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文学
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

已完结小说《启神:我就是神明》最新章节

小说启神:我就是神明的作者是万丈白,主角是华耶。主要讲述了:满是烟酒臭味的居室里,坐着两个人。“听说还有十三台机体没找到?”一个身材不高,神情冷峻的中年男子,手持雪茄瞟着传输过来的情报。那是自己手下刚刚获取的。“这东西,可对我没好处。”一个老人,将座椅前的烈酒…

已完结小说《启神:我就是神明》最新章节

《启神:我就是神明》精彩章节试读

第5章

满是烟酒臭味的居室里,坐着两个人。

“听说还有十三台机体没找到?”一个身材不高,神情冷峻的中年男子,手持雪茄瞟着传输过来的情报。

那是自己手下刚刚获取的。

“这东西,可对我没好处。”一个老人,将座椅前的烈酒推开,“是十二台未被公开的‘N’系列机体,和一台……应该是最新的‘Z’系列机体。

之所以没找到,是因为它们的各项数据都属未知。”

老人的声音苍寡而无力,真担心他下一秒就会咽气而死。

“未知?华耶实验室都在你们手里了,还未知?”中年男人似乎习惯了老人的半死不活,讥笑道。

“首先,华耶实验室并不在我们手里,而是在联邦政府手里,其次……”老头砸吧着皱纹深重的嘴,说道:“其次啊……实验室有多重秘钥,数据的破译还未完成。”

“你们和那小子的差距,真的有这么大吗?实在不行,找别人来干!那么多科技巨头都盯着这个鸟实验室呢,还怕没人能破译?”中年男人不可一世的吐着烟雾:“嗯!老头儿,这雪茄倒是不错~~”

“甘奎州的地道烟丝,纯手工制作。”老人用白色手绢擦拭着疲软的嘴角,年纪大了,唾液总会不自觉的从嘴角边流出,对他来说实在不雅。

“好东西,诶,我听说华耶的实验室地下有十八层,是不是真的?”

“地下确实有很多层,但最多也就九层,不过已经足够吓人了。

实验室比想象中大太多,他们已经到了第七层。

第八层、第九层可能要缓一缓。

现在看来,这个制造业的奇葩,这几年什么也没干,光顾着挖地洞了。”

“他脑子肯定有问题,”中年男人品味着舌底烟雾的醇香和野蛮:“这么多钱不去找乐子,每天钻地洞,你说是不是傻?”

“华耶已经死了,傻不傻的交给地下的蛇虫鼠蚁去想吧,只是有点可惜,他在制造业是顶级天才,在社会学方面却是个毛头小子,可惜啦……NAMA联赛又得重新找一个新的偶像,你有什么推荐吗?”

“我那边?”中年男人剃着雪茄的烟头:“你是不是老糊涂了,我那里能弄出什么好货色,都是一些不守规矩的垃圾,根本进不了正规联赛。”

“嗯……好吧,我去找找别人。”老人说完话,不由自主的点着头。

两人沉默了半晌,中年男人一直瞅着老人。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中年男人说道:“我可不是毛头小子。”

“嗯?”老人的注意力看起来并不在这里,对方发声后,才回过神来:“哦,对,还有你剩余的报酬。”

他摸索着口袋,来来回回,就像遗失了珍贵的婚戒般,有点手足无措:“我好像忘了带了。”

“带什么?”中年男子抓着老人的手臂:“不就是这玩意儿吗?”

老人看着手腕上的银色圆环,连连点头:“老咯~老咯~~~”

中年男人一把甩开老人的胳膊,抬手查看自己手环的账户资讯。

正满眼亢奋时,突然胸口传来剧烈疼痛,痛到他甚至喊不出一句话。

老人却侃侃如绅士:“放心,你的钱一分不少,会转移给你的直接遗产继承人,只是你就没必要活了……”

老人缓慢挪动屁股。

身旁的辅助型机器人迅速而准确的接住老人的胳膊,协助他站立行走。

门外负责中年男人安全的护卫人员,也在老人开门后,悉数被杀。

……

在世界的另一头,当温煦的和风从耳畔撩过,华耶幽幽醒来。

这是个漆黑的世界,什么也看不见。

有点耳鸣,嗡嗡如夏天的蝉。

似乎还有淡淡的青草与麦芽的香味若隐若现。

他想起自己失明了。

这种漆黑,带着不真实的厚重感,就像有一双手,在刻意捂住你的眼睛,偶尔能从指缝里窥见流光。

四下没有别的动静,只有微风透过木屋引起的独特咿呀声。

昏昏沉沉间,他居然在这风里,听到远处潺潺的歌声。

这是哪里?

