢,还带什么啊?”

语毕,还未等陈曦接话,女主管就挂断了电话。

陈曦苦笑。

她这是又一次领教了什么叫作人心的冰冷。

不过这样也好,让她清醒过来,激发她心里的不甘,这样才能一层一层往上爬。

陈曦掀开被子,准备离开。

这动作吵醒了还未睡得很熟的小护士。

“你,你醒了?”护士揉了揉眼睛:“你现在哪里感觉不舒服没?”

陈曦勉强地扯了扯嘴角:“挺好的。”

“你中暑了,是你妹妹和她男朋友把你送过来的。你现在先好好休息吧,再睡一觉。”

妹妹,妹妹的男朋友……

说的不就是温若惜和顾斯铭吗?

陈曦苦笑,心里感到严重的不适。

再看看如同滴露般的点滴,道:“麻烦你给我调快点,我还要……”

“工作是吧?”小护士无奈:“我刚才半睡着的时候听见你打电话了,说什么带什么什么东西是吧?”

“唉,你们这些上班族也太可怕了,有什么都不能等到你痊愈的时候带吗?你们领导就这么没人性!”

小护士颇有点像为她打抱不平的架势。

陈曦懒得和她解释,干脆自己手动调快。

点滴“滴答滴答”的流动,比之前快了不少。

小护士叹息地摇摇头,出了病房。

陈曦疲惫地闭上眼睛,脑子里闪过顾斯铭冰冷的眼神和温若惜释放出的同情,突然一个激灵起身,拔掉了针管……

背后汗涔涔的,甚至是走起路来都有些像是走在棉花上。

陈曦咬紧牙关,摇晃着身子出了病房。

外面燥热的晚风使陈曦不安的心愈发烦躁。

陈曦皱眉打了一辆车,在一路颠簸得快吐了的情况下回到了家。

更准确的来说,是黎渊的家。

家里的灯正亮着,厨房里传来的饭菜香味让陈曦莞尔。

“姐姐你回来了?”

穿着围裙的黎渊自厨房探出个头来向陈曦打招呼。

“姐姐,今天下班好晚啊,我都把菜热了两遍了!”

黎渊充满阳光味道的声音驱赶了陈曦心里的烦躁。

陈曦身体有些不舒服,但看弟弟这样用心,也不想让他失望,就来到了厨房。

“好香啊!”陈曦坐在椅子上,笑道:“小渊真厉害啊!”

而这时,身子极度难受的陈曦闻到了肉味……

“呕——”

陈曦胃里翻江倒海,忙跑到洗手间干呕。

黎渊愣住了。

他,他做的很不合姐姐胃口?

可是这些都是姐姐以前爱吃的啊……

陈曦从洗手间出来,脸色红润,微微喘着气。

有些不敢进厨房,怕里面油腻的气味会再度引起她的不适。

陈曦瘫软在沙发上,薄唇轻启:“小渊,姐姐有些不舒服,你先自己一个人吃好不好?”

黎渊见陈曦脸色惨白,很是不对劲。

“姐姐,你怎么了?”

1 2 3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