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文学
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

完整版《巅峰仕途》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强推热门小说巅峰仕途,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跑腿小关,主角是叶逸凡叶富生。主要讲述了:叶逸凡并不知道县里发生的事情,自己的人生此时已经出现了重大转折。这天上午,没出太阳,纺织厂周围又有茂密的山林,风吹的呼呼的响,天气就颇为凉爽。他早上起来和家人吃了早饭后,刚去冷饮店和丁雅兰聊了会天,临…

完整版《巅峰仕途》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巅峰仕途》精彩章节试读

第13章

叶逸凡并不知道县里发生的事情,自己的人生此时已经出现了重大转折。这天上午,没出太阳,纺织厂周围又有茂密的山林,风吹的呼呼的响,天气就颇为凉爽。

他早上起来和家人吃了早饭后,刚去冷饮店和丁雅兰聊了会天,临走又买了两包红塔山,又带回了几瓶可乐和一包奶油花生米,回到家,他把弟弟叫来,准备和他详细聊一聊。

这两天他反复琢磨了,目前能想出的赚钱方法是不少,但在这夏季,赚钱最短平快的却是做龙虾生意。

他手头没多少钱,要是能赚到这第一桶金,以后再想做其他生意,手头就宽裕了。

听他说完,叶富生挠了挠头,“哥,你说的龙虾我知道,县里搞龙虾、螃蟹这种水产养殖的很多,咱们杏花乡隔壁的宁港镇,那镇子上十家有三四家都是干这个的。

那些养殖户平时都是等着人家上门收购,你是打算让我也去收一车,然后卖到省城?但两地的差价你搞清楚了吗?还有……这销售渠道可是最关键的,咱们卖给谁去?

你要是想去昆州水产市场搞个摊位,在那卖……我估摸着,那可得投资不少钱。

从咱们这运到省城昆州,远倒是不远,顶了天不到一百公里。但是龙虾这玩意可不经折腾,到那边要是不能很快出手,到时候死了、臭了,那可就亏大发了。”

叶逸凡点点头,暗中得意:我不但清楚差价,还知道咱们江北市到了后年,就会在省会昆州市的带动下,兴起了吃龙虾的热潮,之后,在江北市市中心还出现了个龙虾一条街。

“龙虾收购的事情你不用操心,我师傅家在宁港镇就是干水产养殖的,到时候我去和师傅说,还可以赊一车货,等龙虾卖了后,回来再给他钱,你说的没错,关键还是销路的事儿……”

关于销路问题,叶逸凡考虑过了,但没有太大的把握。

他大学时最要好的同学陆胜民,家就是昆州市的。陆胜民家距离政大只有几公里路程,上大学时,叶逸凡没少去他家蹭饭。

陆胜民和自己一样,毕业后进了昆州市区的公安分局工作,叶逸凡想做龙虾生意,指望不上他。

但陆胜民女朋友宋梦洁是昆州市税务局的,今年恰逢国税、地税分家,他女友分在地税局,天天和当地的商户们打交道,叶逸凡就想拜托小宋帮自己引荐两家龙虾店的老板。

“哥,你说的昆州那什么老陈龙虾和二胖龙虾两家店,生意就算再红火……才够卖几斤的?要不,等我去昆州后再找几家,和他们谈谈?”

叶富生将红塔山夹在指缝中,徐徐喷出一股青烟,惬意的喝了口可乐,又嚼了几粒花生米。这两天他哥回家,他这小日子过的那叫一个滋润。

“够卖几斤?呵呵!富生,你知道就他们这两家店一晚上能卖出多少斤龙虾吗?”

