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文学
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

小说《【穿书女尊】炮灰自救计划》在线全文阅读

火爆新书【穿书女尊】炮灰自救计划是由网络作者G弦上的大司乐所编写的小说,主角是誉川娇娇瞎子。主要讲述了:简单的一句问话,念娇娇久久没有得到回应,反而发现对方似乎陷入了某种回忆中,她忍不住呼唤道:“誉川,誉川?”誉川身体一震回过神来,妻主在叫他的名字。感受到对方态度的转变,誉川来不及多想回道:“妻主,家母…

小说《【穿书女尊】炮灰自救计划》在线全文阅读

《【穿书女尊】炮灰自救计划》精彩章节试读

第5章

简单的一句问话,念娇娇久久没有得到回应,反而发现对方似乎陷入了某种回忆中,她忍不住呼唤道:

“誉川,誉川?”

誉川身体一震回过神来,妻主在叫他的名字。

感受到对方态度的转变,誉川来不及多想回道:

“妻主,家母一切安好。”

“我发现你说话和大家有所不同”,念娇娇突然笑道。

这个男人说起话来有种古时候书生的味道,书卷味浓郁,听起来让人舒适。

念娇娇这话却让誉川脸色一变,妻主一向最不喜欢他这么说话了,说他这么说话像是一个书呆子,木讷的让人倒胃口。

“是誉川说错话了”,誉川道。

“你说错啥话了?”念娇娇摸不着头脑。

然而两人思路不在一个频道,誉川只以为对方是在质问他,于是低头道:

“誉川说的话让妻主倒胃口了”。

念娇娇目瞪口呆,一个个怎么想的。

这时她意识到现在大家都是用原身的想法来猜测她。

她看着誉川正声道:

“誉川,我以前怎么说的都不算了,我现在觉得你这么说话很好,一点也不讨厌,真的!”

最后她还做了强调,深怕对方不相信她。一双眼睛睁大了直直的盯着对方。

誉川这时才注意到了念娇娇的眼眸,清澈如水,不含一丝杂质。

被这样的眼睛盯着,不知为何,他心头一跳,一片红晕染上了脸颊。

念娇娇没注意到对方的害羞,继续开口道谢:

“这次我生病,多亏你回来,谢谢你”。

“啊……没,没什么的,这是我应该做的”。

誉川觉得自己耳朵大概是出问题了,以前几年的付出都没听到对方一个“谢”字,这次仅仅回来喂药就得到这种感谢了?

他突然觉得眼前的妻主有些陌生。

念娇娇微微一笑:

“你别多想,这次病重,我几乎是从鬼门关回来的,躺在病床上的自己回顾过往,发现自己以前的一些做法确实不对…”

“如今,你愿意原谅我么?”

她一边说着一边盯着对方的双眼,却发现誉川的眼神有所躲闪,当下心里一凉。

她以后还能和眼前的男人和平共处么?

还是他喜欢上了那个真正救他的人?

若真如此……就放他自由吧,就当是放过这个可怜的男人,让他去找自己真正的幸福吧。

这么想着,念娇娇思忖了几秒,在心中打好腹稿道:

“之前是我不好,救你的人并不是我,我却骗了你,你现在是什么想法?”

“若是你喜欢那名女子我也可以帮你上门游说,让她娶了你”。

听了念娇娇的话,誉川却身形不稳,向后退了两步,惨然笑道:

“呵,呵呵,妻主是要逼我死么?好,我这就去死,绝不碍着你的眼!”

说完,誉川就要朝外边冲去,却被念娇娇及时拉住。

她有些不明所以的道:

“你…你别哭啊,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以为你喜欢那个女子,我只是想帮你”。

“帮我?妻主,我已经嫁你,好男不侍二女,你这样说我,我是要被戳脊梁骨的啊!”

“那,那你不是喜欢救你的人么?可真正救你的人并不是我”。

誉川抬头泪眼婆娑的看着她:

“可我等嫁了一年的人是你,和我一起生活了两年的是你,虽然救命之恩是一个由头,但我只会和妻主在一起”。

念娇娇感觉到对方紧紧抓住自己的衣角,不禁内心长叹一口气。

显然眼前的这个男子是极为恪守礼教的。

这样的人让他打破常规追求真爱是不可能的,还别说眼前的人恐怕连能喜欢上别的女人的念头都不会有。

念娇娇拭去对方的泪水,扶着他坐回椅子上,安慰道:

“既然你这么想,那我再也不提起此事,我也不想你离开啊,毕竟你人这么好”。

这话是她的真心话。

誉川眼泪止住,有些不好意思。

他不是一个爱哭的人,他的家教告诉自己要做一名谦谦君子,吃了这么多苦,他从未哭过。

今天不知为何,在妻主面前失态了。

而且,妻主说他人好,是夸他吧…

念娇娇见人情绪稳定下来,脸上终于展颜,郁结之气消散大半才放下心来。

“咕咕……”

这时念娇娇的肚子响了起来,这一天她就喝了碗米汤,饿极了的她肚子里的声音在这小客厅十分明显。

她感到不好意思,脸有些发热。

誉川却极为自然道:“妻主饿了吧,我这就去厨房帮忙,快点把菜端上来。”

“额,好,好,你去吧”,念娇娇小声道。

等誉川离去,背后却传来不阴不阳的声音。

“妻主,真是好手段啊”。

念娇娇转身望去,发现了倚靠在次卧门口的三夫郎,显然对方将她和誉川的对话听的清清楚楚。

“你怎么偷听别人说话?”念娇娇皱了皱眉。

“这屋子就这么小,我想不听见都难~”

“我正睡着呢,这声音一个字一个字的往我耳朵里蹦,我能怎么办?”

清雅的人说出来的话与其形象极为不符。

“你说话能不能不总带刺?”

这突如其来的恶意让念娇娇有些不爽,白瞎了这么张与世无争的脸,说起话来怎么这么尖酸刻薄呢?

“是——妻主,是夫郎的错,是夫郎说错话了”。

说着道歉的话,可态度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看得念娇娇牙痒痒。

“你!!!”念娇娇真有些动气了。

“哎呀~我真的做错了,妻主是要惩罚我这个瞎子了吗?”

“哎…可惜我是个瞎子,看不见地在哪里,就不给妻主下跪了,妻主要打就打吧,我没有任何怨言”。

南卿的身体没有任何动作,像是等着念娇娇过去打他。

念娇娇再次确认了,这个男子是家里对她恶意最大的人。

之前她躺床上的时候,有一个人让大家别管她,肯定就是这个人!

念娇娇撇了撇嘴,也不再客气道:

“哼,好女不和恶男斗,打你?我还闲手累呢!”

南卿第一次见念娇娇这个暴躁女动嘴不动手,被怼的有些无言:

“…没想到,妻主的嘴也厉害着呢”。

“嘿,彼此彼此”,念娇娇不甘落后回怼。

1 2 3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