感觉自己背上应该是有柔软的东西垫着,舒适和安心的滋味油然而生。

再细细体会,好像全身上下也覆盖着一层层东西。

但不会令人闷热,反而有丝丝凉意,这让他燥热的身体得到喘息。

一切都是如此美好,仿佛炎热的夏天漂浮在清澈的海水间。

他渐渐沉入惬意的空间,再次睡去。

迷蒙间,华耶似乎听到有人来往、有人嬉笑、有人在给自己嘴里喂送甜蜜的东西,还有人为自己擦洗身体更换药物……

等华耶再次醒来,他还能闻到屋子里甜甜的花香。

或许是有人留了花束在屋内,或许这些天然的清香就是那些照顾自己的人身上的味道。

华耶不敢确定自己是否来到了天堂,因为一切都是如此虚幻却又无比真实。

虚幻的舒适与安心,真实的触感与嗅觉,还有无法逃避的,聚集在皮肤上的燥热感。

木门咿呀响起,屋内的气流跳跃了一下。

有人进来了,似乎端着一个盛满水的木盆,因为华耶听到木盆与木门磕碰了一下,发出的哗哗水声。

那人还因为自己的不小心,而轻轻的“呀”了一声。

华耶本想出声询问,但混沌的大脑总算在他开口前反应过来。

自己已经不是什么制造业巨头,联邦通缉犯的烙印怕是早就打印在自己的身份信息上。

现在还摸不清这是个什么地方,不知道他们是属于哪个洲,哪个市,好在他们应该还没认出自己,不然联邦特勤局的那些家伙怕是早就将自己逮捕了。

那人将木盆放在床边,浸润着盆里的毛巾,华耶不做声,装作不醒,他还在思考替代身份。

主系统“K”曾经给过三个虚拟身份。

一个是圣鲁鲁洲的黑市贸易员,一个是亚海洲的地下走私客,还有一个是联邦首都所在的雪塞雅诺洲地下机械师。

这三个虚拟信息都是安全可靠的,至于选择哪一个,由华耶自己看情况决定。

此时水声挽起,有清凉的毛巾带着湿漉漉的感觉,抹过华耶的脸庞,随后是耳朵和脖子。

手法温柔而有分寸,娴熟到令人享受,华耶皮肤上已经风干的附着物被一点点的擦去。

当擦到锁骨时,那人开始哼着轻轻的曲调。

是个女孩儿?

嗓音清雅中带着奇妙的细沙感。

歌声如水,旋律清新,像溪边树荫下飞舞的白蝶。

华耶心头闪过一丝悸动,他有种想看看这个女孩儿的冲动,想知道这么美丽的身影,是否属于同样美丽的女孩儿。

随后他又如以前般惯性的思考着。

如果这样的嗓音可以得到授权,他希望能用到最美丽的人造机械体上。

毕竟人类从未完美,造物主给予好的嗓音的同时,极少给予那个人极致的美丽。

但制造一个能与这份嗓音搭配的机械体,却是华耶可以做到的。

随着女孩儿的哼唱,不时有字眼从她唇齿间流露。

华耶听了好半晌没听懂,直到一句“有雏风在腰下,共起舞……”才惊讶的发现,前面的歌词都是在描写丰收时的喜悦和舞蹈。

而对方使用的语言,根本不是联邦通用语。

赤道联邦的通用语,主要由亚海区的象形文字和其他洲的字母文字融合组成。

由于亚海文拥有最优的单字符信息量,因此多以文字形式出现。

字母文则更具灵巧性,多用来发音和作为简化代号使用。

而身边女孩儿使用的是一种很古老的语言模式,语种根源应该是类似于古亚华地区(现亚海洲北部)的语系。

华耶在参与构建机器人语言识别系统时,曾大量接触过与此类似的语言。

但那些都没有古老到如此地步,这是个惊奇的发现。

自己连蒙带猜,都只能听懂个别字眼。

在他还在揣测对方的来历时,女孩儿手中的毛巾已经滑向胸口。抚过上腹,在腰部细细擦拭……

这让极少接触活体人类女性的华耶心头一紧,思考骤停,心脏如引擎般跳跃起来,女孩儿却哼唱如常。

直到毛巾擦往下腹……

华耶噌的一下弹坐起来,勾腰,屁股后收。

女孩儿惊得大叫一声,水盆都被撞落在地,滚了好几圈。

华耶刚要说话,嘴里却只冒出“哎呦呦”的叫疼声,只因为他这突然起身导致腰和背上多处伤口撕裂,痛得他直打颤。

“你……醒啦。”女孩儿声音因为紧张而又多了一丝细沙感。

华耶喘了几口大气,便虚弱的又躺倒回床上,这让他背部更痛了:“这……是哪儿?我怎么在这里?”

他蜷缩着身体,故作惊慌,就像刚刚才惊醒一般,实际上他在躲避“某个地方”的尴尬,顺便还能先手问对方这里的基本情况。

华耶感叹自己处理得当,看上去慌中带怯,实际上机智如狐。

只是,背上真的痛死。

华耶压着眼泪,等着结果。

却没想到,女孩儿直接跑了,就像受惊的兔子,嗖得窜出门,溜得跑没了。

1 2 3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