叶逸凡前世去这两家店吃过不少次宵夜,因为去的多了,和老板老陈就慢慢熟悉了,在和对方偶然的闲聊中,得知对方每天大概都能卖出近四千斤的龙虾,加上销售掉那堆的和小山坡似的啤酒,每天晚上纯利最少有一万多。

财源广进之下,老陈在两年后,便在昆州市开了一家装修豪华的高档海鲜酒楼。

二胖龙虾比老陈稍逊一筹,但直到叶逸凡重生前,他在昆州市总共已开了七家龙虾店,形成连锁经营,其中最小一家店都有几百平米,规模极大,赚的也已是盆满钵满。

在前世,叶逸凡丝毫没有赚钱的意识,了解情况后,也只是暗中羡慕这些人有钱。但这辈子他显然不愿意放过这机会。你们吃肉,好歹我也得跟着喝点汤吧。

“才两个小店,还能卖多少?”叶富生显得有些不以为然,漫不经心的道。

叶逸凡呵呵一笑,前世自己也想不到那种看上去不起眼的小店,销售能力会那么的惊人。

所以他也不卖关子,“这两家店一天卖的龙虾,我保守估计,一天都得有五、六千斤,你还觉得少?兄弟!不少啦!你就算有本事再能谈下来几家店,我都担心这边的货源供应不上啊。”

“两家小店一天就能卖这么多?”

叶富生听得一惊,这会儿他正在喝可乐,愣神的功夫,被可乐呛的差点从鼻子里冒出,他狼狈的放下可乐瓶,咳嗽了几声,“哥,你逗我玩的吧?”

叶逸凡扔了粒花生米进嘴,慢慢嚼着,斜睨了他一眼,“我有那闲工夫逗你玩?”

“哥,那你还等什么?”

叶富生听到有钱赚,两只眼睛简直放出光来,可乐也不想喝了,霍然起身,“走啊!我们现在就打电话给胜民哥。”

两人正聊得起劲时,门外突然传来‘嘀嘀’两声小车喇叭,叶富生微微一愣,“这是谁啊?”他们这片住户都是厂子里的平头百姓,平日里压根不会有小车过来。

叶逸凡把桌子上的瓶瓶罐罐收起来,推门出去,准备放进垃圾桶去,刚刚走到院子里,局里驾驶员老曹就笑呵呵地走了过来,“叶主任,我来接你回去。”

叶富生在旁听得就是一愣,叶逸凡更是被老曹的这一称呼说得直迷糊,连连摆手,笑着道:“曹师傅,别乱叫,我什么时候变成主任了,莫非你提拔的?”

老曹从兜里掏出一包华子,分别递给他们兄弟俩一支,又麻利地给叶逸凡点上,才凑过来神秘兮兮地道:“今天上午县里刚开的会,已经宣布了,调你去接张书记秘书,任县委办副主任,现在估计全县的干部都知道了,就你一个人还被蒙在鼓里。

刚才我来接你的时候,听说杨伟知道你高升后,嫉妒得不行,在局里到处发牢骚,说他熬了这么多年才当个内保科副科长,叶逸凡这家伙,才干两年就蹿上去了。”

叶逸凡这才恍然大悟,就转过身来跟弟弟告别,他来不及等父母回来了,让弟弟和父母说一声,自己回去后会马上联系陆胜民,叫他等自己消息,随后又掏出几十块钱塞到叶富生手里,“这是给你的零花钱,这几天你在家安分点。”

老曹开的是县局新买的一辆北京吉普213,就是切诺基,他麻利地帮叶逸凡把自行车装到小车后车厢固定好,叶逸凡拍了拍弟弟肩头,就打开车门,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

车启动时,叶富生还一个劲地催他赶紧联系陆胜民。

叶逸凡坐在车上,听着老曹讲着这几天县局机关里发生的趣事,车子经过冷饮店时,他没看见丁雅兰的身影,就有些心不在焉,暗想自己这得有一阵子没有机会遇上对方了。

这时候,他的心情一时间就有些落寞,可是切诺基经过了杏花乡政府大院时,他偶然瞟见车窗外乡政府的白墙外面写的那条宣传语,不禁大笑了起来。

原来,他回家时,看见那宣传语写的是:党是我的妈,但这会儿回县城去,宣传语就得反着读了。

1 2 3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