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文学
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

主人公叫任天朱棣王景弘的小说我在大明,一出场,改写了历史在线阅读全文

经典小说我在大明,一出场,改写了历史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我要日更六万是个网文大神,主角是任天朱棣王景弘。主要讲述了:任天自然不知道,朱棣对他还是有所防范,不仅安排了锦衣卫查他的身世,让锦衣卫暗中盯梢。要知道,朱棣恢复锦衣卫,但他安排的锦衣卫也是全部只用来盯着官员,任天现在还不是官员,安排锦衣卫盯梢一介布衣,也算是颇…

主人公叫任天朱棣王景弘的小说我在大明,一出场,改写了历史在线阅读全文

《我在大明,一出场,改写了历史》精彩章节试读

第4章

任天自然不知道,朱棣对他还是有所防范,不仅安排了锦衣卫查他的身世,让锦衣卫暗中盯梢。

要知道,朱棣恢复锦衣卫,但他安排的锦衣卫也是全部只用来盯着官员,任天现在还不是官员,安排锦衣卫盯梢一介布衣,也算是颇为奇特了。

甚至还找来黑衣宰相姚广孝询问,也足以看出朱棣对这件事的上心,不过,随着姚广孝的排解,朱棣也算是平复心态。

做皇帝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你是穿越者又如何?

第二日,任天睁开了眼睛。

睁开眼看着上方的雕梁画栋,这南京的故宫,也的确是修建得不错,怪不得明朝中后期有二都的说法,朱棣迁都之后,南京就作为了陪都存在,和汉唐时期一样,长安与洛阳。

不过现在迁都还没有,现在毕竟才只永乐二年呢,朱棣上位也才不过区区两年,忙着安定天下百姓,恢复生产,忙着修复打了四年靖难之役的天下。

当然,这些和任天没关。

他有些发呆,穿越过来还是有些不太适应,否则他也不会找朱棣自曝了,不过这一步,算是赌对了。

从床上醒来,不过片刻,外面就有宫女进来,给任天进行洗漱,他甚至都不需要动弹,就有漱水杯递到了身前。

做完这一切,又有太监上来,笑脸相迎:“任公子,您醒了,这里是陛下为您安排的银票。”

任天看着端上来的银票,拿起来数了一下:“才五百两?也忒小气了。”

太监吓了一哆嗦:“公子,慎言,慎言。”

看着太监仓惶朝左右四周看的模样,任天将银票收起,不由问道:“你叫什么?”

“回公子,奴才叫王景弘,是专门来伺候公子的。”

王景弘小心翼翼地回答。

简而言之,便是朱棣一封旨意,随后从宫中选取了一个太监来专门伺候任天,包括各种礼仪,还有各种应该知道的事项。

任天想了想,倒是有些意外地看了看王景弘,他没想到,眼前这位太监,倒也是一位牛人。

王景弘,福建漳平人,洪武年入宫,永乐三年同郑和等人首下西洋。永乐五年,二下西洋。宣德五年与郑和同为正使,人称王三保。

现在南沙群岛有景宏岛以示纪念。

“你现在在宫中是什么职位?”

任天问道。

王景弘苦笑道:“公子别说笑话,奴才只是尚膳监的一个普通太监,哪有什么职位。”

“行,那先跟着我,咱们先吃早饭,对了,现在什么时辰了?”

“已经是过了巳时了。”

王景弘小心看着任天,他也不知道为何眼前这个普通人,能让陛下亲自下旨,而且还能一口气睡到巳时,就算是猪也没这么能睡啊。

任天换算了一下,差不多是现代的九点多,他满意道:“总算作息与之前同步了,不容易啊。”

作为死宅,睡到9点很合理吧?

王景弘只是笑道:“公子,您先用早膳吗?”

“嗯,有什么好吃的。”

对任天而言,他又不关心政治,先吃下早点填饱肚子,随后出宫游玩才是王道。

都穿越了,就不能享受享受?

很快,御膳房的早餐便是送来。

看着眼前的大鱼大肉,有牛肉羊肉,任天有点傻眼。

“早餐吃这个,能吃得下?”

他无奈拿起筷子,尝了一下后,味道也还可以,当然与现代的食物味道差距还是很大,比如说鸡汤,太清淡了,牛肉味道也不够劲,因为很简单,没有辣椒。

辣椒这样东西,明朝末年才传入,所以根本没有辣椒,吃起来自然不得劲,而且现代的食物味道好,就是因为有许多工业产物,换言之,添加剂,鸡精、味精、酱油、料酒,这些工业调味品能让食物的味道提升好几个档次!

简单吃了下早餐,任天便是出宫了,王景弘作为向导,换了一身衣服。

出了皇宫,南京城的大街上,颇为热闹,钟山脚下的南京城,店铺鳞次栉比,人来人、络绎不绝,但任天对这些都不是很感兴趣,反而是兴致匆匆地开始游河。

河自然是秦淮河,南京水系发达,而且洪武年便是开始注重漕运,甚至科举时的贡院考场就与秦淮河一河之隔。

银票早已由钱庄找为散银,任天兴致勃勃地租了船只,便是游船起来。

秦淮河上,水光涟漪,此刻大概是上午十点多,秦淮河畔旁的那些青楼的二楼,早已是打开了窗户,露出一位位脸色绝美的面容,她们打扮靓丽,甚至还有不少在抚琴。

至于水面上,更有一只只小船游荡,有大的花船,有小船,公子哥站在船前,若是有哪位女子看上,便可以招揽至屋前。

也有花船上一同共饮的书生士子,毕竟今年三月份,甲申科的会试就要开始了,这些士子早早聚集在南京备考,备考空闲之余,便是来这秦淮河游玩一番,指不定有什么艳遇,士子风流,便是如此。

看着这河面上的小船,还有从旁边擦肩而过放声大笑的公子哥,又看着河岸边上那些莺莺燕燕阁楼中的妓女,任天有些感叹:“好壮观的场景。”

自洪武年朱元璋在秦淮河两畔设置教坊司后,官营青楼有二十四座,而且皇帝一怒之下,便是各种官员的女眷充入其中,朱棣也是如此,建文的那些旧臣齐泰、黄子澄的那些妻女、姐姐妹妹,一切女性亲属,全部充入教坊司!

总而言之,秦淮河就成了南京一大名景,后来的秦淮八艳,也出于此地。

任天从那些屋阁前经过,却没看到那些女子向自己有所表示,不由有些郁闷:“为何不选我?”

王景弘在一旁笑道:“公子莫慌,这秦淮河的名妓,有一位名为沈香莲,不若去寻下她?”

任天眼睛亮了:“好,去寻一番。”

来到秦淮河阁楼下,却见到此刻下方,正停留着一座极大的花船,比任天的船只要大许多,旁边还站着好几位士子,其中一位正仰头读着一首诗。

等到念完后,那士子笑道:“沈姑娘,这首诗你还满意吗,我等对你倾慕已久,不知能否赏脸下来作陪片刻?”

任天仰头看去,只见阁楼上的沈香莲,一头黑发挽成高高的美人髻,淡扫娥眉,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一袭大红丝裙领口开的很低,面似芙蓉,鲜红的嘴唇微微上扬。

任天精神一震,遇到美女了。

沈香莲却是笑道:“这首诗,还是差了一些。”

旁边花船上的一个士子笑道:“宋子环,你这首诗显得老成了一些,沈姑娘,听听我的吧。”

一旁的任天不由侧目,宋子环?

永乐二年二甲进士?

1 2 3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