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文学
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

官路的规则阿花张建中国家干部小说在线章节目录阅读最新章节

小说《官路的规则》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怎么了东东,主角是阿花张建中国家干部。主要讲述了:吃了晚饭,张建中就急着要告诉阿花,他不再是脱产工人。他已经转国家干部了,明天,就去县委办上班。老实说,他还不知道县委办是什么部门,只知道在县府大院办公。阿花不是说她有一个亲戚是国家干部吗?那亲戚未必是…

官路的规则阿花张建中国家干部小说在线章节目录阅读最新章节

《官路的规则》精彩章节试读

第7章

吃了晚饭,张建中就急着要告诉阿花,他不再是脱产工人。他已经转国家干部了,明天,就去县委办上班。老实说,他还不知道县委办是什么部门,只知道在县府大院办公。阿花不是说她有一个亲戚是国家干部吗?那亲戚未必是县府大院的人吧?

从巷子去服装街并不远。红旗县的县城也不大,就是从东走到西,从南走到北也花不了多少时间,但走到半路,一阵风吹来,就下起了雨。雨下得很急,甩在地上,“噼哩叭啦”响,张建中匆忙躲进屋檐下,鞋子裤脚还是被淋湿了。

本来,这是服装街逐渐热闹的时候。吃了晚饭,许多人出来逛夜市,有的是想出来买点什么的,有的可能什么都不想买,但逛得高兴了,见着喜欢的,就动了买的念头,所以,这一天最赚钱就是黄昏到晚上这段时间。

雨一下,谁还来逛夜街?

因此,阿花的心情很不好,见左左右右的摊主聚在一起打扑克牌,自己就很无聊地坐在摊档前看洒落的雨水,也曾想早早收摊回家,又希望这雨能早点停,那些躲在家里的人又出来逛夜市。

等着等着,果然见雨小了许多,能看清十字路口那盏街灯了,就见一个人冲过来,到了她的摊档前猛刹住脚步,定神看,原来是张建中,淋得快成落汤鸡了。

“你跑来干什么?”

“我有好消息要告诉你。”

“你是说雨会停吗?”

张建中愣了一下,问:“什么雨会停?”

“如果,与这场雨无关,你就什么也别说,说了也不听!”

张建中讨好地笑着,问:“吃炸药了?”

“吃什么都不关你的事。走开走开,别挡住我做生意。”

张建中还是笑,说:“这下雨天,还能有谁来?”

阿花跳了起来,大声嚷嚷:“你咒我是不是?你很想没人来光顾我是不是?我警告你张建中,别以为,你当个破工人很不起,捧着铁饭碗很了不起。”

“我有吗?我一点也没有。”

张建中很委屈,想我要觉得自己了不起,看不起你在街边摆服装摊档,还会每天往这跑吗?还会每天帮你干这干那吗?这会儿,我都转国家干部了,不是还想第一时间就跑来告诉你这特大喜讯?我都把你和我捆绑在一起了,我会看不起你吗?

这时候,雨又大起来,比刚才来得还猛,比刚才降得还密集,有风吹来,雨水飞进摊档,左左右右打扑克牌的人便叫了起来,手里还拿着牌往各自的摊档跑,像救火一样,抢着把铺开的、挂着的衣服收起来。

阿花说:“衰神,你是衰神!这些雨都是跟你来的。”

张建中笑嘻嘻地说:“我有那么大的能耐吗?”

“笑,笑,笑,像煮熟的猪头就会笑。”阿花想骂架,想发泄,张建中却总给她一张笑脸,气得她干跺脚。她说:“你别动,你别走,你就站在那里给我挡风挡雨。”

“我愿意,我非常愿意。这话太有内容含意太深了!”张建中伸开双手做出替她挡风挡雨的样子。

左左右右的人收好摊,关了灯。

有人就对阿花说:“你还不收摊啊?这场雨肯定是不会停了,肯定要下过夜了。”

阿花不理人家,心里想,最好你们都回家,雨一停,逛夜市的人都来光顾我一个人。

张建中却说:“你也收摊吧?”

阿花也不理他,坐在凳子上继续生闷气。她气这场雨,不仅是这场雨,这阵,天好像穿了一个大窟窿,好不好就下雨,白天下,晚上也下,下得街上冷冷清清,下得阿花的生意一天不如一天。

看着左左右右那些人收摊离开后,张建中突然发现,这场雨是为他下的,是上天送给他的一个大好机会。他对自己说,这阵,你的运气那么好,转了国家干部进县府大院,可以算是事业初成,这爱情也很应该花好月圆才是。

有了这场雨,阿花收了摊,你们就可以躲在一把伞下回家。

试想想,两个人在一把伞下是什么情形?还不有多近挨得多近?还不肩碰着肩?你还可以叫她再靠近一点,甚至要她挽着你的手。他对自己说,只要她听话挽你的手,你就不要客气,你就一手揽住她的腰。

张建中看了一眼她的腰,窄窄的上衣扎进牛仔裤里,扎得那腰细细的,心便“扑扑”跳起来。

很快他又意识到,阿花应该不会那么主动,应该不会那么听他的话,女孩子总是矜持的,还是需要你主动,还是需要你先让她意识到你对她有那个意思,这样才可以水到渠成。

这么想,张建中嘴唇就哆嗦起来,就有话想说却说不出口。

他在小说里看到很多这样的情节,男孩子第一次约会女孩子总会找各种各样的理由,而最没有技术含量,也最有实效的做法就是约她去看电影,如果,女孩子去,就说明她也喜欢你,那就是说,你张建中就可以大胆地揽她的腰。

他紧张得不行,好不容易吐出了一句话,然而,那话却有点变味。

“现在还很早!”

“早你的头,都八点多快九点了。”阿花已经意识到雨不会停了。

“我是说吃夜宵,现在去吃夜宵还早。”这话更不靠谱。

“我不吃夜宵。”

“这样啊!不如,不如……”张建中想把话兜回来,关键时刻又说不出口了。

阿花不知他的鬼心肠,问:“不如什么?”

“这两天的电影很好看。”张建中松了半口气。

“什么电影?”

“讲爱情的。”他根本不知道电影院在放映什么电影,随口乱编。

阿花却很不屑,说:“讲爱情有意思吗?成天吃不饱饭,成天为柴米油盐发愁吵架打架,再有爱情也吵没了打没了。钱才是最实际的最亲的,有了钱才有爱情!”

张建中打了个冷颤。阿花父母就是巷子里为柴米油盐成天吵架打架的一对。她家姐妹多,乡下还有老人,记事时起,他们家就没停过战事,阿花曾告诉他,她一毕业急着下乡当知青,就是想避开这个恶劣的环境,当然,她是大女儿,也想早点下乡挣工分补贴家里。

(请收藏、投票。精彩继续!)

1 2 3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