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文学
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

《一胎三宝:独宠太子妃》全集免费在线阅读(秦封苏悠秦王爷)

热门网文大神辣条不辣的新书一胎三宝:独宠太子妃墙裂推荐给大家阅读,主角是秦封苏悠秦王爷。主要讲述了:因为,不仅苏国公和秦王爷是死对头,他们的女儿和儿子也是死对头。而且,谁不知道,苏家女喜欢的是太子,所以,即便嫁了世子,也只能是天天打架收场的。谁知,新婚夜不知谁在合卺酒里下药,让他们来了一场妖精打架,…

《一胎三宝:独宠太子妃》全集免费在线阅读(秦封苏悠秦王爷)

《一胎三宝:独宠太子妃》精彩章节试读

第4章

因为,不仅苏国公和秦王爷是死对头,他们的女儿和儿子也是死对头。

而且,谁不知道,苏家女喜欢的是太子,所以,即便嫁了世子,也只能是天天打架收场的。

谁知,新婚夜不知谁在合卺酒里下药,让他们来了一场妖精打架,生了三个漂亮的小妖精。

也就那一次,之后秦封没再碰过她,还几次想休了她,但看在孩子份上,夫妻俩形同陌路地苟着。

秦王爷好像忘了要吐槽啥,颇有点得意,“呵呵,那是,也不看看是谁的儿子。”

苏国公不甘示弱,“是啊,你儿子也就干了这么一件正事。”

意指秦封平时不求上进,还窝藏谋逆的皇子。

苏悠偷偷瞄了秦封一眼。

毫无意外又发现他的双眸又黑沉沉。

确实,记忆中,秦封是半个纨绔。

秦王爷让他去皇上直管的万骑营,他不去,去了最没前途的工部当个七品的主事。

天天不知捣鼓什么,有时一身泥回来,有时一身酒气回来,或者鼻青脸肿,不知又跟谁打架了。

秦王倒也不慌,“呵,我儿子还干了一件正事,你女儿呢,干的净是歪事,身为人妇,不守妇德,为了当太子妃,谋害亲夫。”

苏悠:……呃,原来的她,确实比秦封还不如。

“什么谋害亲夫?那是大义灭亲。”苏国公自动忽略“为了当太子妃”那句。

秦封显然听不下去了,神色不明地往后一看。

见城门已经离得有点远了,他向一个官差走去。

苏悠不得不再次跟上他的脚步,现在他们夫妻是“一体”的。

一旁的秦霜冷笑连连,“也只有这样的家里才会出来这样的女人,偏偏一个两个还护着。”

苏浩微瞪了她一下,“我们乐意护着妹妹,你管不着。”

“我是管不着,但你妹妹别害我们啊……”

那头苏国公和秦王爷还没歇气,这头苏浩和秦霜又吵了起来。

闹闹哄哄,官差们都过来维护秩序。

再不管管,可能这一辈子就耗路上了。

场面有点混乱。

苏悠看到秦封趁乱给走在最后的那个官差,也就是那个头头,飞快地塞了点什么。

那个头头脸上有些惊愕,但什么也没说,把东西收进袖口里。

“都不准吵,再吵每人鞭笞三十!”那头头大步走过来说。

相当的凶神恶煞,“苏夫人,秦王妃带着三个孩子去坐骡车,其他人继续走,快点!”

苏悠看了秦封一眼,心里有些感激。

还有点刮目。

流放前,大家身上都被搜了一遍,他把东西藏在哪的?挺厉害的嘛。

“谢谢哈。”

可是秦封依旧板着脸,一个眼角余光都没给她。

每走一个时辰,能停下来小歇片刻,这速度,大概就是每天五十里左右。

这么一算,三千里,要两个月,如无意外的话。

但是,看他们这两家人情况,实际不好说。

午时,大部队在一片树荫下,吃干粮。

每个人分了一个馒头,还又干又冷又硬。

秦霜捏着馒头,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也不怪,小姑娘从小养尊处优,锦衣玉食,哪里吃过这种粗糙的东西。

