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文学
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

守寡多年后战死的糙汉回家嘤嘤嘤贺长恭沈云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守寡多年后战死的糙汉回家嘤嘤嘤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它的作者是么么愚,主角是贺长恭沈云。主要讲述了:沈云清这下也目瞪口呆了。这人刮了个胡子,起到了整容的效果。一下子年轻了十岁不说,五官立体硬朗,是她喜欢的那盘菜啊!六娘环胸凉凉地道:“看起来我来的不是时候。走,海棠,回去睡觉。”海棠没动,睁大眼睛看着…

守寡多年后战死的糙汉回家嘤嘤嘤贺长恭沈云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守寡多年后战死的糙汉回家嘤嘤嘤》精彩章节试读

第8章

沈云清这下也目瞪口呆了。

这人刮了个胡子,起到了整容的效果。

一下子年轻了十岁不说,五官立体硬朗,是她喜欢的那盘菜啊!

六娘环胸凉凉地道:“看起来我来的不是时候。走,海棠,回去睡觉。”

海棠没动,睁大眼睛看着两个人。

贺长恭后知后觉地松开手,而沈云清也脸色微红。

丢人,太丢人了!

竟然为男色迷花了眼。

贺长恭进了屋,看着两个捂住伤口动弹不得的男人,有些困惑。

一个伤在肩膀一个伤在胳膊,怎么都不跑?

沈云清似乎看穿了他心中所想,淡淡道:“用了点巧劲。”

穿越之前,她是特种兵军医,但是不到万不得已,她自己极少出手。

贺长恭没有追问,上前审问那两个男人。

两人百般抵赖,不肯说实话。

贺长恭拿起旁边的巾子塞进男人嘴里,然后一脚踩在他胳膊上,关节错位之声令人心惊肉跳。

“你说,”他看着另一个男人。

男人没想到他出手如此狠辣,战战兢兢地道:“我,我说,我们收了温夫人五百两银子,要,要把沈云清卖,卖到南边……”

窑子里,他没敢说。

不过沈云清已经猜出来,肯定不是什么好地方。

贺长恭骂了一句娘,扭头对面色冰冷的沈云清道:“妹子,算了吧。”

他说的是婚事。

这样要命的婆家,得多傻才跳坑啊!

沈云清却以为他说的是眼前两个人,冷笑着道:“为什么要算了?咱们平头百姓受了欺负,只能找青天大老爷。”

她让六娘雇车,又花十两银子找了人,连夜把两个人送到当地衙门。

“妹子,你去不去?”贺长恭问她。

沈云清:“不去。”

温家除了温夫人这个正妻,还有个十分厉害的方姨娘,是温大人的表妹。

两个女人,日常就是斗鸡一般。

她把这个把柄送过去,方姨娘会感谢她的。

贺长恭:“怎么不去?是不是害怕?不怕,我陪你去!”

这口气,叔能忍,婶还不能忍呢!

欺负人家孤儿寡母的,伤天害理。

沈云清道:“我一个寡妇,不好抛头露面。”

其实她是不想去大堂跪着陈情。

“没事,我陪你去!”

沈云清道:“算了。你也着急进京,我也没吃亏。”

这件事情自然不能就这么算了,但是自己的事情自己做。

贺长恭就是个鲁莽的大头兵,热心肠,没必要把他给牵扯进来。

贺长恭想了想后道:“行吧,我就算能帮你出这次气,也怕以后他们找你麻烦。”

他只是萍水相逢,沈云清却还得回去待一辈子。

贺长恭走后,海棠小声地道:“夫人,贺大哥他怎么……变了个人,奴婢都不敢认了。”

沈云清道:“你觉得我敢认?”

海棠吐吐舌头,又道:“贺大哥还想帮您出气呢,说不定也是个厉害的人物。”

六娘正在嗑瓜子,闻言啐了一口道:“那是你还不了解男人。在漂亮的女人面前,天下都是他们的,就没有他们不敢吹的牛。”

沈云清笑道:“走了!”

她倒不觉得贺长恭是吹牛,就是觉得他有点愣,什么都敢干。

别把人扯进来,她于心不忍。

但是沈云清发现,说好要自己先行离开的男人,还是跟着她们一起走。

“都走到这里了,也不差这一两日,把你们护送到京城。”贺长恭如是道。

海棠十分愿意多个这样的保镖,忙道:“咱们相互照应,再好不过。”

六娘:“也可以多吃几顿大肉包子。”

贺长恭脸色有点红,没有胡须遮掩,这下就挺明显了。

沈云清忽然发现他还有点可爱,便替他解围道:“几个肉包子算什么,日后贺大哥做了将军,燕窝鱼翅都得吃腻了。”

贺长恭挠挠头道:“我是个粗人,就算将来发达了,也就只管吃肉。我就不明白,那燕子的窝,不是泥疙瘩吗?鱼翅又是什么,好好的吃鱼肉不行吗,吃那玩意……我可消受不了。”

沈云清被他逗笑。

她让海棠把随身带的燕窝泡发了些,第二天早上熬了燕窝粥,分了贺长恭一碗。

贺长恭也不管三七二十一,见是给他的,就端起碗来,呼噜噜直接下肚。

海棠站在旁边促狭道:“贺大哥,这泥疙瘩味道怎么样?”

贺长恭还没反应过来:“什么泥疙瘩?”

“刚才你喝的,燕窝粥呀。”海棠道,“好喝吗?”

贺长恭瞪大眼珠,“什么燕窝粥?我刚才喝的,是燕窝粥?”

海棠点头。

贺长恭气得直拍大腿:“你这丫头,给我喝什么燕窝粥。再说,你咋提前不说啊!我这还没尝到味,就进了肚子里。”

沈云清在旁边听着,忍笑忍的肚子都疼了。

海棠煞有介事地道:“我怕说了你舍不得吃,毕竟一两银子一碗呢!”

贺长恭这次眼珠子都得掉出来了。

一两银子一碗?

这喝的哪里是粥,是金子啊!

他忍不住舔舔嘴,啥味也没有,就是寡淡。

一两银子,就这样没了?

贺长恭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他忍不住看向沈云清,后者正拿着汤匙,慢条斯理地舀着燕窝粥喝。

那样子,和他喝糙米粥差不多。

就,就一点儿也不心疼吗?

这女人,太败家了吧。

六娘总是说主家能干,贺长恭现在就有些好奇了,沈云清怎么能干,怎么能赚到那么多钱,挥金如土的?

他看到刀哥在沈云清脚底下吃包子,先吃肉馅,对包子皮爱答不理的,简直无语得又想拍大腿了。

造孽啊!

六娘看着他憋屈的样子,偷偷用手肘碰碰沈云清。

沈云清气定神闲。

等贺长恭吃完燕窝出去喂马后,六娘“我看你这碗燕窝粥,算是喂了狗。心里指不定又在骂你败家呢!”

沈云清笑得一脸坦然:“我原本就败家,又不怕人说。”

谁让她有矿,还是金矿呢?

“怎么,看上他了?我看这个,比姓温的,强百倍。”

沈云清眼皮子都没掀:“你要是看上了,我帮你张罗。”

六娘:“……胡说,我都能当他娘了。你不爱管闲事,怎么还请他喝燕窝粥?是不是怕他进京太土被人欺负,想让他开开眼界?”

1 2 3
继续阅读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