秦王爷和苏国公同时站了起来。

还异口同声道:“这什么吃食!猪都不吃。”

说完相视一眼,同时哼了一声,撇过脸去,坐下。

忘了说,因为他们的夫人去坐了骡车,所以现在他们两个锁链绑一起了。

两个人都是一副生不如死的模样。

堂堂一个王爷(国公),居然沦落到流放吃猪食的地步。

吃猪食就算了,还被死对头看到自己落魄模样。

秦王妃和苏夫人看着手里的馒头,也是食不下咽。

三个小奶娃,无知无畏,还充满好奇,因为这东西没吃过,天真活泼地拿到就啃。

苏悠心想,这样可不行。

“官大哥,你们有米吗?我可以给孩子煮点稀粥吗?”

那个头头不耐烦地说:“没有,我们也是吃这些,夜里到了驿站就好些了。”

苏悠心疼三个宝贝,她空间里的牛奶馒头又香又软,还有肉包子,不过肉包子不行味大惹人注意。

“喂,你随我过去骡车孩子那里。”她看了秦封一眼。

只见他正皱着眉头,手里的馒头不知扔了还是吃了,多半是前者。

“大少爷,不吃你饿着怎么走路?”

“跟你有关系吗?”语气充满讽刺。

苏悠动了动锁链,“咱们现在是绑一条绳上的蚂蚱。”

秦封嘴角微抽,脸色很臭,但还是站了起来,和她一起向孩子走去。

三个奶团子见到爹娘,都爬过来,要抱抱,苏悠见那些官差只看了他们一眼,没察觉异样。

刚好秦封高大的身躯又挡住了官差的视线,于是她偷偷从袖口拿出来四个牛奶馒头,一个给娘亲,一个给秦王妃。

她这个婆婆,以前确实对她还不错的。

两个妇人有点懵,接收到苏悠的眼色,都默不作声吃了起来。

这……什么馒头,这么好吃!又香又甜。

官差看不到,但秦封看到了,他微微有些吃惊。

接着苏悠又给孩子们各一个牛奶馒头,还一点一点掰给他们吃。

秦封压下心中的疑问,目不转睛地看她喂孩子吃完馒头。

之后,三个团子又喝了点水囊里的水,好像很满足的样子。

苏悠这时庆幸他们还不会说话,不会暴露什么,而且很乖,吃完就趴在祖母和外祖母身上,伸着小懒腰。

太可爱了叭。

喂饱孩子,苏悠这才和秦封回到原位。

她挺想给爹,大哥大嫂,二哥他们馒头的,但怕动作太多暴露,想着还是晚上到了驿站再说。

官差也是人,午时有半个时辰歇息,看他们昏昏欲睡,苏悠又才拿出馒头吃。

她看了秦封一眼,刚好他也正看过来,“喂,给你一个。”

“哪来的?”他的声音很低又沉,直盯着她。

“到底吃不吃?”

秦封甩过头,没要。

切,傲娇精。

吃完馒头,苏悠恢复了一点力气,踢了踢正在闭目养神的秦封,“喂,这锁链什么时候才能不戴?”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累人。

而且,她想小解了。

“想知道,自己去问。”

“喂,你这态度不行啊。”

秦封笑了笑,有点冷,“我没掐死你就不错了,你不知我忍得多辛苦。”

苏悠自知之前理亏,小声道:“可我尿急了。”快要憋不住。“喂,你不急吗?你要是尿急,千万别憋着,对肾不好,尤其是男人。”

秦封瞪她,“关你什么事。”

不说还好,一说他有感觉了。

“嘘——嘘嘘——嘘——”苏悠笑看着他,嘘啊嘘。

“闭嘴!”秦封真想掐死她。

他有些不自然地转开脸,喊了不远处的官差一声,“把锁解开一会,她要小解。”

官差瞟了他们一眼,“小解不开锁,你们不是夫妻吗?还避忌这个?快去快回。”

官差也不怕他们跑,他们的孩子家人都还在这呢。

出来时,大理寺卿就得意地说过,他们不可能逃跑的。

1 2 3
继续阅读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